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ENT BLUE

神は無意味。本当の神とは、愛。

【原創】Gypsophila【4】

Category: ├Gypsophila(原創)  
 因為出發前半小時才想到忘了更文,所以.....匆忙趕鴨子上架,留言之後再補好了V_V

一個星期後再見(?

 -4-



分數發下來了。
考卷從老師手上接過後就一直用筆袋壓在桌面的右上角。
現在已經是午休了。
那是我的迷信之一,深信這樣如此不期待,分數就會比預期高--不過是控制心理的小把戲罷了。
而往往擔任儀式的執行人,往往就是身邊要好的同學,在這所學校,理所當然地是小美。
她也拿過考卷,和我是完全不同的反應--接過來、馬上攤開,喜怒哀樂全寫在臉上--看她剛才歡呼,似乎是考得不錯。
「我打開了喔?」來一起吃飯的小美已經攤開了。
她很習慣這一系列的動作,彷似是她的職務一般。
「98分!」她驚呼,我的心臟好大力地晃了一下,然後撲通撲通的連續跳動。
「妳在開玩笑吧?」
「妳看!」
她指著分數欄。
「這…… 這是400分滿分嗎?」
「100分。就不能有點自信嗎?」
絕對不是迷信的儀式,而是真的不敢想像自己能拿到這麼高的分數。
「數學我是完全的不擅長 ……解題的時候也不曉得哪裡有錯,每題認真寫看起來都很像樣,而每次的分數 ……」
慘不忍睹,有時候這個迷信確實只是小小的自我安慰,像是期望自己有零分,試卷攤開是10分時還是有高一點點 ……
「看來補習還真的有成效呢,就算是妳那種學姊 ……」
「雖然我很想反駁妳,但我的確沒想到她那種態度能把我教好 ……因為她平常人很溫柔,就是提到唸書馬上裝死,玩手機看雜誌樣樣來 ……」
「…… 我先吃了喔。」
小美將我們的桌子併在一起,然後打開便當。
我連忙從書包拿出我的午餐盒。
「小美的分數有進步嗎?」
「嗯…… 就跟平常差不多,可能是比較擅長的關係?加上負責我的組長也很久沒來了。」
說完,小美的臉灰暗下來,好像經歷過地球爆炸那般絕望憔悴。
聽她上次抱怨她的學姊失聯大概是半個月前的事了。
我道過歉後,我們默默地聽著其他同學喧嘩,把飯一口一口送進嘴裡。





「可能是這樣吧,老實說我也不太清楚。」

這是我去詢問學姊後得出的答案。
問題是:最近補習的人是不是愈來愈少。
簡短兩句,敷衍了我整天的煩惱。
不過究竟在苦惱什麼,就和學姊對於她同學的動向一樣,不太清楚。
只是,她的不清楚我很容易解釋--我們補習都是用美術室或是我家,而且在學校裡,不論是初中高中,學姊所到之處一般人都避之若浼,更不會向她提到日程,相反,她的行蹤幾乎都有被同學監察。
負責小美的學姊就是其中之一,她曾幫我在假日找到正在街上流連的學姊。
可見這個監視網年中無休,覆蓋率極高。
扯太遠了。
我只是猶豫,要是告訴學姊大家都沒再進行輔導補習了,她還會不會繼續下去?
我並不願坦白表示我們比任何一組還願意堅持待在彼此的身邊,畢竟我不知道學姊到底在想什麼,看她應該是不討厭,但風雨不改的堅持,撇除她整天叫我不要在意的媽咪之外,實在無法猜想。
猜錯了思路方向就一發不可收拾了,事情也會變得歪曲。
或許我希望能從她口中得知關於我們二人的感想。
也許我亦有煩惱要是沒能從她的口中聽到我想聽的話會如何的沮喪。
總之,所有不值得煩惱的事組合在一起,成為了我完全探究不了的煩惱。
「對了,我的考試完了。」
至少,我還是想感謝她。
「那不如休息兩天吧?今天星期三,一口氣能休息到週末呢。」
不過還沒把後話說出,她就翻翻頁,輕描淡寫地說出這樣的話來。
聽說,學姊們說出這句以後,補習的頻率就漸漸減少,直到失去連絡,停止來往。
宛如都市傳說。
而我只得呆呆點頭,因為她露出了迷人的笑容。
儘管她還是沒問到我的成績。


###


下課鈴一響,她就直直走出校門。
比一般人要短一點的格紋百褶裙輕輕飄動,掛在書包上的貓頭鷹吊飾一直看著天空。
在馬路邊等待交通燈時,她看錶玩電話甚至發呆,也沒有看去我身後的建築物,也當然沒發現躲在牆後的我。
我們保持一段長距離,直到她回家,在雜貨店後的小巷後等了十分鐘。
「妳有事找學姊不如直接上前去吧?要是她回家再不出門的話我們不就要等天亮?」
從下課就跟我在一起的小美冷冷說。
我覺得她還未能走出突然失去組長的陰影,她很重視她的前輩,呃、我相信不夾雜癖好小美還是很尊敬對方的。
「再十分鐘。十分鐘後她還不出來我們去吃蛋糕,我請客。」
我說著,眼睛依然緊緊盯著馬路對面的荒涼房子。
「唉。如果妳的學姊出門呢?」
「我想知道她要去哪……」
「妳這人見色忘友喔……」
「什麼見色忘友!我才不是那樣看待學姊。」
我忍不住回頭反駁。為了僅剩不多、可有可無的面子。
「是喔,那昨晚一副快哭的嘴臉跑來我家是誰?又是誰厚臉皮說過夜住在我家結果上床後三小時都在講學姊的事啊?」
「是妳媽咪問我要不要過夜!」「不都一樣嗎?」
「相信我,我是真的想和妳吃蛋糕。」
小美翻起白眼,彷彿我的真心像垃圾一樣不值錢。
「好吧,我只是……覺得很亂,相處得很好突然被丟下什麼的 ……這些話我也只會跟妳說而已。」
我是在嘴硬沒錯。
確實如小美所說,昨天聽到學姊說要休息三天後就完全集中不了,在心不在焉的情況下結束了可能是最後一次的補習。
走在回家路上的腳步好重,看著在黃昏裡拉長的影子,愈想愈多,按捺不住跑到小美家求救。
可能真的是基於,女孩子的那種話題 ……像是小美熱衷的那種……所以才想要和小美商量,當然當然--她是我的好友,所以沒理由不找她。
即使對學姊的感情有點變質成為我和小美的共識,但我打死不會承認就是。
雖然時間不太對,指的可能是她還在沉重當中、亦可能是當時已經晚上九點了,不過我有先吃過晚飯和洗澡。
至於那三小時,是因為小美認為我不應為了這樣的學姊傷心,她說她被恐嚇了,在第一次補習的那天。
那天以後我覺得我們還可以再繼續來往,她也不是什麼壞人,所以沒有深究小美怎麼把我的地址隨便交給學姊。
儘管如此,我仍覺得學姊只是不太擅長跟人交往,一開始對她有極為差勁的印象就足以證明。
這三小時是這樣用掉的,或許學姊的風評實在太差了,最後還是沒能說服成功就睡著了。
「而且我真的有必要把妳帶來,只要妳看到學姊溫柔的一面,肯定會慚愧得求我忘掉妳昨晚的狠話。」
「明明就是害怕看到她下課時挽著誰的手臂走回家,我只是妳傷心時馬上有個肩膀 ……」
「喂!」
「我也不過是學妳說話而已。」
小美無奈地聳聳肩,不帶一點惡意。
我從不知道我是這麼的面目可憎。
唉,真的,我太過份了。
眨了眨眼睛,無言地回頭盯著門口。
「對不起啦。」
這是我第一次不看著別人的眼睛道歉,這很不禮貌沒錯,但我不想被看到表情。
「沒事。從妳開始不在乎堅守多年的規律生活我就猜得出來了。」
……

好像是有這麼一回事。

每天晚上睡得不像以前安穩,都要想東想西才能入睡,那個人還佔了很大部份的內容 ……
早上怎麼走回學校都不記得了,腦裡都在回想前一天的補習內容。
我到底有多遲鈍了啊……
「好了,我先走了。」
欸!?
我轉身想抓住她,只見小美用手指指著我的後面,我跟著回頭。
「她出來了。」
是學姊,她換下校服,穿了一件綁有蝴蝶結的圓領襯衫和白色蛋糕裙,盛裝打扮,看來是約了非常重要的人。
好可愛,好令我在意。
「她要去哪?有約會嗎?」
「想這麼多幹嘛。就算換了外出服還是戴著妳送的手繩,看樣子沒什麼好擔心吧?」
「是這樣嗎…… 」
真的。送她藍白色的手繩還是好好的圈在右手手腕。
被當成護身符了?
還是忘記取下來?
這條手繩襯在全身粉紅色和白色的搭配當中實在太突兀了。
所以到底哪種?
「好啦,我先回家了,今天是遊戲發售日妳還把我拉出來,蛋糕和午飯跑不掉喔。」
我都沒心情拗了,任由小美從小巷的另一邊離開。反正她的耐心也被我磨光,不會再和我討論,至少現在。
眼睛盯著心情極好、甚至要用春風滿面來形容的學姊,她的打扮好可愛,還戴著我織她的手繩,可是 ……
我深呼吸一口,然後踏出第一步。
在她身後保持距離的同時,腦裡突然冒出一個月前的主意。
那是第一次到她家、從她妹妹口中得知學姊煩惱而冒出的突發奇想。
來學點武術,當她的手下。
看來荒謬,但當發現對方推掉每天的補習,容光煥發地赴約時,只要能待在她身邊,哪怕她要上太空,我也會試著去拚命唸書加入太空總署。
況且,情況也沒這麼壞。
--就算換了外出服還是戴著妳送的手繩,看樣子沒什麼好擔心吧?
我頻頻默唸,像是邪惡巫師在下咒一樣詭異。
卻能從心中湧現勇氣,踏出跟隨她的每一步。


###



我和學姊站在原地已經有五分鐘了。
她在餐廳的垃圾桶前,我則是在牆後的陰影處。
我很確定自己不是瘋了才幹出只有跟蹤狂會做的事,因為她現在將右手的手繩拿下來,她背對著我所以看不到表情,站在垃圾桶前猶豫不決。
她終於發現了它,然後想扔掉。
猶豫不決可能是怕我會追問,所以要是她扔掉的話,補習應該不會再有了,因為她大概不希望我沒日沒夜追問她手繩的下落。
終於,她彎身,手繩伸到垃圾桶口。
心臟不再跳動,好像她手上的是我的心臟而不是手繩。
等候她發落。
--下一秒,她伸出另一隻手,好像要把手繩上的什麼東西擦掉,然後戴回手上。
心臟重新跳動了。
我不敢想像手繩要是被丟進垃圾桶,我會變成怎樣。
搞不好像奇幻小說裡的人物化成一堆沙塵,被風一吹就散開。
於是很用力拍拍胸口,這樣好像有活著的感覺了。
可是學姊還沒離開,她站在這裡可能有十分鐘……是十二分鐘,我看手機了。
她看著門口寫著是日糕點的黑板,一邊看,一邊蹬腳,很明顯是約人。
到底對方會是什麼人?
不良少年?黑道幹部?不不……學姊臉蛋這麼漂亮可能是黑道老大……
光是不良少年我就無法抗衡了,(感覺愛上不良少年的女生都像被洗腦一樣,完全不覺得那種朝天金毛滿身刺青有多帥)更何況是黑道老大,被發現我每天占著他心愛的女人好幾小時一定會被剁開幾塊餵鯊魚……
就算不怕死上前表白,僥倖撿回一命也可能被罵女同性戀,死變態……
等等,這麼一說,我和小美不正是同類人嗎?
只是有沒有畫同人本的分別而已。
學姊會討厭我……等等,晴!妳還沒告白!只要不告白就好了!先冷靜下來!妳緊張得以為自己告白了啦!
深呼吸--吸吸呼……吸吸呼……
「啊!!終於肯來了嗎?遲到大王。」學姊在怒吼。
來了嗎!?
我馬上探頭,學姊正對一個同齡的女生說話,她的制服和學姊一樣,是同學嗎?
約了同學嗎?
「抱歉抱歉,我被訓導攔下來了。」
學姊的同學頭髮捲得和賣燙髮卷的洋妞沒分別,好難不被訓導主任關照吧。
學姊和其他人聊天互動,雖然不是第一次看到,每次看到還是覺得很新鮮。
想要知道,但心裡會感覺不舒服。
她沒對我露出這種表情,和同輩聊天時的那種投契,話題也不一樣。
而今天,她更是悉心打扮,這個人對學姊很重要?
即使她到我家補習會遇到身為恩人的媽咪,也沒特別打扮。
難不成學姊是喜歡這個人?
對方一出現,學姊的不快馬上一掃而空,現在在餐廳門前有說有笑。
一陣高呼,把我的注意力拉回來。
「這個好可愛!在哪裡買的?」是學姊的同學。
「呵呵,這個嗎?沒地方賣,也不能給妳喔,」
學姊笑笑伸出右手,「是個非常可愛的孩子親手織來送我的。」
「咦,是妹妹嗎?」
「不是~好了,先進去吧,再這樣沒完沒了扯下去要天黑了。」
她們推開玻璃門,街上又一片安靜。
剛剛……好像有提到我?
被學姊稱讚可愛……
先不論學姊為什麼會打扮得如此可愛去和應該是沒有什麼超友誼關係的同學喝下午茶,可是我還是懷疑學姊了……
我不該這樣跟蹤她,侵犯她的隱私……
然後我推開了玻璃門,坐了下來。
就在學姊她們的正後方,說話聽得一清二楚的位置。
我只是想聽一下她們會不會再談到我的事。
說不定會再誇我……之前聽講座,說我這個年紀很需要認同感。
沒錯,我是這個年紀嘛!
只要她們一提到很私密的事,我就結帳走人,所以這樣坐下來聽一下又沒什麼所謂!
不過光坐著喝水也太奇怪,看電視看到那些人跟蹤要喬裝卻不點餐都叫我很不滿,這是現實,所以為了避免犯這種低級錯誤,我從旁邊拿出菜單,把服務生召來,用手指點點菜單,服務生重覆一次就走了。
很好,現在可以專心聽後面的對話了。
我一直覺得成為高年級好不可思議,高中生又和大學生不一樣,大學生是準成人,而高中生還是青少年。
學姊的感覺卻是很成熟,和我相處時總是少了那份青澀。
我應該能從她和平輩的對話了解學姊所需要的,她所感興趣的--原來我對她真的近乎一無所知。
於是我把身體悄悄靠後一點。

「那個訓導真是爛透了。」
「有辦法弄走他嗎?」
「上次看到他在花圃抽煙,這個可能用得上。」
「哇,妳有這張照片怎麼不寄報社!」
「這會鬧很大,學生也可能會針對,要知道媒體有多愛把事情鬧大。」
「那就這張照片吧,還有其他嗎?」
「偷偷埋伏應該一堆。」
「他走了的話,也只有老頭子上位啦。」
「那個光頭伯真的兇不起來,他當上訓導主任就天下太平了。」
她們聊得好興起。
我很確定普通的高中女生是不會談這個的,就算我多不了解高中前輩在流行什麼,用腳趾想也知道有問題。
而且我好後悔,怎麼會期待一個為了吃而跑去威脅人結果變成不良少女的學姊會聊起什麼正常話題。
我真是笨蛋。對不起爹地媽咪,晴晴真的是蠢到無可救藥。
就算我的手繩可能成為她們最正常的話題,還是無法高興起來。
「客人這是您點的蛋糕。」
服務生將起司蛋糕放到我面前,她的托盤上還有兩件,應該是學姊她們的。
有蛋糕的話,只要是女生也會把話題移到這去吧?
這樣能打聽學姊喜歡吃什麼蛋糕,有偷偷跟進來實在太好了!
「這個蛋糕賣相也太可愛了吧!我平常不吃藍莓的,就聽說這裡最有名是它。」
「藍莓也不錯吃啊。不過我還是保險一點,叫了巧克力蛋糕,因為水果不新鮮整個蛋糕就會被搞垮了。」
「等等,我先拍照!」
「我的也要喔?」學姊咂舌頭,看來很沒辦法。

即是說買到新鮮的藍莓就可以給學姊做藍莓蛋糕?
雖然自問廚藝沒學姊好--應該說學姊的廚藝實在太了不起了--但我偷偷把她喜歡的蛋糕給做出來,就算沒比她好,她還是會很感動吧?
當然我會努力!
為了給學姊驚喜,為了看到她的笑容。回去就買食譜吧!
「晴晴~妳的起司蛋糕好吃嗎?給我吃一口。」
學姊突然轉頭跟我說。
我也回頭看她。
好近。
也對呢,這麼近,沒發現才怪。
根本不到二十厘米,就算我特別從另一個門口進入、她坐著沒發現後方,站起來去洗手間還是能看到的。
我雙手拿著盤子和餐具,學姊拉開了旁邊的椅子讓我坐。
「兩位好。」我用最鎮定的語氣說。
學姊的眼睛一直看著我的蛋糕。
那個我只吃了一小口。
「請隨便。」我將盤子推向她,她卻拿我的叉子用了。
「好吃。」然後把蛋糕推回我面前,把叉子放回我的盤子上,好像什麼都沒發生過。
我,坦白說,現在沒有勇氣若無其事用這根叉子。
「這套制服不是附近的初中嗎?」
學姊的同學上下打量著我,我微微點頭回應。
雖然如此,她卻是和學姊說話。
「是啊。」
「該不會是實驗班的吧?」
「正是。」
「是妳負責的後輩嗎?那個計劃聽起來根本行不通嘛。」
「嗯,本來不想參加的,結果還是因為一些原因開始了輔導。晴晴,這傢伙是我同校的人,雖然這是有點廢話啦。因為約她我才把補習取消了,不過她是隔壁班的才能說風涼話,完全沒想到我們的辛苦呢。」
「妳這傢伙在當事人面前說好嗎?」
「那妳真的是在說風涼話嘛。」
「雖然學姊妳說這個計劃很不行,但雨學姊真的有教我很多事,我的分數進步多了。」
不知從哪來的勇氣,我竟然插入不良少女們的對話。
「這人有妳這樣的後輩真好呢,很乖巧很可愛,妳叫晴晴?」
「她其實是晴,一個字。」
學姊大口吃著巧克力蛋糕,一邊糾正她。
「好好好,晴,」她白了學姊一眼,不知什麼意思,「看起來我們的敵意還不是一朝一夕能消呢。多少還存著芥蒂。」
「敵人的敵人是朋友,但是沒有一世的朋友,也沒有一世的敵人。」
學姊她們已經吃完了,好快,我還沒開始吃。
在我奮力開始消滅眼前的起司蛋糕的同時,同桌的兩人已經轉換剛才的和諧氣氛,開始言語交鋒。
我停下來,來回看著她們二人,不知該如何干涉調停。
因為我不知道她們原本是什麼關係,只能呆坐原位看著兩人一來一往。
「哎喲,雨,妳的國語很不好喔?沒有人說過『沒有一世的朋友』這樣的話喔。」
「那是當然的,那可是為妳量身訂做喔。不過後話待幹掉訓導以後再說吧。」
「正有此意。」
學姊的同學把錢放下以後,學姊疊著手,她沒看我,肩膀因為重呼吸而大大起伏,心情看來很不好。
我看我也快點吃完免得惹怒她。
「慢慢吃吧,」
她說,
「噎到就不好了。」
於是我又放慢速度,把起司蛋糕慢慢吃完,同時一直自我催眠,假裝不在意這隻被學姊用過的叉子。


我把最後一口咀嚼、嚥下,喝完水,已經是半小時後的事。
我想我應該吃得更快,本來這場合就該是這樣的--
1、兩位學姊把蛋糕吃完,其中一人還結帳離去了
2、剩下來的學姊很生氣
3、她非常生氣
但因為她一話不響,疊著手維持動作有如蠟像似的坐了三十分鐘,整整三十分鐘,我就覺得她所說的最後一句話我應該好好遵守。
她不耐煩的時候自然就會向我大吼,雖然我不喜歡這樣,也很怕這樣,但我寧願這樣,至少我能用平常的速度吃飯,至少她沒那麼生氣。
當然她沒這樣做,所以我還是很猶豫,喝下玻璃杯裡最後一滴水以後我該怎麼辦。
我偷偷瞄向她,只見她瞪著對面的位置,彷彿她的同學還在席上跟她互瞪。
「學姊?我……好了喔。」
「嗯。」
她掏出錢包,拿起帳單和上面的錢付錢。
「學姊?」
我也把錢拿出來,她卻沒回應我。
我只好跟隨她,推開玻璃門,快步追上。
糟糕。她心情顯然更差更壞了,她或許是那種會愈想愈氣的人,亦可能她本來就是逢場作戲,對方一走了情緒馬上就解放出來。

其實……更大問題,可能是她在生我的氣。

「學姊,錢,這是我的份。」
「妳好好放著。」
「可是……」
「我請客。」
她回頭望我,眼神有點恐怖,語氣好不耐煩。
果然是在生我的氣嗎?
「……是。」於是默默把錢收起來。
「不用急。」她說。
學姊停下腳步,等我將錢包放好。坦白說,我原以為她會趁我收好錢包的期間跑掉。
「好了。」
我抬頭看她,剛才兇悍的眼神變得柔弱,不如說是軟弱一點,或者是內疚。
也是我沒見過的眼神。
「去車站前面的公園吧,那裡有好喝的咖啡店。」她又開始走了。
「這次我來請客。」
「不用,這次也由我請客好了。」
……
我不知道不良少女發難是不是都這樣的。
踩到她的地雷,不會馬上引爆,而是跟妳嘻嘻哈哈正常相處好一會兒以後才爆發。
她說什麼我都聽了,不管我是不是真的把她惹毛(雖然我覺得這個機會很大,畢竟沒人喜歡被跟蹤),我依然會聽她的。



結果,我們手上真的拿著咖啡,還真的被請客了。
她讓我坐在長椅上等著,很快就拿著兩杯咖啡回來,現在已經五點半了,喝了咖啡今晚肯定睡不了。
可是學姊買來咖啡後,心情有好了不少,好幾次她問我:「是不是很好喝?」
當我說是,然後啜了一口,她便滿意笑笑說:「我就說嘛。」
不得不喝。
她火氣消了至少一半了吧,該是時候向她道歉,對不起,其實我是個很膽小的人。
「對不起。」我語調有點膽怯,但我做好了隨時被教訓、甚至毆打的心理準備,只要不打臉媽咪應該看不到的。
「欸?為了什麼?」她眼瞪得大大的反問我。
「為了什麼的……呃……」
她是要我親口承認錯誤嗎?
支支吾吾數秒,我嚥口水,說出來了。
「因為我跟蹤妳……對不起……」
「啊?」她更加錯愕了,嘴巴微微張開,一時無法應對,但很快,她就笑了起來。「什麼嘛,那種事才不打緊呢。」
她又再靠近我一點,低聲輕說:
「怎樣?『是個非常可愛的孩子親手織來送我的。』我那樣說有讓妳樂翻天嗎?」
「妳!!」
「哎呀,誰叫我在三樓課室的窗子就看到有個小腦袋在校門探著呢,真是可愛。」
所以所以所以所以我一直被耍了嗎?!
「手繩那個也是故意的嗎?」我惱羞成怒了。
「別這麼說嘛!」她好從容,嘻嘻笑了兩聲,「今天上課做實驗的時候沾了點粉末,剛好在餐廳前才發現就動手擦了。妳害怕我把它扔掉嗎?」
還得意地向我現出手腕上的手繩。
「因為它是用手邊剩餘不多的材料臨時織成的……妳嫌棄也辦法,已經送妳了嘛……而且真的不是什麼好東西……可是親眼看到還是……」
「所以還好妳送給會珍惜它的人。」
她淺淺一笑,現在我們兩人距離都好近,我能看到她的酒窩,很不明顯,卻很適合她成熟的氣質。
剛才還亂成一團的心情,看到她的笑容,馬上得到解放了。
若果要比喻的話,她的笑容不僅把勒住心頭的荊棘消滅,也把我的心臟同時融化。
因為她實在……
「哈囉?」她揮揮手。
「抱歉。」
一不小心就入神了。
「妳這樣不行喔,看到美女就呆掉,妳才十四五歲就這樣不行喔!將來要怎麼出社會呢?」
「才沒有!只是在想事情而已。」
還被趁機調侃了。
「對了,所以學姊剛才……怎麼生氣了?」
差點忘了。
「唔……就那傢伙啦……」
學姊的同學,是吧。
「看她的頭髮燙得比學姊還誇張百萬倍就知道不是好東西。」
「我說妳這孩子真的很不會附和人耶。」學姊刻意玩弄她的髮端。
「對不起。學姊的卷髮不一樣。」
「我那個可是天生的喔。」
我看著她的髮型,再怎麼不追趕潮流也看得出她的髮型不是天生的……
不過她喜歡就好了。
於是我點點頭,假裝我很同意她的話。
「我是開玩笑的,拜託妳就不能反駁一下嗎?」
「學姊……妳講什麼我都會說好了。說回來,妳們氣氛突然僵起來,真的嚇了我一跳,明明我也同桌,卻無法跟上節奏。」
「語氣、態度還有表情吧,晴晴有和別人吵過架嗎?」
我嗎?
「沒有。」
「也是呢,妳就是那種孩子。」她撇著嘴,有點無奈,大概因為我的平凡令她感到無趣。
「不過剛才是我先挑起事端,雖然清楚原因,卻無法釋懷,所以她只要還坐在那裡,我的怒氣就只會一直上升。但這確實是我的錯。」
她用力握著空杯,望著前方大樹下的落葉喃喃說道,好像說話的對象不是我。
「所以,是訓導主任的事哪裡談不好嗎?」
明明還聊得很順利,接著是蛋糕送來……
我說出口就馬上後悔了,這完全沒經過思考就冒出的話。
「訓導主任是我們聯手的理由,今天也是為了這件事才約出去的。妳的分數進步了,名次也高了吧?」
她轉頭看著我,很快又盯著地面,
「我沒由來地感到不快,應該是我不是第一個知道妳的喜訊,所以試著請客看能不能好過一點--這樣而已。」
誒?
誒誒誒誒誒?
我完全沒想過她會在意這種事。
該說我認為她只在乎有沒有按時出現補習,做好指導課業的本份(雖然她總是順道做其他事),結果怎樣就算了,所以時機不對也不打算硬說。
「我不是故意……是時機不對……學姊也沒料到成績隔天就出來了吧……那妳心情變好了嗎?」
我連忙解釋。
「說沒變好妳會安慰我嗎?」
「絕對會陪在妳身邊,直到妳沒事!」
「那我心情變好呢?不會陪了?唉……現在的小鬼真沒耐心……」
她嘆著氣,看來好不高興。
「不是這樣的!妳好或不好的時候都會在啦,只要妳不嫌棄……」
愈說愈小聲的同時,旁邊卻爆出一陣笑聲。
「噗嗤、哈哈哈……妳真的好可愛,只是逗逗妳而已。」
還笑到流眼淚,我可是笑不出來。
「我是認真的啊!學姊太過份了--「我不爽也是真話啊。」
她截斷我的話,收起了笑容,一臉嚴肅地看著我。
「學姊……?」
「怎麼了?妳可以因為不清楚那個人和我的關係而不滿,我不可以嗎?」
「這……」
我背部涼涼的,全身的毛孔也被嚇得擴張了。
對她同學的想法被看穿了,我就這麼好猜嗎?
「因為我看到妳穿得很可愛……也很仔細打扮……」
「這和制服一樣有襯衫、短裙還有蝴蝶結喔。」
「就是很可愛……所以……」
「所以?」
我還以為她會接著說下去,她側著頭狐疑的看我,看來真的不知道。
還真的搞不懂她。
「會不會是去約會……」
「是去約會,可是不是為了她才穿新衣服。」
「咦?是約會嗎?」
是約會嗎?
那她們是歡喜冤家類型的情侶嗎?
通常這種情侶最不容易分手……
「喂、喂~~~晴晴~~」
學姊的臉好近!
「約會也有很多種類型,就像『愛情』這兩個字被曲解成只能解讀成『戀愛』那樣,真是的……記得我說過從幾時開始發現妳嗎?」

「在校門。」
「好啦,是我的錯,那個也是……」
「學姊!」我大吼。
「我就說是我的錯啦。」她馬上摀住耳朵。「不過還有是要去喜歡的蛋糕店卻得跟討厭的人在一起坐,所以換衣服轉換心情了。」
「這樣啊……」
我暗自鬆一口氣了。
「那學姊想去吃什麼嗎?我帶妳去吃?因為成績進步了是學姊的功勞,再讓妳請客太奇怪了。」
「喔?」她雙眼炯炯有神起來。
「學姊哪天可以呢?」
「星期六?因為這幾天那些孩子和爸媽去探親了,所以都有空。」
難怪學姊過了六點還沒要回家。
「那我回去找一下餐廳。」
「好。」
她看看我還有幾口咖啡的杯子,「我先扔垃圾。」
「嗯。」
我拿出手機,記下星期六的……約會……呃,還是寫上和學姊吃飯好了。
存檔。
「這個介面是什麼?」
回來的她俯身撐著椅背問我,沒坐下來應該是等我快快喝完餘下的就走吧。
可是現在她好像發現新大陸一樣,被手機內置軟體無趣的功能吸引著。
「行事曆啊。」我退回桌面好給她看到圖示。
「咦?這個不是日曆而已嗎?可以記下預定的事情喔?」
「是啊。」
「那我的能用嗎?」
她從口袋拿出手機。
……明明就和我拿同型號的智慧手機,還在我的手機輸入過通訊資料。
「可以,我們都一樣的嘛。好奇問問……沒冒犯的意思喔,妳這手機到底……」
「我爸送的。」
「我就知道。」
肯定是盯著廣告發呆結果隔天就收到吧。
「我都拿它來打電話還有接龍。」
接龍……
「妳真的不會這以外的功能嗎……」
「我就是不會啊。」她發出俏皮的聲音,然後催促我教她。
「唉--妳看好了喔,很簡單。」
我清清喉嚨,把手機移開一點,這樣她也能看到了。
忽然,臉上被一片柔軟緊貼著,香香的,要說的話是巧克力的味道……
我不敢亂動,眼角看到是她的臉龐,學姊的臉龐。
勉強移動的視野被專心一致看著手機的側臉所佔據。
完全緊貼。
從前總覺得細膩的臉孔如五彩琉璃般虛幻,現在卻感覺到美麗的實在,她近在咫尺,氣息還有眨動的睫毛也感覺得到,眼前一切讓我渴慕的事呼之欲出--就那樣一輩子,永遠地,縱然不去理清她每句話的含義,任由她一直調侃我、把我當成笑話,這仍然奢侈得可以。
因為這是最接近的距離了。
能把理性干擾的距離。
「唔?這裡要等它讀取嗎?」
「呃……我剛剛發呆了,現在要開始了。」
「嗯。」

就這樣臉貼臉說話了。

我逐個步驟說明,怕她聽不懂,在我不在她身邊又無人可問時遇上問題。
也怕她太快離開。
不過工序沒有很複雜,完成以為我們的臉卻沒馬上分開,好像在等等什麼--哪人繼續接話、或是補充其他附帶功能之類的

--可能是我多想了。

正要開口,原本彎腰的學姊緩緩站好。
「我好像又做得太超過呢。」
學姊拿出她的手機,滑了幾下,嘆口氣。
弄壞手機了嗎……
我都不忍說她了。
「時候不早,我要先回去了,妳一個人可以嗎?」
而我也沒辦法回她。我點點頭。
她揮手,交代星期六見面後就離開。
留在原位的我耳膜在跳動、血液沸騰、心臟騷動要脫離我的控制似地努力拍打胸膛。
不是入秋了嗎?
真是熱得可怕。










Comments

突然覺得不良可能是在普通面前才特別散發著成熟大姐姐光輝wwwwww
發現普通跟著才去換衣服(如果沒推論錯的話),站在垃圾桶前想拍掉灰塵還一臉猶豫的樣子(不過為什麼弄得好像真的差點要把手鍊丟掉的感覺呢w),若無其事的跟普通要蛋糕吃(不過她會沒注意到普通心中的小鹿亂撞嗎www),因為不是第一個知道普通成績進步所以失落的(吃醋的太明顯啦wwwww),還有貼臉頰什麼的。
不良妳是在勾引吧!是在勾引吧!!

不過本來以為不良會是稍微更強氣的主導兩人間的關係,會是那種溝引對方迷上自己的type,不過後面見好就收的發展倒也不錯。
仔細想想如果直接就親下去的話感覺反而會太cliche www 像這樣緩緩進展比較合乎道理
期待之後能夠見到更多不良的心境變換!雖說這系列都是以普通的第一人稱寫出來的,但是後面也很期待有番外能稍微講講不良的視點!
說到這,堅持第一人稱寫下去也是很不容易的事情呢w 遠遠辛苦了,接下來也請繼續加油~

P.S. 好吧,前言收回,普通一點也不普通,遲鈍爆了w
最近一直深陷各種各樣的廚病當中
也有發病到,想要畫些短漫什麼的程度
但意外的發現很難呢!就算是普通的日常也www雖然是每天都差不多的生活,但會談什麼話題、會上什麼課、會出什麼小狀況,這樣的事情都完全不曉得
另外,除了主人公之外,她們所處的大環境、周邊人士對她們的影響,這些也是需要設定和描寫的啊←這篇看了后更是有這樣的感悟www

所以啊,再次感覺到F桑果然很厲害!wwwww
能好好描寫日常的,讓人物做些符合設定行為的,能慢慢反映出關係變化的F桑很厲害!(因為很重要所以說兩遍wwwww

啊好像都沒怎麼談劇情www
但好像想說的又都說了wwwww

辛苦,期待新篇啦ww!
Re: 沒有輸入標題
> 突然覺得不良可能是在普通面前才特別散發著成熟大姐姐光輝wwwwww

這樣說吧,雖然有妹妹,可是親人和外人還是有分別的,再說不良除了妹妹之外應該沒有試過被這樣依靠過,所以她對於和普通的關係有點樂在其中吧(?

> 發現普通跟著才去換衣服(如果沒推論錯的話),站在垃圾桶前想拍掉灰塵還一臉猶豫的樣子(不過為什麼弄得好像真的差點要把手鍊丟掉的感覺呢w),若無其事的跟普通要蛋糕吃(不過她會沒注意到普通心中的小鹿亂撞嗎www),因為不是第一個知道普通成績進步所以失落的(吃醋的太明顯啦wwwww),還有貼臉頰什麼的。
> 不良妳是在勾引吧!是在勾引吧!!

不能說是勾引,或者說是調戲比較好吧wwww(分別不明顯)不良的動機基於普通的反應很直接,鬧她很好玩,漸漸地愈玩愈超過,像是貼臉頰這樣w

> 不過本來以為不良會是稍微更強氣的主導兩人間的關係,會是那種溝引對方迷上自己的type,不過後面見好就收的發展倒也不錯。
> 仔細想想如果直接就親下去的話感覺反而會太cliche www 像這樣緩緩進展比較合乎道理
> 期待之後能夠見到更多不良的心境變換!雖說這系列都是以普通的第一人稱寫出來的,但是後面也很期待有番外能稍微講講不良的視點!

我想從不良視點出發的機會比較少吧,不能說沒有,但目前還沒想到這去。

不良和普通的關係.....其實不良的想法難以觸摸,可是這卻是她的魅力所在(好吧至少我這樣覺得),而普通則是很直接但又遲鈍地進行,看起來交疊的兩條線實際還是平行線還頗有趣的,畢竟我真的沒能想像現在的二人能很順利地走在一起,因為本來她們就不是這麼浪漫又有戀愛因子的那種人wwww

> 說到這,堅持第一人稱寫下去也是很不容易的事情呢w 遠遠辛苦了,接下來也請繼續加油~
>
> P.S. 好吧,前言收回,普通一點也不普通,遲鈍爆了w

感謝阿波的支持!我會試著努力去寫文的(不要打電動打球就好了

Re: 沒有輸入標題
> 最近一直深陷各種各樣的廚病當中
> 也有發病到,想要畫些短漫什麼的程度
> 但意外的發現很難呢!就算是普通的日常也www雖然是每天都差不多的生活,但會談什麼話題、會上什麼課、會出什麼小狀況,這樣的事情都完全不曉得
> 另外,除了主人公之外,她們所處的大環境、周邊人士對她們的影響,這些也是需要設定和描寫的啊←這篇看了后更是有這樣的感悟www
>
> 所以啊,再次感覺到F桑果然很厲害!wwwww
> 能好好描寫日常的,讓人物做些符合設定行為的,能慢慢反映出關係變化的F桑很厲害!(因為很重要所以說兩遍wwwww
>
> 啊好像都沒怎麼談劇情www
> 但好像想說的又都說了wwwww
>
> 辛苦,期待新篇啦ww!

777777!!!(衝

其實我也會卡劇情,只是該怎麼說好呢......順著順著就把劇情搞出來,但我也得坦白自首說筆下的角色性格也沒很多變,唔................

好吧,謝謝77777(咦

對不起因為我沒太能和應你過份的稱讚,有點心虛( 艸)

但還是謝謝77777了(第三次

Leave a Comment

Profile

Farly

Author:Farly
============================

自介好麻煩,砍掉吧。
-本站圖文禁止轉載


歡迎交換連結
============================

在此先感謝你們的留言m(_ _)m

(當然廣告除外)

Plurk
看看有幾艘潛水艇
free count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