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ENT BLUE

神は無意味。本当の神とは、愛。

【ユミクリ】Distress Call 番外#1

Category:  └ Distress Call  
 突然趕出來的番外,連題名都沒想好,臨時就決定了。
在預定兩篇當中,先選這篇來寫。

今天的主角是亞妮。

謝謝阿逸和肝鐵大哥內文的插圖!!

請大家多多關-(被飛踢




#1-「Leonheart」

窗外萬里無雲的藍天、
桌上冒著水珠的西瓜、
空調蓋過的蟬聲、
叮鈴作響的風鈴--
夏色。

「尤米爾,『風物詩』是什麼?」
「啊嗯,那個呢,對,就是風化了的詩人遺物吧。」
那宛如被外星人侵佔地球、將人類基因改寫般的恐怖八天從時間軸上抹去,一成不變的景色。
不,這還是有那麼一點遺和感。
夏季授課的最後一天,二人並不如其他學生在難得的半日課結束後趕回家,而是坐在學生會室溫習課業。
「答案真的是這個嗎?感覺好像……」
「不相信我的話,就去查辭典啊。」
「我沒帶……。」
「那妳就只能相信我了,或者說妳能不相信我嗎?漢字不合--」尤米爾慢慢逼近旁邊。
「尤米爾好討厭!笨蛋!」一雙小手奮力推開對方的臉。
如對話內容,克里斯塔漢字測驗要重考,而滿分的尤米爾沾沾自喜,並自告奮勇要當臨時老師。
「可是得滿分是不爭的事實喔。妳說對不對?」
「一定是尤米爾寫太多悔過書的緣故!」
「欸,克里斯塔也想當壞學生嗎?」
「尤米爾也太會斷章取義了。」
「不是學得很快嘛,給妳拍拍手。」零星掌聲沒拍幾下,尤米爾伸手去拿切好的西瓜。
「啊給我等等!這是我的份!」
「這是學費!還是說妳有錢付我?」
「沒……」
「可是妳又不想我吃西瓜?」說著,尤米爾又咬了一大口。好像對話內容跟自己無關,有如四千萬光年外的星體爆炸一樣遙遠。
「……我想……溫習完慢慢吃……」
好像欺負得太過火了?
尤米爾心腸開始軟下來,但這是好難得的西瓜。
因為長堀太太仍在康復期,家裡絕不可能出現西瓜。超極級奢侈品。



「我-說-」
突然一把聲音介入兩人之間。
「以身相許不就好了?」
「哇啊!!」
尤米爾嚇得連人帶椅摔倒在地上,為保著手上的西瓜、背部碰的著地。
「沒路用的傢伙動作太慢了。」
亞妮冷冷的眼神掃過滿是痛苦表情的尤米爾,簡直是蔑視。
然後她撿起橫躺著的椅子,坐好,在克里斯塔身邊。
「『風物詩』的意思大概是一個季節獨有的現象吧。」
二話不說地加入話題。
「果然。」
這時二人不愉快地盯著狼狽爬起來的尤米爾。
「還是由我來教妳好了。別看我這樣,我在高一的時候也寫過不少悔過書喔。」亞妮手放在胸口,優雅地說。
「妳是要競爭什麼了!」
「哎呀,我看到妳們從剛才就沒什麼進展,就來推一把了。再者--」
她一手搶過被咬了幾口的西瓜,說:
「這本來是北校校長送來的西瓜,是學生會的所有物。」
「從情理上看怎也是給校長的吧!」
「說回來,補考是幾時?」
亞妮漂亮地無視尤米爾的吐槽,回頭和克里斯塔繼續話題。
「晚一點。」
「咦?不是後天嗎?」
「呃……那天有事要做……」克里斯塔望向亞妮身後的尤米爾,結巴說著。
「喔……」從剛才就明知故問的亞妮似乎問不出自己想要的答案,有點失落,不過只是半秒也不到的時間。她笑笑問道:「所以才有特例?」
「不是這樣的,是補考的人……只有我……」
「就坦白說妳是笨蛋吧。」
「尤米爾!」
二人的打鬧還沒開始就停下來,因為原以為會湊上一腳反擊尤米爾的學生會長竟然沒有任何反應。
「亞妮妳還好嗎?」
「有點頭暈,可能是太熱吧。」
「那要多休息了。要水嗎?」
噹--
午休後的課鐘響起。
「這個時間了!克里斯塔快點!」
「啊……呃……亞妮水我放在這裡!要喝喔!」
然後拿起書包,二人踩著亂七八糟的腳步聲漸漸跑遠。



西瓜依然冒著水,風鈴依然清脆響著。
萊納和貝爾托特將回禮用的紀念品送到北校也直接回家開始他們的暑假。
以課室改建而成的學生會室,裡面殘留著後輩二人活動後的氣息。
這就是她的夏日風物詩。
下午一點正,太陽還是很猛烈,外面沒有傳來運動部活動的聲音、亦沒有吹奏部的練習。
蟬聲、空調聲。
只剩一人的空間變得更寬更廣。亞妮坐在椅子上顯得孤單,長嘆了口氣。
彷如學生會室是龍捲風肆虐後的虛墟一般慘不忍睹。


午後的時間悠閒,或者說是龜速推進。
回家後換上便服的亞妮躺在床上,困惑地看著牆上的掛鐘。
那是稱霸整個校區時收到的禮物。普通的掛鐘,不威風,亦不可愛,甚至好像被叫去更加努力、或是早日投胎之類的暗喻。
不管如此,這就是難得的禮物。如今這份禮物的紅色指針滴……答……地跳著。
你是雙腳栓上重銬的死囚嗎?
亞妮看著又嘆了口氣。怎麼和沒生命的時鐘過不去?她都不記得自己有這麼俐落過,急性子?
其實在蹺課的時候,她就恨不得要溜到校外的咖啡店,但太顯眼了。
不僅是身上的制服還有外國人的模樣--金髮、鷹勾鼻、不屑一切的碧眼……一定會被認出來,分別只在國際學校高中部學生會長還是全校區老大的身份。
所以總是希望早點下課,甚至曾動議要求課制改成中午為止,當然學生一片歡呼聲,校方則是差點把她的職銜拔掉。
如今卻覺得無所事事的午後無比難熬。
眼角瞄向掛鐘,只過了一分鐘。
她挪動身子拿起床頭櫃上的手機,回撥上一則來電。
撥打音效沒幾聲,她翻身平躺,剛才趴著呼吸好困難。
「喂喂?亞妮大姊?下午好!」
電話那頭的萊納好高興,但下一秒亞妮馬上知道原因--並不是因為亞妮的來電,而是他背後的那堆遊戲機台。
各種聲效好強,只隔著電話聽著的亞妮馬上感到煩躁。
「我只問個問題--」
「對不起啦,我沒空,回頭找妳!」

喀!

完全沒有為掛線鋪陳,硬生生地把電話掛斷。
亞妮低頭呆看手機螢幕,從通話畫面自動變成連絡人清單。
開什麼玩笑。
誰都可以這樣對她,就是萊納不行,因為他是小弟。
叮的一聲,亞妮腦裡的燈泡亮了,馬上又低頭按手機。

「喂,貝爾托特,在--」在哪裡都沒問出口,她就聽到跟剛才一樣的嘈吵聲。
還好像有萊納大叫的聲音。
那個大塊頭A為了打電動就把老大的電話掛掉嗎?
「是亞妮嗎?我們在SETA中心那裡。」
「是喔。」
顯然貝爾托特想要延續話題。
「有事嗎?」
「沒,今天辛苦你們了。因為直接從北校回去,擔心有沒有被找碴而已。」
「我們又不是小孩子,亞妮妳多心了。」
「嗯,那就這樣。」
這次換她掛斷電話,攤開雙手,在床上放鬆,只盯著天花板,不知不覺呆滯起來。

咯咯兩聲叩門,亞妮的母親探頭進來,一手拿著室內電話。

「有電話找妳。」
穿著圍裙的雷恩哈特太太還沒說完,手上的電話就被氣沖沖的女兒拿走,只好飛快地關上門。
「萊納?我說過幾次不要打去家裡。」
因為亞妮很不喜歡這樣。
「對不起,我是克里斯塔……」她可以想像到個子比她還小的克里斯塔站在胸口高度的櫃子前雙手握著話筒,因為她的冷淡羞愧又害怕地盯著電話線上的一個個螺旋。
緊繃的雙肩軟下來,指尖搔著頭髮,有幾根髮絲垂落。
「啊……我才對不起,沒先確認好就開罵。」
她跪爬到床上,然後背靠著牆坐。
「這還是我們第一次通話呢。」
「哎,對不起……」
「為什麼道歉了,妳是笨蛋嗎?」亞妮淺淺笑了,好像克里斯塔就坐在她面前一樣。
「有事嗎?該不會又跟尤米爾吵架了吧?」
「不是這樣……我沒經常跟她吵架……大概。」
總覺得克里斯塔連同平常的打鬧也一併算進去,這些當然不準確,比占卜還要亂七八糟。
「其實是我的補考合格了……」
「這不是很好嘛,恭喜妳。」
「都是亞妮的功勞,因為題目真的有問『風物詩』的意思。謝謝妳!」
心頭一暖。不難理解尤米爾總是跟在她的身邊,形影不離。
那個尤米爾。
「那傢伙早晚也會教妳啦。只是她想要先欺負一下罷了。」
「嘻嘻,要是真的這樣,我們大概是一邊趕去補考課室一邊複習吧。」
話筒傳來笑聲,帶點稚氣但不失溫柔。
「所以說妳總是很清楚嘛。」
亞妮亦跟著笑了幾聲,右手拉來一本雜誌,把玩著卷起的書角。
「對了,會長。」
「剛剛都還是叫名字不是嗎?」
「因為是想問關於學生會的事,所以總覺得稱呼會長會比較好。」笑聲沒了。
「好吧。」因為見識過高矮二人組的吵架時矮子那方的執著心,亞妮懶得爭辯了。
「我記得後天要回校點算學生會室的資源,有需要幫忙嗎?」
「不用了。」
亞妮望向掛在書桌旁邊的月曆。
「這點程度,我一個人就夠了。妳後天不是有要事嗎?」她補充說。
「嗯……我知道了。」
克里斯塔乾脆地應和,再一次道謝後就結束通話。
揉著微微發熱的耳朵,然後走回客廳放好電話。
跟母親說出門散步應該能拿到一萬元。
因為接近這個日子了。
亞妮換好衣服,從書桌抽屜拿出手機電池更換,這次她無視月曆上的記號,直接離開房間。
上面是亞妮生日的記號。


###


鬧鐘還沒響,就起床了。
母親還沒呼喚,就穿好制服坐在桌前吃早餐。
因為是難得的一天,就算只有自己也不知不覺做做樣子。
與別不同的,在三百六十五天當中。

「我出門了。」
這個與別不同的日子,電車乘客寥寥無幾,好幾排的座位都空了,她站在門邊。
看著圓滑的長型窗子外的風景,通學路上顯得寬闊,連買菜的婦人也沒有,恐怕是孩子都放暑假了,時間表也要進入暑假模式。
門口的鞋櫃整齊關好,學校好安靜。
突然一股懷念湧上心頭,好像前陣子才跟萊納等人在外面等十一點買到快餐店的漢堡包才混入校舍。那時尤米爾還在後面,一直問「沒問題吧?」「我說山崎老師在操場上課真的不會發現嗎?」
當時視校規如無物的四人,當中有三人現在卻是學生會正規成員,老大現在更成為了學生會長。
那是升上高中以後的事。世界觀驟變。
她從教職員室拿到點算用的日誌。其實已經是季刊等級了吧。
名字一點也不重要。
她說服自己不去看封面上潦草寫著的「日誌」二字,免得觸到她的地雷,因為今天亞妮‧雷恩哈特很不好惹。


然後她站在學生會室門前。整整數分鐘。
假想門後要是有誰來給她個驚喜派對要怎麼辦。
怎麼可能?
她深呼吸,做好準備,將門拉開--
窗戶緊緊閉著,悶熱的室溫叫人很不舒服,風鈴也因此而沉默不響。
亞妮自嘲地笑了笑,將日誌放在和理科室一樣的大木桌上。
想到了什麼,然後彎腰探看桌下。
不死心的,意識到自己是何等的期待。
而這份執著,使她早在聖誕夜的十點半就發現了聖誕老人的真身。是父親。
她的臉鐵青。
--桌下的四名聖誕老人臉色也不是很好。

「……」
「……」

趴在桌下的四人與亞妮的雙目對視。
別說回應驚喜的表情演練,被直接恭賀亦未必能做出自然反應,現在還硬生生把為自己準備的驚喜戳破。
感覺這只是會發生在尤米爾身上的悲劇,亞妮感到非常無力。
貝爾托特拿著拉砲;萊納幹勁滿滿的將尖帽、搞笑眼鏡、五顏六色的色紙戴滿身上;克里斯塔身材矮小,現在才發現她是曲膝坐在桌下,雙手捧著草莓蛋糕;旁邊的尤米爾則是舉高手機至亞妮的裙下,按下快門。

DC-12-1





快門的聲音未落,亞妮就朝桌下來一記漂亮的踢擊。





「亞……亞妮生日快樂。」
三人爬出來,無一不偷望桌下垂危瀕死的尤米爾,一面祝賀。戰場上的聖誕節也沒學生會室這麼淒冷。
「你們好無聊。」
亞妮坐在桌邊的椅子上,翹著腿,環視整個房間。
「暑假了就該出去玩,回學校幹什麼?」她說。
「要來慶祝亞妮的生日。」
接著後面兩名男生附和克里斯塔用力點頭。
「那種日子隨便啦。暑假裡在學校過多掃興。」
亞妮依然堅持自己的理念。
不知打從哪來的立場。
「這也是因為亞妮自己避開這個日子啊。」
復活過來的尤米爾也爬出來,按了幾下手機,低聲說了句「搞定了」就放進口袋裡。
應該是把那張照片存起來,只是亞妮現在沒多餘的心思去搶過來,現在光是處理這個難堪的場面頭大了。
「不要因為每年都在暑假被遺忘而自己逃開去喔。」
「欸?是……是這樣嗎?」克里斯塔來回看著一語道破的尤米爾和滿臉無奈的亞妮。
「不要一個二個在本人面前說三道四!」忍不住吼出來。
「那吃蛋糕?萊納……呃、貝爾托特好了,把餐具拿出來。」
尤米爾轉向後面的二人說著,沒聽見剛才被觸碰逆鱗的亞妮一樣。
「欸?為什麼不叫我!等等貝爾托特你的角色設定只要畫畫和冒冷汗就夠了!」
「萊納你真的好過份……」
就連崩潰的萊納和貝爾托特也如常地互動。
「……我想是因為萊納你這身造型太誇張的關係……」克里斯塔苦笑解釋著。
「克里斯塔!就告訴我剛才是尤米爾模仿妳的聲音好不好!」
「呃……那是我沒錯……不是尤米爾……對不起。」
「餐具來了,小心刀子,雖說不是很鋒利。」
亞妮手上被塞了一把麵包刀,那是從家政課室摸來的。
好不習慣,他們所有人無視本人的意思、自顧自行動了。
平常只要瞪一眼,他們就嚇得跪地求饒,還送來一打蛋糕賠罪;現在好像不到要爬窗鬧自殺,仍然會繼續無視,將這個派對推進。

並不是很盛大的派對。

--可是卻如此無所適從。

他們湊過來圍成一圈,唱了生日歌。
比遊戲中心的背景聲更難令人集中精神,世界繞著自己為中心去轉。
不是因為自己爭取,而是自他人的好意而來。
不知幾時,生日歌唱完了,
「切下去吧。」尤米爾開口說。
亞妮雙手握刀,架式有如劍道高手。
「我不太會切……」
也不擅長,沒太多經驗。拿著一萬塊到處消費倒是超級老手。
「象徵式切一刀就可以,接下來我會分配。」克里斯塔露出了天使的笑容,期待亞妮舉刀切下的那刻。
「等等!亞妮大姊還沒許願!」不知是誰大喊。
「對喔!」接著萊納抽走她的蛋糕刀。
「這樣雙手合十就不會刺到眼睛了。」他滿意笑了笑。
「萊納-你覺得我會感謝這帶有貶意的體貼嗎?」
再如何放任不受控制的場面,被當成笨蛋還是亞妮最後的死線。
她有如野獸的目光瞪著大眼。
「對不起!」
萊納最先破功,即席做起拿手的土下座。
「不管怎樣,先許願吧。」剛才被踢了一腳的偷拍狂不怕死在旁邊催促著。
「妳說要許願……唔……要買的CD前幾天就買到了。」
亞妮又回復到難得被動又尷尬的角色。
「那說點生日的話好了。」
「……那……為什麼會知道我的生日……?」
此時眾人望向矮小的克里斯塔。
「這個人超級八卦,為了這個還魅惑老師交出學生資料呢。」
「才沒有!是我向里維老師提起,他就告訴我了。」
「有差嗎?」捕手尤米爾輕鬆接住時速一百公里的克里斯塔頭錘,說:「總之就是這樣。」
「其實我們也有不對,都相處這麼久,出生入死多次卻沒問過妳的生日……。」萊納和貝爾托特也跟著自白。
「你們真的好無聊……」
亞妮將雙手交疊胸前,低聲說。
突然一隻手跨過肩部垂放在身上,嚴格來說是被抱著,怎樣都好,亞妮嚇了一跳。
「老實說高興不就好了嗎?」
「……」
尤米爾咧嘴笑著。
「趁蛋糕還沒被亞妮和克里斯塔砍個稀巴爛前,先來個合照。萊納-」
接著她向對方拋出手機,然後把旁邊的克里斯塔也拉進懷裡。
不知道自己是用著什麼表情被拍下第一張合照。
只知道沒有面向比枝豆還小的鏡頭,目光落到地上,亞妮粉白的臉頰好燙好癢。






「那我們出發了。」
告知生日派對結束的是克里斯塔的話,她身後緊隨著兩位高大的護衛--或者說是跟班、助手。
尤米爾和亞妮單獨坐在學生會室。
外頭天朗氣清,然而窗子打開時那股熱空氣實在難受。
「這樣好嗎?」
沒有派對經驗、只得靠著那一句話被留下來意識舞會已過的亞妮幽幽地從書櫃抽出雜誌來。
好像要靠這樣扳回一城,彌補她早上的連串失態。
「妳指什麼?」
尤米爾雙手墊在後腦,緊靠椅背。
「克里斯塔啊,萊納也在喔?」
亞妮翻著雜誌,上面是春季的服裝,也就是在看上季的潮流,年初競選學生會的時候,對手米卡莎前來打招呼時就揶揄這個行為做「考古中」。
事實上這是「思考中」、「刺探中」,一個不留神就會被傷得體無完膚--不外乎是被眼神、或是話語。
「就是萊納在才沒問題吧?」
「那傢伙不是很喜歡克里斯塔嗎?」
「所以啊--才沒問題。」
不過只能從尤米爾的語氣探出開始不耐煩的氣息。
「她又不是我的誰,不是嗎?」害怕態度觸怒對方,尤米爾補充說。
「是嗎,失禮了。」

接著是一連數分鐘的沉默。

和昨天相比,這幾百秒的沉默過得飛快,因為想要擠出話題,想要解除狀態,千方百計地,在腦裡試行多種方法。
正因為急躁,時間才顯得更不留情。

眼前的雜誌早就沒能入目。

「亞妮啊,不覺得妳太三八了嗎?」

如果尤米爾是一副使壞的表情,這右腿將會熟練地踢過去。
果真如此的話。
現在這個高大、像卡通片裡擔任頑童角色的雀斑--這不可一世的嘴臉現在擺出困惑的模樣。

「只不過是要將日誌交回去……好啦,三個人是多了點,但沒必要隨時隨地像個怨靈跟在那個矮子的後面吧?抑或妳不高興剛才吃蛋糕的期間有人站起來點算?還是妳根本想趕走我?」
「想太多了,」
亞妮趴在桌上,臉埋在臂間蹭了幾下,然後轉向窗外。
「妳只是不懂旁觀者的焦急而已。」
間斷的風將窗簾微微吹起。
「所以就說妳太三八啊。」


涼風滲至學生會每一個角落,好像連席上再度無聲的兩名少女也要趕出去。
她們似是反擊地緊盯著吹起的薄紗,到底是發呆還是深思就無從得知了。
僅僅盯著,目不轉睛。
「喂,尤米爾。」
「怎啦?」
「妳覺得我欠妳很多嗎?」
亞妮的一句話,學生會室瞬間變成懺悔室。
「呃,我要先拿板子把妳的臉擋住嗎?」
「到時我會把那玩意踢穿,擊中妳的臉頰。」
目露凶光的她是絕對認真。
前言收回。

「除了780圓之外,妳沒欠我什麼。」
「……」

亞妮幾乎不會問「真的嗎?」「是這樣嗎?」這類裝少女而事實臭三八的話--雖說克里斯塔也有說過,嗯,她是例外的。
現在這個沉默,卻是帶有這樣的意味。
深入話題。

「怎麼突然失去自信了?」
「我有時候在想,當時要是沒有接受那個人的委托來把妳接走關照到她比賽回來為止,我們之間沒有交集,妳就不會變成問題學生了。」
「什麼嘛,原來是害怕我們討厭妳嗎?」
「笑屁啊!?」
尤米爾大笑著,無視亞妮真心懺悔和吼叫--前者可是比起天降西瓜還要稀奇的事。
因為是亞妮。
「要不是這樣,要不是那樣什麼的,沒完沒了地考究到世界初始的那天嗎?明明剛才又想把我和克里斯塔不知道怎麼樣湊在一起,我說,要是當天只是擦肩而過,日後一連串的事就不會發生,我亦可能遇不到克里斯塔,怎樣?這個例子夠說服力嗎?亞妮是生日太過興奮所以頭殼壞掉嗎?哈哈哈哈哈!」
「妳這傢伙真的不怕死。」亞妮暗暗握緊拳頭,整裝待發。
「今早不是特意彎身看桌下嗎?就直接說妳很期待吧。
如果這個驚喜派對還不足以證明我們喜歡妳、要用到言語的話,恐怕我辦不到了。
想聽的話可以請克里斯塔和貝爾托特……哎呀,沒事,那個小矮人應該能冒出一大堆肉麻的話,記得先帶錄音機去喔。
不是開玩笑。因為亞妮妳,遠比想像中還要討人喜歡啦。」
尤米爾爽朗笑著。

亞妮的拳頭鬆開了。暗自愧疚為什麼會自暴自棄,無視身邊的朋友。
或許可以試試更加坦率一點,正如她鼓勵尤米爾對待克里斯塔那樣。
她也暗暗揚起了嘴角。


「對了,這是我們送的禮物,他們一開始讓我們獨處也是這個原因。之前那八天令妳費心很抱歉,也很感激妳陪在克里斯塔身邊。」
她將手機放到桌上,小心的推到亞妮面前。
「妳不是想要換這款手機嗎?連同過去好幾年沒有慶祝的份。」
然後將手機打開。
「生日快樂!我們的老大。」


待機畫面是純白色的三角。






碰!
亞妮的拳頭還是揮出去了。


1.再要好的朋友還是有不該做的事。
2.內衣該換上更成熟的了。


--與別不同的日子,亞妮學到的兩件事。













-END-

題目 : 進撃の百合    部落格分类 : 漫畫卡通


Comments

有番外1就是有番外2的意思吧XDDDD

亞妮好可愛喔傲驕www
尤彌爾好貼心呢快去跟女神結婚

感謝Farlyㄉㄉ的招待(合十)
番外的亞妮萌萌的XDDD
尤彌爾找死啊!!!!
謝謝Farly大的暑假養分(欸

那個....弱弱的問一下
關於四個人躲在桌子下的情形實在很有畫面
不知道可不可以拿來畫畫看?

Re: 沒有輸入標題
> 有番外1就是有番外2的意思吧XDDDD

嗯啊,不過打算到2就先暫告一段落wwww

> 亞妮好可愛喔傲驕www
> 尤彌爾好貼心呢快去跟女神結婚

亞妮:等等前文後理都是應該說好好孝敬老大才對!

我也在等這兩隻修成正果呢...尤米爾快娶女神!(跟著喊(欸

> 感謝Farlyㄉㄉ的招待(合十)

也謝謝你一直以來的支持!!
Re: 沒有輸入標題
> 番外的亞妮萌萌的XDDD
> 尤彌爾找死啊!!!!

我覺得尤米爾哪天受傷住院,十不離九都是被亞妮的飛踢或是女神頭錘造成的( 艸)

> 謝謝Farly大的暑假養分(欸

也謝謝你的支持!

> 那個....弱弱的問一下
> 關於四個人躲在桌子下的情形實在很有畫面
> 不知道可不可以拿來畫畫看?

這這這這這是我的榮幸!!(跪坐
那小的在這邊也厚臉皮的等圖了!\(^q^=^p^)/
http://images.plurk.com/FH
Farly大你好
躲在桌子下的四人組完成了!!
不好意思拖了一段時間
技術上的不成熟和粗糙之處還請多包含XD
不好意思原本想發私噗的....可是噗浪不讓我發Orz(大概是新辦的帳號卡馬值不夠吧
因此就.....留在這裡吧(被揍爛
希望你會喜歡(土下坐
http://images.plurk.com/FHdZ-1K2o9GVj1KWLfbcY8Pb0Gw.jpg
對不起!!!!!!
圖片沒連好!!!!!
對不起啊啊啊!!!!!!!!(被碾
Re: 沒有輸入標題
> http://images.plurk.com/FHdZ-1K2o9GVj1KWLfbcY8Pb0Gw.jpg
> Farly大你好
> 躲在桌子下的四人組完成了!!
> 不好意思拖了一段時間
> 技術上的不成熟和粗糙之處還請多包含XD

謝謝你!!(抱(被推開

萊納和尤米爾的還原度wwwwwwwwwwwwwwwwwwwwww

這下完全理解亞妮瞄到桌下那個錯愕然後下一秒暴怒的心情了wwwwwwwwww(稱讚的意味

> 不好意思原本想發私噗的....可是噗浪不讓我發Orz(大概是新辦的帳號卡馬值不夠吧
> 因此就.....留在這裡吧(被揍爛
> 希望你會喜歡(土下坐

我很喜歡wwwww謝謝你!!

弱弱一問,我們有在噗浪上見過面(?)嗎www

請給我你的噗浪><
啊啊你有喜歡真的是太好了!!!!!!
萊納到後來我發現忘記畫彩帶了.....有點可惜,不過功力不夠就不加了wwww
在噗浪上應該算有見過啦XD.....

http://www.plurk.com/dds30220 這個大多都是日常廢(很吵
但是最近開始想整理一下了,所以辦了一個新的(你好煩
http://www.plurk.com/maksim503
Re: 沒有輸入標題
> 啊啊你有喜歡真的是太好了!!!!!!
> 萊納到後來我發現忘記畫彩帶了.....有點可惜,不過功力不夠就不加了wwww
> 在噗浪上應該算有見過啦XD.....
>
> http://www.plurk.com/dds30220 這個大多都是日常廢(很吵
> 但是最近開始想整理一下了,所以辦了一個新的(你好煩
> http://www.plurk.com/maksim503

終於問到許可把圖加到內文了,謝謝大哥(?)的圖!!(抱(被巴

Leave a Comment

Profile

Farly

Author:Farly
============================

自介好麻煩,砍掉吧。
-本站圖文禁止轉載


歡迎交換連結
============================

在此先感謝你們的留言m(_ _)m

(當然廣告除外)

Plurk
看看有幾艘潛水艇
free count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