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ENT BLUE

神は無意味。本当の神とは、愛。

【原創】Gypsophila【2】

Category: ├Gypsophila(原創)  
 

28/08/2014

追加了普通(喂)的設定稿和內文插圖。

謝謝阿逸!!!不良真的超超超超超超超超可愛!!!



啊啊啊啊啊,FC2的排版真的好愛亂跳啊!!!

可是大家都說看習慣FC2了,而搬去BLOGGER也要花不少時間改語法,我就是懶啊(慘叫

對不起,結果第二回開始前言又跟內文無關了。




-2-


我的眼睛好痛。
喉嚨很渴,好像被掐住一樣。
--只要一睡眠不足就會這樣。
好睏。
十年來都能穩睡的我,突然失眠當然有合理解釋。
昨天那亂七八糟的變化打亂了我的日常,加上昨夜滂沱大雨,害我想到那充滿少女情懷的名字。
更要命的是,雨水大力打著窗子。
閉上眼聽到不安定的聲音,只叫我想到那個學姊口咬麵包站在窗外瘋狂拍打,我的想像力幾時變得這麼好了?
我不停對自己說,這變化僅僅維持一天而已--
然而我卻整夜睜眼凝視什麼都沒有的天花板,努力自我催眠的成效可想而知。
可幸上天還沒放棄我,最終雨過天晴,雖然已經早上了。
精神渙散的我感覺到腳步沉重,做任何事都提不起勁。
出門比平時晚了兩分鐘,踩在斑馬線上的腳步節奏全錯。
我遲到了。都怪自己每天只預早三分鐘進教室。
要是和平常一樣,根本不可能遲到。
都是那個不良少女害的。
好差勁。


「妳還好嗎?」
第一節課完了後,小美直接來到我的位子。
能讓她從素描本抽身出來,我的狀態應該很不好了。
「只是昨天發生了點事……不用擔心。」
我盡量輕描淡寫帶過昨天的事。
「這樣啊……振作一點!」
小美拍拍我的肩膀。
果然我最好的朋友還是妳!
好想撲上去大力擁抱紀念我們真摰無私的友誼。
「來點高興的話題?說到昨天,妳有組了沒?」
……
哪裡高興了?昨天也就只有這件事能令我不快吧?
「怎麼了?」
「沒事。」
「妳聽我說,我的組長是個溫柔的大姊姊~可是要等到下課補習才開始……好期待……」
她好陶醉。昨天也就只有妳最高興了。
……好吧,可能還有其他人感到快樂,例如小美的遊戲圈子,整天都在討論百合遊戲(好像是這樣叫?總之就是女生和女生發展出超友誼關係的那種)。
我想待會盡量不要看到素描簿的內容,連攝進眼角餘光也不容許,不然就算今天見不到那個雨神,還是失眠收場。
「喔喔--那就好了。」
即使滿肚不快,依然用力點頭,以示開始從抽屜拿出課本的我有聽到她的話。
「那妳的呢?」
「不要問好了。」
「什麼?」
「我也不確定會不會來--咦?那種人應該只是跟我鬧玩笑吧?那種人又怎麼可能會特意去做她討厭的事呢?哈哈哈。」
「在說妳的組長嗎?」
「嗯。真是的,我才不該為了這種事失落呢。」
我對小美揚起了笑容,好久,足足隔了二十四小時之久。
我明明這麼的愛笑。
「看來是遇到不太好的學姊?」
「現在這件事已經不重要是嗎?」
「妳真的太緊繃了,學會放鬆,心情好事情才會順心順意啦。」
看到我的笑容,她也安心了。
因為沒有笑容的我,連自己也覺得奇怪。
叮鈴~
手機突然響了一聲。
「啊,是簡訊。」
待機畫面上顯示的寄件人害我心漏跳了幾拍。
雨。
霸王要襲來了嗎?
不不不,說不定她只是傳簡訊來說昨天的事一筆勾消,她膩了。
反悔比履行她那心血來潮的諾言還要有公信力。
機率還很高上幾十倍!
我深呼吸一口,然後將手機滑開--


「今天開始補習。我下課就過來。」
我這種人去談機率還真是對不起呢!!!!!
而且為什麼沒有問號啦!
我可能下課跟隔壁班的朋友去逛書店(雖然沒有),也可能要去兼職(雖然沒有),亦有可能要突然出國(雖然沒有)。


好歹問我方不方便啊!


「怎麼了?」
我無視小美的追問,直接伏在桌上。
欲哭無淚。


緊接下來,在這個位子上所度過的每分每秒都飆得飛快。
可能是我完全不想下課吧。
亦可能是等待放課鈴響起,拔足逃回家裡--每年舉辦的運動會都沒這麼嚴陣以待過。
這兩種都不合我的步調,叫我心緒不寧,像是門沒上鎖就出門那般忐忑。
當然步調佔了很大的因素,但那位不良學姊的影響也不容忽視……
我最害怕跟這種人來往了。
只會一直傷害他人,自私自利,自以為世界繞著他們轉……可能小時候要好的朋友被高年級欺負到轉學,所以對這種人的成見尤其的深。
雖然這個不良前輩除了吃掉我的飯之外都沒做出任何出格的事,不過我很努力說服自己還不能隨便相信她:只是還沒做出任何出格的事。
就是這般、如此這般--下課鐘聲響了。
「學姊她們還有半小時下課,我們要不要去圖書館看書?」
「我先走了!」
我想也不想就把桌上的文具和手機掃進書包口裡,匆忙地邊走邊拉上拉鍊,很是狼狽。
我顧不得斑馬線上的腳步,亦等不到交通燈完全轉好就起步。
像是競步的走回去,小腿都要抽筋了--原本我就不擅長運動,可是就怕停下來會被抓住,明明她只有我的電話號碼。
到家以後,我的小腿都酸痛得脫力了,跪在玄關休息的時候,我看看手錶。
很好,比平常早了十五分鐘。
十五分鐘!她把我的生活完全搞亂了,僅是用了一個午休和一則簡訊就搞亂了。
而且我肯定,即使今天安全渡過,明天的考驗肯定更加嚴峻,因為她是太妹,會找一堆太保來幫忙!
半夜打騷擾電話、趁上課被點名唸書時瘋狂傳簡訊,然後蹺課就是為了放學時候在校門堵我……
我到底做錯什麼了啦!?
「嗯?妳回來了的話怎麼不脫鞋子啊?」
「媽咪?!啊……」
就在我陷入混亂之際,媽咪出現把我喚回現實。她已經穿好外出服,平常我回家她都已經出門了,又在提醒這個時刻有多特別了。
「今天還真早呢。要一起出門買菜嗎?」
「呃……我今天不太方便……」
「這樣啊……」
完全不知道要怎麼開口說被不良少女纏上了。
最近霸凌問題開始受社會重視,老師和家長的反應都太過激烈了。
我不喜歡怪獸家長,雖說就算我全盤托出,媽咪也不可能為了我出頭,她從來就只會叫我去解決問題,解決不了還是說「先試著自己解決吧」的母親。
所以說出來也沒什麼幫助……我想這才是不想講的主要原因吧。
「那妳能不能起來?」她看看我背後的門,我正坐在大門前。
「呃、抱歉。」
我趕緊站起來。
叮噹--
這次門鈴響了。
這次?
我意識到這個字眼後,嚇得全身的毛汗都縮起來。
要去確認嗎?
頓時,世界好像被門上的貓眼都捲進去。
萬一門後的是她,那我會怎樣?先吃一拳嗎?
可是只有電話號碼也沒辦法從校方得知我的個人資料,沿路回來也確定沒被人跟蹤……
頭昏腦脹,天旋地轉--
「怎麼了?」
媽咪繞過我,看過貓眼後,將門打開,行動乾淨俐落得門後不是那個人一樣。
「哎呀,怎麼繞過來了?」
太好了,是隔壁的太太。
就是說嘛,她只有我的手機號。
我放好書包也去打聲招呼好了。說不定還能收到糖果。
因為他們很常去旅行,回來時總會給我們帶土產。
「咦?姐姐妳還記得我嗎?」
「討厭啦,那時候我不是都讓妳叫阿姨嗎?都是孩子的媽了啦。」
「可是姐姐妳看起來真的只有十多歲嘛。」
「呵呵,妳嘴巴真甜,光是我家孩子就已經十多歲了。晴晴~來一下--」
她將準備回到玄關的我拉到門口。
「喔——原來妳叫晴晴。」
門外是一臉高興的不良學姊。
……
…………!!
咿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不!!這是什麼B級恐怖片啦!!
「原來妳們早就認識了喔,那之前怎麼不來坐坐?」
怎麼還能若無其事對話下去啊!我的臉都嚇到慘白了!
「我們昨天才剛認識啦。」
「喔~所以今天是要找晴晴?」
學姊對我燦爛笑著。
可是頭上的大太陽使她逆光的身影變得更恐怖。
「嗯。不會打擾妳們嗎?」
「不會不會,難怪這孩子不出門,我就覺得奇怪了,原來是妳要來啊。」
「呃、不、我也出門--「傻孩子,朋友來了才害羞嗎?呵呵,真可愛。」
聽我說話啦太太!!
可惡我這時候就只會結結巴巴說不成話!
「那我先出門買菜了,小雨會留下來吃飯吧?」
「謝謝妳的好意,不過我六點左右就要回家煮飯了。」
這不是八點檔裡笑瞇瞇的斯文變態關上門就露出真面目毒打的女孩的先兆嗎?!
她一定是裝乖啦!
「好吧,下次一定要留下來吃飯喔。晴晴要好好招待妳的朋友,不要因為不好意思就一直在原地扭扭捏捏,這樣很失禮啊。」
接著媽咪提起購物袋,丟下驚慌失措的女兒出門了。
「我出門了。」
「路上小心。」不良學姊正輕輕揮著她的玉手。
門關上後,她轉身看向我,眉頭緊皺。
我覺得世界都完了。
「唉,妳希望要在家裡補習怎麼不告訴我呢?是真的不好意思嗎?」
我哪裡像不好意思啊!!
「呃……話說妳怎麼有我家的地址?該不會又想來我家蹭飯吃吧?」
「真過份,那是妳朋友告訴我的,她戴著大大的藍框眼鏡。」
小美--------!!!!!!!!!!!!!!!
「不過還真巧,想不到妳就是姐姐的孩子……」
「對啊……世界真夠小……算了,到我的房間溫習吧……」我轄出去了,帶領她走上樓梯。
才踏上第一級,她臉色凝重,低頭沉思什麼的。
「這麼一說,那時候姐姐在玄關換尿布的……就是妳嗎?」
這人在說什麼了?
「這種事我沒印象啦!!」
「那是當然的,當時妳還不到一歲大嘛,我記得妳因為肚子著涼而拉肚子呢。」
她一臉懷念的淺笑著。
「給我忘掉啦拜托妳!!」


###


「好了,我們到了。」我放高聲浪說著,裝腔作勢。
其實樓梯沒有很長,只是希望不自然的喊話和推門動作能令她不要太過放肆。
說來真是神奇,不到半小時的剛才我還為她的存在提心吊膽,也許是得知她和媽咪是舊識我才敢放心一點。
可能、真正放肆的人是我才對,又可能、我被同化一起放肆。
我們四目相投,很有默契地坐到架在大窗台的書桌旁邊。
雙手空空地坐了一會兒,二人再度四目交投--


「對了,待會會有茶點供應嗎?」
我們不是要溫習嗎?
「坐不到一分鐘就想要吃喔?」
「即是沒有嗎?」
「沒‧有!」


我怎麼笨到相信她會安份主導補習??
我刻意拉長嘆息,從書包裡拿出作業。


「沒有就好了,因為回家馬上就要吃晚飯。該說還好妳不像姐姐那樣仁慈?」
「我怎麼聽都覺得妳在揶揄我?」
「還滿機靈的嘛。」旁邊的她雙手交疊,對我壞笑了幾聲。
「這是誰都聽得出來好嗎!話說……妳是怎麼認識媽咪?」
「噗,媽咪……等等,我肚子有點痛。」
集中力只是稍微到作業一下,回頭她就已經抱著肚子狂笑不止。
有沒有這麼誇張。
「啊……哈哈……我的肚子快要裂開了……」
就這樣裂開算了。
過了一會,她終於拭過眼角的淚水,冷靜下來要說明她們的關係,可能是黃昏的關係、或許是剛才笑得太超過的關係--她的臉頰微微的泛紅,斜陽下、她的輪廓變得溫柔。
「她是我的救命恩人。」
什麼?
看到我興致勃勃想要聽下去的反應,她滿意地笑了。
「就在差不多四歲時的冬天吧,當時家裡的人都出門工作了,我卻從學校回家的路上弄丟了門匙,找了整天又累又餓,要暈倒的時候是妳媽咪發現我。給我麵包、讓我入屋取暖,最後把還是嬰孩的妳交托鄰居照顧,陪我找到鎖匙為止。」
我不知道該作什麼反應,我未曾見過這樣的母親,亦不認為她會做出這般了不起的事。
我從沒想過,那麼不正經又愛玩的母親會成為其他人的恩人,被如此重視。
原本--僅僅是個麵包癡。
眼前的這位學姊接觸過我所不知道的母親,她讓我多了一份自豪,作為那個人的女兒而自豪。
心裡暖烘烘的,我第一次想要成為像母親這樣的人。
「但我們的家相距太遠了,在今天重遇以前都沒辦法見到面,也忘了要怎麼回來道謝。」
學姊托著腮子,側著身子面向我。這不遠又不近的距離,我卻認為她像個普通人一樣,我意思是她不如之前脾氣難以觸摸。
「這麼說妳看到媽咪也很驚喜吧?」
「事實上是她先認出我,而我當下也沒想起這就是我的恩人……這我要感謝妳。」
她點點頭,雙眼底下閃爍著真誠的光輝。
好難為情,只能揮揮手推說這並非我的功勞,這卻叫她更加的強硬:
「不,是妳的功勞。當天要不是姐姐在玄關的茶几上替妳換尿布邊安撫丟失門匙的我,我連這充滿回憶的場所也失去呢。」
把感動還我!!
我錯了,這人腦袋空空只剩尿布。
「等等!!完全忘掉怎能談得上是回憶的場所啦!」
「可是我看到那個玄關茶几的瞬間,記憶就完全恢復啦。」
「妳不過是看到我吃壞肚子在上面被換尿布罷了!為什麼看到這個才勾起妳被封存的回憶啦!」
「沒辦法,因為太深刻了,所以我才說感謝妳啊。啊,這題妳寫錯了。」
「妳就算突然岔開話題還是得給我先面對這個……!?」
不知道是不是吼叫得太厲害,視野突然晃了一下,然後全身乏力。
要不是學姊及時抓住我的肩膀,頭早就撞上書桌了。
「好燙……妳在發燒嗎?」
她伸手過來,摸著額頭的手好冰冷。
「我不知道。」
她扶我到書桌旁的床上,將被子張開,鋪到我的身上。
還穿著制服卻睡在床上的感覺好不踏實,想到是發燒的緣故而躺床,不由得認定這是高燒一場。
即使可能只比常溫高一點點。
「姐姐應該沒這麼快回來?」說的同時,我也順著她的視線看向書櫃上的小座鐘。
「嗯……可能還要半小時。」
「OK。」她說完就走出房間了。
我聽到外面一直有開門關門的聲音,好像把家裡的門都開完關上一次了,房門再度被打開,她拿著一塊退燒冰貼貼到我的額頭上。
雖然很舒服,但額頭變得很冰很麻。
「先忍耐一下,過一會兒就會習慣。」
她將書桌椅拉到床邊,環視房間一圈,然後走向書櫃。
「我可以看這裡的書嗎?」她問。
雖然不想製造更多被她挖苦的機會,可是因為自己發燒而把對方留下來發呆實在說不過去,我還是低聲答應了,然後任由變重的眼皮合上。
雖然對特地留下來等接力的學姊不太好,雖然只讓她在床邊看書打發時間也沒很周到,可是真的好累……
……
…………
………………
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
外面傳來了重機車駛過的聲音。
喉嚨更加乾涸。
房間乾淨沒貼上海報的牆上既不是暗藍的影、亦非平常的米白,是橘黃色的。
對了,我在發燒。
床邊的書桌椅被推回原位了。
應該是看到我入睡才離開吧。
不知為何,心裡感覺有點失落。
是因為沒有道別?可是我佔了人家的時間,說不定剛才還呼呼大睡,要是仍堅持遵守原則打上招呼才分別實在太強人所難了。
糟糕,我睡多久了?
我再望座鐘,不到五點媽咪還沒回來啊……
學姊走了的話,門不就沒鎖嗎?
我不去鎖門不行……
急著跳下床,腳一軟差點跪倒。
我撐著床沿站好,接受我的熱燒開始隨著生理和心理變化而嚴重這事以後,慢慢靠著牆壁走動。
到樓梯的時候,一樓地面卻如同無盡深谷那樣遙不可及,於是雙手抓緊扶手,一級一級下去。
還未走到一半,一陣香氣撲鼻。
是米香。
媽咪回來了?
到了一樓,站在梯口的地毯上(那邊鬆軟的感覺好舒服),那裡能看到我家的開放式廚房。
不是媽咪。
有個陌生的人影將菜還是什麼的配料倒進鍋裡,放上鍋蓋,轉身到洗滌盆前清洗廚具。
那雙手--可能抓過不少人的衣領--現在非常俐落的將盤子拭乾。
那頭微卷的黑長髮--可能被訓導主任警告多次--現在卻無法掩飾她溫柔的輪廓。
那身制服--比誰都整齊束好但又沒按照校規綁上領帶--現在在外面掛上圍裙在廚房飄動。
難怪如此陌生。
人總對不熟悉的事情好奇,尤其是迷人漂亮的。
我也不例外,忘了時間、忘了原則、忘了乏力的全身,雙手還沒放開扶手,靜靜地看著她如何製造香氣。
「哇……嚇死我。」
直到她轉身,發現我的存在馬上驚呼一聲,眼前朦朧的景象變得清晰真實。
「對不起……」
也對,有人不知在幾時開始不發一聲的盯著自己,被嚇倒也很正常。
但--就有短短一瞬間,我討厭會流動的時間。
「妳怎麼下樓了?就這麼餓嗎?」
她解開圍裙,掛回冰箱旁邊的掛勾,然後朝我走來。
「我……」
「粥是煮好了,不過妳還是先回樓上去吧。」
說畢她把我抱起,然後走上樓梯。
像個孩子被迎面抱起的我視線裡只有她,相信她也是,這樣太危險了,完全看不到樓梯階級。
「放我下來!」我開始大叫。
「不要亂動,這樣我們兩人都會一起滾下去喔。」
「總之我要下去。」
「我會把粥帶上去啦,先忍一下。」
「不是啦!這樣太危險了!」
「所以叫妳不要亂動。」
「我們太近了!」
我終於把重點喊出來了。
她停下來一會兒,稍作思考,我們還在樓梯,這時差不多要到二樓了。
「學姊?」
「那這樣呢?習慣了這個距離的話,那剛才的根本是小兒科了。」
她把臉湊得更近,下意識把她的臉推開。
因為我能感覺從她的唇間吐出的溫熱氣息了。


「太近!!這樣的話還不如一起摔下去。」
「好了對不起,我還要活著回家呢。」
她繼續走,這樣說著的她似乎因為惡作劇成功而高興笑了。
回到房間後,她把我放到床上,動作輕鬆到令我產生減肥已經大成功的錯覺。
「不要再隨便走下來喔,我現在去拿粥上來。」
說完沒一會,她就捧著盛滿白粥的大碗進來了。
「我好像沒看到妳們家有普通的飯碗?」
「不用了,我慢慢吃就好了。」
我坐了起來,背靠著枕頭,用湯匙翻動著碗中物,好香,明明只是放了蔥的白粥而已。
我將熱氣呼走,一口接一口的將粥吃完,這期間媽咪有上來看過情況,看到學姊在旁邊,又下樓去了。
吃完的餐具被她收好暫放在書桌上。
「雖然想等姐姐回來煮,不過我想還是早點吃完爭取更多休息時間會比較好。」
然後她拿起書包,坐回床邊的書桌椅上,漫不經心地說。
「……謝謝妳。」
「下次要是不舒服就不要勉強了。」
「拜託,我壓根兒沒發現自己發燒。」我苦笑兩聲。
「那妳下次發現自己不舒服就不要勉強了。」
這回她換了個說法。
她將我答應借她的書放進水藍色的書包,拉上拉鍊。
她要走了,因為我是她恩人的孩子,所以不得不負上責任報恩,總覺得有點對不住她。
尤其她煮的白粥真的很好吃,這讓我抱有更大的歉意。
「妳真的不要因為媽咪的恩情勉強才是,」於是我也把想法說出來,「真的要報恩就找她本人吧。」
學姊只是想盡努力報恩,她重恩情這件事,我是知道了。
雖然記憶力差勁非常。
對於我的真心話,她有點不屑。為什麼我這麼說?因為她正伸著懶腰,好像我在講屁話一樣。
「也是呢,妳對我的恩跟姐姐對我的相比起來簡直連屁都不如。」
「是是是……」我就知道了。
「怎樣?這樣說會比較好嗎?能令妳對我稍微鬆懈放心一點嗎?」
「……!」
沒等我當掉故障的腦袋重啟完成,她便站了起來,揹起書包,對在床上的我微微一笑。
「我要走了,我先當妳明天能出席補習,在學校喔!要是妳還是不舒服要預先通知我!」
「正、正常應該是沒事才通知吧。」
沒等我的話說完就逕自把門關上。
唉……
她到最後還是給人很不行的印象。
我慢慢躺了下來。


秋天的黃昏,還是好熱,這時候我知道,那不是發燒的緣故。









Comments

>對不起,結果第二回開始前言又跟內文無關了。
你前言跟正文有相關過嗎?(被巴爛


>閉上眼聽到不安定的聲音,只叫我想到那個學姊口咬麵包站在窗外瘋狂拍打
說不定她真的在外面。
全部看完之後再回頭看到這句,普通妳這根本春夢了

>「來點高興的話題?說到昨天,妳有組了沒?」
小美其實是也是來給普通受難的吧www


>整天都在討論百合遊戲(好像是這樣叫?總之就是女生和女生發展出超友誼關係的那種)。
普通跟不良說不定會成為她們下一個討論對象(耶


>以示開始從抽屜拿出課本的我有聽到她的話。
這邊其實不太懂( 艸)


>不過我很努力說服自己還不能隨便相信她
普通君,當妳必須說服自己不能相信不良的時候妳就已經淪陷啦。


>「喔——原來妳叫晴晴。」
一個晴一個雨www(爆笑
好啦,你們擺一起剛好啦,湊個太陽雨也很詩情畫意啊wwwww
不過其實這句之前那一小段稍微有點不懂,第一次看還以為不良雨是隔壁太太的小孩( 艸)


>「呃、不、我也出門--「傻孩子,朋友來了才害羞嗎?呵呵,真可愛。」
妳其實跟小美也是一夥的吧w


>「真過份,那是妳朋友告訴我的,她戴著大大的藍框眼鏡。」
>小美--------!!!!!!!!!!!!!!!
無法訴說預感成真的愉悅感,小美妳其實從一開始就計畫好了吧!(並沒有


>「就在差不多四歲時的冬天吧,當時家裡的人都出門工作了,我卻從學校回家的路上弄丟了門匙,找了整天又累又餓,要暈倒的時候是妳媽咪發現我。給我麵包、讓我入屋取暖,最後把還是嬰孩的妳交托鄰居照顧,陪我找到鎖匙為止。」
難怪不良那麼重視麵包!是被晴媽(喂)傳教的!
婚禮的時候要不要考慮用麵包當婚紗?


>她解開圍裙,掛回冰箱旁邊的掛勾,然後朝我走來。
嗚喔!配上上次的角色印象圖心眼就看見了畫面!!
遠遠啊這樣的大姐姐可不可以宅配一個過來──(被拖走

後面的發展我只想說,不良妳副職是公關嗎wwwww



===

開始看妳前面的文啦!看完後有感想我該直接回在下面嗎?
Re: 沒有輸入標題
這星期公事家事私事一起忙,回家也是在寫文拖到現在才回留言真不好意思T_T

> >對不起,結果第二回開始前言又跟內文無關了。
> 你前言跟正文有相關過嗎?(被巴爛

嘿嘿,所以第三回我有試著將前言內文一致起來(這是當然的好嗎)

> >閉上眼聽到不安定的聲音,只叫我想到那個學姊口咬麵包站在窗外瘋狂拍打
> 說不定她真的在外面。
> 全部看完之後再回頭看到這句,普通妳這根本春夢了

現在看來這只是發情期的開端(你這樣說好嗎)

呃,其實這時她還是很討厭不良啦。

> >「來點高興的話題?說到昨天,妳有組了沒?」
> 小美其實是也是來給普通受難的吧www

朋友們都是一堆KY時,不把自己變成KY會很難過,所以普通真是辛苦了(喂

> >整天都在討論百合遊戲(好像是這樣叫?總之就是女生和女生發展出超友誼關係的那種)。
> 普通跟不良說不定會成為她們下一個討論對象(耶

BINGO!要是再寫長一點,可能小美都去FF開攤畫本了(喂)

> >以示開始從抽屜拿出課本的我有聽到她的話。
> 這邊其實不太懂( 艸)

就是普通不想聽而開始在做其他事,但還是有隨便做點反應表示自己"我有在聽喔"

要是真的太繞口我之後再改好了!

> >不過我很努力說服自己還不能隨便相信她
> 普通君,當妳必須說服自己不能相信不良的時候妳就已經淪陷啦。

因恨成愛,然後因愛成恨

> >「喔——原來妳叫晴晴。」
> 一個晴一個雨www(爆笑
> 好啦,你們擺一起剛好啦,湊個太陽雨也很詩情畫意啊wwwww
> 不過其實這句之前那一小段稍微有點不懂,第一次看還以為不良雨是隔壁太太的小孩( 艸)

抱歉,那邊沒能寫得很仔細,因為普通整個錯愕了wwww

雖然有想過寫出太陽雨的比喻,但實在太浪漫太詩情畫意了,所以還是拿掉,因為普通腦袋太平凡無趣了XD


> >「呃、不、我也出門--「傻孩子,朋友來了才害羞嗎?呵呵,真可愛。」
> 妳其實跟小美也是一夥的吧w

普通媽咪也是KY(被長麵包打

> >「真過份,那是妳朋友告訴我的,她戴著大大的藍框眼鏡。」
> >小美--------!!!!!!!!!!!!!!!
> 無法訴說預感成真的愉悅感,小美妳其實從一開始就計畫好了吧!(並沒有

阿波你要相信小美其實是好人

> >「就在差不多四歲時的冬天吧,當時家裡的人都出門工作了,我卻從學校回家的路上弄丟了門匙,找了整天又累又餓,要暈倒的時候是妳媽咪發現我。給我麵包、讓我入屋取暖,最後把還是嬰孩的妳交托鄰居照顧,陪我找到鎖匙為止。」
> 難怪不良那麼重視麵包!是被晴媽(喂)傳教的!
> 婚禮的時候要不要考慮用麵包當婚紗?

對這吃貨來說,當年和那天不過剛好是麵包而已wwww

> >她解開圍裙,掛回冰箱旁邊的掛勾,然後朝我走來。
> 嗚喔!配上上次的角色印象圖心眼就看見了畫面!!
> 遠遠啊這樣的大姐姐可不可以宅配一個過來──(被拖走

嗚嗚,我也在寫表申請宅配不良到我家(閉嘴)

我也好想要不良喔,配普通根本浪費,只好讓普通轉學(作者!!

> 後面的發展我只想說,不良妳副職是公關嗎wwwww

實為不良界的花蝴蝶(X

> ===
>
> 開始看妳前面的文啦!看完後有感想我該直接回在下面嗎?

嗯嗯!!方便你就好了!!謝謝阿波留言(坐好
小美的遊戲圈子是怎麼回事!!我可以加入嗎? (不

普通眼裡的學姐=不良,媽咪=麵包癡。普通的世界觀這樣單純所以我都不奇怪僅僅是吃掉她一個便當的學姐,也能腦補出對方帶著一群太保來了。是說趁上課被點名唸書時瘋狂傳簡訊這種欺負方式也太可愛吧!(笑倒

普通看不良做菜那裡那段好喜歡www感覺時間都變慢放啦www果然淪陷的關鍵還是食物,抓住人的心抓住人的胃什麼的(不是

插圖裡面的普通真的超幼的,我說既然你們都在爭不良的配送那不如將沒人要的普通送我^q^(閉嘴蘿莉控
Re: 沒有輸入標題
> 小美的遊戲圈子是怎麼回事!!我可以加入嗎? (不

只要有小美的恥力,誰都可以加入!(喂

> 普通眼裡的學姐=不良,媽咪=麵包癡。普通的世界觀這樣單純所以我都不奇怪僅僅是吃掉她一個便當的學姐,也能腦補出對方帶著一群太保來了。是說趁上課被點名唸書時瘋狂傳簡訊這種欺負方式也太可愛吧!(笑倒

這人根本沒被認真欺負過,真的天真純良到我很慶幸她跟到的是不良不是其他人,不然哪天被賣掉也不自知wwwwwwww

> 普通看不良做菜那裡那段好喜歡www感覺時間都變慢放啦www果然淪陷的關鍵還是食物,抓住人的心抓住人的胃什麼的(不是

我也覺得不良那邊好可愛(欸你

這裡主要想帶出不良有溺愛普通的傾向(雖然作者本人表示不太像這麼一回事(喂)

可是讓普通對不良少女一詞改觀的,這件事應該就很夠力了。不過似乎太有效了(?

> 插圖裡面的普通真的超幼的,我說既然你們都在爭不良的配送那不如將沒人要的普通送我^q^(閉嘴蘿莉控

你不要這樣wwww因為是蘿莉所以才要普通嗎!普通要哭了喔!你要愛的話就連同她的心也愛(順手塞到777(X

Leave a Comment

Profile

Farly

Author:Farly
============================

自介好麻煩,砍掉吧。
-本站圖文禁止轉載


歡迎交換連結
============================

在此先感謝你們的留言m(_ _)m

(當然廣告除外)

Plurk
看看有幾艘潛水艇
free count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