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ENT BLUE

神は無意味。本当の神とは、愛。

(屋上阿飄的師生組這樣)想不到的還是想不到

Category: ACG+雜物庫  



真是我的天使啊菜々子!!!!






沒修過,由它去吧。(別)

設定有BUG。




理所當然大的、

不相符小巧的。


--這是關於兩雙手的故事。




兩手手指互相搓揉--不解的意思。

握著的筆桿停不下的手。



不明白到底是夕陽還是剛才在走廊大奔走的緣故,今天的園生月代只顧著低頭,玩著她的手指,時而嘆息。

「這題做好了。」

「唉…」

「月代ちゃん?」

旁邊用功的剣峰桐手停下來,筆蓋頂端垂下的小兔裝飾敲到筆身。


這的確是奇景,平常沒事做的數理部,難得地有課後輔導的環節。







「欸、發生什麼事?!」

「今、今天來課後輔導吧!」


話出自激烈衝進來的月代口中,額上的汗緩緩流下,

被早在數理部部室待命的桐問及情況,她煞有介事地說。

「課、課後輔導…?」

雙頰簡直是被火燒一樣,直到月代指著她的書包更正是功課方面,桐瞬間冰結、像被丟到北極一樣。




其實也沒什麼冷不冷的,只是突如其來地吃了一驚,然後發現是會錯意那樣的小失落。

也對嘛,交往的對象是月代ちゃん,在講台上用著跟外表不一致、成熟大方又可靠的老師。

不用功不行。




將練習推到月代的面前,只見對方握著筆卻若有所思,注意力好像從一開始就不曾有過那樣。

「月代ちゃん?」

「桐…到底…學生們是發生什麼事…」


咚-

頭突然撞到桌上。






「月代ちゃん!!」

這時候月代頭上的雙馬尾垂下,宛如電池用乾的兔子玩具。










醒來是兩小時後的事,熟悉的房間,熟悉的被子。


「…桐…?…這裡…是…?」

「月代ちゃん的家。」

「怎麼…發生什麼事?」

「妳又發燒了。」


伸手去摸--

真的,額頭有退燒貼。太習慣了這冰涼的觸感也不太好。


「桐…謝謝。」

「我沒有駕照,之後只好坐公車到學校去吧。

剛剛揹妳回來的時候遇到鄰居的阿姨,問這是不是我的妹妹,真是的…」

桐別過臉,躺在床上看去旁邊站著的她,好高大。

「我、我先出去給妳煮粥…衣服就…慢慢換…」

幾乎是邊說邊出去,完全沒回過頭。隱約看到她耳根赤紅。



掀開了被子,身上還是穿著上班的衣服。


好像有點理解她急著要從房間離開的原因。


「謝謝。」

月代小聲說。就像那天,對在旁邊守著、握住手睡著的她說。












「只讓妳一個人我也不太放心。所以跟家裡說到朋友家裡過夜,

待會要先回家拿一下換洗衣服,妳再睡一下吧。」

將餐具收拾好,回到房間的桐彎身跟床上的月代低聲說,

「妳醒來的時候,我會在妳旁邊,就安心睡?」

摸摸她的頭,很快又出門了。






--我還什麼都沒說不是嗎?


其實沒有露出什麼寂寞的神色,應該。

但每一次,出乎意料地被妥善照顧著,妥善得不好意思。



是因為跟大人在交往,所以要變得更成熟、抑或是自己還不夠成熟要被倒過來照顧?


同樣地、每一次,


「別想太多了。現在妳的工作是休息。」

臉帶認真表情、如此地駁回。



甚至是有過一連病上三天的事情。

積了三天的題目…


在偶爾的情況下,看到她在暗亮的燈光下拿著答案本默默批改。




因為只是功課,試題她不會碰。

因為積起來的份量太多,默許。

因為她在凌晨兩點還在埋首別人的事務,那努力、拚命的表情。



彷彿去拍她的肩、催她去睡是那麼不解風情。



尤其第二天的黑眼圈。





想要跟她道謝,

接著一定是「快休息去」或是「因為想要為妳做點什麼事」


--這樣的回應。




說來還有作文要修改,

那麼,趁現在好好的休息,在半夜跟她一起努力吧。













剛去看過月代ちゃん,睡得很熟。

雖然抱著布偶睡覺的月代ちゃん好可愛--

像小兔子那樣可愛、不對,比小兔子更可愛的月代ちゃん抱著之前約會送她的布偶啊!!!!!!!!


怎麼辦,要拿相機嗎?

不對,閃光燈絕對不行…

果然夜間拍攝用的DV是必須的…可是好貴…要去打工嗎?


兼職也不能挑工時太長…也不能影響到數理部…





啊,現在…

幫她的忙更加重要。剣峰桐快冷靜下來!!


用力拍拍自己的臉。好痛。


好!



每次從放著講義、待批閱作業的袋子翻著要幫的活時,嘴裡都會輕輕默唸著「對不起」三個字。

雖然也不會翻出什麼叫人驚喜的東西就是。




這樣子活像是童話故事裡的鞋匠妖精。

月代ちゃん好像有發現了,不過她從不過問。

比起她的誇讚,我更想要看到她的笑容。



就這樣默默耕耘,如此守護著重要的人。




那今天的是--




















一疊作文。

主觀的、無特定答案的功課。

啊…這下沒戲了。




咦!?

這不是她發給我們班的嗎?






「這星期的題目是最近開心或是難過的事,偶爾也要讓大家的腦袋放鬆一下喔。」

不知道是班上的誰隨口一句抱怨說最近的作文太富哲學性,結果代課的月代ちゃん還真的這樣決定了。


溫柔的月代ちゃん。



眼前是班上同學最近的心情記事,很難不去看…像日記那樣的…


--對不起,我不客氣、不對、我是想要讓作文能力提升而參考喔!


於是翻開看了。









『睡覺的時候壓住了手結果早上發現脫臼了,幸好是星期日,不然要請病假了。』

重點是這個嗎?


『吃冰棒連續八根都中獎,吃到肚子痛。』

這是當然的吧?


『聽說學校有幽靈,可是找不到,很失望。』

這是屬於高興還是難過?



接著…


『最近開心或是難過的事--剣峰桐』


咦?這是我的…
























半夜醒來,待視覺慢慢適應黑暗,

床邊的椅子是空著的。



披上外套,輕輕打開房門。


不出所料,書房有微弱的燈光。


沙沙沙--

躡手躡腳地朝燈光前進,筆在紙張上劃著的聲音愈是清晰。


她像過去的晚上那樣,低著頭,比起任何時候還要賣力地完成我沒做的事。



只是、把麻煩遺下來的正是我。

感謝是需要,還有道歉。


不希望單方面的呵護,因為想要跟她對等,一直努力。

桐也是這種想法,所以我更需要去跟她說。


真是的,發燒都讓腦袋遲鈍了。




「桐?這時間該要睡了喔。」

拉一下肩上快滑掉的外套,臉在發熱。

想要更接近,這種喜悅的心情。



只見她突然顫抖一下,手上的紙滑下,飄到我的腳前。



「我沒有要責怪妳啦。而且我想要跟妳好好的說清楚-」

邊說邊拾起地上的原稿紙。




『最近開心或是難過的事--剣峰桐』

這是我最特別的學生,最喜歡的人。


注目的。





『最近開心或是難過的事--剣峰桐


幾經辛苦終於儲到買遊戲的錢了。好開心。

總算能追上朋友的話題了,我們相約於週末在咖啡店一起玩遊戲。

雖然她們等級很高,可是還很有耐性地帶我過關…』


都是在說遊戲的事…是角色很可愛的遊戲嗎?

桐真是的…該像個孩子的地方還是有啊…


正想要笑出來的時候,看最後面有紅色的字跡。


『別顧著玩遊戲而冷落妳重要的人喔。

雖然在講課的時候刻意不望妳,可是人家的心還是妳的。

愛妳的月代ち』









……











「桐?這是什麼…?」

雖然維持著臉上的微笑,卻難掩澎湃湧現的殺意。握著紙的手抖得像七級地震。

「我、呃…月代ちゃん,那個…」

「紅色的字是什麼回事?嗯?」進一步逼近。

「我…我還沒寫完…」桌前的高二女生,不敢正視老師的眼,像是面前站著一個兇狠的綁匪那樣。

「嗚哇--!!!」

剛剛還有著綁匪氣勢的月代竟然像個迷路小學生跪在地上哭了。

「月代ちゃん!?」

「因為某些事情…這疊作文要交給教務主任看啦…嗚」

雙手揉著眼睛,外套掉在地上。

「嗚…想不到那麼乖巧的桐會做出這樣的事來…!」

「呃、乖…我只有寫了自己的那份…」













理所當然大的、

不相符小巧的。


--這是關於兩雙手的故事。




右手握住間尺重覆地拍著左手掌心--裝兇作勢的意思。

握著的筆桿不敢停下來的手。













二人的漫漫長夜。






Comments

好久沒來了就看到好物

靠wwwwww有病啦!!!!
你害我笑到把自己大腿都拍紅了啊喂wwwwww(牽拖

Leave a Comment

Profile

Farly

Author:Farly
============================

自介好麻煩,砍掉吧。
-本站圖文禁止轉載


歡迎交換連結
============================

在此先感謝你們的留言m(_ _)m

(當然廣告除外)

Plurk
看看有幾艘潛水艇
free count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