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ENT BLUE

神は無意味。本当の神とは、愛。

【ユミクリ】Beautiful Mistake +1

Category: ├ユミクリ  
 
這篇想寫好久了,可是都沒有時間寫,結果兩小時內趕出來感覺有點問題。

明明是我生日啊混帳怎麼自虐了啊我

這篇是接在七夕賀文後續,也可以算是Distress Call的後日談/補充追記 當然就是看看就好啦不用太認真看待

想輕鬆寫自己想寫的,所以希望能走遇難那種一擊脫離的短篇模式,不過這篇是第一回,或多或是因為這個緣故而多寫了一點點。


先感謝各位!因為不怎麼閃先喊就贏



+1

「尤米爾,妳的信。」
手劃過來,我的眼球和她手上的信封一角相距不到一公分。
應該不會這樣做的她說得好簡短,碧藍的眼珠打從我回家說了第一句話以後就緊緊盯著電視不放。
事情的開端是這樣的--她想要請我吃飯,作為送她那隻什麼格的回禮。
然後下班習慣先逛便利商店再回家的我帶了兩個便當回來,一臉高興地在玄關脫鞋大喊買到了買到了。
她天真可愛的笑容展開、僵住、收起,巴著電視不放,好像剛才看到聽到的都是幻覺,我做什麼她都不理我。
自問自己頗體貼的,因為這款便當不是每天供應,於是克里斯塔的份也買下來,兩份一樣的。
當然我知道她生氣的不僅僅是買便當的事。
多少會牽扯到早上故意將什麼格綁在露台欄杆這件事上。
總之,我把她的便當也吃下了,洗過澡,跟亞妮通過電話後,她還是看著電視。
啊,我有跟她說亞妮有寄我請帖,所以她就給我信了。
由於克里斯塔平日表現良好,我有充分理由相信眼珠和信封這個距離絕對是意外,再說根本沒發生什麼不是嗎?
不,真要發生了才不會這麼淡定跟大家說我今晚的經歷。
坐在沙發上好幾秒,她依然選擇無視。
「克里斯塔。」
我試著喚她。
「什麼事?」
她看著螢幕回道,好像我在四千光年外的太空基地用鏡頭跟她通訊一樣。
「尤米爾不在裡面喔。」
「我知道。」
話是這樣說,她的視線……妳真的有懂嗎?
我靠近她,只是一點點就嗅到洗髮精的香氣。
「我說,妳最心愛的尤米爾不在電視裡面喔。」
突然她向後一揮,不知道是什麼重重打到我的臉上,頭好暈,差點就摔下沙發。
仔細一看,是什麼格,它毛茸茸的身體有一條條獨特的紋路。
「別跟我說話!」我爬起來重整姿態,趁電視的魅惑術失效,我靠上去卻被她一手推開,嘖,套路被看穿了。
「可是妳不是還有說『尤米爾~妳.的.信.喔。』這樣嗎?」我右邊臉正用力跟克里斯塔的小手抗衡,隱隱作痛。
「我的語氣才沒有這樣!」
「但是妳心裡一定會這樣想吧!像是『想要我手上的信,還‧是‧我?』。」
「我心裡是有想別的,但絕對不是這樣!」
「那妳在想什麼?」
「我還在生氣啦!」
「好了。」我把她的手握著,認真地看著她。
先深呼吸一口,因為名叫克里斯塔的這個女孩的可愛度是全宇宙第一,這樣的人又怎可能隨時以嚴肅的表情對待?所以我需要緩衝帶。
就像雲霄飛車衝下以前的片刻安寧。
「關於今晚我把約定忘掉的事,很對不起,明明就知道妳很期待。我現在只能告訴妳,下次我們去吃吧--不過明天不行,因為有同學會要去,邀請對象包括妳。很對不起我傷害了妳。」
我搭著她的細軟的肩,眼光直直望著她。
「尤米爾……」
克里斯塔眨動眼睛,長長的睫毛沾上了淚水。
「我其實知道的……妳工作忙碌,我卻在這裡任性……害妳要為了晚飯的事……」
「不,這的確是我的錯……」
「還有潘尼克森費格的事……這樣鄭重的道歉……」
「我才沒有要對什麼格道歉,它的事又不是我的錯。」
頓時,我感覺到她的身體在發熱。
「妳把潘尼克森費格買回來就是為了給它綁龜甲縛嗎?」
「妳竟然知道那種東西喔?」
「我才要問妳!」
要說剛剛她是好像在生氣的話,那現在她就是肯定在生氣。
有什麼東西高速朝眼前一撞,黑幕落下。接著發生什麼事我已經不知道了。




「尤米爾妳準備好了沒?」
她探頭進來,和平時一樣啊,沒把昨天的事放在心上實在太好了。
說不定,當初漫無目的地亂飄的視線安定地落在她身上正是這個緣故。
「我想隨便穿就好吧。反正高中同學對我來說也沒什麼特別。」
她盯著我的衣領看。大概是哪裡反了吧。
我彎身讓她整理,為數不多的撒嬌手段。
「不行這樣想喔。要不是進了那所學校,妳或許就不會認識亞妮她們了。」
她小心把衣領翻好。
「再說,我們也是在高中認識啊。」
克里斯塔的聲音好輕、好小,我的體溫卻在沸騰。
「……」
「好了。弄好了。我說了什麼奇怪的話嗎?」
「呃……沒有。」我站好,走到玄關穿上球鞋,她跟在後面。
「那就出發吧。今晚居酒屋坐滿外國人一定很壯觀。」
她伸出了手,我緊緊握著。
「只能到車站喔。」我說。
「嗯。」





「!!」
結果我們到達居酒屋的時候,手還牢牢握著。
先聲明一點,是我被握著。試著抽開的時候,她溫柔的微笑裡滲出寒意。
打開宴會室的拉門,只要看到我們的人,無不目瞪口呆。
沒有半點人聲的房間只剩卡拉OK的伴奏還有醬汁在石鍋裡沸騰的聲音。
「討厭啦。哈哈哈。」數秒後,克里斯塔苦笑了起來。
妳在難為情什麼啦連茲小姐?
「尤米爾已經不會再打架動粗了,所以大家別這種反應,好嗎?」她露出了真誠的微笑。
不是這樣啦克里斯塔,妳看不到大家是因為我們牽著手出現嗎?
不是挽著、也不是輕輕握著,是十指交扣,連可以說曖昧的成份都沒有的十指交扣啊!
我瞄到柯尼面前有個鐵鍋,好想把頭撞過去!!
「啊……哈哈……對、對呢。」本來站在桌上跳舞的約翰握緊手上的麥克風繼續唱著剛才的歌,而伴奏卻是下一首曲目的了。
我感覺到我們像是帶了一堆瘟疫進來,馬上就變得死寂,即使約翰正在唱詞不對曲的歌。
「尤米爾我們坐這裡吧。」
她指著米卡莎的那桌空位。
當然,同桌還有熱血漢艾連和與世無爭的阿爾敏。
頭皮發麻。
「呃……嗨。」
「嗨。」
不知道是誰先起頭,別說打招呼,現在是誰按下地球爆炸的按鈕也跟我無關,我亦不想知道。
「妳們……感情很好嘛。」艾連苦笑,他大概想要控制局面。
「嗯。」
「我有點羨慕呢。」米卡莎話未說完,阿爾敏口中的飲料就噴了出來。
「謝謝妳。」
以上應對都是克里斯塔負責,我感覺我的魂魄要跟著先祖回去了。
「說回來,克里斯塔妳們在高中的時候就很要好嘛。」阿爾敏拭抹嘴角,說。
「那時候真是一直在給尤米爾添麻煩呢……」克里斯塔笑著。
原來妳是想給我名份嗎?
可是可以不要在這個場合嗎?要是結婚的話我覺得舉辦私人婚禮客人請附近的貓狗觀禮就很夠了啊克里斯塔。
不過她這般努力把我們的關係無視別人的知情權強加上去我還是很感激啦……。
「這樣說,妳們都有在連絡喔?」
「其實,我們同居了。而且--」她終於鬆開了手,然後用力抱著我的手臂。「我們已經到達密不可分的地步了。」
「想不到妳這麼了不起呢。我對妳的故事有興趣,請詳細告訴我。對了,妳對內衣講究嗎?」米卡莎從口袋裡抽出手帳和筆,準備接受克里斯塔的特別授課。
我看到艾連的眼神死了,我也死了。


克里斯塔.連茲的逆襲。

題目 : 進撃の百合    部落格分类 : 漫畫卡通


Comments

欸欸欸XDDD
我覺得好可愛喔www
到了密不可分的地步耶wwwwwww
克里斯塔好主動啊
尤彌爾根本被吃得死死的
不過我最喜歡妻管嚴了wwwww沒人想知道
Re: 沒有輸入標題
> 欸欸欸XDDD
> 我覺得好可愛喔www
> 到了密不可分的地步耶wwwwwww
> 克里斯塔好主動啊
> 尤彌爾根本被吃得死死的
> 不過我最喜歡妻管嚴了wwwww沒人想知道

有的人一嫁了就變主導了,什麼小鳥依人千萬別信

其實克里斯塔該說是玉石俱焚也要教訓尤米爾吧,但是真的被吃死死無誤wwwwwwwwwwwwwww

寫著寫著也開始喜歡這種互動方式了wwww

Leave a Comment

Profile

Farly

Author:Farly
============================

自介好麻煩,砍掉吧。
-本站圖文禁止轉載


歡迎交換連結
============================

在此先感謝你們的留言m(_ _)m

(當然廣告除外)

Plurk
看看有幾艘潛水艇
free count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