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ENT BLUE

神は無意味。本当の神とは、愛。

【ユミクリ】Distress Call #4

Category:  └ Distress Call  
不經不覺(?)進入了第四回,要對這篇文給感想,目前只想到:以某東京死神漫畫的排法,前三回是事件篇,而這回是解決篇這樣。

我想我太累了又開始胡言亂語,總之就是感謝看到這裡的各位。m(_ _)m
 

# 4-「Over(1)」

跑一百米只有兩種人,領先的人、落後的人。
在夢裡我雙腳像灌滿水泥一樣,原地停留成為異類的第三種人,與第二種人不一樣,我不能起跑--連起跑的資格也沒有。
###
尤米爾今天依舊沒怎麼去投入班會,平常熬夜通宵也不會出現的黑眼圈底下是滿佈紅根的眼球。
她記得自己做了個不愉快的夢--不至於惡夢,但是叫人不舒服,所以睡不好。
睡著醒著比起徹夜失眠還要痛苦。
「這兩天下課後,學校要求我班去幫忙清潔體育館,有誰要去嗎?順帶一提,班長馬可在今天上課途中被汽車撞到右邊身,請各位同學抽空到醫院探望一下吧。咳哼,所以有人要自願參加嗎?」
「老師。」
前排有人緩緩舉起了手--因為沒人會和克里斯塔去搶那種粗活,也是啦。尤米爾想著,睡意也襲來了。
「老師,今天克里斯塔要和我們一起討論……」
今天有一點特別,只是,
眼皮好重,管它的。
「爾…尤…米爾…」
耳邊不知是誰一直在低語,肩膀被輕拍了幾下。
人聲輕柔,力度小得近乎感覺不了,這樣的環境叫尤米爾更不願醒來。
「喂,要走了。」
將宛如天國的幻象打碎的是某把難聽的聲音,這下她終於醒了,也搞清楚為什麼會被叫喚
--因為又黃昏了。
「啊啊……窗外的烏鴉叫得比那傢伙還要好聽。」少女不顧儀表隨便地搔著壓得有點變形的頭髮,長長的哈欠。
不用多想,能做出拔獅子毛髮的勇敢行為,這班上就只有那個不識好歹的小矮人吧。
她特地喚醒我嗎?
尤米爾打開沒有電源的手機,正要更換電池時,從平滑的幽暗螢幕看到微微上揚的嘴角。
突然覺得自己的嘴臉有點討厭,罪惡感淹沒整個心頭。
翌日,陰天。
場景是教職員室,山崎的辦公桌前。
「對不起,我生理痛。」
尤米爾臉無表情地說。
「是打電動對吧?這個黑眼圈。」
山崎點了一根煙。
「是生理痛所以睡不了,所以拜托你今天饒了我吧,我不想上體育課。」
「實情是?」
「跳彈床上上下下感覺白癡,而且我長得高大,要是跳歪了撞到校舍就不好,我沒錢賠。」依然是機械式語調。
「跟身高沒關係吧!」
「哈囉~我是初音未來,MIKU!」
「給我閉嘴。」吐出煙圈,知道這個問題兒一開始裝傻就沒完沒了而認命的山崎在日誌上記錄。「看樣子妳也不打算去保健室是吧?」
「我上次在那邊打電動被趕出來了。」
「果然……妳可以不用上……但是一定要在教室裡睡覺。」山崎將日誌推到她懷裡:「妳得意的日子不長,畢業旅行多多指教。」
在教室裡睡覺?多多指教?吃屎吧。
尤米爾將體育課日誌丟進兔舍裡便繞回教室,當然她依然會去睡覺,因為她今天整個書包都沒帶回校--至於那本日誌,據說四天後找到已經被啃剩硬書皮了。
###
外頭烏雲密佈,運動場上的學生都不時望向天空,看似沒精打彩的目光不自覺找尋某個小小的身影,她不知道為什麼。
有一瞬間她好像想通了什麼,很可能還關乎她為何失眠了,或者是最根本的--她怎麼會想要追尋這個身影。
突然教室外傳來了吵雜聲,她一回神,腦裡面的事如泡泡一樣,「啪」的消失了。
吵雜聲隨著門開,擠滿了這原本清冷的空間。
尤米爾飛快伏在桌上裝睡,她還是不知道為什麼要這樣做。
「爽啦,那個筋肉男一聽到我們說生理痛就馬上放行了。」
「那個大叔很好欺負啦。」
「妳們都別吵,是克里斯塔的功勞,說一句就搞定了~對了,克~里斯塔,我們下課去吃好料順道討論分組吧?」
「抱歉,今天沒有錢,昨天……」
「妳意思是我們把妳的錢吃光?」
「我不是這意思……」
「那妳來不來啊?」
「對不起,我真的……」
「妳知道我們特意邀請妳是什麼意思嗎?」
「可是……」
「誰管妳。今天只是口頭警告,給我想辦法,分組的名單交上去改不了了,現在給我搞這飛機妳知道下場是怎樣吧?」
「……」
「克里斯塔,我們是朋友對吧?所以我真的不是有意威嚇妳,而我也相信妳知道該怎麼辦。怎樣?換個口氣有比較好嗎?」
「……」
「我們也是朋友吧?妳們要不要考慮每人借780圓給我?我到時候會還妳們一本『STAND』。嗯?妳們很吵喔,看不到我在那睡覺嗎?」
尤米爾的聲音出現在女生圈子裡,她假裝趴睡在桌上被吵醒後,悄悄蹲在人群後,咧出牙齒微笑著。全場人都打了個冷顫。
「這是我們朋友之間的問題,不…不關妳的事……總之克里斯塔妳好好考慮我的話。」
她們一直後退離開教室,不敢以背部對著尤米爾免得突然被偷襲毆打,活像從舞台劇的退場,裝模作樣。
這時尤米爾狠盯著鬆一口氣的克里斯塔。
「尤米爾……?」
小矮人還是沒進入狀況。
「妳做了什麼?」
「妳指的是…?」
「妳為了她們做什麼好事了?」
「……安妮說她不想上體育課,然後祖瑟芬她們想陪安妮順道討論旅行的事……我就替她們向老師請假了……。」
「可是我剛聽到的版本不止這些喔?餐廳什麼的,嗯?」
「那個是她們沒帶錢包所以……」
「我今天連書包也沒帶,那我是不是能寄住妳家了?」
「如果尤米爾妳需要的話……」克里斯塔低頭,把玩著手指。
「妳啊……到底在祈求什麼了?想要大家讚揚妳嗎?」尤米爾的聲線抖震,已經分不出是憤怒還是驚訝,只知道克里斯塔.連茲這個女生很不順眼。
「我想要大家認同我,需要我……不可以嗎?」
不僅是聲線,手早就握成拳頭,因指插陷進手心而發熱發痛,但還是比不上她胸口的火燙。
「那妳有得到過什麼回應嗎?」
「說不定晚點……」
「妳這種人就是小說電影裡面因為本性極為善良而一直走狗屎運的角色,有時比主角還要威能呢。
但是妳醒醒吧,巨大的野獸可不會從天而降保護妳的,就算有也只會把妳咬死,妳以為真的有守護妳的天使或是野獸嗎?哈,我被妳的天真嚇到失禁了啊。現在還是白天,還不到睡覺時間啊!妳真的很叫人火大,比起借錢拿去買錯雜誌的人還火大五百萬倍!」
嘭!
門大力關上又再彈開,被留下的克里斯塔抱膝蹲了下來,臉埋進雙臂裡,好久好久。
###
「早-」
尤米爾打開了理科室的門,亞妮將腳擱掛在巨大的實驗桌上讀著時裝雜誌。
「快下課了還早什麼早。我聽說了喔,分組申請已經截止了吧?」
「很抱歉我不是來要討妳抱抱,我單純是來睡覺而已。預備室在哪?」
「黑板旁邊的小門。家裡有人能把妳趕出去睡嗎?」
「不想在教室睡覺而已,」
在狹小的房間裡翻了一會兒才捧著好幾件白袍出來的尤米爾感覺兩頰發熱--不曉得是不是剛才的火氣未過。
「最近睡得不太好。找能安眠的場所找到響了三四次課鐘,還是這裡好。」說著,邊將白袍鋪到桌上,看來要在理科室睡覺的事是認真的,還想要直接睡在桌上。
「這裡可是高中部的範圍,妳太囂張真的會安眠喔。」
「要怕的人也只有亞妮而已,其他人沒什麼可怕。」172少女已經側躺在上面。
亞妮懶得再說了。
「這模特兒的臉還真醜。」不過她還是針對雜誌內容抱怨。
「對了亞妮。」以背示人的尤米爾突然開聲。
「什麼?」
「記得剛開學以前妳有被排斥過吧?」
「啊啊,妳說是女生誤會我和貝爾托特在交往那次?」
「妳那時候感覺怎樣?」
「還可以怎樣?噁心吧,結果忍不住賞了她們個痛快後就沒再惹我了。」
「哈哈……我問錯人了。」
「說回來,倉庫那裡的漫畫是不是妳丟的?」
「什麼。」
「750圓那本。」
「是780圓--咦?妳在說什麼?」尤米爾坐了起來,亞妮依然從容看著她的雜誌。
「剛才過來的途中看到那本雜誌在倉庫門口,上面有鞋印,想說一定是妳的那本沒錯了。我想天底下只有妳會這樣對待那本漫畫。」
「妳見鬼了嗎!那本東西才不是我的,我早就…送……人……了………」
尤米爾腦海聯想到某次她跟著亞妮等人去體育倉庫的事。
「怎麼了?」
「我在這裡多久了?」
「等等,」她反起了手腕,紅色的塑膠手錶從袖裡滑出。「我想差不多二十五分鐘吧。不算妳從初中部走來的時間。」
「先走了亞妮大姊。」尤米爾馬上跳下來。
「……喂。」
「怎!」
「記得下次告訴我妳到底跟誰在一組。」
「……亞妮妳城府總是深到不可思議。」
「誰叫妳是可愛的後輩,一路好走。」
亞妮回頭看她的雜誌,輕輕揮手道別氣勢有如蠻牛衝出去的尤米爾。
這座國際學校是設有初中及高中,倉庫就有好幾個,其中有二還三個是在校舍內。
理科室和高中校舍是分開兩棟建築物,也就是亞妮會經過的,只有體育館外的和放置大型道具雜物這兩個放在外頭的倉庫。
體育館今天還在打掃,倉庫一定會被打開……即是--
尤米爾朝雜物倉庫跑去,這時門口站了好幾個人,還有一個跪在地上。
她沒閒驚訝自己能這樣冷靜,也沒空聽她們到底在對跪在地上抱著已經完全變形的漫畫的女孩在說什麼,
更沒去深究胸口這一團火到底是為何燃燒--要是去想的話她就會停下腳步。
只知道腦袋運轉完全以前,她已經開口大罵:
「妳們這群母豬,又想對我的人做什麼!?」
「啊呀呀呀!!那個女巨人!!」
「等等,我們還什麼都沒做!!」
她們雙手按著頭,害怕得下一秒要失禁也沒人感到驚訝。
我……真的有那麼可怕嗎?
尤米爾想著,然後掏出手機,打開攝影模式。
「不想死的話,先別抬頭。」
「噫!!」
「山崎老大,給我看清楚以下的畫面,你說最疼愛的學生被這堆人欺負了,暫且不說你知不知情,不過有這影片佐證,我想那個安妮什麼狗屁的老爸是不是世界總統也可以給予處分吧?」
此時,鏡頭移向彷徨無措的克里斯塔。
「克里斯塔,快揮手,這樣山崎會更同情妳然後這票人應該會被判死刑啦。」
「咦?等等尤米爾,這是很小的事情欸。」
啊啊……又要大事化小嗎。
尤米爾馬上保存,然後收好手機。
「正因為妳的態度,所以這裡輪不到妳插嘴啊小侏儒。」
「可是……」
「頂多是被停課幾天而已,妳真的覺得會判死刑嗎?太不合理了吧。」
被戳中盲點(她以為)的克里斯塔又低頭無語了。
這時女生們也跟著抬頭,但手依然不敢放下。
「喂,妳這傢伙是跟這個女巨人串通好了吧?」
「目的是想嫁禍我們!」
「對啊,不然誰會看到漫畫被丟到門口會跑過去,一看就知道是陷阱!」
「就是因為那個小矮人這樣笨,妳們才一直…等等……妳們誰才是安妮了?等等,妳是紅色頭髮喔?一定是安妮。妳死定了,我在教室睡覺的時候可是常常聽到妳高談闊論講大計喔?或者不提這個,來說私人恩怨?這樣妳們就不會誤會初中部最強的我會被這個小侏儒收服了。」
尤米爾朝紅髮的女生走近。
「安妮小姐,妳可以把睡覺的時間還我嗎?我十次午睡有九次都是被妳那像殺雞的聲音吵醒的。」
「等…等等,我不是安妮,她才是……」她一直用下巴指著旁邊的棕髮女生。
「嗯?我覺得妳是啊。怎麼看也是安妮啊。」
「妳不是跟我們同班的嗎?怎麼還記不住我們的名字啊?!」
「呵?頗兇的嘛。同班就有必要記住名字是吧?」尤米爾壞笑了一下,然後深呼吸:「那這傢伙也跟妳們同班啊!!!又有得過妳們尊重嗎!!!!」
「等-」
一記悶響,伴隨幾聲尖叫,「安妮」被頭槌撞倒地上。
「狗娘養的,原本嘴巴放乾淨點的話,手機收一收就完事了。」
尤米爾揉揉發紅的額頭,問道:「妳們還有人要當『安妮』嗎?」
站著的人連忙搖頭。
「很好,解散吧。別給其他人造成困擾,給我整整齊齊的離開,而且不准妳們有任何怨言。」
她們馬上轉身,整齊有序地步操幾步後,不知是誰開始慘叫,接著其他人也跟著驚叫逃離現場。
目送她們後,尤米爾將克里斯塔扶起來。
「呃,沒有惡化吧?」
「欸?」
「鼻水,流出來了。感冒還沒好喔?」尤米爾指指鼻孔。
克里斯塔用力吸了幾下鼻子。
「沒面紙嗎?」
有點尷尬地點點頭。
「撕妳手上的雜誌來擦啊,我不會笑妳。」
「不行!」
「啊?妳這傢伙還沒看完這本是吧?我待會跟妳再買一本。」
「或許尤米爾妳不在意,但它對我來說很重要。」
「這東西害妳差點被關進倉庫裡,早該丟丟啦,聽說這倉庫還有鬧鬼,不怕惹上什麼嗎?」尤米爾裝了個鬼臉。
「尤米爾……妳還記得第一次收到禮物的心情嗎?」
「啊?怎麼可能會記住……。」
「所以我要記住。而且我是真的沒從其他手中收到過什麼禮物,這就更加要記住。」克里斯塔將懷裡又皺又黃的雜誌抱得更緊。
「……」尤米爾曲起手,用力敲向金色的腦袋:「笨蛋,給我忘掉,這可是貨真價實的垃圾。雖然我懂事後也沒再收到禮物,但好肯定這種為了收買人而送的不叫禮物。」
「欸……?」克里斯塔再度徬徨,不可置信的看著漫畫,又抬頭望望撇頭不看自己的尤米爾。
「以後,有機會的話,再送……。」
「……」
「總、總之就給我扔掉啊。」
「嗯……尤米爾,我們旅行組在一起?然後去挑禮物。」
克里斯塔笑了。
這是她第一次看到這個小矮人開懷地笑。
「妳可別得寸進尺啊。看到我剛剛這麼兇不會怕嗎?」
「嘻嘻。謝謝妳。」
初中部最強的我才不會被這個小侏儒收服。
初中部最強的我才不會被這個小侏儒收服。
初中部最強的我才不會被這個小侏儒收服。
初中部最強的我才不會被這個小侏儒收服。
初中部最強的我才不會被這個小侏儒收服。
初中部最強的我才不會被這個小侏儒收服。
接著二人道別回家,路上、尤米爾的內心默唸,比唸經還要認真嚴肅。
順帶一提,後來二人想要提出重組申請,尤米爾想要來硬的,用手機瘋狂重播那段罪症,又費盡唇舌說安妮的不是,最後她吃了兩記手刀,原因是她又自稱虛擬偶像。
搞定事情的是克里斯塔簡單的一句:「拜托了。」
尤米爾深信,接下來她的最強日子可不好走。

題目 : 進撃の百合    部落格分类 : 漫畫卡通


Comments

大大的文章好棒,初音那邊GJ!XDD
Re: 沒有輸入標題
> 大大的文章好棒,初音那邊GJ!XDD

謝謝你m(_ _)m

Leave a Comment

Profile

Farly

Author:Farly
============================

自介好麻煩,砍掉吧。
-本站圖文禁止轉載


歡迎交換連結
============================

在此先感謝你們的留言m(_ _)m

(當然廣告除外)

Plurk
看看有幾艘潛水艇
free count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