SILENT BLUE

神は無意味。本当の神とは、愛。

DYS.1

Category: ├DYS(原創)  
 我一直以為DYS有從荒廢掉的Blogger搬回來,一拖就拖到現在,正好本子完售了(非常感謝各位!),該是時候把之前的進度補一下,在這之前試著把之前的內容小修,免得一堆臭蟲滿天飛

因為被女兒的圖釣到,於是就開新坑了。(??


之前修本子搞得有文也放不上來,正好能卡個位(啥)


內容又是沒修過的就草稿這樣丟上來,嗯。就這樣。

(By 差不多2年前的第一回前言)



-1-

五、四、三、二……

原本靠在牆上倒數的我撐了起來,重新站好。

「喔喔-又是妳先到。」一如既往地,身後的聲音來得準時。
矮矮瘦瘦的男人拉起了鐵閘,年輕時留下疤痕的棕色臉上,掛著一雙佈滿紅絲的眼。
「啊……嗯。早安。」一如既往地,生硬地打起招呼。
「可以進來了。」職位為老闆的這個男人蹲在玻璃門旁,卡嚓幾聲將鎖頭解開,喚著作為員工的我回到崗位上。
一如既往地,這小小的雜貨店只有老闆和一個員工,店裡賣著一成不變的貨物,帳上記著一成不變的客戶名單。
是有點不一樣的地方……並不是說老闆那像是神經病的可怕眼神,那不過是他通霄打遊戲,卻又堅持早早開店的緣故。
「就說妳早到的話就按門鈴啊。」他抓抓蓬鬆的頭髮,打了個大哈欠。
正因為知道老闆早早開店的原因,既不敢遲到也不敢按鈴,雖說我並沒有表達過內心想法,一昧接受他發下的安排。

「明天吧,明天會按。」……我一如既往地這樣答道。明天的明天的明天的明天……。
他聳聳肩,結束早該說膩的對話。
我也開始拿起清潔工具,今天一定要將櫥窗抹好。

「祐貞-!那個不用了。把倉庫門口的送去花店,可不要溜回家喔,妳知道今天是什麼日子吧?」
「知道了。」
「也不准妳在那邊撒野喔。」
「……」
「喂。」
「知-道-了。」
實在不想應話。為什麼發生那種事能若無其事地開店,還用著那慢吞吞的動作?
倉庫那破了一大個洞的門邊擱著幾箱貨物。
拿起來還有點重。

「喂,說好幾百萬次不要那樣抬,好好的蹲下來啊!」
我沒有回望囉唆不斷的後方,反正老闆正用力拍拍後腰,表示看起來有六十歲的他還是有健康的腰骨。
好吧,他只是臉老很多而已,雖說我對他實際比外表還年輕二十歲這件事沒抱有任何興趣。

「我出去了。倉庫塵埃瀰漫啊咳咳……!要是你有空,先打掃一下吧。反正--」
「反正也沒有客人要來了。」
他接著話,一如既往地對身邊發生的事情不為所動。




早上九點,耳邊彷彿傳來蟬聲。
那是夏天特有的幻聽,因為已經習慣了,這一成不變的事。



站在老闆說的花店門前已有三十分鐘。
我不快地跺著腳,手上的箱子早就擱在腳邊。
要不是交易規則有簽收這一環,我早就扔下貨物回店裡幫忙了。
於是,我又跑到花店的二樓,再按一次門鈴。那是花店老闆住的地方。

「再等一下好嗎?」屋裡的人隔著門喊道。
到底是在忙什麼了啊?

上一次按門鈴已經是十分鐘的事。將交易對象連人帶貨丟在門外這樣對嗎?
尤其是這種日子。

「是祐貞對吧?妳不如先回家休息一下?我這邊還有湯要煮。」
正當我在猶豫要回罵說「你這個老頭是來揶揄老闆沒多餘錢僱人喔!?」還是「你只是不想付錢而已!我才不會上當!」時,一樓傳來鐵閘拉動聲。

是開店了嗎?終於啊……
我回到一樓,花店的玻璃門依然掛著休息中的門牌。

不過門前倒是擺著剛才沒有的盆裁,還外加一個女孩。
她哼著歌,為植物灌溉。

為什麼這樣悠然自得。這店裡可真有錢啊,是用電動鐵閘。我家的店裡可是還得每天請臉看起來快六十歲的老頭硬生生將卡住的鐵閘抬起呢。

看到就無名火起了。

「喂。」
我走到一樓,一邊呼喊著。

不是開玩笑,我連續喊了好幾聲,這傢伙依然在店門前故我地澆水,右邊澆好,華麗地轉身到另一邊繼續,在空中擺舞的圍裙,飄逸的棕色馬尾……

「喂!妳當自己是公主喔!快簽收!」
「噫!」

她轉過來,驚恐的看著我。同時間腳上傳來陣陣涼意。

挪開了懷裡的箱子看,鐵製澆水壺被水沾濕的部份泛著白光,壺口朝我的腳上傾斜,如別緻造型的噴水池。

才不,我的腳完全濕透了,濕到鞋子裡了。

「我說妳……」
「對對不起!」
「嘖。」

我用手撥開她的水壺,水濺到箱子上。才不管。關我屁事。

「簽收。」
下巴朝箱面上貼好的收發單比了比,她才喔了一聲到店裡拿筆。

她又跑出來,這時候已經十點了。
她踮高腳尖,攀到我手上的箱子簽名。
好重。重得我差點往後倒。

圖章也好,不會字的畫龜當簽名我都遇過,這樣完全不管他人感受,整個人懸空掛在箱子上簽名的人倒是第一次見。


正要開罵時,紙箱上的她先跳下來。
「喔,原來妳就是雜貨店的人啊。」

她抹起笑意,在我看來她很討打。
「有什麼不滿。到今天為止,妳店裡用的紙張供應商還是我們。」
「唔……果然那件事是真的……」她在沉思什麼。
我忍住不說話,因為已經答應過老闆不能亂發脾氣。
「因為倒閉,所以才一口氣訂這麼多啊……」
這女人是來刺激我嗎……現在簽收了我可以拿箱子砸她的頭對吧。砸了也不會犯法對吧!

深呼吸一口。撐起了應該很難看的笑臉。

「我想妳是新店員吧,以前都沒看過妳呢。雖然本店要關掉,可是對這小鎮的發展有著很大的貢獻喔!」
這是因為店裡最後一日營業才有的服務,要忍耐……要讓大家後悔失去雜貨店。要看到大家哭著說「哇~沒有雜貨店我們的生活這麼苦!!」

然後合資讓雜貨店重新經營,打倒橫蠻的房地產業務。
「倒閉後不如來我們的花店工作吧?我多少也知道妳的事喔。」

……

「妳有聽我說話嗎?」
「啊對不起,只顧自己說話,我叫意澄,妳是祐貞吧?如妳所說今天開始在店裡工作,哈哈……其實前幾天就從外國回來。時差真叫人難受,害我到昨天為止頭還是痛得起不了床。」
「我就是沒有坐過飛機啊!所以店裡倒閉就活該嗎!」

碰!!
我用力將箱子扔到地上跑掉。
「這麼有錢僱機器人幫妳們澆水賣花啊!!!!」
走到一半,轉回後方,那個綁馬尾的女孩愣在原地。
我對她比了個中指,全速逃開。


回到店裡,沒像以前一撒野就會收到投訴電話。
很清靜。並非為了明天,完全只是習慣才整理貨物,站在收銀機前。

門上的風鈴叮鈴的響著。
外面的天空有如倒瀉了顏料一樣深藍得誇張。
空氣傳來了燒肉的氣味,附近的烤肉店開了。

一切都那樣的平常。
沒有考慮過我們的這個小鎮,這個地球。
依然運作。

收銀機前的我發呆看著天花板垂下的蜘蛛。
我後悔。
沒有烙下更狠的話。
這樣想著,這樣想著。

今天有點不一樣--我將會失去唯一重要的人了。

儘管如此,不會哭的我只能盯著蜘蛛,直至老闆說:「下班了喔。」
一如既往地結束了難得異樣的一天。



回家時,走到旁邊的花店踹一下店門好了。
這時我唯一能期待的事。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

Profile

Farly

Author:Farly
============================

自介好麻煩,砍掉吧。
-本站圖文禁止轉載


歡迎交換連結
============================

在此先感謝你們的留言m(_ _)m

(當然廣告除外)

Plurk
看看有幾艘潛水艇
free count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