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ENT BLUE

神は無意味。本当の神とは、愛。

【原創】Gypsophila【3】

Category: ├Gypsophila(原創)  
 

我都不想吐槽普通到底進化幾次了。

突然進化是因為寫第四回不良(喂)的裙子還沒有交代明細就跑去找阿逸幫忙。

原本只是想改一下不良的裙子就算,結果卻變成兩個都一起改,還是普通大改版(?

哎,我原本沒想過她的制服,隨便都好的心態,但既然被問到了也只好去設定一下(真是辛苦阿逸了)


至於為什麼普通會突然變得制服本體可愛,則是放到內文附錄那裡去,不然前言會爆圖爆長。

先感謝各位^u^

-3-

如果要用時間來衡量交情,那一星期算不算短呢?
如果要用時間來衡量交情,下課後的兩小時再乘以五的話,十小時算不算很短呢?

其實要說一星期,不如說是剛好七天--因為星期六日沒能見上面。
我想她膩了,下課後的補習時間,我在做自己的作業,她在看自己帶來的書,遇到難題時她才會從書本世界中抬頭指正。
書的內容再精彩、我的作業有多艱深,她都會是最容易厭倦的那位。
這兩天她開始在補習期間講電話。
手機響了,不太愛惜的握到手心,然後到門外講電話。
要是借到美術室的課室,她則是走進準備室裡,就像現在。
我是不太清楚自己怎麼會如此在意,也許是第一天補習就給她造成麻煩而在這段關係上抱有一定的歉疚。
亦或,我為自己定下的定位,從來不是不良學姊的拖油瓶,於是這種落差就使我想要追上她的步伐。
可能吧,我不清楚,單純猜想。
她五官標緻,不開口說話是個美人,不需要過份打扮也是個美人--雖然她的外表給我擺明為了挑戰校規而刻意打扮的感覺--呃、我算是稱讚她有勇氣,或者說有個性的內在美?
成績還算中上,可是她都說自己沒時間看書,如此抱怨的她在補習時間卻在看懸疑小說。
『也是呢,妳對我的恩跟她對我的相比起來簡直連屁都不如。怎樣?這樣說會比較好嗎?能令妳對我稍微鬆懈放心一點嗎?』
我想她只是想表示這和恩情無關,可是要真的探討她這麼討厭唸書為什麼還要繼續補習……
不對,她不是開始膩了嗎?
房間裡的話聲停了下來。
「作業還好嗎?」她從準備室出來,坐在我的旁邊,手機很隨便在桌上放著。
「還算順利。」
「是喔?有不懂的要開聲問,知道嗎?」
「嗯。」
話聲未落,只有我倆的美術室突然響起一陣和弦,
「又來了……」
只見她不太耐煩的抄起手機,又走到準備室裡,可門未完全關上她就出來了。
「什麼?啊……親愛的你說對了,昨晚你是跟我睡在一起了,所以呢?」


親愛的?


和親愛的睡在一起?


學姊還未成年吧!?
通話內容叫人在意得停下筆桿,寫不出任何字的我,專心一致地聽著,不願錯過一字一詞。
「領帶在我這裡?等等我翻一下。」
她用肩夾著手機,將書包咚一聲的放到桌上翻來翻去。她將幾本書和筆袋抽出來後,應該是從最底部抽出一條不是我校、亦不是學姊學校的領帶。
「是找到了,你這個笨蛋是怎麼搞的啦。等等、用領帶綁著手是你的主意不是我,我也沒有要玩啊,是你想玩我才陪你……哈哈,這一點也不好笑喔……OK,我今晚把它還你,但不要再拿領帶綁手了,發明領帶的人絕對會被你氣到從土裡爬出來……不不不,也不要把它再塞進我的書包,我說過現在下課後都有事做不是嗎?不會特地拿過來給你,再說每晚都能見面怎麼要特地……好吧,唉,你快點逃吧……」
接著,連道別都沒有就掛掉電話。
學姊深呼吸一口,就將文具和書放回書包。
她看到我呆滯的眼神,知道通話全程都被我聽到了,只是輕輕問了一句:「妳很在意嗎?」
「聽到這樣的內容,很難不去在意吧?」我回答。
親暱的人。
我試圖不去想,所以又再動起筆桿。
非常親暱的人。
她終究會離開我的圈子。
如果要用時間來衡量交情,只有半年的期限,那一星期還算不算淺呢?
我清楚我為了只認識一星期、欠了媽咪恩情的學姊抱著複雜的情緒,但卻不懂為何為了她走得太遠而惆悵,為了她離去的這個未來而難過。
即使相處半年,交情還是太淺了。
晚上,我接到了學姊的電話。
「她說今天不能來。」「嗯。」
我對著在咖啡店裡聚精會神織著手繩的小美說。
正如話裡所述,今天的課後沒有補習、可以很平靜地休息--不過就是很反常地等小美的補習結束,一起到咖啡店吃下午茶,就我和她。
並非是怕觸境傷情(這樣說有點微妙),而是開口邀請以前就被小美的組長拒絕了。
是拒絕不是婉拒。
「我在想,學姊是不是真的很壞……」
很小聲很小聲……只是喃喃自語的聲量--咖啡店沒很多人,只有零星擺放餐具的雜聲。
「妳剛才不是也很努力和我的學姊爭辯嗎?」
我不清楚小美是不是在生氣,畢竟我真的有大聲反駁過,就在那位組長露出不悅的臉色談論學姊之際。
現在想來是有那麼一點後悔,後悔自己大出洋相,因為可能學姊真的有在幹什麼壞事,而我一開始確實就有這個預感。
支撐著我的想法、力爭到底的理據,僅僅是她的溫柔。
她的確沒對我做過什麼,唯一要說的只有她把我的午飯吃掉而已,比起發燒還有整個星期的補習,完全是我這邊有虧於她。
可是那個電話……
「妳在這裡胡思亂想也沒能改變什麼,如果真的無聊,不如幫我把繩結結好?」
坐在對面的小美將從圖書館借來的手繩教學推到我的面前,上面是圖解步驟一至四。
面前的還有工具。
「綁到三就好了,因為繩結的款式要改一下。」
不知是好是壞,手繩完全把我們的時間都騎劫過去了。
至少,手在忙,腦袋也沒剛才七上八落。
可是隨著一個個繩結綁好,熟習工序腦袋又開始放空,隨之而來又是那通電話。
我從來沒這樣過。我指的是纖細。
自問不是細膩的人,繞著一件事重複又重複的冒起一個個新想法實在很不尋常。
「小美,妳覺得像學姊那種形象,偷偷摸摸去接電話,內容卻是用領帶綁著手什麼的……妳覺得是什麼……?」
「妳等等--」
她彎身從書包掏出筆和筆記本。
「妳再說一次?」
「同人本沒題材也不要這樣。」
很顯然,學姊在所有人的眼中都很不行。
甚至,被小美的組長說成邊緣少女。
雖然很生氣,但萬一是真的話……
我用力搖搖頭,思路就愈是失控。


###


「這題錯了。這題也是……啊,妳是怎麼了?連續六條答錯,要是考試範圍全出在這裡就不及格了。」
「對不起……」
還沒說完,她就伸手就探向我的瀏海。
「真奇怪,沒發燒。」
她露出疑惑的眼神,有點苦惱 --大概是因為我平常都是一副乖寶寶又單純的模樣,令學姊認為溫習時神不守舍絕對是身體不適的錯。
是的,我胡思亂想,懷疑了一堆事,結果還是乖乖出席補習。
「是不是太累了?」
「不會……是我狀態沒很好。」
「先小休一下再換個科目?明天再全力溫習這科吧。」
或許我還是期待她的溫柔體貼。
縱然她把我的生活規律完全打亂 、縱然她的風評很差 ,我仍然無法說服不了自己要疏離這個人。
和弦突然在我們之間奏起了。
聽到她手機一響,心頭好像灌鉛一樣掉到好深好深的地方去,哪怕是一個音符也教我神經兮兮。
不同的是,她今天坐在原位接聽電話,也就是我的旁邊,完全沒有要進去準備室的意思。
「唉,怎麼又這時間打來了……我當然會回來啊……所‧以‧說我沒空嗎?對啊……嗯……沒錯,在給學妹補習……上次是領帶這次是手帕嗎?不說了……對,我說我要掛線……知道還問,就醬!」
她按鍵終止通話,將手機收進書包的暗格裡。
她回望有點呆滯的我淺淺一笑,彷彿所有事都在她預料之內。
希望我的失落沒有被她發現。
「怎、怎麼了!?」我提高聲量,使自己看起來精神百倍。
她更是發出笑聲,意味不明,至少我明白那不是嘲笑。
「沒有,感覺我一走開妳就感到不安了,還是我的錯覺?而且這個電話也沒有妳不能聽到的話嘛。」
「我還什麼都沒問……就算不說上次,妳這次的通話內容也很色情嘛!」
「色情?妳在說什麼啊?」
這下她才瞪大眼睛,像是我說了很荒謬的話,遠比她上次和親愛的綁領帶的對話還要離譜得多……
「領帶……什麼的……」
「喔……妳說那個--」
接著,她從驚訝轉成微笑、很快就轉成毫無儀態可言的大笑。
我該高興在當中搞錯了什麼,還是該擔心接下來有更驚爆的事呢……

碰!

正當學姊好像要說明通話內容的時候,美術室的門 被粗魯打開了 。
「啊--雨,妳在這裡啊?」門後的人穿著和學姊一樣的制服、身邊帶著我的同班同學。
「哎呀……還真巧。」學姊走到門口,笑盈盈的寒暄幾句。
「我還以為妳會蹺掉……」
「唉,發生很多事情就是了。妳也在補習嗎?」
「嗯……不過今天社團都在活動,也沒空課室能用……」
又是補習嗎?
其實我很想問為什麼一定要擠到我們學校才行?
她們一來一往很是親密,但對話多少有幾分客氣,在我看來好遙遠。
三年真的是很漫長的時間?
有時候會想:我真的能夠變得成熟嗎?
不過學姊外表看起來成熟,關乎食物可以撕破臉六親不認的情況看來,其實也沒成熟很多……
不知怎的,我又沒太嚮往高中生的生活。
「不如就這裡吧?」
「這裡?妳們不是在用嗎?溫習的內容不同不會做成反效果嗎?」
「我們走就好了。」
「欸--這樣太不好意思了?」
前輩們有她們的互動,被冷落的我們則是默默對望。
好無奈。
不曉得在別人眼裡我是怎樣的形象,但我看到那位同班同學跟在比學姊還高大的組長身後,好像寵物 ,尤其她的耐心漸漸虛耗卻無法插上半句話這點。
或許是最近同級的人都把我們叫成實驗班、寵物班的緣故……
唉……
「那就這樣決定。晴晴,我們走了。」
手忽然被學姊抓住。
「那真是抱歉,明天的午飯我請客 。」
「謝啦!我就是等妳說這句喔寶貝!」
我不禁打了個冷顫,然後被學姊硬拉出美術室去了。
「我們去哪?」
「妳家。」
「可是媽咪今天有朋友到家裡開派對……」
「姐姐要開趴嗎?那不能去呢……」
我其實想說還可以到我房間溫習,但似乎會觸到她的神經,我想無論怎樣說服她媽咪的派對沒很吵、家裡又有晚飯能請她吃之類……還是無法改變她鐵定了的想法。
雖然這兩天幾乎沒打掃房間也不太方便就是……
「那去我家吧。順道讓妳見見我家親愛的。」
她的笑容燦爛。
我的笑容僵住了。
開始胡思亂想的我,已經無力任由她把我亂拖著走。


###


我來到了有點破舊的房子。
水泥牆龜裂,一條裂痕從地面爬到及腰位置、另一條則是從二樓的屋頂落到大門門框;掛在外頭的水管帶著鏽色,還不時滴水;門口的盆栽倒是照顧得很好,但沒有開花,只有綠綠的小葉苗,不清楚日後會種出什麼來,雖然花開了我還是說不出品種名字。
我想這盆小植物是我眼中看到最有生氣的了。
「學姊和妳的『親愛的』住在一起嗎?」
「嗯。」
我不確定要不要同情學姊為了愛情而離家跑到這幢晚上可能會被當鬼屋探險的房子過生活,突然間好想對她說我家裡還有空房間,不要再為了跟那種每晚要綁在一起然後……詳細我不太清楚,總之我覺得對方是變態才會這樣對待女孩子,已經不是對象問題了。
雖然她把那位親愛的的事隱藏得很好--至少大家不是針對她的私生活而傳著各種八卦甚至是避開--不過學姊的生活確實過得很苦,溫柔的人怎麼一直被壞人牽著鼻子走呢?
「妳的臉色不太好喔?抱歉,我住的地方嚇到妳吧?還是到圖書館或是麥當勞溫習?」
「不!我們進去吧。」
學姊開朗的笑聲刺得我好痛,她在忍耐,所以我更不能逃。
再說,我想要知道讓學姊吃苦的那個人到底是何方神聖。
學姊取出鎖匙,然後將門把扭開。
她朝屋裡大喊:「我回來嚕!」
是那樣的高興、那樣的溫柔。
好羨慕能令她露出這種表情的人,也很討厭。
「我帶了學妹回來喔。」
腳步聲漸近,她空出位置好讓我能看到更加殘舊的內部。
殘舊到我不想形容,而且出現在眼前的人,瞬即使我對學姊從敬佩轉成鄙視。
一個約六七歲的小女孩,被一條領帶綁著。
形容完畢。
「我真是看錯妳了!竟然對小孩子出手!」期間我還夾雜幾聲尖叫。
「開玩笑!她一個人要怎麼綁!妳說說看是不是我綁妳的。」她蹲到女孩的旁邊問。
然後小女孩搖搖頭,咧齒笑道:「妳回來了喔。」
「嗯,我回來了喔。」
學姊把她的領帶解開,抱進懷裡,然後脫下皮鞋走進屋裡。
她轉身,銳利和圓滾滾的眼睛同時看向我,示意再不脫鞋子進門的我,比剛才將學姊罵成變態的行為更加失禮。
她領我到小小的客廳,然後她給我倒了杯水,放在被撞到缺角的茶几上。
「唉,我從不知道現在初中生的思想就這麼污穢。」學姊的表情好沉重。
「冤枉啦!都是學姊的通話內容害的。」
不過我的思路確實是三級跳……
「啊,所以學姊的親愛的就是這位小妹妹嗎?」
「嗯,她是我第二位妹妹。」
她把臉湊過來。
「親妹妹喔。」
「對不起,不要再這樣損我了。」我則是退到沙發的另一邊。
第二位妹妹?也就是還有其他姊妹嗎?
「老姊!妳回來的話就不要再讓這傢伙上來啦!」
隨即,上方傳來咆哮,好像是剛才的綑綁妹妹(對不起我不知道怎麼形容)跑上二樓了。
「她纏著我要玩綁架遊戲,我不是說了要溫習嗎……啊,有客人。」
「嗯,有客人喔。」
這次出現的是比我小一點的孩子,她像是縮小成初中生的學姊,表情卻比學姊冷酷,而她懷裡的綑綁妹妹和學姊的鼻子和嘴唇比較像,難怪一時間看不出是姊妹。
「好啦,妳剛才這麼一吼,另外那兩隻也被吵醒是吧。」「好像是。」

還有兩個嗎?

「唉--把大家帶下來,在我煮飯的期間幫忙招呼客人--對了,晴晴妳媽咪應該沒空做飯吧?」
我想學姊是在邀請我留下來吃飯?
不管會不會再做成誤會,我還是馬上點頭。
某人應該忘記把我帶回家的初衷了。不過我也不太喜歡唸書就是。
學姊走進廚房沒多久,剛才的初中生小學姊、綑綁妹妹還有兩個看起來應該是雙胞胎的小妹妹就圍著我了。
目測應該只有三四歲、總之是幼稚園年紀的雙胞胎很可愛,但看起來完全不像學姊。
明明她們的五官輪廓和學姊最接近,但沒有她銳利、能看透一切的眼光,取而代之是渾圓天真的大眼睛。
搞不好學姊小時候真的是長這樣,只是我完全無法想像她會跟人撒嬌……
仔細一看,雙胞胎的兩位還每人手上抱著一本書。
「能給我們讀故事嗎?」
「嗯。喔,是賣火柴的女孩呢,我很喜歡這個故事。」
「姊姊也看看我的?妳應該也會喜歡的。」另一個雙胞胎把童書推進我的懷裡。
「賣火柴的女孩……嗯,我很喜歡這個故事。」
搞什麼鬼,為什麼不由得隨便奢侈的家裡會有兩本一模一樣的童書啦。
「好吧……先讀完……的故事書--呃,在這之前,先自我介紹?」
人數太多,而且看起來都是縮小版學姊,不區分起來會好混亂。
我努力讓自己不至於太過無力,決定先自我介紹,這時她們都停下手上的事情,每一雙眼睛都直直看著我。
如果每天都是下課、給不成材的學妹補習然後趕回來做飯、無時無刻的照顧她們,甚至會陪怕黑貪玩的妹妹睡覺,身兼母職的學姊實在把她們教得很好。
要是大家知道學姊在家裡是這麼偉大的話,絕對沒人會再說她半句壞話。
「我的名字是晴,妳們的名字呢?」
「我是次女霏,雨下一個非字。」
初中生版的學姊率先自介。
「真有意思的名字,為妳取名的父母希望妳在學姊的保護和扶育下成為與別不同的傑出人士吧。」
「嘻嘻,似乎是這樣。」
她臉紅了。
我打從心底稱讚,認為這是一個好名字。
至少比我的名字有意義。
「我是霧!排第三!雨的下面是職務的務,筆劃最多……」
「妳是被賦予成為責任感的好女孩的期望吧!」
還是用學姊的名字延伸,學姊看來真的背負很大的期望……
以學姊的雨字延伸,妹妹繼承姊姊的意志,關係深厚,讓獨生女的我好羨慕了。
突然雙胞胎拉著我的衣角。
「姊姊!這邊是雷!」「電!電!」

……

是那個雷和電嗎……
五秒、十秒、一分鐘過去了……雀躍轉化沉寂。
「田字……一定是想妳當大地主了……」我還在為美化這根本只有電玩角色才會用的名字而懊惱沉思。
這時學姊拍拍我的肩。
「不用勉強了,老爸老媽一直想要個兒子,到後面……」
因為一直生不出男丁所以自暴自棄是吧。
我真傻,原本歡樂的場面一下就僵冷了。
「好了!吃飯吧!」
不過在學姊宣佈晚餐時間,飯桌又再變得熱鬧,歡樂得彷彿這個家從來只為太過歡樂而惆悵一樣。


飯後,我更確定學姊早就忘了補習的事--她去洗碗了,然後我繼續坐在餐桌做起各式各樣的事來。
時而去給霏批閱課外的習題,一邊去給雙胞胎讀故事。(對不起我覺得名字太可憐了還是一口氣統稱比較好)
還要不時婉拒拿父親領帶來玩綁架遊戲的霧,我花盡唇舌告訴她這不是個好遊戲,最後她把領帶收好,乖巧的坐在旁邊,有一句沒一句的跟我聊天。
我想她是太過寂寞,姊姊都在忙碌而妹妹則是年紀太小。
對身為客人的我,她們沒有太過份的撒嬌--假若是學姊的情況,她告訴我回家後只有睡覺和洗澡是私人時間我也相信了。(這可能還是她帶雙胞胎一起洗)
「妳們覺得學姊最困擾的事是?」
我趁學姊到浴室準備熱水時問。
「怎麼了?」霧歪頭反問。
「就感到棘手無能為力的事?」
我盡量不去提到家裡的事,或許她們覺得難過,而我確實不太適合突然介入已經存在過多問題的家事裡去。
「唔……聽大姊說她好像很想要校舍二樓暗房吧。好像一直都搶不到,長期霸佔房間的女魔頭整天往外跑找不了人,卻又一直在不適當的時候煩著我姊。」
霏用很平靜的臉說出宛如火星電波的話。
指的是不良老大那種?
姑且不論什麼是暗房,但要是女魔頭是佔著學姊想要的房間,然而又逃避爭端,只會精神騷擾的話確實可惡……
比起考慮要不要參與、甚至是代行處理,我的思路卻跳到該如何處理的步驟去了。
可能這是心血來潮,可能離開以後就冷下來,可是現在熱血十足,恨不得去實行腦內模擬的各種方案。
衝勁大得連我自己也大吃一驚。

就這樣,一直思考各種最壞打算,有如挖井一樣愈挖愈深,直到妹妹們洗完澡,在同一個床舖睡著,然後學姊說時候不早要送我回家時才暫時停止。


我們走在路上,街燈有點疏落,每十多步才有一支。
聽著在樹間的貓頭鷹低鳴,還有蟲叫,踩過地上第二個光影,學姊開口了。
「對不起,結果補習不成,還要妳反過來幫忙照顧那些孩子。」
「不會,我反而害怕自己粗枝大葉會幫倒忙。」這絕對不是客套話。
「哈哈……陪她們唸書、又講故事聊天的還不夠嗎?至少今晚她們有點時間放鬆,明天晚上她們又要幫忙做家事了。」
她輕聲笑了,然後用著事不關己的口吻說出上述的話。
「那妳呢?」我問。
老實說,她的態度令我有點不快。
像在硬撐一樣。
亦可能,和我所認識的學姊不一樣,這道落差令我難以接受。
當然並不是因為學姊沒那麼帥、沒那麼酷的緣故,她依然很有魅力,可是在我看來她應該更加的無憂無慮……

等等……我知道了,
我在對自己生氣,氣自己為什麼會把她肩膀上所背負的看得如此輕鬆。

可是這不是感動我發現對這位學姊可能有什麼更為突破的感情的時候,因為我剛才的問話語氣很衝,使得學姊錯愕了好幾秒。
「什麼意思?」
「……不知道該不該由我來說。」
我在想一些可能會演變成家變的事情。
「說吧。」
學姊停下來,屏息以待,她盯著我,要我把話說下去。
「學姊的父母……妳說過他們想要一個兒子吧……所以才一直生,家裡的經濟因此……」
「喔……這件事啊……是這樣沒錯。所以呢?」
我的話顯然不符合她的期望中的震撼,於是她又開始走了,我只好跟上去。
「他們要是不去追生兒子,那學姊就不用這麼辛苦了……」
「我想妳誤會了……等等,我先打個電話。」
她突然想到什麼似的,馬上撥打手機。
「喂喂,是我,方便談幾句嗎?你和老媽都在公司吧?……那就好了,我還以為你們會跑去哪裡體驗……嗯。……沒有就好了,不過剛才的沉默是怎麼回事?總之沒有就好了。……她們已經睡了,我現在在送學妹回家,就這樣,好,晚安。」
她掛斷電話,轉頭對我高興的笑著。
「還好有妳,我才能阻止他們去綁阿嬤。」
「……誰?」
我完全跟不上她的思路。
「我爸媽,剛才不是提到他們的話題嗎?」
我還以為她想岔開話題。
點點頭和應,學姊續說:
「他們確實忙到平日幾乎沒辦法回家睡,不過相比起來,疼孩子也疼到叫人心寒,幾乎要什麼就有什麼,就連我小時候隨口說要一台車子,他們就把儲蓄把車子砸回來,但我當時三四歲吧。所以當霧看八點檔跑去跟我爸媽說要玩綁架遊戲時……妳懂的,他們好像真的想要去綁一下阿嬤來預演該怎麼和孩子玩。」
「呃……那台車子呢?」我試著不去附和400%犯罪的內容。
「我爸用來代步了,所以我絕對不會去考駕照的。」
她嘻嘻笑了幾聲,心情看起來好好。
「對不起……我好像失言了。」
「確實很失禮沒錯,但很難怪妳會有這樣的想法。」
「嗯……」
慢慢地,周遭又剩下貓頭鷹和蟲的叫聲,還有毫無節奏規律可言的腳步聲。
好像是耐不住這份因自己而起的沉默,我從口袋拿出那東西雙手遞向她。

一條手繩。

「學姊,這是送妳的!」
喊完我馬上就想找個水渠跳下去摔死溺死算了。
「我有禮物喔?謝謝妳。」她很快就穿到手腕上,比了比。「還不錯嘛,雖說我看不出是什麼顏色?」
「白色、深藍和淺藍的搭配……」其實這和學姊的形象很不合,她很成熟,而這條手繩的配色好幼稚。
「因為是多做了的……跟小美……就是那個戴眼鏡的……她是我的朋友。」所以我隨即補上解釋。
「喔喔,那孩子嗎?她學姊有夠嗆呢。謝啦。」
收完禮物,她又繼續走,不是她先說會慢跑一會,我還以為她急不及待要完成的事是要送我回家。
「要妳幫忙照顧妹妹,又收下妳的禮物,真不好意思,明明我比妳年長。啊,到了。」
到家了。
從學姊的家回到自己的家,原本覺得沒怎麼了的裝潢都像豪宅一樣氣派十足。
有個想法,非得要提出來不可,明明從剛才開始就抑壓得連想都不敢去想。
我站在家門前,沒有要進去的意思。
「怎麼了?捨不得我嗎?」
學姊的笑容滿滿的惡趣味,可能是光源不足,看不到我凝重的臉色吧。
「如果,只是如果……」
「嗯?」
「某個有錢人向妳求婚,會馬上答應嗎?」
我害怕這個只認識一星期半的學姊哪天突然消失了。
截至這分鐘以前都沒意識過這個想法如此強烈。
「唔……如果對方願意養活我全家的話,嗯,馬上--」
「是嗎……」

我不知在內心壓止過多少次不要提出這個極為冒犯的問題,
也不知在內心禱告過多少次要預見她的拒絕,
更不知在內心祝福過多少次勞苦的學姊得到她應得的……
但她真的太苦了。

痛!!
好痛!學姊突然用力彈了我的額頭,把我拉回現實。
「喂喂,我在開玩笑啦,這麼失落的反應不就只能說不嗎?」
「不,那是學姊的自由意志……」
「哈哈,我覺得願意陪那些孩子玩就很好了,像晴晴這樣。」
「欸……咦!?」
我也有機會的意思嗎?
「我可是很幸福喔。父母星期日還是有時間陪我們,就平時忙到見不上面而已。」
「學姊……」
「不過晴晴的家呢?」
「我也很幸福!媽咪和爸比也很恩愛!」
「爸比……噗!」
「不要笑啦!」
下次我要改口叫父親母親……免得又被取笑。
「所以其實幸福的條件也不是單一的嘛,」
在幽暗中,我只能靠著無比溫和的聲線去想像她的表情,或許比那天黃昏的輪廓還要柔和許多。
「經濟是會影響家境,但家境最重要的構成因素還是家人,即使家裡再窮,沒能力再胡鬧地溺愛孩子們,還是能得到幸福不是嗎?」
我想起那兩本一模一樣的童書,額外的作業簿,還有那條領帶,它們的角色並未重要得能左右她們的幸福,沒有它們,她們的父母仍然會把週六日設定為家庭日,他們的女兒們依然樂意分擔家事。
「真對不起,我好像誤會了好多好多事,包括把學姊想成是不良少女。」
想通一件事往往不過是比半秒還要短幾十萬倍的瞬間,我為花上太多寶貴時間胡思亂想鑽牛角尖道歉。

「啊?就各方面上我應該算是不良少女?」
「咦?」
等等,感動的點沒了嗎?
為什麼本人大方承認了?
「學校的訓導處就很常關照我了。」
「妳做過什麼了?」
「打架?但又有做其他事情……總之校規上除了不純交往和抽煙吸毒之外都犯過了。」
即使她本人保證了最後一句,我卻高興不起來。
我感覺渾身無力。
「學姊說到家庭令妳很幸福--我沒理解錯吧?」
「嗯啊。」
「那……學姊是哪裡遭遇挫折或是不快令妳成為不良少女呢……?」
「其實也沒什麼吧,不過要說的話……有次在課上睡著餓醒了,跟鄰座問幾點吃飯,可能起床氣有點重吧,對方嚇得馬上把麵包送我了。」
「食髓知味是吧。」行動還逐步升級呢。
「哎喲,妳想想,只要兇一下食物就自動上門,當然不止食物,初中的時候還有人把社辦整間送來,這真是令人欲罷不能。」
還從初中開始。
重新感覺到一星期前我們初遇的無奈。
「呃……那……總之不是對人生有什麼不滿……就好了……」
我想回家了,想撲到床裡什麼都不想。
學姊總是把我弄得很累,從精神層面滲透到生理層面。
「啊啊給我等一下,我正要說話妳就轉身了,現在的小鬼都這麼囂張嗎?」
「我站好了喔。」我一手握著門把,
--!?
回頭看向她的時候,她已經用力抱上來了,然後沒半秒就鬆開。
「沒妳的事了,妳可以回去嚕!晚安!要回禮的話我去幫妳跟霏和霧要!」
她揮著手,退後幾步,然後開始跑走了。

去哪?

對喔,她要慢跑喔。
--我在床上失眠三四小時才想起這件微不足道的事。
學姊總是把我搞得很累,從精神層面滲透到生理層面。
對了,我還得告訴她不該榨壓妹妹來回禮。
希望她效率不要太高,希望明天還來得及……
睡意總算來了,我的生活真的被搞得一團糟了……晚安。
















【附錄】
原本沒寫附錄的習慣,都是普通害的啦。
是普通不好啦!




(因為有第四回捏他就先劃掉好了,呃,我該去搞個PS回來了)



這就是普通的進化史了(普通:夠了)



好啦,前面這樣惡搞普通,放一張阿逸畫的插圖挽回名聲(不過可能因為之後的劇情走向用不上T_T)



阿逸其實很疼普通的。(欸你呢?!)





Comments

普通的接受能力也頗快的wwwwwww
如好似忠犬一般護主不說www
從一開始的逃避補習,都變得可以自然而然(在心裡)提議說去自己房間補習了。

學姐也是真的很中意普通呢,毫不介意給她看到自家的狀況,還介紹妹妹們給她認識,是相當信賴普通吧。不過普通本來看起來也不是因為這種事就會介意的孩子,該說她因為太單純善良所帶來的同理心很可貴呢。會由衷稱讚妹妹們的名字,會猜測學姐家裡的狀況,擔心學姐因此太辛苦。這孩子太可愛啦!再加上她心理和生理上都很容易和小孩子打成一片的樣子,學姐,普通真的能很好的成為你家的一份子喔(沒這麼快啦

-我也有機會的意思嗎?

欸!晴晴,你正在想很不得了的事情喔!可惡www我剛剛才說沒這麼快的嘛wwwww

明明心裡都感動到抱上去了卻還是一派灑脫的樣子的學姐也很棒!是說我終於夸一回學姐了。

Re: 沒有輸入標題
> 普通的接受能力也頗快的wwwwwww
> 如好似忠犬一般護主不說www
> 從一開始的逃避補習,都變得可以自然而然(在心裡)提議說去自己房間補習了。

所以上次EVENT好感度實在加太多了wwwww加到普通的腦袋開始不正常(你這樣好嗎)

> 學姐也是真的很中意普通呢,毫不介意給她看到自家的狀況,還介紹妹妹們給她認識,是相當信賴普通吧。不過普通本來看起來也不是因為這種事就會介意的孩子,該說她因為太單純善良所帶來的同理心很可貴呢。會由衷稱讚妹妹們的名字,會猜測學姐家裡的狀況,擔心學姐因此太辛苦。這孩子太可愛啦!再加上她心理和生理上都很容易和小孩子打成一片的樣子,學姐,普通真的能很好的成為你家的一份子喔(沒這麼快啦

該怎麼說呢?普通這傢伙想法心情什麼的都全寫到臉上,不良看到不逗她才怪wwww

某程度上不良也是中意普通這點吧(?)

等等wwwwwwwwwwwwwww生理也能跟小孩打成一片這句話太奇怪了喔777777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w

有空給我解釋一下(指


> -我也有機會的意思嗎?
>
> 欸!晴晴,你正在想很不得了的事情喔!可惡www我剛剛才說沒這麼快的嘛wwwww

這人我很努力不讓她變成夾頓二世,但她還是很努力朝這個方向走,好叫我擔心啊!!!夾頓還可以羞奔,久也不是特意調戲,換看普通,她要呆呆站在原地把不良的調戲全吃,我真的覺得她超級可憐wwwwwwwwwww(笑

> 明明心裡都感動到抱上去了卻還是一派灑脫的樣子的學姐也很棒!是說我終於夸一回學姐了。

你根本敵視不良是吧!(不要搞分化

咳哼,雖然不良,嗯,我也不太確定她為什麼抱上去就是。(作者!!!!!!!!!!!!!
>有空給我解釋一下(指

啊、也沒什麼啦
就說她體型啊樣貌啊都很幼嘛

就像hobbit和hulk站在面前的話那小孩子肯定是覺得hobbit比較容易親近嘛(什麼爛比喻
>「小美,妳覺得像學姊那種形象,偷偷摸摸去接電話,內容卻是用領帶綁著手什麼的……妳覺得是什麼……?」
>「妳等等--」
>她彎身從書包掏出筆和筆記本。
>「妳再說一次?」
>「同人本沒題材也不要這樣。」

我才不會說我覺得領帶綑綁play很正常


>所‧以‧說我沒空嗎?

有點好奇的是不良是用什麼樣的口氣說這句話的www 因為上一話的溫柔大姐姐形象讓我腦補成了那種,有點無奈但是又寵溺的感覺(拖走
啊,不知道是不是習慣問題,但是覺得這邊用問句有點怪怪的。「所以說不是說了我沒空嗎?」或「所以說了我沒空」感覺比較常見(?)


>不過學姊外表看起來成熟,關乎食物可以撕破臉六親不認的情況看來

感覺有漏字?
不過"從"學姊外表"雖然"看起來成熟,關乎食物可以撕破臉六親不認的情況看來
可是不良對食物的怨念有那麼深嗎www 她只是用眼神搶了妳的食物幾次而已啊普通wwwww

嘛今天為了找國中畢業證書把放滿國中留下來的東西的箱子打開了,想起了很多過去的事情
變得成熟到底是什麼,這點我還是不明白。不覺得現在的自己比從前有成熟多少,充其量也只是多了點經驗而已。

所以說普通今天也要努力受難,累積更多經驗吧!(慢著


>「那去我家吧。順道讓妳見見我家親愛的。」

不良妳故意的吧wwwwwwwwwwww
不過不是該說我家親愛的們嗎(喂


>總之我覺得對方是變態才會這樣對待女孩子

普通就沒想過可能是不良綁人嗎www 不良一臉抖S啊(面朝下拖走


>「姊姊!這邊是雷!」「電!電!」

不忍說瞬間笑噴w
其實美化名字還是OK的啦,就說父母一定很希望她們像皮卡丘一樣可愛就好啦(住嘴


>他們就把儲蓄把車子砸回來

是說把全部儲蓄都拿去買了車嗎?


>所以當霧看八點檔跑去跟我爸媽說要玩綁架遊戲時……妳懂的,他們好像真的想要去綁一下阿嬤來預演該怎麼和孩子玩。

阿嬤一身老骨頭經不住你們這樣折騰吧不良爸媽www(別亂叫
疼孩子疼過頭確實不是好事,寵壞的可能就不說了,把精神上的空缺用物質填補反而可能會讓親子隔閡更深
真的跑去綁架阿嬤的話如果被抓去關那就更多距離啦(耶


>慢慢地,周遭又剩下貓頭鷹和蟲的叫聲

漏字?又只剩下?


>「白色、深藍和淺藍的搭配……」其實這和學姊的形象很不合,她很成熟,而這條手繩的配色好幼稚。

咦!!這搭配很幼稚嗎?!可是我好喜歡這種配色的說!!!(沒人問妳


>我也有機會的意思嗎?

如果妳願意去當家庭主婦照顧妹妹們,我想不良一定馬上把妳娶回家的(不


>學姊總是把我弄得很累,從精神層面滲透到生理層面。

明明洞房都還沒行過呢(喂


>睡意總算來了,我的生活真的被搞得一團糟了……晚安。

普通妳重症了。(蓋章(別



看到這邊覺得普通哪裡普通了啦w 孩子妳腦內各種超展開了啊(爆笑
...好吧或許跟小美比起來是普通多了(耶

不良雖然需要幫家裡的忙很辛苦,但是我覺得也不是什麼不幸的事情,就像她說的家庭最重要的構成因素還是家人,家人之間和睦相處就是幸福了。
以前看過的日劇女王的教室裡面有一句台詞,班上三十一個人就有三十一種不同的幸福,幸福這種東西是個人的,就像感情一樣。或許我們能很普遍的說這個人的幸福跟那個人的幸福有什麼相似或共同處,但是說到底這個人的幸福跟那個人的幸福在本質上就有絕對的不同。

所以普通妳也快點找到自己幸福的點吧w
啊不或許已經找到了只是沒有察覺而已wwwwwwww


小逸的圖依舊美味 (///艸//) 不忍說我盯著兩人的手看了好久

還有對不起拖了那麼久,最近各式各樣的事情稍微有點...
希望沒有留言沒有混到什麼奇怪的東西(跪
Re: 沒有輸入標題
> >有空給我解釋一下(指
>
> 啊、也沒什麼啦
> 就說她體型啊樣貌啊都很幼嘛
>
> 就像hobbit和hulk站在面前的話那小孩子肯定是覺得hobbit比較容易親近嘛(什麼爛比喻

你這樣一搞害我不知道到底普通的身型是正常還是幼體向了wwwwwwwwwwwww啊,她本來就是初中生嘛......(蠢
Re: 沒有輸入標題
> >「小美,妳覺得像學姊那種形象,偷偷摸摸去接電話,內容卻是用領帶綁著手什麼的……妳覺得是什麼……?」
> >「妳等等--」
> >她彎身從書包掏出筆和筆記本。
> >「妳再說一次?」
> >「同人本沒題材也不要這樣。」
>
> 我才不會說我覺得領帶綑綁play很正常

等等拜托你用更健全一點的方向去想!PLZ~~~~~~~~~~~~~~~~~~~

> >所‧以‧說我沒空嗎?
>
> 有點好奇的是不良是用什麼樣的口氣說這句話的www 因為上一話的溫柔大姐姐形象讓我腦補成了那種,有點無奈但是又寵溺的感覺(拖走
> 啊,不知道是不是習慣問題,但是覺得這邊用問句有點怪怪的。「所以說不是說了我沒空嗎?」或「所以說了我沒空」感覺比較常見(?)
>
>
> >不過學姊外表看起來成熟,關乎食物可以撕破臉六親不認的情況看來
>
> 感覺有漏字?

我我我我去研究一下(你拖多久了

> 不過"從"學姊外表"雖然"看起來成熟,關乎食物可以撕破臉六親不認的情況看來
> 可是不良對食物的怨念有那麼深嗎www 她只是用眼神搶了妳的食物幾次而已啊普通wwwww

挨過餓的孩子對食物的執念無法想像,所以要是普通和食物掉到海裡我想她會很努力游向食物那邊(普通:幹!

> 嘛今天為了找國中畢業證書把放滿國中留下來的東西的箱子打開了,想起了很多過去的事情
> 變得成熟到底是什麼,這點我還是不明白。不覺得現在的自己比從前有成熟多少,充其量也只是多了點經驗而已。
>
> 所以說普通今天也要努力受難,累積更多經驗吧!(慢著

青春是苦澀的,過了很多年,苦澀的事會依然苦澀(被巴

> >「那去我家吧。順道讓妳見見我家親愛的。」
>
> 不良妳故意的吧wwwwwwwwwwww
> 不過不是該說我家親愛的們嗎(喂

說了們的話就露餡啦wwwwwwwwwww


> >總之我覺得對方是變態才會這樣對待女孩子
>
> 普通就沒想過可能是不良綁人嗎www 不良一臉抖S啊(面朝下拖走

普通是人性本善派吧,唔......我想她就是想像力太差了才沒想到不良是綁她老妹

>
> >「姊姊!這邊是雷!」「電!電!」
>
> 不忍說瞬間笑噴w
> 其實美化名字還是OK的啦,就說父母一定很希望她們像皮卡丘一樣可愛就好啦(住嘴

直接附和不良說是自暴自棄亂改好了( 艸)

> >他們就把儲蓄把車子砸回來
>
> 是說把全部儲蓄都拿去買了車嗎?

依經濟狀況看來,應該是孤注一擲,希望他們沒有去跟銀行借錢買,不然這故事就要走SAD調了

>
> >所以當霧看八點檔跑去跟我爸媽說要玩綁架遊戲時……妳懂的,他們好像真的想要去綁一下阿嬤來預演該怎麼和孩子玩。
>
> 阿嬤一身老骨頭經不住你們這樣折騰吧不良爸媽www(別亂叫
> 疼孩子疼過頭確實不是好事,寵壞的可能就不說了,把精神上的空缺用物質填補反而可能會讓親子隔閡更深
> 真的跑去綁架阿嬤的話如果被抓去關那就更多距離啦(耶

阿嬤一定不介意的(警察先生是這個人了!

>
> >慢慢地,周遭又剩下貓頭鷹和蟲的叫聲
>
> 漏字?又只剩下?

我去看下!

>
> >「白色、深藍和淺藍的搭配……」其實這和學姊的形象很不合,她很成熟,而這條手繩的配色好幼稚。
>
> 咦!!這搭配很幼稚嗎?!可是我好喜歡這種配色的說!!!(沒人問妳

應該是看起來很可愛的配色吧。我也很喜歡這種配色,只是你知道的,戀愛中的少女幹什麼都沒自信(被巴

> >我也有機會的意思嗎?
>
> 如果妳願意去當家庭主婦照顧妹妹們,我想不良一定馬上把妳娶回家的(不

不良:家裡缺的是女傭不是丈夫or太太(作者住嘴


> >學姊總是把我弄得很累,從精神層面滲透到生理層面。
>
> 明明洞房都還沒行過呢(喂

健全向!!!!阿波!健全向!!!


> >睡意總算來了,我的生活真的被搞得一團糟了……晚安。
>
> 普通妳重症了。(蓋章(別

末期了。(跟著蓋

> 看到這邊覺得普通哪裡普通了啦w 孩子妳腦內各種超展開了啊(爆笑
> ...好吧或許跟小美比起來是普通多了(耶

戀愛中的少女不普通,可是不戀愛的普通是很普通的,騎個機車上街隨便都撿到幾個(靠

> 不良雖然需要幫家裡的忙很辛苦,但是我覺得也不是什麼不幸的事情,就像她說的家庭最重要的構成因素還是家人,家人之間和睦相處就是幸福了。
> 以前看過的日劇女王的教室裡面有一句台詞,班上三十一個人就有三十一種不同的幸福,幸福這種東西是個人的,就像感情一樣。或許我們能很普遍的說這個人的幸福跟那個人的幸福有什麼相似或共同處,但是說到底這個人的幸福跟那個人的幸福在本質上就有絕對的不同。
>
> 所以普通妳也快點找到自己幸福的點吧w
> 啊不或許已經找到了只是沒有察覺而已wwwwwwww

還沒完全意識到,或者說還不是時候吧。


> 小逸的圖依舊美味 (///艸//) 不忍說我盯著兩人的手看了好久
>
> 還有對不起拖了那麼久,最近各式各樣的事情稍微有點...
> 希望沒有留言沒有混到什麼奇怪的東西(跪

沒有,我回覆這篇留言拖更久(幹

Leave a Comment

Profile

Farly

Author:Farly
============================

自介好麻煩,砍掉吧。
-本站圖文禁止轉載


歡迎交換連結
============================

在此先感謝你們的留言m(_ _)m

(當然廣告除外)

Plurk
看看有幾艘潛水艇
free count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