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ENT BLUE

神は無意味。本当の神とは、愛。

【原創】Gypsophila【1】

Category: ├Gypsophila(原創)  
 



謝謝阿逸幫忙畫設定稿^q^ 一直修一直修真的很麻煩又抱歉,非常感謝她有這個耐心陪我耗( 艸)

然後,左邊是不良右邊是普通。

我發完文馬上來看Blogger的語法(等等


話說我這才想到不良的設定完成以後,普通的全身照就這樣飛了,只剩單獨的。

不過因為是普通所以只有這麼一丁點點點也不打緊,因為是普通嘛


-1-
樓下傳來了麵包的香氣,我睜開了眼,用力的伸了懶腰。
下床換上衣服,準備梳洗。
每一天我都會擔心要是哪天習慣了只靠出爐麵包的香氣起床,會不會因為麻木而遲到,進而考慮以防萬一的鬧鐘該買哪種款式,再決定明天有空去鐘錶店。
然後每天鬧鐘依舊沒買,依然依賴誘人的甜味起床,而我仍舊沒去鐘錶店,十年如是。
吃完麵包便回樓上將針線盒放進書包裡出門。
母親很堅持每天清晨起床做麵包,正如我整年都把不會用的針線盒放進書包裡一樣。
對廚房裡的母親喊了一聲「出門了」就打開門,走著比電車還要死板的路線,路上就連哪個腳步踩到哪條斑馬線也很講究。
但我要先澄清:這一系列比鄉鎮圖書館的老管理員還要固執的行為僅是出於一點點迷信,與母親無關。
或許這樣說很誇張,只不過我在十年前不小心做了上述所有行為的早上裡撿到了五十元,那是很特別的一天,所以隔天、後天、大後天……一個星期都努力重演那個早上的行為。
到我發現的時候,它們已成習慣跟隨我五年,比一個公務員還要有規律。
當然,那之後一分一毫也撿不到。
不過發現以後,我又默默地遵守到五年後的現在。
我想這到上高中甚至大學也不會改變吧。
還有,我母親純粹是喜歡吃新鮮麵包作早餐而已。
回到學校,正好是二十七分,依然是早三分鐘進教室。
可是班上的同學早就坐到位子上,講台上已經有人,是不認識的老師,灰白的頭髮顯得有點年紀,而他身後還有校外的學生並排站著,把黑板完全擋住。
大家的目光向我投射過來,頭好腫好熱,原本要關上門的手都僵住了。
是媽咪晚了起床連帶所有事都延誤了?
但是前幾天才替媽咪的鬧鐘換上新的電池……難不成是我今天的步幅短了?只是走廊的掛鐘是二十七分啊!樓下門口是二十六分,完全沒錯!
那是哪裡出了問題?
「同學,放輕鬆點,妳沒有遲到,是我們不對,佔用了妳們開課前的休息時間。先回位子上去吧。」
講台上的老師苦笑幾聲,雖然我把焦慮隱藏得很好,但還是被看穿了的樣子。
真不愧是老老師,閱人無數。
我點點頭,低聲道歉,然後走回最後排、也就是我的位子去。
大家的目光也回到講台前。
老老師也繼續剛才被我打斷的話。
「正因為大家都是二年級了,接下來的三年級會更加的辛苦,預先進入隨時能學習的狀況也是很重要,當然妳們會納悶為什麼這個囉唆老人家身後的大姊姊們都是高中二年級,和初中二年級的後輩學習能有什麼幫助--之類,我個人很主張狀態和內容是兩種事。」
他拿出粉筆,這時後面的女學生、應該說是前輩們都讓出空位,最後分開寫上「狀態」和「內容」四字。
「妳們所需要的是知識,而她們所要的是狀態和氣氛,做為高中二年級生的她們很難找到忙碌的三年級生指導,雖然經歷過幾次公開考試,但正因如此,經驗和兩年間的安逸可能會讓她們輕視接下來的聯考,所以,妳們不僅僅是從她們得到學業的指導,她們也能在補習教導當中溫故知新,重新進入緊張感。啊,我的話太多了,今天我們都會在貴校的空課室自修,請大家利用休息時間分組,可能會有一個前輩對上三四位後輩喔。那我們先走了,抱歉打擾了。」
然後老老師帶著他的學生離開。
所以,字面上是一石二鳥,但實際上我們這群初中生被利用去給鄰校學生作踏腳石重新投入考試,而且我們學校還借出課室給他們自修。
到底他們學校有多不濟了?
我托著腮子,漫不經心翻撥著手帳微卷的頁角。
等等。
「我想問這是強制性的?」我轉頭問隔壁的小美。
「嗯。學校已經批准了。在妳進來以前。」
「全級都要參加?」
「不,只有我們班。」
小美始終低頭畫著她的素描本,完全沒跟我有任何眼神接觸。
在她細膩的筆觸下,素描本上有兩個女孩抱在一起,一個穿著我們的校服,另一個則是剛才大姊姊們的。
……
幾秒後我撇過頭,好像看到了很不得了的事。
###
人山人海的食堂,即使班上的同學因為鄰校的老老師出現而沒辦法出現,這個食堂還是像年末大減價的百貨公司一樣。
「麵包!誰要了六個麵包!?」
食堂大嬸高聲呼叫幾聲,我又推又撞才能擠到她的面前,肩膀被來買飯的人群壓迫,用上九牛二虎之力才能把手提起,錢一付了,馬上又被撞出人群。
我敢說,漫畫也沒這麼誇張。
我嗎?
很好奇我為什麼在要和三十多人去瓜分(搶)十二個學姊的非常時期還在這裡搶麵包是吧?
我猜拳輸了。
原本運氣就很不好了,所有運氣遊戲我都可以華麗輸掉,當小美她們提出要猜拳好讓能搶前輩之餘還能有飯可吃的提議時我就該想到了--
家裡原本就有做便當,而且我運氣很差。
於是,我到了外借的教室時,大家都找到了她們的前輩了。
而且,每組都說自己滿了,包括小美那組。搞什麼。
不不不,至少我應該知道小美在打什麼主意,但我才不在意。
不過學姊不夠平分三十多人的話,沒組的人可以不參加吧?
再說本來校方就沒記名機制,在分組的時候已經是放牛吃草地讓前後輩們交換電話,我有理由相信這也許是由於我校學生升讀鄰校高中的比例降低了的緣故,據說比前幾年掉了差不多兩成,不過這種處理手法,好聽一點是很保留學生一部份的自由,難聽一點只是象徵式測試。
我鬆了一口氣,並未對在裡面看書的老老師提及我沒組的情況--甚至撒謊我已經找到人了;離開課室,手上的麵包還剩一個。
啊,我這個笨蛋,到食堂的時候還會抱怨自己有帶便當還為什麼要給她們當跑腿(順道達成猜拳一百連敗的紀錄),結果也給自己買了一份。
不過不這樣做的話,很可能會被前輩反過來選走,尤其我感覺到當中好幾位比較熱心的、尤其我是如此的不願參與。
我回到課室取便當,班上的同學都跑光光了,果然前輩二字對於女校生來說是有著無比的吸引力,亦可能是初中三年級的前輩們還不太成熟吧。
或許找個地方一個人呆著吃飯比較好?
換著平時的我會試著找小美她們一起吃飯,可是今天,就今天,也可能從今天開始,碰到小美的時候還可能發現到什麼驚人秘密,這促使我更想要一處安靜的地方。
不過,天台、花園、運動場旁邊、甚至場內都是我班同學加上前輩的組合,我從不知道班上的人有這麼多,這叫我很沮喪,搞得難得離群的我很內疚。
當大家在課室或是隔壁學習的時候,我還在回家路上。
當大家在課室或是隔壁學習的時候,我還在看電視。
當大家在課室或是隔壁學習的時候,我一個人在溫習。
這樣課業會落後好多……只不過,要是厚著臉皮去加入隨便一組,我的生活步調就會被打亂。
坦白說,光是老老師出現在班上道出學校同意如此荒誕的學習計劃時,我對於自己有否精準無誤做妥任何一件事比起學校的師資還要疑慮。
唉……
我想只是因為作為班上唯一的離群者而不安吧。嗯!
我打起精神,開始尋找完全沒有人願意停留吃飯的地方--
終於,我找到了。
先說這裡不是洗手間喔,大家請放心。
就在佈滿種子的花圃旁邊的空地。
我想應該沒人願意在一堆什麼都沒有的泥土旁邊吃飯吧。
正當我滿心歡喜坐下、把便當的蓋子打開時,背部感到毛毛涼涼的。
我回頭,發現有雙眼睛從草叢冒出,如同鎖定獵物的野獸一樣。
我好肯定不是野貓,那是一雙人眼,但是好不友善,充滿哀怨的眼神。
要不是中午時份,我應該會被嚇昏了。
所以我只有無奈。
「呃……妳好?」
「……」
她無意回答我的示好,眼睛緊緊咬著我手上的便當不放。
「是餓了嗎……?」
「……」
是聽不懂國語嗎?
「Are you Hungry?」我生硬地逐字吐出。
對方突然站了起來,她身上穿著鄰校的制服、身上還掛著幾片葉子。
「……Yes.」
她這樣說。
至此,她仍沒有看過我半眼。
###
我帶她到課室,還是和十分鐘前一樣,空蕩蕩的。
在抽屜拿出剛買的麵包。
「Do you want this?」
「我想要便當。」她直截了當地回答。
我把手上的便當收到身後,實在不是很想和她對分便當,今天有我最喜歡吃的菜。
「I want my lunch box.」
「妳說國語就可以了。」
「……」
那剛才我用國語問就該回應啊!
「我說、我們要在這裡吃飯嗎?」
說著,她把包裝拆開,咬了一大口麵包。
「說什麼在這裡吃飯的,妳已經在吃了不是嗎?」
「妳們課室通風很不好,上課不會睏嗎?幾十個人在交換呼吸。」
是我的錯覺嗎?這人話開始多了。
而且開場白不是感謝,也沒有自我介紹,而是很直接地抱怨起來。
不過她的眼神很不好,即使漫不經心地四處張望,仍難掩蓋底下的凶光,看來是很不好惹,我看我直接配合她就好了。
只是一天而已。
不然我連今晚的月亮也看不了。
「我們就回去剛才的地方吧。」
我又把她領回去。
就在我坐好,要打開便當開動時,她已經把麵包吃完了。
「……」
「……」
她盯著我的便當、然後是筷子、最後是嘴巴,直到嚥下以後她又重複這道目線。
「……」
「……」
我很努力地裝作自然。
「……」
「……」
眼神不要移開。
牢牢緊盯著便當就好了。
「……」
「……」
「夠了!我給妳吃啦!」我禁不住大叫。最怕被別人一聲不響地瞪著了。
於是我把只吃了三四口的便當推到她的面前,只求她不要毒打我就好了。
因為她的打扮和臉相和不良少女沒什麼分別,只是沒把烏黑的頭髮染得亂七八糟,只是臉蛋漂亮一點--但這樣也不足以抵消我對她的恐懼。
她收下來,很不客氣地吃起來。
我想她過去也是這樣蹭飯吃,但我不在乎,就像我對小美的喜好不在乎一樣。
「說來,妳好像是今早遲到的那個?」
「妳老師明明就說我沒遲到。」
進食時不要說話!我珍貴的飯粒都被她噴出去了。
「找到組長了沒?」
「組長是指前輩?」
「妳沒有聽老頭子說話對吧。」
「就說我晚到了。」
「妳剛剛明明說妳沒遲到。」
「煩死了!妳不要一直抓語病好嗎!還有給我專心吃便當啦!」
我再度大吼起來,她聳聳肩,然後一聲不響地把飯送進口裡。
這人吃相真的很難看。
「看妳是沒找到對吧?」吃完,她拭著嘴巴,問。
「是沒有。」
我根本就不想參與這種事,尤其是發現那群前輩當中竟然混著不良少女以後。
「那我們來組一個吧!」她一臉躍躍欲試,說出了驚為天人的話。
「……呃。」大概是沒人想和她一組吧。
「其實我剛才在草叢只是測試有沒有人能成功把我叫出來而已,很明顯妳成功了。」
「有帶食物就好了吧。」
「妳還通過了英語測試,是有點生硬,不過我可以幫妳的。」
「有帶食物就好了吧。」
「……」
「……」
可能是我太過冷淡,結果二人無語對視了兩三分鐘。
我第一次這麼想從漂亮的人身邊逃開。
「其實我不想參加那玩意,是老頭說操行不及格才被抓到計劃裡面。」
她手指玩弄著微卷的髮尾,一臉可憐。
終於說出真話。
「我想也是。」
「不過因為妳有請過我吃飯,所以就扯平了吧。」
什麼扯平?我根本沒欠妳什麼。
「什麼意思?」
「妳看起來是錯過了分組,我從課室逃出去的時候也沒見到妳。」
「明明剛才為止都認不出我。」
「所以,我就算有多不願意,我都會幫助妳的。」
「不願意是多餘的……」
夠了。學校上課鈴還沒響嗎?
「妳有沒有想幹掉的人?」
她露出了溫柔的笑容。笑得我心裡發寒。
「妳不是要來指導溫習的嗎?」
「啊,那個也可以喔,嗯,OK的!」
糟了。
「等等,我的意思是,我本來也跟妳一樣不是很想被指導……」
「明明是個小鬼還給我裝什麼客氣,一切就交給姐姐我吧!」
「……我是真的不想去……」
「唔,妳們差不多要上課了?先交換一下手機號吧,因為明天學校的空調就會裝好,我們又會回去自己的學校去了。」
「妳們學校就不會在週末安裝嗎?」
「廢話少說,給我手機。」
我從口袋掏出了手機,放到她伸出來的手上。
好無力。
這半小時下來我只覺得在向空氣說話和咆哮。
「那我先走了!」她揮著手,無比開朗地笑著道別。
「前輩,妳的名字?」
「手機上不是有寫了嘛。」
我目送蹭完飯就閃人的前輩離開以後,戰戰兢兢將手機打開,搜索著新出現的號碼--
雨。
「啊?!」
不曉得為她取了少女又文靜的名字的父母看到女兒變成霸王有什麼感想。
有點同情。
不,我該先同情自己。
不,她可能只是一時興起。
我如此確信著。









Comments

雨也可能是暴雨別被騙了啊常識人www
阿遠的原創總算出現了,第一章就充滿了阿遠式的吐槽真是令人期待接下來的發展w

>「煩死了!妳不是一直抓語病好嗎!還有給我專心吃便當啦!」
不是?不要?

>她一副躍躍欲試,說出了驚為天人的話
如果是個人喜好問題的話請無視,不過感覺用"她一臉躍躍欲試"或"她一副躍躍欲試的樣子"比較順。
Re: 沒有輸入標題
> 雨也可能是暴雨別被騙了啊常識人www

雖然說好的名字很重要,但也要看用的人是誰(被巴

名不副實(屁),除非加個暴字或是豪字在前頭(幹


> 阿遠的原創總算出現了,第一章就充滿了阿遠式的吐槽真是令人期待接下來的發展w

大家都很愛看受難記,所以普通會傾盡全力演出的!(X

> >「煩死了!妳不是一直抓語病好嗎!還有給我專心吃便當啦!」
> 不是?不要?
>
> >她一副躍躍欲試,說出了驚為天人的話
> 如果是個人喜好問題的話請無視,不過感覺用"她一臉躍躍欲試"或"她一副躍躍欲試的樣子"比較順。

你是阿波對吧wwwwww

我原本有在EVERYNOTE改了,結果沒同步好還是跑回舊的沒修好錯別字的版本,還好有你提醒一下才換好,謝謝你的留言和提醒( 艸)
>雖然說好的名字很重要,但也要看用的人是誰(被巴
>名不副實(屁),除非加個暴字或是豪字在前頭(幹
突然好期待之後出現個好友叫風來湊成個狂風暴雨啊(不要來亂

>大家都很愛看受難記,所以普通會傾盡全力演出的!(X
至少夾頓在受難記裡也各式各樣的壞掉了,阿遠這話究~竟是普通也會盡力跟上夾頓腳步的宣言,抑或是普通往後章節中各~式各樣受難的捏他呢?
妳標題又是花呢。最近喜歡上園藝了嗎

>你是阿波對吧wwwwww
>我原本有在EVERYNOTE改了,結果沒同步好還是跑回舊的沒修好錯別字的版本,還好有你提醒一下才換好,謝謝你的留言和提醒( 艸)
妳一說我才發現原來我上次忘記寫名字了
不對啦!為什麼從挑錯字會知道是我啦!

其實妳的粉黑跟尤赫我是想說看完後再留言千字感想給妳(噓),但是難得有新坑總算有機會騷擾遠遠何樂而不為?(被封鎖
好啦再看一次後繼續上班去!寫文加油,期待下篇喔!
Re: 沒有輸入標題
> >雖然說好的名字很重要,但也要看用的人是誰(被巴
> >名不副實(屁),除非加個暴字或是豪字在前頭(幹
> 突然好期待之後出現個好友叫風來湊成個狂風暴雨啊(不要來亂

這樣就算有一百個普通主角也會被搞死啊wwwwwwwwwwwwwwww

> >大家都很愛看受難記,所以普通會傾盡全力演出的!(X
> 至少夾頓在受難記裡也各式各樣的壞掉了,阿遠這話究~竟是普通也會盡力跟上夾頓腳步的宣言,抑或是普通往後章節中各~式各樣受難的捏他呢?

各方面都有?

目前寫完第三回,對於不良和普通(不要正名)的處境,應該比夾頓來得好,但夾頓的煩惱比較單純......畢竟某人對某人的態度快能稱得上是溺愛,夾頓那對好像怎也沾不上邊 可是官方的大躍進搞得遇難虐上加虐(爆)

> 妳標題又是花呢。最近喜歡上園藝了嗎

原本就很喜歡花,只是最近很直接地表露出來了(咦)

> >你是阿波對吧wwwwww
> >我原本有在EVERYNOTE改了,結果沒同步好還是跑回舊的沒修好錯別字的版本,還好有你提醒一下才換好,謝謝你的留言和提醒( 艸)
> 妳一說我才發現原來我上次忘記寫名字了
> 不對啦!為什麼從挑錯字會知道是我啦!

不是挑錯字wwww是語氣wwwww

> 其實妳的粉黑跟尤赫我是想說看完後再留言千字感想給妳(噓),但是難得有新坑總算有機會騷擾遠遠何樂而不為?(被封鎖

不!!你想留千字我很歡迎啦!該說我拜託你!!!(被黑單

> 好啦再看一次後繼續上班去!寫文加油,期待下篇喔!

謝謝阿波的留言,歡迎下次光臨^u^
想了想還是分三篇留,這樣顯得比較多(什麼

先說,
我好喜歡不良----------------------------的頭髮!(淦
好像小真姬噢^q^
所以說那家學校是真的很不濟啦,瀕臨廢校危機,通過偶像活動來招徠生源也失敗了,只好重點突擊一所學校利用學姐們的牛郎力(不)來吸引下級生來報考(快住腦

------------------被FFFF桑暴打的分割線--------------------

咳、正經講啦
不良這三歲的年齡差真不是白長的,雖說看起來很無神經,但捉弄普通的事還是得心應手。對付普通這樣的正經人果然是扮傻比較有效啊(Memo

另外普通啊比起名來姓也很重要啊,比如吳鎮雨(哈)這樣你肯定不會覺得少女又文靜了(喂

Re: 沒有輸入標題
> 想了想還是分三篇留,這樣顯得比較多(什麼

喂wwwwwwwwwwwwwwwwwwww你喜歡啦!!!

> 先說,
> 我好喜歡不良----------------------------的頭髮!(淦
> 好像小真姬噢^q^
> 所以說那家學校是真的很不濟啦,瀕臨廢校危機,通過偶像活動來招徠生源也失敗了,只好重點突擊一所學校利用學姐們的牛郎力(不)來吸引下級生來報考(快住腦


吼!!我要帶不良去剪髮啦wwwwwwwwwwwwwwwwwwwww

> ------------------被FFFF桑暴打的分割線--------------------
>
> 咳、正經講啦
> 不良這三歲的年齡差真不是白長的,雖說看起來很無神經,但捉弄普通的事還是得心應手。對付普通這樣的正經人果然是扮傻比較有效啊(Memo

我覺得要說人生三年的分野(應該說轉變)最長最不同,應該是初中和高中這兩個,反而高中和大學我覺得性格已經定下來了,所以這兩個人,一個還是未懂世事的狀態,另一個已經開始成熟,自然是初中那個被吃死死wwww

不過我覺得不良應該沒被告白過(嚇怕大家了),這種裝傻技倆應該是天生的(?)

> 另外普通啊比起名來姓也很重要啊,比如吳鎮雨(哈)這樣你肯定不會覺得少女又文靜了(喂

不要wwwww所以我才沒設定全名wwwwwwwwwwwww這名字真的煩死了wwwww(撞

Leave a Comment

Profile

Farly

Author:Farly
============================

自介好麻煩,砍掉吧。
-本站圖文禁止轉載


歡迎交換連結
============================

在此先感謝你們的留言m(_ _)m

(當然廣告除外)

Plurk
看看有幾艘潛水艇
free count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