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ENT BLUE

神は無意味。本当の神とは、愛。

【ユミクリ】Distress Call #7

Category:  └ Distress Call  
最近不時在想,真的有喜歡這篇文的人嗎?沒有回應的時候是太難懂沒法留應還是只是因為連結點進來馬上就點X字離開?總覺得有點不安,一開始決定要放這篇上去,就是想聽聽身邊以外的人的感想,想認識同好、朋友,但到頭來好像,就自找難受吧,畢竟勉強不來嘛,這種事我還很清楚的。我一定是被寵壞了。

開玩笑的。感謝各位。
 
 # 7-「Sunny Day(1)」



「令媛的問題不大。」
「嗯嗯。」
「她的成績屬於中上。」
「嗯嗯。」
「之前也代表學校參賽,僅僅一年級就取得全國季軍。」
「嗯嗯。」
「不過要是她更加主動與同學溝通就太好了。」
「嗯嗯。」
「以上是令媛在這學期的表現。」
「不意外,因為是我家優秀的孩子。」
比起一直大爆料的老師,我更想要打暈在旁邊笑得欣慰的大嬸。

###

「妳這傢伙死定了,老師們口徑一致說妳蹺課率高達95%。」
粗胖的食指撥動滑鼠中鍵,因為接下來的三方會談,山崎又再召喚尤米爾到教職員室。
「至少有5%啊。」尤米爾想也沒想就回答。
「那是最近才有接近全勤出席吧?而且我們的口頭承諾仍然有約束效力,前幾天還是蹺課了,不過看在妳堵住高橋的嘴巴,也沒造成什麼大事就算了。」
「你這樣說很不好喔?他可是你的同事啊。」
「誰害的啦!先告訴妳,我們學校的點名時間只有班會而已,不太出格應該還好,這樣也被指名投訴,妳丫真的有檢討自己如何糟蹋那僅僅的5%嗎?」
「就睡覺啊。」
「還有呢?」
「睡覺。」
山崎嘆息著按摩太陽穴,覺得隨時都有心臟病發的可能。重點是在聊正事,不能隨便爆發。
「好啦,別氣。其實還有請老師不要叫我回答問題。」
「明明就是恐嚇!!」
還是忍不住一記手刀橫劈過去。



「尤米爾妳的額頭很腫。」
細白的手指輕輕劃過10cm長的腫塊。尤米爾看到克里斯塔要跑回位子拿藥膏,馬上按住她。
「真是的,為什麼旅行以前還要先舉行三方會談。山崎還大聲罵『妳要我這樣對妳家長說嗎!』,糟透了。啊……」
這才發現她發了個不該發的牢騷。
「嗯?怎麼了?」
還是一張人畜無害的笑臉。她是不是在這些方面比較遲鈍了?
「克里斯塔妳三方會談怎麼辦?」直接問了。
從那個晚上開始,尤米爾只記得一人住的單位,裡面住著獨居的克里斯塔。
「因為平常都會和老師直接商量,所以總是不用進行三方會談。」
「欸……真-沒事了。」連忙摀住嘴巴。真好個屁。
「怎麼了?」
「沒事。」
「不過這是被老師們信賴的證明,多虧了平日的努力,這就是所謂的積陰德吧。」
「等等,完全不一樣。」
「尤米爾會去嗎?」
「不想去也會被抓過去。」
「誒--!」克里斯塔發出驚訝的聲音。
「什麼啦。」
「我以為尤米爾會蹺掉。」
「那個也蹺掉的話,接下來就輪到學校把我蹺掉了喔。」
「抱歉,我不知道那個有這麼重要。」
「這是當然的吧?」
這時尤米爾前方的男生走開了,她指著空位,讓克里斯塔坐下。
「其實那個是做什麼的?」都沒坐好就問了。
「就報告妳在學校做了什麼,然後談升學之類的。簡單來說,打著商量前途的旗子,實際上是講壞話大會,還會理直氣壯在當事人面前講呢。」
「哇啊……這麼說來之前在倉庫-「那不是三方會談。妳真的從來沒參加過?」
「還沒來日本以前也沒參加過,啊,是有一次,但那是五歲的事,和媽媽一起。可是內容和妳說的不一樣,會是文化的問題嗎?」
「說來看看?」
「老師說得很簡短。」
「什麼?」
「一進去,都沒完全坐下來,老師就說『不用擔心了。請妳去叫下一組進來吧。』然後我們接過成績單就出去了。」
「連屁股都沒碰到椅子就閃了嗎?真不愧是克里斯塔。」
「沒什麼好佩服吧……我只記得這些,但感覺都不是很深刻。」亞妮聽到絕對會大喊「在炫耀個毛啊!」接著開始暴走砸桌子。
「妳要這麼深刻幹嘛。」
「我覺得這都是人生的助言。」
「剛才把三方會談的意義搞錯了的人說得這麼正大堂煌啊喂。」
「那尤米爾的會談內容是怎樣?」
「這個啊……我先睡!」
頭撞到桌面上裝死。
「欸?!」


###


「她其實問題不大啦……嗯……」山崎搔著額角,看著表格裡的數據,眼前的報告書比歐債危機還要難解決。他有想要留點餘地、甚至美言一番,但是瞄到右上角那嘲諷味十足的臭臉學生照後,難以開口。
「老師?」尤米爾旁邊的中年婦人輕聲喚道:「你可以直接說,不需顧慮我家孩子的情面。」
她知道旁邊的女人所指的孩子是誰。但怎麼看,這個環境下,山崎會誤解成尤米爾。所以,接下來會是山崎大爆發。
「謝謝妳的體諒。首先是尤米爾5%的出席率,這奇低無比的數值可謂殿堂級的傳說了,不僅是本校,我想找遍全國,只要蹺課能達到這個數值應該不出五個。」也就是所謂的批判大會。
「不過,她最近有好好的去上課,但是尤米爾的睡相太差,常常將前方的同學踢倒地上,會不會是有睡眠相關的隱性疾病?希望妳能注意一下。再來是其他很~小的問題。」
他將一份清單推到二人面前。
「長堀太太,這是我們希望尤米爾注意的事。」



會見室有如精神時光屋。在裡面花了四十年聽山崎發牢騷,走出來時,才發現只過了十分鐘。
房間前的一排座席上都是眼熟的人。
亞妮、萊納、貝爾托特,還有三位家長。
亞妮看上去淡然安靜地看著漫畫,實際上腳很不安份地一直翹來翹去。
萊納整個人在抖震,好像脫光了被丟到南極一樣。
至於貝爾托特,冷汗比尼加拉瀑布還要壯絕。
無助的他們抬頭看著剛出來的二人,尤米爾愛莫能助地搖搖頭,一股絕望籠罩著那排椅子。



.學生都應該投入課堂氣氛,被點名回答是正常的。(想想看,以前不是舉行過參觀日嗎?妳會直接在家長面前恐嚇老師不准發問嗎?可是尤米爾好像把那個蹺掉呢。)
.雖然校方不太鼓勵學生成為電視迷,但我們相信校園喜劇能有助尤米爾認識正常的校園生活。(霸凌為題材的就免了,總覺得她會模仿。我指她是會用在老師們身上。)
.力量不是單指蠻力,話術也是領導才能的一種。(希望不要再在談正事時突然蹦出一句「MIKU」或其他具挑釁性的話,我們總是渴望能和她平心靜起地討論,而不是以手刀或飛踢強制結尾。)
.尤米爾有正義感,這是難能可貴的、這同時是最可靠和最危險的性格,要好好衡量實行時機和手段。(我絕對有理由相信,上次尤米爾呈上作證據的影片絕對有後續,因為影片中犯事的學生們被罰停課後自主延長數天,不是為了衝熱門遊戲的首發會,而是收到醫生信求情,指數人受驚過度需要休息。)
.她和全校最優秀的學生走在一起,請她好好珍惜。(要是發現她呼喝這優秀的學生,請阻止她。提示:她個子小小,很可愛。)
.承上,她似乎有受優秀的學生影響,最近不僅出席率有提升,而且有參與校園的義務工作。(但是希望家長能糾正她惹火的性格,短短數天她已經將學校的清潔工具砸壞了半數。)

比尤米爾矮兩個頭的女性看著清單走著,時而偷笑。

「從妳三方會談被安排到訓導組,就知道怎麼一回事了。妳這孩子真是一點也沒變過。」長堀太太--這個穿著家裡最貴的和服出席三方會談的女性開腔了。
「少來,兩年前不是這樣子吧。」
尤米爾則是往常地,完全不看她的臉。
早就習慣的她整理好和服的袖子,淡淡笑了。
「在我看來,一直都是這樣喔。」
不知道還以為過份體面的打扮因為尤米爾考了全校第一,這也使尤米爾對三方會談更為不滿。
「啊……尤米爾,午安。」克里斯塔站在遠處,朝二人揮揮手跑來。
「午安什麼的,還早上而已吧?」
「小小的……很可愛……」婦人仔細打量眼前的金髮女孩。
「妳在說什麼啦?」
「小尤,老師不是叫妳要善待同學嗎?」
「噗,小尤。」克里斯塔努力憋笑。
「不准笑!信不信我把妳從三樓丟下去。」
「小-尤-」
「不要這樣叫我,超級無敵難聽。算了,妳怎麼在?」眼光順勢看去她小小的胸膛前,捧著一堆文件。
「哇……結果連今天也不給妳休息喔……」確實叫人驚訝。
「其實是被請求處理文件。」
「亞妮那幫人到底在搞什麼啦……」
「?」
「沒事。妳還有多少?我幫妳。」
「可以嗎?」
「嗯。我也不想跟這個和服女人走來走去,好大壓力。」
「會嗎……?」散發著古典氣息的女性慈祥地笑笑點頭,使女孩困惑。
「我、我是克里斯塔,不好意思要借一下尤米爾……回去時路上小心。」
「忙完以後要不要到我家坐坐?」
「可是……」
看不下去的尤米爾已經走開了。
「她會答應嗎?」
「妳說是我要求的,她應該會帶妳去。」

--事實上,她應該是不願扯上麻煩而妥協。

貴婦人這樣認為。

「才-不-要。」她朝門旁複述和服婦人要求的女孩罵著。
修長的身體彎下來,儘管如何小心,用剩、紮好的通告還是重重落在亂放地上的文件,揚起了大塵。
二人一邊咳嗽一邊退出文件室。
「我鄭重警告妳,把看到的事忘掉,不要多事跑回去,這房間裡面沒準有放炭疽桿菌的容器。」
「哈哈……尤米爾說得太嚴重了。」克里斯塔苦笑,一面拍著身上的塵埃。
「這裡也有啦笨蛋。」朝臉比了比。
「欸?哪裡?」
「這。」
看她左抹右拭就是碰不到那道污漬,不耐煩地伸出姆指抹過小小臉龐上的灰斑,尤米爾似乎有點用力,對方都要失平衡了。
「謝謝。」「嗯。」
趁高大的尤米爾走在前方,克里斯塔偷偷揉著發熱發痛的臉。
「那工作完了,我們去吧。」
「去哪?」
「尤米爾的家啊。」
「等等,小姐我不是很懂妳的意思喔?」她停了下來。
「尤-米-爾-的-家。」
「不用把音節拉長就已經很可愛了,小克里斯塔。」
「那麼-」「不去。」
「……」
克里斯塔低頭,捏著衣擺。
她好想去,一來是難得被那位有氣質的婦人邀請了,二來是尤米爾的家,她好想在她的房間發現更多不曾被告知的事--不是秘密、但能更加了解對方的事情。
只是這樣的態度,說不上怒羞,不算是厭惡,卻一味拒絕,單純而又露骨。
每個人總有難處,正如她在房間看到成山有如垃圾的新聞錄影帶,最終溫柔的尤米爾選擇沉默。
過份渴望而漫無目的、因過份漫無目的而失去渴望的這份心情被理解了。
所以,

「那回家吧。各自各的。」

她為開始彷徨的尤米爾打圓場。
「怎麼這樣突然……」
「尤米爾看起來很抗拒……來日方長,總有一天能得妳許可。」
「別說會惹人誤會的話。」「好痛!!」
「不過時間還早,妳有要去哪玩嗎?」
「可以嗎?」
「沒什麼可不可以吧……要是能令妳放棄,那玩通霄也可以。」
「等等,妳在嫌我麻煩嗎!」
「才沒!」
尤米爾熟練地接著朝腰間衝來的頭鎚,沒好氣地嘆了口氣。
「我只是在想,下週就要旅行了,不是還有行程沒擬好嗎?妳不是要去海灘嗎?泳裝還沒買。再說……」
「再說?」
「我還沒有邀請妳上來的心理準備啦……」
「尤米爾……」
克里斯塔暗自笑了,然後從口袋掏出手帳。「我明白了,要去車站的地下街嗎?」
喂喂……說什麼記事,根本是日記了嘛。

「妳們在卿卿我我幹嘛,這是學校的路也就是學生會的路。」
突然,一張不友善的臉出現在女巨人和哈比人之間。
「亞妮!?說過幾次別這樣冒出來!」
「這位不是高中部的學生會長嗎?尤米爾妳都認識很了不起的人呢。」
「……」尤米爾無言以對。
「喔,妳在高中部也是有名人。唔……果然百聞不如一見,沒親眼看到還真不相信有人這麼小隻啦。」
「……是……是這種有名嗎……」有名的哈比人超級沮喪。
「亞-妮-」尤米爾瞪著對方。
「開玩笑啦,不過妳的熱心連高中部的老師也在討論就是。比方說,這傢伙的老哥--」她意有所指地回敬尤米爾。
「哥哥?」
「到她家裡看就會知道。」
「尤米爾,我現在可以去嗎?」
「不要雙眼發光!到底有多想去我家啊!還有亞妮妳一直偷看我們是吧!」
「明明是妳們大聲逼我聽的。」
「對不起……。」
「沒事啦,這傢伙只會出一張嘴而-痛!!」尤米爾關節遭到踢擊。
「妳們在做什麼?」無視半跪在地上的尤米爾,亞妮走上前和克里斯塔交談。
「我們正好在討論要去哪裡,學生會長有打算去-」小小的克里斯塔眼角餘光看到頭搖得快要甩下來的尤米爾,馬上改口:「去游泳嗎?」
「叫我亞妮就好。嗯,尤米爾妳死定了。」
笑得燦爛的亞妮將克里斯塔的手帳拿到手上,
看了封底又看了封面,然後不解的盯著上面的白兔。
「欸--現在的女生都會帶這種手帳喔?」
「亞妮大姊,妳也是女生。」
「唔?」
「怎麼了?」克里斯塔把頭湊到亞妮身邊,順著對方的指尖看去。
「書套缺角了,咦等等,這是和手帳連成一體的嗎?」
「妳冷靜點!妳沒見過手帳嗎?」尤米爾被她們搞得坐不住了。
「真失禮!幹架的時間從來都是萊納和貝爾托特記住的!」
場面因為亞妮的吼叫冷了下來。
也對呢……他們二人總是在課室替蹺課的她抄筆記……
「這該不會是妳班上的人搞的鬼吧?」她們又回到這話題了。
「其實剛買的時候就有了,我很喜歡這個圖案,可是只剩一本。」
「我替妳留意別的店家有沒有賣?零用錢吃緊的話送妳也可以喔?我打工那邊剛好發薪了。」
「等等,先把780圓還我。」
「謝謝妳,可是不用了。」
「不用客氣啦。」
「所以說那780圓--」
「這本手帳記著我和尤米爾第一次在下課後出去玩的那天,我還想用它記滿這一年結束的日子。雖然可能是奢望……」
克里斯塔偷瞄了旁邊的尤米爾,小聲說。
……
「尤米爾!這傢伙是天使嗎?!」亞妮摀住鼻子驚叫。
「妳冷靜點。看到光千萬別跟過去喔!!」手在顫抖的尤米爾跟著叫道。
「妳們還好嗎?」克里斯塔擔憂地側著頭。
「不好了!我不能和克里斯塔接觸!我怕她會學壞!」遇見神蹟的學生會長更是尖叫。
「基本上能有本事變成妳這樣子在這星球應該沒有第二人了。」

碰!!



五分鐘後,克里斯塔在保健室替尤米爾將OK繃貼到額頭上。
「跟妳說,亞妮大姊肯定在三方會談大失敗了。」
「呃……。」

轟隆--
窗外一記雷光打亂了二人的行程。
「啊啊……那個姓長堀的女人一出門就下大雨,真是的……」
「才不是,天氣預告說會有雷雨,所以我早就準備了傘。」
這樣說的克里斯塔,趁烏雲還堆積在天空時捉住尤米爾的手離開校園。
平時二人都是在車站分別,這樣一道回家是第一次。
「因為快要下雨,以防萬一,我陪妳回家吧。當然,我不會進門。」
「就憑妳?噗,被鄰校的不良看到我被哈比人護送回家顏面何-痛!」
這次克里斯塔成功用頭鎚撞向尤米爾。
「都說不會進門了!」
「妳這傢伙遇到亞妮馬上就學壞,我要禁止妳們來往!」
「哪有!妳感冒了我們的旅行怎麼辦?不談旅行,我也不想看到尤米爾感冒。」
「怎可能會感冒。」
「妳敢保證嗎?看著我的眼。」
「……」
免得搞得這個小矮人又再生氣,尤米爾高舉雙手投降認輸。
而且,因為被關心而高興了。
「妳笑什麼啦。」
「笑某人像吉娃娃,光聽聲音是能嚇跑小偷,不過嚇不了主人啦。」
「誰是吉娃娃啦!」
這回是雨傘揮擊。
打鬧了一會,臉上有幾點冰冷,二人抬頭一看,斗大的水珠從天空灑下,克里斯塔立即打傘,騰出的手重新握著對方。
「是不是起風了?雨傘一直傾向一邊……尤米爾,妳要好好捉住我。」
「克里斯塔小姐,我會跟著妳的,所以妳可以安心鬆開手。」
「可是這樣比較安全啊。」
「換個說法好了,我個子比較高大,其實應該是我來保護妳。」
「別客氣,我們是朋友,哪有誰該保護誰的問題在呢?」
「那我再換一下講法,妳雨傘的造型真是特別,尤其是傘尖,小巧又精細,真是像妳一樣可愛。」
「是這樣嗎……」
她感覺到漸降的氣溫下雙頰的那份熱度,腆然的克里斯塔默默走著,手心不自覺更加用力。
四周只聽到雨聲,還有踩在雨中的腳步聲。
或許,只要再一下,再一下,她就明白突兀的體溫所包含的意義。
「克里斯塔,我能把話說清楚嗎?」
「……?」她停下來。平靜的世界,更顯得內心的不安定。

不,我是在期待什麼?

可是,這時候,不好好看著對方的臉說可是很沒禮貌--

轉頭,心涼了一大截--

尤米爾的左肩被傾斜的雨傘勾住,明顯在打傘以後就沒進入過傘下,整個人除了左手以外全濕透了。
「我好冷。」
「對不起……我沒注意到。」克里斯塔手忙腳亂一直用手拭抹尤米爾的衣服,可是雨沒停過,這一切都是徒然。
「不打緊,我小時候也覺得自己很高大,我也有145過,小學二年級的時候,145。」
「不用重覆兩次!先別說這個了。我們先到旁邊避雨吧。」

十分鐘、三十分鐘過去了。


雨沒有要停下來,正如尤米爾的顫抖,克里斯塔有好幾次要道歉都被打斷
--而且是被「妳以前一定是下雨天被送回家的那個」、「妳145維持了多久」、「別沮喪喔,往好處想,妳一出生不是145,證明妳有長高過」這類不看場合發言的話。
「尤米爾,妳還是很冷嗎?」
「還好。」
這樣說著,沒放開的手還是傳來抖震。
克里斯塔突然將毛衣脫下來。
正要遞過去時,被尤米爾以比雨水還要冰冷的絕望眼神回望,她停頓數秒,又默默將毛衣穿上,然後重新握住對方的手。

「克里斯塔,我有個好主意。」
「什麼。」
接著尤米爾一把將克里斯塔如公主那樣橫抱起來,低聲說:「打傘。」
這次傘總算有為尤米爾擋雨,害怕傘會自她的上方移開,雙手緊緊握著柄子。
被抱在懷裡隱約聽到對方的呼吸,包圍自己的是冷冰體溫。頓時她明白到自身不顧對方而飆升的高溫為何。
--若是尤米爾沒抱著她奔跑這般煞風景的話。

「抱歉,妳會暈車嗎?」
「呃……我想這跟暈車是兩回事。」
「那就好。直接到我家避雨吧,我完全等不下去,人真不該鐵齒,好像快感冒了。」
「對不起……。」
「道歉個屁。……話說妳真輕,台風的時候不要出門,被吹出海怎麼辦。」
「怎麼可能會吹到那裡去,尤米爾是笨蛋嗎?」
「沒禮貌。」
握著雨傘的手關節泛起白色,好緊張。
可是不討厭。

經過十多分鐘的路程,應門的婦人已經換回便服了。

「小尤妳怎麼不直接替克里斯塔打傘?」她問。
仍在懷裡的克里斯塔仰頭望向呆然的尤米爾,二人維持微妙的狀態整整三分鐘。

題目 : 進撃の百合    部落格分类 : 漫畫卡通


Comments

之前看到一則文章說
看到喜歡的作者不要害羞
衝上去告白吧(X)

所以我要說
大大您的文好棒!!!!!
很喜歡哦
Re: 沒有輸入標題
> 之前看到一則文章說
> 看到喜歡的作者不要害羞
> 衝上去告白吧(X)
>
> 所以我要說
> 大大您的文好棒!!!!!
> 很喜歡哦

謝謝你( 艸)

這部文能讓您喜歡是我的榮幸,我會繼續努力的( 艸)

希望接下來也能再受指教<(_ _)>

Leave a Comment

Profile

Farly

Author:Farly
============================

自介好麻煩,砍掉吧。
-本站圖文禁止轉載


歡迎交換連結
============================

在此先感謝你們的留言m(_ _)m

(當然廣告除外)

Plurk
看看有幾艘潛水艇
free count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