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ENT BLUE

神は無意味。本当の神とは、愛。

【まどほむ】Chalet(上)

Category: ├まどか☆マギカ疾走場  
 內有叛逆捏他,請慎入。


話說,雖然寫了好幾篇粉黑(?),但是真正這樣丟到BLOG裡去的應該是第一次....


總之就請多多指教m(_ _)m



-上-
她躺在柔軟的大床上,一動也不動。
她坐在脆弱的地板上,眼不敢亂眨一下。
她看著她,心裡有數,長久下去,她會對現狀放鬆、習慣--因為她已經記不起她上次的微笑是多久以前的事了。
下一步就是她的聲音,只要忘記就再也記不起來了。
女孩好害怕,但是這個日子將會來臨,無可避免地。
因為這個世界已經完了。
所以旋轉木馬空轉著。
因為這個世界已經完了。
所以她能隨意摘下珍貴品種的花朵。
因為這個世界已經完了。
所以在這小小房間裡面漸漸淡忘所有事。
空轉著的旋轉木馬周圍奏起了嘉年華會的舞曲,空蕩蕩的城市--也就是這個世界--只剩她們二人。
她時而對著床上的女孩輕聲哼唱,歌聲低沉又溫柔,那是當然的,她只是想要為這個人永遠地歌唱著。
女孩的眼睛沒有合上過,無神地盯著天花板,即使伸出手也無法吸引她的視線,只管平臥在白色的被單上,這不過是哪天突然發生的事。
所以這個世界就完了。
她偶爾會走出小屋,摘下美麗的花朵。一天一朵,圍著女孩堆砌在床上,好希望哪天摘下的哪朵花能喚醒她。
不過愈是想讓她似個活人,卻令她更像死人。
儘管如此,她每天還是將花擺好,然後坐在地板上,仰望床上的她,直到夜晚到來,將燈點亮,她又坐回地板。
「晚安。」
時候一到,她總是這樣溫柔地為她蓋好不曾被弄亂過的被子。
她閉上眼睛稍作休息好以對抗日漸積累的精神壓力,她眼睛還是睜得大大的。
她張開眼迎來毫無意義的早晨,她被單上的皺痕不曾改變過。
「早安。今天想要吃什麼?」
她起來了,走到小小的廚房,對著空洞的房間問。
稍為停頓數秒後,她拿出了廚具,準備一人份的早餐。
她又隨著遠方的音樂哼唱幾句。
今天的曉美焰依然給鹿目圓唱著溫柔的小調。那是她說過喜歡的曲調。
她們二人陪美樹沙耶香去CD店聽到的背景音樂時說的。
這件事還記得很清楚嘛。
此刻,原本憔悴的曉美焰有點精神了。

###

早餐是煎蛋,圓不吃全熟。
每天都帶著猶豫煎好。
焰把它端上盤子帶到床邊,小心地用叉子分開一小塊,送到圓的嘴邊。
嘴巴微微張開--幅度難以用肉眼察覺的程度--蛋白滑進她的嘴裡,她會小力咀嚼、吞嚥,眼神依然像黑洞一般深不見底,但至少她還有反應。
焰卻不能安心。
她總是沒能提起勇氣將雞蛋煎得全熟,要是她毫無怨言吃下去要怎麼辦?
圓都這樣子了,不作聲把討厭的食物吃下又有什麼問題?而且鹿目圓是很體貼又率真的女孩。
可是焰卻不能把它當成理由,或者說,任何一件事都能擊垮曉美焰--那個很努力在任何人都看不到的情況下表現平靜的曉美焰。
避免發生這樣的事情是焰少有會保護自己的手段,說不定還是唯一一件。
--沒有我,就沒有圓。
她好清楚現在有多需要自愛,這份自愛卻是由於對鹿目圓的愛而萌生的。
她抽出手帕,將她的嘴角擦好。
盤子上只剩下一個圓滾發亮的蛋黃,那是焰的份了。每天如是。
「今天天氣很好,我先出門了。」
她將食具清洗好,彎身對床上的圓交代,不禁用手指將她的瀏海撥好,雖然凌亂也是焰一時興起的傑作--可能是前天、亦可能是上星期的心血來潮……無論如何也不想再失去任何習慣了。雖然這樣擅自弄亂頭髮對圓很不好。
她走去花園,今天也要在好幾十萬當中摘出最美麗的一朵。
要是花園的花摘光了,圓還是不願回到這個世界,我將會怎樣?
忽然想到的瞬間,頭已經用力搖動,想要甩開總是趁機而入的悲觀。
「今天就這朵吧。」
她小心摘下一朵粉紅的花,焰知道的品種不多,至少它不是玫瑰。
回到屋裡,
焰總是想像門開了後,那個女孩會坐在床上,展露久違的微笑。
這份想像慢慢褪色,女孩的臉容變得模糊。
女孩依然躺在床上,安然無恙,好像她生來本該是這樣。
她走到床邊,小心不碰到女孩和上面一朵朵花蕾,將今天的花擺放到最適合的位置。
她感覺到嘴角不自覺地揚起笑意,對她--鹿目圓--不再造作。
「今天也很適合妳呢。」
她坐到地板,環抱雙腿。
「妳知道嗎?我現在好想聽妳的聲音。」
她很自然地說出口。
然後痛恨自己的心意表露得太遲。

###

不遠不近。
她們的距離。
稍微回到那個是她為了她所重新架構的理想世界。
回到那個她還沒像個人偶倒下的時候。
下課回家的路途總覺得很短暫。
她走在女孩數十個身位之後,總是恰恰好的--前方的轉校生走了、她展開不慌不忙的腳步;前方的轉校生停下、她會站在原地守候著。
從不敢多一公分、亦不願少一毫米。
她當然察覺得到她,因為她沒有要躲起來的意思,身後的那個女生只是想要保持距離,哪怕是馬路中心也會站著。
所以走在前面的她會很注意很小心。
如果說將紅色的緞帶還回去是序章,那這幕大概是那個世界的第一章。
某天她忍不住,回頭邀請多日來一直跟著自己的女孩回家。
就多虧了從天灑下的大雨,無情地出賣了創世主的用心。
那天開始,她們總算有較為正常的來往。
至少在學校能夠交談,而私底下的電子郵件,雖然只是一行數字的冷漠回應,但收到回覆的轉校生已經很開心了。
「總覺得,和小焰好像認識好久。」有天,走在前面的她這樣說。
焰還記得,這個夕陽金黃得刺眼,她舉起了手遮擋太陽。
她們回家的路上還是保持著這樣微妙的距離,或許有稍微拉近過,就稍徵、一丁點兒而已。
「是嗎?」焰低著頭。她覺得女孩的話叫她難以面對。
那是無論如何都說不出口的話。
「吶,小焰,我們真的沒有見過面嗎?」女孩轉身,停了下來。
慢了半拍的焰察覺到後僵住,然後馬上退後兩步,正好是她們慣常的那個距離。
「先不要在意那個距離。這個問題可以回答我嗎?」她直直走向焰。
不準逃避--這是焰在她的語氣、神情甚至是沉穩又有節奏的腳步聲當中感覺得到的。
「小焰?」
「沒有。為什麼妳會這樣想?」眼見腳下,原本遙遠的身影漸漸逼近,腳尖不安份地顫抖,隨時要拔足逃跑那樣過度準備。
「小焰每天風雨不改的護送我回家,實在很難不去注意小焰的事。是有什麼原因驅使妳這樣做嗎?」
「……」焰依然緊瞪著地板,影子已經攀上腳踝、大腿然後是腰身和胸口。
意味她們二人很接近。
不想要面對、不想要證實。
「不能說嗎?」
「是的,不能說。」這可能是新世界創建以後,焰最為堅定又精神的一句話。
「總覺得小焰很狡猾……」
「妳要這樣想我也沒辦法。」冷靜說著,同時、腳尖正悄悄退開。
「我好像沒有辦法相信妳,總覺得小焰應該有更多更多的話對我說,而不是整天保持距離……」
「換個說法如何?如果我只是個找機會對妳下手的壞蛋,那鹿目同學心目中的疑問能被解答嗎?」
「連這個也是謊話嗎?」
「……」
對這個女孩撒過的謊話,曉美焰從一開始還會暗暗為每一次懺悔,到現在已經不願去數了。
「回答我……拜托妳……」
她伸出手,緊緊抓著焰的肩膀。
無力的。
無動於衷的。
焰不敢閉上眼,好怕眨眼之間眼淚就要湧出來。明明眼淚早就該流乾了。
傳說,惡魔流淚就會死去。
還不是時候。即使只是個傳說,還是小心看待。
不--她理解這中間的涵義,所以才沒再流出眼淚來。
畢竟在這個世界創始,兩人第一次的交集,她哭了。
那一瞬間,她像個人類。
大概是這短短數秒,被對方牢牢記住了,所以鹿目圓才有了這麼一連串奇怪的舉動。
--只是想要接近。
可是,名正言順地回應她的藉口,卻遠比不上離開她的理由。
理由有如天上的繁星,數之不盡,在焰眼裡看來,夜空燃著點點火光,如同滅世一樣的景況。
「我說的,都是真話。」
焰直直看著她的眼睛,說了最後的話。
這個世上最後的一句謊言。
已經記不清楚後來她說什麼了。
只記得她用力將手縮開,眼眶溢出淚水,不可置信的表情。
隔天,她再也不起來了。
「我們的交情沒有那樣深,所以那個回答不應該能令妳打擊成這樣啊。」
焰開著玩笑,撫著櫻花色的細軟頭髮。
入黑了。
她不知道今天又花了多少時間坐在床邊跟圓聊天。
在只剩軀殼的圓面前,時間不再重要。
世界不知道從哪天開始,不再被主人用心經營維持而崩潰,更別說掛在牆上的時鐘不知幾時歪斜。
「我也該睡了,今天好像聊了很多。」她笑笑,然後躺在地板上,蜷縮著身體。
看著躺在床上的圓,輕輕喚了聲晚安,焰闔上眼。
耳邊還是熱鬧的旋律。

###

眼前鮮艷的花海使她眼睛疲勞,撲鼻的芳香令她頭昏腦脹。
她在花田中間站了好久,風吹過,捲起了一波彩浪,似是彼此爭相要成為下一朵被惡魔摘下、永遠奉獻在神旁邊的花一樣。
永遠嗎……
焰不想接觸到這個字眼。
她清楚自己永遠都比不上在小木屋裡躺著的那個女孩。
無私又偉大,接受如此殘缺又弱小的曉美焰。
她慢慢感受到永遠背後的真正意思。絕對不是隨便能掛在嘴邊的詞彙。
痛苦並非因為要永遠照顧可能不再起來的圓,而是感受到圓困在永遠的痛苦。
陷入名為永遠的旋渦當中。
眼睜睜看著她在這個永遠當中受著煎熬。
雖然她像個失去魂魄的人躺著,可是軀體的深處一定是有什麼在交戰。只要她戰勝了,那個鹿目圓就會回來。
--焰如此深信。
忽然,在百花爭艷的汪洋裡,她看到一株綠色小點。
她靠近,蹲下細看。
四片葉子,四葉幸運草。
這是先兆嗎?
焰伸手過去,卻在要拔下的前一刻停住了。
要是摘回去還是毫無起色呢?我承受得了嗎?
從來沒有人說過把花帶回去就能讓她醒來。
在體內與另一種力量抗爭也不過是曉美焰自己一方面的想像而已。
不過是逃避現實而衍生出來的信仰罷了。
「不能摘下來!」
忘了是哪個時間軸的圓在大叫。
當時她們在河堤旁邊的草原聊聊天,隨意地打發時間。
還是戴著眼鏡、綁著老土麻花辮的焰像現在的她,手定在那小小綠綠的支撐前。
「我……」
想要將幸福送給妳。
她把話吞回去,手也縮開了。
「四葉草很少見,所以才會被叫作幸運草呢。不過這僅是屬於它的奇蹟,正因為這個奇蹟不顯眼而美麗,我們更不應該據為己有啊。」
圓蹲在焰的旁邊,話語輕聲又溫柔。
「……嗯。」
「不過,還是謝謝妳的心意了。」圓輕輕撞了對方。
「欸……為什麼……?」
「因為小焰不會為了一己私慾而傷害其他人啊。」
圓高興地笑了。現在回想起來,這個笑容可愛得叫人無法正視。
「只是呢,有時候對自己自私一點也沒什麼問題,因為小焰已經做得夠好了……」
她還記得被那隻溫暖的小手來回輕撫著頭,第一次被這樣稱讚。
那時的溫度,對現在的焰來說--好熾熱。
焰站了起來,轉身回去,手上握著幸運草。
會選擇折下來,並非因為在這個花園、這個世界仍在掌握當中。
而是她已毫無手段。
她知道帶回去卻發現毫無效果--那種打擊有多沉重。
但是,圓亦有可能會起來大聲責罵。只要再一次聽到她的聲音,感受到她的情緒和氣色就好了。
焰剛剛想起來,今天是圓昏迷的第一百年。
距離永遠,還有好長遠的路。







題目 : 魔法少女まどか☆マギカ    部落格分类 : 漫畫卡通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

Profile

Farly

Author:Farly
============================

自介好麻煩,砍掉吧。
-本站圖文禁止轉載


歡迎交換連結
============================

在此先感謝你們的留言m(_ _)m

(當然廣告除外)

Plurk
看看有幾艘潛水艇
free count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