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ENT BLUE

神は無意味。本当の神とは、愛。

屍體派對-New Days(班長X不良)

Category: ACG+雜物庫  


屍體派對雖然獵奇,可是良樹跟篠崎的組合真是超級可愛(艸

對這兩隻的愛是無以復加的程度…我要更多的不良班長份啦啦啦

可惜身邊都沒什麼人在控這兩隻…。



文大概有BUG…對不起。











咚。

嗚…



空氣中散發著腐臭,好刺鼻,那種味道麻痺了嗅覺。

步出校庭走廊再到別館,重新習慣這種不潔的空氣。



又回到這裡嗎?



沒有地板、沒有桌椅、也沒有牆壁,就只有門。


明明什麼都沒有,耳邊卻一直傳來低吟聲。




咚。

剛剛的悶音自門外再度響起了。

一步、兩步。慢慢逼近。




是那個會流下血淚的鐵錘大漢嗎?

胸口緊揪成一團似的,心跳急速。

顧不得走在沒地板的地面會發生什麼危險,只知道衝過去開門,趕在那傢伙攻擊以前逃出這個房間。



單手拉不開,用兩手。

可能因為外頭一直下雨,門又濕又黏的好噁心。



而且門開不了,在外頭被反鎖嗎?





話說我不是逃出天神小學了嗎?為什麼我還在。

明明之前都警告過哲志不要再玩這破爛遊戲。


為什麼?




喀啦-


門被拉開。這下完了。

血跡斑斑的衣服,散發著血臭味。我對上那雙虛無的眼睛,背部的寒意滲到骨頭裡,彷彿連內臟也在顫抖。




他舉高雙手,染有血跡的大錘差不多要頂到天花板去了。





完蛋了。




這是哪裡不對勁?


哲志嗎?


還是沒跟在身邊的篠崎…說來…她…




















「…良…」

啊?

我瞇著眼,書桌上的電燈好刺眼。

緊閉雙眼,再過幾秒睜開。


眼前是潔白的房間,面前的是結實的一道牆,上面貼著的是之前買CD送的海報。


「小良!」

這圍裙…這個女人…是人嗎…啊、是老媽…。



!?

這麼說來…


「我回來了嗎…?」

「說什麼傻話,中午不就已經回家了嗎?」

「啊啊、原來是做夢。」

我揉揉眼睛,從書桌上起來。

雙手都麻麻刺刺的,看到牆上的掛鐘才知道已經五點。

至少睡了一小時多的樣子,也難怪。



「做了不好的夢嗎?臉色不太好喔。」

「不是啦。睡姿不太好而已。」

老媽小心地拿著調味用的小碟,差不多要吃晚飯了吧。


「溫習很重要沒錯,可是覺得睏就直接上床睡。伏在桌上睡覺對腰骨不好喔。」

「唔…嗯-會的啦。」

伸直了手,再沒有比伸懶腰還要舒服的事。

旁邊的老媽一副很沒我辦法的表情,我只好苦笑一下。



「對了,小良。來試一下這個。」

她將小碟遞到我的面前。白色的器皿上是淺棕色的醬汁。


「媽…這個…」

「就試味啊。」

老媽笑了笑,很期待我的反應。是自信作嗎?


但可能是擱著太久,醬汁的表面有不光亮的薄膜。


將一小口喝下去,酸酸甜甜的,味道滿好。

可是那層薄膜狀的…我還滿不喜歡這種感覺,大概是小時候曾經因為這樣噎到過而不適吧。




「唔…」

「呵呵,如何?」

「酸酸甜甜的。」

「酸酸甜甜?也對呢…」

老媽將小碟放到書桌上,然後在圍裙上的小口袋掏著什麼。



「來。」

面前是五千塊。

「做什麼?」

「哎呀,跑腿啦。」

「這是要買什麼?」

「就醬油,我買錯了,呵呵。原本那個應該要辣的。」


老媽很愛笑,魚尾紋都露出來了。

每次不小心將事情搞垮都會笑成這樣,我是不討厭,只是通常爛攤子都要我收拾就是。

「這位太太我不是去買石油喔。」

「剩下的小良自己拿去買吃買玩的。」

本想要收下的手縮回來。


「笨蛋啊,那五百就好了。」

又不是小孩子,才不會為了零用錢去跑腿好嗎?

「最近小良一直有好好當乖孩子,媽媽再踮高腳也摸不了小良的頭,那只好給點零用錢獎勵一下。」

「啊啊、在妳眼中,這個不良的兒子有哪天做過壞孩子過…話我都聽膩了…妳這樣美樹都要吃醋了。」

話未說完,老媽將我的手扳開,將紙幣塞到手裡。

「你妹妹都高興你回來啦,」她拍拍我的手背,

「對了,上星期配的眼鏡,今天去買菜的時候老闆說黃昏就好了,順道去取回來吧。」












「謝謝光臨~」

眼鏡店的大叔在店門前深深的鞠躬。

明明只是配一副眼鏡而已,太誇張了。

不過,他店裡就只有賣眼鏡。也罷。




路上的人,

笑的、走的、撒著嬌的、在路旁喝汽水的、騎著單車迎面而過的…

眼鏡店的老實大叔、很會把事情搞垮的老媽…




活生生的。


夕陽帶點暖意的微風,烏鴉叫著。


現實世界。








自差勁透的世界回來已經快一年了。

明明在那個世界逗留的時間那麼短、在這個世界生存已有這麼長的時間,


理應該感覺到的真實感好像缺少了某些元素,掌握不來。

未至於不習慣,可是我們有什麼遺漏了。



這是確實的事情。


我們有朋友死在那個世界。

看到了不可思議的超自然現象。

那邊的世界是死的。






活著嗎?

在那個世界拼上命逃出生天,活著不是理所當然的事;


然而,來到理應該活著的世界,接下來要怎麼做?






哲志依然很是班上的中心人物,一開始還會約我們一同探訪轉學的中嵨。


可是大家都會沉默。在中嵨她的房間,一行人圍坐在茶几面前。到底要說什麼?


可惡,要是能夠大剌剌地繼續相處,或許我們的關係會更加的深厚。


但是做不到。







要連同去世朋友的份活下去。

帶著這樣的信念,慢慢地錯開。




















【岸沼君記得明天將借我的CD帶去學校喔。】

--除了這個人。



在伸手不見五指的房間,手機的光源好刺眼。

總是很不合理地在深夜發來的郵件。


因為我沒有半點怨言,而且真的有達成要求的內容,

所以、似是達成某種共識的


--默默地接收這深夜的電郵、收藏好、回應或是達成內容。





今天也做了不好的夢嗎?篠崎。




















「啊-哇-喔-!」個子小小的她抱著下節課的教科書,站在我旁邊驚訝地叫了幾聲。

「吵死了。」

原本在做著模擬試題的我完全沒能集中精神。一直避開她的視線。


一來是她在旁邊追著我的臉看,發出意味不明的叫聲已有五分鐘之久;

二來、她是篠崎。






雖然知道她的對象不是我,可是被這麼盯著還是很不自在。


「嗯哼~」

這次臉更加的靠近。呼吸開始凌亂…

「做、做什麼啦!CD不就給妳了嗎!」

她依然什麼話都沒說,眼神有點輕浮,似乎在打什麼鬼主意。





這時候課鈴響了。

她緩緩退開。


呼…得救了。

她要到別的課室上課。






「眼鏡,」

她用手指比在自己的眼睛。

「很好看喔。」



丟下這句話,她轉身,推著站在不遠處、被分在同組的哲志步出課室。


「良樹,回頭見。」

「喔。」

我揮揮手,待他們有說有笑的離開課室後,就將眼鏡摘下來,放回盒子裡。













「那開始上課吧。」

講台上的老師如是宣佈。

坐在後排的我卻完全看不清楚黑板上的粉筆字。

默默地將眼鏡重新戴上。





……



















即使沒有一起去中嵨的家,篠崎依然會找機會讓我們聚起來。

哲志的妹妹依然很黏哥哥,不過打起精神實在太好了。

篠崎和他們二人一起聊天,我則在旁邊聽著,邊做著其他事。






想要一盡班長的責任把我們集合起來,同時又好像在害怕什麼。



















四人在屋頂上吃完零食,聊過笑過就解散。

我和篠崎走在同一方向。





「咦?眼鏡不戴著嗎?」

「妳才是吧。那個反應好噁心,我才不要再戴。」

「欸-」



很快,我們又沉默下來。


每說一句話都得避免提及以前的事,這是重新組合的五人組特有的傷痕。





「篠崎。」

「什麼?」

她專注地看著咖啡店櫥窗的餐牌,拿著書包的手垂下,掛在拉鍊扣上的鈴噹吊飾清脆悅耳。





「…」不自覺地吞口水。將想要說的話嚥下去。


原因是這時候的她就是個極為普通的女孩子。

看到蛋糕心動,雙眼閃閃發光。


平常跟班上的同學打成一片,在哲志低落的時候給予鼓勵。


真正的靈魂人物或許是篠崎--這個有點亂來的一班之長。




想要問妳仍很害怕,其實心裡殘留著陰影吧?



可是說了,她又會坦白回答嗎?


正是想要支持我們才會硬撐,可是、跟我們膩在一起就必定想起天神小學的事。


不想再傷害她,想要保護她。


在那個世界甚至親口將自己的心意表白過--

然而自身已是傷害她的存在了,無法保護,就只好不再傷害她。



即使是深夜發來、想要藉著無關重要的郵件來逃避畏懼,那不過是治標不治本的做法罷了。




說著什麼我不會放棄,在那個世界說得很動聽,那麼現在的我呢…?






「可能沒告訴妳,我決定要考大學。接下來會很拚命,畢竟已經步入秋天了,不努力不行。接下來哲志那傢伙就麻煩妳了。」


--因為妳們二人都很會逞強。


這句話說不出口。




這話並不是將喜歡的對象拱手相讓、而是希望妳能夠走出這個陰影。


過程會有點痛苦,但不做不行。




「咦~~~~!岸沼君!」

「回學校說吧,我要唸書。」

我拋下了在後頭大叫的篠崎,暗自加快腳步回家。

















【今天不等我說完就跑回家,作為懲罰下次要約我出門玩!o(*≧д≦)o″))】


當晚來了這通電郵。

保存、不回應,滿懷歉意地將手機電源關好然後入睡。












「岸沼君昨晚沒收到電郵嗎?」

從問題集的懷抱中抬頭,篠崎不滿地嘟嚷,因為我不回應而生氣,被這樣在意而小高興起來。

「抱歉,昨晚溫習,一不留神就睡著了。」

聽到我冷淡的說,她只是嘆了口氣。


「這樣啊…岸沼君不要著涼,要乖乖到床上睡喔。」

「誰說我伏在桌上睡啦!笨、」

啊…不小心又回復原狀。


「我要溫習,去跟哲志還是其他吵死人的女同學玩吧。」

「別這樣說的我朋友,哼!了不起嗎!」

吐著舌頭,走開了,沒兩步發現我還盯著,回頭又做了個鬼臉。










這樣精神滿滿的樣子總是讓我有藉口不再躲避她。

「良樹,到屋頂去吧?」

「不用叫他了,岸沼君要考~大~學~超了不起的。」

「欸…你們吵架了嗎?」

「你們上去吧,我還要追回進度。」我指著問題集苦笑。無視在旁邊繼續做鬼臉的篠崎。

「OK。」



妳真的太會逞強,篠崎。

對不起。


哪怕以後會成為陌路人…我只是想妳能夠幸福。















原以為會慢慢疏遠,怎料從那天開始篠崎真的沒再找我。










「你們到底是怎樣?吵架嗎?」

「別問啦。」

哲志從午休纏到下課,就連回家不順路也硬要跟過來。


「班長也是…最近在忙其他的事,雖然她還是會找我…」

這是當然的吧。


「總之你這樣跟上來好嗎?由香呢?」

「由香先自己回家了。因為我告訴她勸服良樹要花好多時間,決定今晚到你家過夜了。」

「別擅作主張!我可是剛剛才聽說你要過夜!」

「不想困擾的話就回答!」

「為什麼啦!!」

「這樣四分五裂下去真的可以嗎?!」



我們二人就在林間步道這樣互喊,時而風將樹吹得沙沙作響。


唉。


深深呼出一下鼻息。




「篠崎那傢伙在硬撐。」

我將書包甩在地上,好久沒這樣做過。自開始發奮用功,書包裡面的教科書和筆記開始珍惜起來。

重重坐在樹下的長椅,上半身傾前,雙手緊合在一起。


「班長嗎…?」

哲志就只是站在原地。



「還有你。你們誰都好,說話謹慎注意、執拗著本該分裂的關係…該累了吧…」

喉嚨在抖震,體內好像有什麼要蘊釀一樣、胃袋在燃燒。




「我們不是說過要繼續當好朋友,要連同他們的份活下去嗎?」

這誰不知道啊。

「活下去的事是一定的。可是當好朋友…我可以跟你繼續做朋友,可是篠崎不可以。」

「…為什麼…?」

好煩…這傢伙真的好煩…

篠崎為什麼會喜歡這個雞婆到不得了的男人啊。



「哲志,」

撿起了甩在椅子底下的書包,可是太裡面了,只好跪下來伸手探著。

「篠崎就拜托你了。」












「良樹…」

「就別說了…」
















「對白跟動作搭不起來喔…」

「吵死了。」













步入深秋,每天就坐在書桌前面用功。


好久沒有去玩,偷懶是有,那是抵不住睡意直接在桌上睡覺的時候。






要玩的話…

一個人又能去哪玩。




…打電動嗎…








說來眼皮開始重了…


咯咯-

突然的敲門聲。

「小良?」

啊。差點就睡著了。

「媽?怎麼了,進來吧。」


門輕輕推開,老媽只是將電話伸進房間。


「小良,找你的電話喔。」

「做什麼神神秘秘的…」

因為老媽始終不肯走進房間,好像用手將電話遞進來是最大讓步那樣,我沒好氣的搖搖頭,走上前取過電話。


這時候門外傳來不懷好意的笑聲。


呃…我又在作惡夢嗎?



「喂,我是岸沼。」

不管怎樣,連真的幽靈都見過了,沒什麼好怕。

再說接下來是恐怖展開的話,那也不過是夢罷了。

「喂喂,岸沼君?」

NO,既不是夢,也很可怕。

即使電話端是我最喜歡的女生,用著甜美的聲線喚我的名字,就目前我的行為、僵化的關係…

總覺得高興不起來,說真的,背部還有點寒。




「星期六要出去嗎?考試都結束了。來去放鬆一下?」

「呃…那個…」

「就遊樂園吧,我想去。早上九點在遊樂園前的車站等。不見不散。」

「那個-」

嗶-

然後是電話的啞音。被掛線了。





此時,門緩緩打開…

「小良,這個女生是誰?女朋友嗎?」

門後的老媽瞇著眼,這是平常她跟街坊講是非八卦的嘴臉…

「沒有啦,同學、就同學。」

「是嗎…?」

「是啊。怎麼要懷疑我。」

「唔…那星期六要在外面吃晚飯嗎?是的話我不煮小良的份囉。」

「還不知道…」咦?

為什麼會知道我星期六要出去?

「小良最近都在用功,去放鬆一下吧?」


然後,我看到老媽的圍裙口袋露出了天線型的物體。

……


家裡沒有收音機之類的電器,唯一有這銀色天線就是另一台室內電話。





我盯著那根天線。

「媽…妳在偷聽嗎?」

「哎呀。」

「剛剛在門後是聽著另一台電話才沒露面對吧?」我從椅子站起來。

「糟糕!熱水要滾瀉了!」


碰碰碰碰碰--

老媽轉身就跑到樓下去。



「妳這傢伙年紀不小了!不要跑樓梯跌倒怎麼辦!」

我走出房間在樓梯口大叫。

「所以我就說小良是乖孩子。」

「煩死啊。」

輕嘆口氣,想要回房間的時候,

「喂喂,親愛的?你那邊天氣好嗎?對了,小良他有女朋友了。」

聽到老媽在跟出差中的老爸說。





「別亂造謠啊!!!!」

我從房間喊出去。














因為前一晚伏在書桌上睡著,半睡半醒,磨蹭了整晚


--到發現已經是早上八點。





本來隨便套上帽T就想出門,卻在玄關前看到鏡子感覺不對勁又回去翻一件T恤,套上喜歡的格紋外套才放心跑出去。


說不在意是騙人的。



不過當決定好一切已經是八點二十分了。













重新翻修的車站改為半幅玻璃的天幕設計了啊。




看看月台的電子顯示屏,八點五十分。


安全趕上。




再次打開收件匣確認,那是篠崎昨晚發的。


【遊樂園出口左邊的公車站等。】






收好手機。心猛跳個不停。




現在才來緊張…反應也太遲鈍了吧。



今天要用什麼態度去應付這傢伙?




努力考慮,一邊朝出口方向去。


愈是接近,腦袋就愈是空白。


從以前就覺得,書唸得好,腦袋反應反而更慢。




現在就是這樣。






個子小小的篠崎的便服打扮很可愛,大家都稱這種衣著為小洋裝?

之前去和哲志陪他妹妹去逛街就聽到這個名詞。



隨便啦。

因為平常都是穿著校服,這麼新鮮的打扮一不小心就看呆了。


到回神,她就走到我的面前。




就抬頭看著我。



大概半分鐘,神眼十分凝重。



今天不是來玩嗎?什麼啦這傢伙…


還是要我誇讚?


雖然我不是哲志,可是稱讚喜歡的女孩子的權利還是有吧?






「篠、篠崎,妳今天穿得很…「終於肯來見我了嗎!?」


痛!!


我還沒說完這傢伙踩我一腳。

邀約的電話那頭是甜美可愛的聲線,剛才在等待的樣子看來很愉快,怎麼就毫無預兆地踩人了。








「好了,進場吧。」用看起來新簇簇的鞋子踩人的傢伙逕自朝園口的售票處去。

「喂,剛剛那一下是怎樣!」

「不-知-道-」


什麼啦。
















星期六的遊樂園人還是不少,主要是學生居多。

買了票後將另一張交給篠崎。

她先是接到,對我做鬼臉,然後將票工整的對摺收好。

「喂。」











「那麼接下來要玩什麼?」

「唔…咖啡杯一下子就能玩了,雲霄飛車平均要等上半小時…旋轉木馬也想玩…」

篠崎拿著入口擺放的地圖,很認真地看著。

自說自話的,無視我的問題。

「喂。」

「摩天輪要排上一小時啊…遊覽車遊園要十五分鐘…園內巡遊表演則是下午一點半…」

這傢伙是被什麼愛玩的靈附身嗎?



我決定抽走她手上的地圖。


「喂、我沒看完!」

「今天我整天都有空,玩完全部才回家也可以。」

有那麼一瞬間,她像是看到蛋糕那樣雙眼閃著亮光,然後意識到什麼又開始臭臉。


「哼,不是為了唸書連朋友都能冷落嗎?」


這傢伙抬高下巴,趾高氣揚地走著,從來沒看過這樣的篠崎。


的確是有想過她會生氣,可是會把我約出來玩,似乎又不是這麼一回事。

不過時不時借故發牢騷,今天的篠崎可謂是任性模式。


「是喔。為了專心唸書就連那個家都能回去,還能跟家裡修好關係。」

沒不甘示弱回話,實在愧對今天如此特別的篠崎。不知為何,就只是這樣想。


「唔…那就好了。」

她高興的笑了。

很快就跑到眼前的第一座設施去。

















如果你覺得有過度換氣症候群的人體質弱、膽子小,那就大錯特錯了。


--就像我這樣。






到底是覺得下一站就要玩最後的摩天輪依依不捨,還是對雲霄飛車情有獨鍾,我只知道這是第五次坐在雲霄飛車上。

旁邊的篠崎抓著護欄,興奮地叫著。臉頰都變得紅潤了。




我並不害怕,可是每次從車上下來,腳步不穩,胸口有點酸痛。







「那-」

「該玩下一項了喔。」

「欸~想玩啊,我想玩。」


唉,這傢伙又開始任性起來了。






第六次。








「我真的不跟妳鬧了喔!」

沒等她表示要重新排隊,我就將她拉到摩天輪前的人龍去。



「難得雲霄飛車都沒什麼人可以一玩再玩。」

這位在師生間人氣不錯的班長就在我面前嘟著嘴,捏著衣擺,另一隻手指著翻來覆去的雲霄飛車。


「玩完摩天輪再坐。」


「你就有這麼想要玩摩天輪嗎?!明明是個男生。」

「閉嘴!玩了六次雲霄飛車還想要再上去玩個七八九十次的人有資格說我嗎!」

「哼。很難得地和岸沼君出來玩,還諸多限制。」

「其實是那個雲霄飛車的安全桿壓得我的胸口很痛,我想要休息。」

篠崎原本在羨慕雲霄飛車上的乘客,話畢後回頭盯著我。




「有的話不由你自己說清楚,別人根本不會知道,到誤解你的時候可別後悔。」

突然地話題變得很沉重。

該說是聽者有意的一句話…


「有什麼想說就直接講,別吞吞吐吐。」

「吞吞吐吐的是岸沼君吧。」

「什麼?」

我不自覺握緊拳頭。

這世間上可是存在不說為妙的話,雖然不期望她會體諒我之前的行為,但被這樣說還是有點生氣。









「請兩位登上車廂吧。」

正當要反駁的時候,操作員以營業笑容指示我們。

面前的人龍不知幾時被消化到剩我們以後的。









我先讓她進去,再坐到對面。




「別太用力坐下去,車廂都晃了。」

「抱歉抱歉。」


因為剛才有口難言,到現在胸口有點苦悶,接下來得在這個密室度過。


沒有話題,氣氛很差。

於是托著下巴望向窗外的景色,以表示我的不滿。




的確,要是一直坐雲霄飛車就好。


明明這之前我們都還有說有笑,而這時候才曉得她擺的鬼臉不過是想要鬧彆扭,可惜為時已晚。







車廂開始升起,速度很慢。現在才比旋轉木馬高一點點。









「我是想要和岸沼君開心的玩。」

她這樣說。


我沒有回頭,只是隨意地讓視線游走於窗外的景色。

她的話說完,我未有回應。


車廂內很安靜,靜得能聽到自己的呼吸聲。





「只不過是過了一個多月卻好像有整整一年沒跟岸沼君聊天。」

「抱歉。要趕回以前的放棄的進度有點吃力。」

我執意看著窗外,彷彿只要對上她就會把所有的苦衷吐出,前功盡廢。



「嗯…」

車廂比雲霄飛車還要高。山後映著空色的湖泊緩緩浮現。

「我們真的很久沒好好聊過…。對了,妳跟哲志怎樣了?」



其實一點都不想要聽到。

可是曾說過「哲志就麻煩妳了」的話,也為了讓氣氛不再尷尬,只好以她在意的「持田君」作話題。




「嗯~這個呢。」


故弄玄虛的,看來真的是有進展…


「抱歉,我喜歡上其他人了。」

「欸…?妳說什麼…」


我驚訝的望去語出驚人、然後小頑皮的吐著舌頭正打哈哈裝傻的篠崎。


可惡。

現在恨不得她說跟哲志交往。被不認識的人…完全接受不了。




「我說我喜歡上別人了。」

「對方是什麼人?」

要是不正經的傢伙我才不管篠崎喜不喜歡。


「岸沼君真是的,就只有這個時候提起勁來。」

廢話。

看到我感到尷尬,她就最高興了。



明明以前都還會說「我我我我有持田君了」…好懷念這樣的篠崎啊…






「所以到底是什麼樣的人?」

「想知道嗎?」

「說啦。」

「這個啊…對方是個愛耍帥的人。」

真噁心。


「其實仔細一看,是個滿帥的人,但就是愛耍帥。粗枝大葉的意外地細心。」

篠崎喜歡的是具有矛盾兩面的人嗎?


「不過他把我看成是很懦弱的女生叫我有點不高興。」

「唔…的確…篠崎是很堅強的女孩子。就算不…經歷那種事在平常待人處事就應該察覺得到。」


我就是喜歡那樣的篠崎。


「對吧?我好想告訴他,其實我應付得來。就算被說逞強硬撐,只要有他在我就可以安心。

因為人類是不可能獨來獨往的,岸沼君你不覺得是這樣嗎?」


我點頭。

腦海憶起那時候被討厭的老師抓著冤枉,然後被篠崎解救、相信時的溫暖。


到現在我還是相信、想要守護著這道小小耀眼的光輝。


「不過他似乎不這樣覺得,明明就清楚這條道理,就硬是做出傻事來…

大家都很擔心。說好聽的,他是個意志堅強的人。」





碰。

拳頭捶在椅子上。


「岸沼君?」

「為什麼對象不是哲志…就算他可能和中嵨在一起,可是他有哪裡不好嗎?」

我火大起來,牙關咬緊。

為什麼那人這樣不珍惜篠崎…可惡…

更重要的是,我竟然輸給這樣的人。好不甘心。



「那當然是有覺得比持田君好,所以才會轉而喜歡他吧?放心。」


面對我快要抓狂的反應,對面的篠崎顯得悠然。


「才不放心,比哲志好的就是妳說的優點嗎?就剛剛說的那些?聽起來缺點大於優點。」

「說來,岸沼君更想要聽他的缺點?」

「妳應該知道我為什麼會有這種反應才是。」

篠崎有點得意,雙手交疊胸前,一副娓娓道來、要跟我分享她喜歡這個人的心情的樣子。



一個多月的份。


要是這一個多月,選擇陪在她的身邊,我會有機會嗎?


不。那樣篠崎永遠都得活在天神小學事件的陰影下。


更重要的是,我很不爽這個人。如無意外應該是同校的人,那就從篠崎口中打探他的消息,揪出這個人把他打一頓。





「那個人雖然細心,可是很不解溫柔。」

篠崎開始說著,手指圈著髮尾。雙頰泛著紅暈。


可惡。



「找他的時候愛理不理,明明就不很專心卻要裝得很專注一件事上。有時候晚上發他郵件讀過卻不愛回覆,把整晚等著的我當傻瓜。」


剛才臉上的羞澀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激動的不滿,眼角冒出淚珠,在我翻著外套的口袋找手帕的時候,

她身體傾前地繼續哭訴:


「約他出來的時候又只顧著吵架、怪我在逞強的同時自己又在逞強、坐摩天輪的時候又愛用力坐下去。

坐在我的對面偏偏要望向外面裝酷,和他說話冷言冷語的,明明他跟我告白過喔。

雖然我是過了好一段日子才真正地意識自己的心情…

可是這樣子實在太過份了,岸沼君你說是不是?」



……



我的右手插在左邊胸前的口袋。動作停住了。

在她看來我應該很奇怪。



呃。



如無意外,能夠符合以上條件的,應該是我。


臉好火辣。


是我嗎…?


真的是我嗎…?














咦?


那麼,我被告白了嗎?



「岸沼君!!!」


「有!」我全身僵硬。


「我在等你的回答。」








太混亂了。對上那雙大大的眼睛我快要窒息。



我緊閉著眼睛,睫毛有點濕潤。






























「如果妳接下來還有時間的話,請和我去遊樂園山後面的湖泊散步!」



















我絕對不會告訴美樹,她要好又尊敬的哥哥在回應告白的時候緊張得快哭。






Comments

愛死了~大私心呀~~這對>WW<
下次還會在出這cp的文嗎?會嗎?OWO
我好喜歡你的文呀啊啊啊~~~
Re: Re: 沒有輸入標題
> 愛死了~大私心呀~~這對>WW<

啊,竟然有新臉孔還是不良班長的同好(噴

歡迎歡迎!

超喜歡這兩隻,一個在鬧任性,另一個整個愛妻(?)妻!

漫畫的走向好像真的能修成正果啦(艸)

> 下次還會在出這cp的文嗎?會嗎?OWO

可能不會吧,我也是受不了這兩隻太太太可愛了才寫,寫完後怨氣目前都鎮下來了(喂

> 我好喜歡你的文呀啊啊啊~~~

謝謝(跪拜)(雖說我滿好奇怎麼能找到這來啦wwww



再次謝謝你的留言m(_ _)m 我超高興的有同好啊媽啦

只限管理員閲覽
此留言只限管理員閲覽
Re: 寫的好棒:))!!
> 我也好喜歡他們兩個:D
> 人工呼吸XD

可惜沒親成了(艸

期待漫畫版正式修成正果(艸

這兩隻真的超超超超超超可愛啦
竟然有幸能看見不良X班長的同好真是太感動了!大大請接受我的告白(不你
這篇文感覺完完全全把兩個人相處的FEEL給揪出來了www這麼萌真的可以嗎www(滾
漫畫版的人工呼吸沒有完成讓人十分殘念ˊWˋ(慢著
可以期待大大的下一篇嗎(遭打
Re: 沒有輸入標題
> 竟然有幸能看見不良X班長的同好真是太感動了!大大請接受我的告白(不你
> 這篇文感覺完完全全把兩個人相處的FEEL給揪出來了www這麼萌真的可以嗎www(滾
> 漫畫版的人工呼吸沒有完成讓人十分殘念ˊWˋ(慢著
> 可以期待大大的下一篇嗎(遭打

最近都在忙別的事,現在才看到阿書桑(喂)的留言,超~抱~歉~( 艸)
這兩隻相處只是憑感覺而已,能對到感覺實在太好了。
現在只能夠漫畫版補完不良班長份的我開始有點絕望,又慢慢導回主線配對上去,不要再欺負不良啦(ry)

雖然很怨念,很喜歡這兩隻,可是目前應該還沒有打算寫下一篇就是,因為手頭也有文在趕這樣
感謝阿書桑的留言,班長不良真的萌到亂七八糟!!!!!每次看完他們的回合我心情都會嗨到不行(喂

希望漫畫版能給出一條不良班長線啦 反正官方我也覺得他們沒打算去處理主線,你看看2代也

跑題了,再次感謝留言m(_ _)m
不良x班長同好
你好,
我是最近才迷上屍體派對的,而我也超超超超喜歡這個配對!
真開心能找她們相關的同人文,真的非常的開心www

這篇真的太可愛了!
看得我心花朵朵開
謝謝你打出這麼萌的良あゆ文
Re: 不良x班長同好
> 你好,
> 我是最近才迷上屍體派對的,而我也超超超超喜歡這個配對!
> 真開心能找她們相關的同人文,真的非常的開心www
>
> 這篇真的太可愛了!
> 看得我心花朵朵開
> 謝謝你打出這麼萌的良あゆ文

小柯你好!抱歉這麼久才回留言!
很高興你能喜歡這篇班長不良,因為同好看似很多,露出水面的卻很少 是我的錯覺嗎?百合配對控反而比較多www


所以很開心到現在還是能靠著這篇文釣到同好,明明是不怎麼了的作品,被稱讚得有點心虛www

我到現在還是超級怨念怎麼最有可能修成正果的漫畫版最後竟然被打回正道(哭)作者是收了其他人的錢嗎

害我也只能到處找同人文來補糖止痛T_T

總之Nice to meet you!又找到另一個同好了!感謝你的留言!歡迎一起發病(誰鳥你啊

其實,我自己也寫了一篇
但是我的故事是以遊戲BR(PSP版)基底

漫畫還再慢慢看(所以我被雷了嗎XDDD
就說劇組超過分的只想欺負我們的良樹(什麼時候變你們的了

這種官方不發糖的CP,我們只能自立自強了QAQQ
他們明明就超配的QAQQ

如果不嫌棄的話,就獻醜了
http://snow3625.blog.fc2.com/?no=113
Re: 沒有輸入標題
> 其實,我自己也寫了一篇
> 但是我的故事是以遊戲BR(PSP版)基底

我不擅長做留言,所以我是很努力在想要怎麼回就拖到現在了(被巴

> 漫畫還再慢慢看(所以我被雷了嗎XDDD
> 就說劇組超過分的只想欺負我們的良樹(什麼時候變你們的了

啊啊啊對不起但是漫畫卻比其他平台閃亮得多 雖然不得善終得莫名其妙

> 這種官方不發糖的CP,我們只能自立自強了QAQQ
> 他們明明就超配的QAQQ

我超喜歡這種反差萌!!!!不良那種壞壞的只會聽死認真的班長實在太萌了!!!(跳跳跳

> 如果不嫌棄的話,就獻醜了
> http://snow3625.blog.fc2.com/?no=113

謝謝你的URL和文!(合掌

Leave a Comment

Profile

Farly

Author:Farly
============================

自介好麻煩,砍掉吧。
-本站圖文禁止轉載


歡迎交換連結
============================

在此先感謝你們的留言m(_ _)m

(當然廣告除外)

Plurk
看看有幾艘潛水艇
free count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