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ENT BLUE

神は無意味。本当の神とは、愛。

Dumbwaiter

Category: ACG+雜物庫  
上個星期簡直是瘋狂。

腦袋一直狂轉,發上整整一星期的高燒…

終於將文寫出來,腦袋的壓力抒緩下來後,燒也退了。

嘖嘖,這個體質根本是強逼人要老實,不能想太多…吧?


話說牧ちゃん真的好好好好可愛(艸)

這下也發現自己是個雙小辮控…

嫁列表

這樣絕對很奇怪啊媽咪!!!!!



好了,如慣例的完全沒有為文解釋過。

嗯,這是關於升降機的故事。

完。(慢著





咚、咚、咚-

隔著耳機,平底鞋踩在金屬梯級依舊響亮。

可能是我習慣了在這時候將音量調小吧。


--從下車的時候。



今天她又在旁邊直直走過。



每一天都站在左邊等待機會到來,而每一天她都從右邊空出的通道走過。

--除了發現在相同時間出門的第一天。


那一天,因為忘記跟鄰座交換值日生,衝衝忙忙地在電動扶梯走動。


咚咚、咚、咚咚、咚--

--這是那天的聲音,好像大家相約在同一天趕路一樣,一排人在爬電動扶梯。


可是我沒回頭,只是努力回想道具是擺在哪裡,要不要澆肥,等等…

直到走出車站的驗票閘門,她看著手機,輕鬆地超越快步朝學校前進的我。


很入神地,彷彿我從未在她的世界裡登場過一樣。




如果說只要知道對方的名字就算認識,那麼我們應該可以打招呼了吧?

尤其是在前一天才在公寓的升降機碰面,互相介紹過。



她先出升降機,就在門快要關上的時候,聽到走廊傳來「咿、好痛!」的聲音。


聽起來不是很痛,應該說是口頭襌、自然反應…

不知道是踢到什麼呢?

有點可愛,忍不住笑了。



所以這不會是第二天碰到面就完全不打招呼的原因…唔…



走在她的前面有好一段距離,她有看到我嗎?


有這麼一點地懷疑。











新學期的第二天,去年同是籃球部前輩想要借去年的筆記,捧著厚厚的筆記前往她的班級去。

重新分班的關係,即使是去年為部活的通告而經常造訪,有著不熟、不認識的人…有點緊張。

尤其是當本來是二年級的她們,掛上了三年級生的頭銜時。


應考生。好像從一堆只會玩樂的輕鬆少年少女們頓時變身成大人。

就業、繫上領帶、穿上更合身的西裝出席各種儀式…




好重。

實在很不合時候,我知道。不過筆記真的好重,手腕不是很有力,

走上幾步又休息、總之是很勉強地走到三年級的樓層。


去年的份有這麼多嗎?升到高中也只是滿一年,現在是第二年的開始…


自問是很擅長聽寫,筆記整齊而詳細,絕不是自誇,將來在歷履書裡可以當成專長來自我介紹。

不過沒有太強的外語能力,看來適合的職業也只有秘書一類的工作吧。


還記得站在有點傷痕的門後、胡思亂想停止下來,深呼吸,


去年不是籃球部的經理嗎?

三年級的前輩也要聽我這個一年級的建議。

雖然大多是教練的傳話就是。



嗯。要進去了。





嘩-啦-


「上回有看嗎?」

「我說河川演的角色太帥了吧。好想嫁他啊!」


看來我的擔心是多餘,裡面沒一個三年級生有應考生的氣息。

甚至有人在課室裡打起棒球來。


角落的那扇窗用膠帶封成一個大交叉實在叫人在意。



「啊、來啦?辛苦妳了。」

「不會。」

前輩長得很高大,聽說是在三歲就開始打籃球吧?

才剛上幼稚園的女孩在投籃,總是想像不能。

托這個的福,我幾乎放棄要對上前輩的眼說話,

要將下巴抬至水平線高的角度才能對視搞得在擔任經理的第一個星期就出現肌肉勞損了。




「喂,妳這個怎麼辦,飯糰。」

有人叫住了前輩,我也順著前輩的方向望去,就在旁邊、門口的旁邊。




她就坐在那裡。

桌子上的便當打開,右手正拿著飯糰晃呀晃的,膝上還攤放著漫畫,似乎是邊看邊吃邊跟圍坐在旁邊的女生聊天。





「喂什麼喂,明明是個二年級的還佔著前輩的位置吃前輩的飯糰是哪招。」

「那可以吃嗎?」

「廢話!」前籃球部部長完全抓狂了。

她是二年級生嗎?!還真敢啊。

「唔…這一疊…咦,前輩妳要留級…不對、退回一年級是怎麼說…」

「閉嘴!妳明明就知道這是怎麼回事!要不是妳完全沒抄筆記,我還會要跟後輩借筆記嗎?」

「這不是很好嗎?」

「好個頭啦。」

前輩大概還想要再罵什麼,但是這個二年級生馬上又回到眼前的事情去,高大的前輩看起來很習慣,很自然地跟我聊起來。




「說來今年不再去籃球部嗎?」

「不了,看到三年級的壓力這麼大,還是決定退出,當個回家社的努力溫習。」

這絕對是客氣,只是,大家不到引退就沒打算收心養性唸書嗎?

「啊啊、真是叫人感動啊。說來我後面這個傢伙也是很不成氣候的,她跟妳同年喔。」

「剛剛有聽說到。」

「喂、我在叫妳。」前輩用力拍了二年級生的肩。「多學學人家嘛。」

「欸?」她的目線對上我。

眼睛很大嗎?目光有神嗎?漂亮嗎?不知該怎麼說,我就是覺得這個人的眼睛很好看。

「抄筆記啊。她的筆記都很工整。多學點吧,不然她整天也要給我帶筆記複習啊。妳也說句話嘛。」

「就是嘛。」附和的話,我只想得出這句。

「…是我的錯嗎…明明是前輩妳自己基礎打不穩。」

「啊,對了對了,這傢伙最近搬家,搬到妳住的公寓那。喂、快打招呼。」

「喔。」

當聽到是住在同公寓是有點高興,一起上下學,

成為朋友的話就可以打發不再擔任經理所空出的閒暇時間了。

不過她並沒有表現什麼驚訝或是喜悅,只是拆開了應該是前輩的飯糰,大口咬著。

前輩沒對此作出反應,不是不介意就應該是對方動作太自然而忘記。

沒再理會我們,繼續她的漫畫、她的午餐和她的聊天去。





--這就是我第一次遇到她的模樣。











後來我跟前輩在走廊聊天。

突然,那個二年級生從課室走出來,雖然只是一瞬間,在她要回頭看過來的時候,我竟然選擇抬頭看著前輩。


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可是我覺得本能想要逃避什麼吧。








果然如前輩所說…

當天下課回家的路上,我遇到她。

不同的是,這個時候還沒有很在意這個人。

--同樣地,她沒把我放在眼內。


相信是因為這樣子,我才加快腳步,走在她的面前。


至於走在她的面前到底是示威,還是幼稚得想要被注目,這完全沒有考慮過,只知道大腦和心情一直促使行動。


不僅沒有被叫住、很快地,她又走到我的前面。

什麼嘛,這是跑馬嗎?


我自己也覺得難看,可是就是不想被她拋在後面,好像今天有間接地說過的一句話沒被當一回事那樣。



總之就在思考到底是不甘心、不喜歡這個人、抑或是其實在第一眼…不、這個沒可能…


總之就在這個時候,不知不覺地,走在前面的她進入公寓大堂,我緊隨在後。



她先進升降機,啊、這下應該看到我了吧。

她按住開門鍵,直到我用力點頭、邊進去為止。



6樓的指示燈亮了,我是9樓。

這當然是我伸手到她前方的面板按的,在這小小的空間裡,誰都沒作聲。




她好像跟前輩很要好,說話不留情卻很理解對方的朋友關係我很是羨慕。




--要是此刻的情緒成份有不甘心,那麼這份不甘心有100%是因為這樣的緣故。


說到底,跟這個人有那麼不正式而間接的一句話…

--那麼的一句話。

所以說,有什麼理由去生氣對方有差別待遇?

根本就不熟嘛。








叮。

很清脆的鈴聲。還貼著上個月維修紀錄的升降機門開了。


「那麼,明天見。」

她頭也不回就走出去。



我這時候只是感覺到臉上一陣火燙。






雖然是同公寓、相同目的地,整整一星期,就是沒能碰到她。



沒有交流的一星期,可以那樣自然地上前打招呼嗎?


我不知道。




休息時間路過所有二年級的教室都不見人,

大概是溜到三年級的課室去吧,感情真好。


這麼說來,名字、生日、喜好等等都可以向前輩打聽。

可是連打聽都不敢、又怎會厚臉皮到三年級的課室打擾?





到找到藉口能去三年級的課室時,在走廊看到她和前輩。



結果是,


她很懂規矩的離開,招呼打不成,心不在焉、跟前輩的對話也變得很失禮。









在手帳上筆記之後要向前輩道歉、制訂能遇上對方的新方法等等…


劃掉再重寫,下課後的車廂空盪盪、搖搖晃晃的,字跡很難看…

心情又更差了。






將手帳合上,放進書包裡。準備下車。






然後,


在對面的樓梯口看到…我感覺到瞳孔突然擴張。





天然茶色、帶著微微卷曲的短髮…

!!

就是她了!



去年一直在觀看賽事、記錄隊員狀態而訓練出來的動態視力…

籃球部、感謝去年的照顧!



嘛…認真想想…

這個腦袋很醒目、她本人也沒在跑,跟動態視力無關就是。




不過問題又來了--


她又沒看到我,腳步也沒上次快,可是要追上還不簡單。



--明明只是比我高十厘米左右…差別就這麼大嗎?




有過上次的經驗後,這次一定能好好的打招呼。


問題是要跟得上,又要她看得到我…





於是,電動扶梯站在她的後面、樓梯也用力踏著腳步的走在後面、便利店前的那小段路…沒能做什麼…


就是沒回頭,與隨性的髮型不一樣,步姿走起來還滿端正的、這樣進去公寓。




步速有差上一截的我慌張起來,這時候電動門已經關上。


從門上的玻璃看到她按下升降機的按鈕…




嗶--

這時候的我則是一直在按錯密碼…啊…她快要走了吧。


再匆忙按錯幾次,好不容易地--

竟然是要用好不容易來描述按對大門密碼…



升降機還沒到,太好了。



可能是聽見開門聲,回頭看我時,我的「妳好」說得好大聲…


好丟臉。



「嗯、妳好。」

她沒什麼反應,耳朵塞住耳機。


我是9樓…她是6樓…

想辦法先佔著控制板?然後問她層數,再聊開不就好了?





叮。

到了。

這次她在外面按著升降機,另一隻手示意我先進去,就像個禮讓的大人那樣。


好極了!

不過很快地、她是很俐落地進來,人也靠過來想要按6字。




躂、躂!

一心想要幫她按層數,結果躂躂兩聲按得飛快、手指頭痛,

那麼一瞬間我看到她愣了一下,然後微笑點頭向我道謝…





啊…好丟臉…一口氣出糗三次…

我倒寧願她哈哈大笑笑我笨…


現在微笑也沒能接得下什麼對話…



眼看顯示板從二變成三…我不要又再錯失機會…很難得再遇到不是嗎?

再說被幫忙以後不作聲太沒禮貌了。



「那、那個!」

我也不要再這麼大聲啦!


「是…?」

她將一邊的耳機拔下來,眼睛瞪得大大的,好像我嚇到她一樣…


不,事實上是我真的有嚇到她吧…啊…好想哭…


「失禮一下,我叫彌生,跟妳一樣是二年級的,我可以知道妳的名字嗎?」

太緊張了!振作一點好嗎!嗚…

雖然是有自報名字,可是對方會覺得我是怪人吧?不管了…有問到就好…



「彌生嗎…妳好。叫我淺蔥就好了,很怪的名字吧?」

原來是她的名字是淺蔥…




「是很特別的名字就是。」總不能說可愛吧?

「同學老是愛拿我的名字開玩笑就是,說要去抓黃色電氣鼠那樣。」

聽不懂…



平時板起一張臉、跟前輩打鬧則是不懷好意的笑容…


這時候的她笑得有點不好意思…

可能是新鮮吧。感覺好可愛…





叮。

不過這台升降機還是很不留情地將我喚回現實。「時間到了~」這樣。



「那明天見吧。」這次她回頭向我揮手。

「嗯,明天見。」





「咿、好痛!」

門快關上的時候,聽到她這樣叫了。

整個人輕飄飄的,好像不抓住什麼就會飄走一樣的高興…



不過…


之後的第二天,就如最開頭所說,我又再錯過能跟她交談的機會。








倒是,原本以為只會在下課偶爾碰到,出門碰不到臉可能只是她睡昏頭--因為我較晚出門。

但接下來的幾天、幾星期、她都在這時間出門了。



她就那樣筆直地從我身邊經過。


好幾次想要叫住她,無奈她走路也好、爬梯級的速度都很快…

要是叫停她的話又會阻到後面一同爬梯級的上班族…不能給她造成困擾。




當然我也試過走去她常坐的車廂,就總是遇不到,這種時候竟然是從我平時習慣坐的車廂那下車…

到換回來的時候,她又在回到前一天我坐的那廂…




坦白說,我都想要放棄了。


別誤會,我指的是早上。下課的機會比較多,還可以一起坐升降機。





下課的班次--

10分的太早了,從學校趕不及。

17分的是平常剛好的時候,在月台找過、看不到人。

24分的是我常坐的時間。


一次是在17分的遇到、另一次是24分。

今天在17分遇不到、明天就24分好了。







到現在,又一個月了。

每個上課天,如此筆直地從我的旁邊走過。


在學校難得碰到,一同幫忙搬運資料的時候卻遇上理事長和校友們,被邀請進去卻高估了教職員專用的升降機--

那樣塞在小小的空間,跟她靠得好近好近,還是沒能說到什麼話。




那個時候我發現從羨慕她和前輩打鬧、被無視而演變到另一種在意…






會對我打招呼、可是早上會在旁邊直直走過。


是看不見我嗎?

是討厭我、只是在密封的環境裡不得不回答我的提問嗎?


漸漸地、忍耐力逐步瓦解…


她那一句「明天見」是帶著笑容,毫不造作的。


那麼是不是只要不怕丟臉、大膽地去叫她,她就能發現我嗎?




「要是牽腸掛肚到最後發現只是浪費時間也很不好喔?

勸妳的朋友直接說吧,畢竟對方的想法都是用猜的。」

很老土地將煩惱故事的人物代入成我朋友,向前輩請教,得到了這樣提議。





那,明天就來行動。


哪怕是扯著她的衣袖要她留步也要說清楚。



這次,連同這兩個月的心情也要傳達出去。








咚、咚、咚-

這麼用力踩在鐵製的踏板上,能夠蓋過耳機的聲音嗎?



反正就這樣走過彌生…對,

就是那個一直站在電動扶梯左邊讓出偉大通道的個子小小、戴著眼鏡的女孩已經有三星期了。



第一次碰到是在公寓的升降機裡。因為是穿著同一套校服…

不對,似乎是在那個白天就碰到,好像就是找前輩的那個二年級生…


這個記不清楚了,我有印象的是在升降機裡。



那麼,把這個當成第一印象好了--



她是非常突兀的,穿著校服,個子很小,從月台直衝出車站。

不算是衝,但感覺很趕急,是在練習競步嗎?


雖說步速我不輸任何人,我家裡的不論是父母還是姐姐也是這種調調、


很輕易地追上去後,聽到後面的腳步聲變得更頻密。

啊?是田徑隊的嗎?


總之她就是追不上來,我也沒故意的拋開距離。





結果到公寓的大堂時,她還在50米外。


姑且等等她吧?搬到新的公寓去沒跟鄰居打好關係--尤其是同校的,未免太不世故了。

開著門等她,小跑步地進到升降機,我不像前輩是長頸鹿級的怪物,但她還真夠矮小。


伸手去按9字的時候還有點勉強,果然站在面板前的我應該親切地問她住幾樓。


總之我們又沒再交談,這人我肯定不是同班的,也不好意思搭話。

啊…說來,今天給前輩拿筆記的那個女生好像是…又好像不是?

話說她的毛衣還滿好看,水藍色的,大家都穿深藍色的…

只是…看起來滿酷的,不太愛說話嗎?

本認為長髮的女生看起來比較溫柔,可是她很緊繃,也不說是神經質…

慢著、難不成是討厭我了?



說來剛才就像是討債的旋風式趕上…


但討厭我的話又會進到同一部升降機嗎?

該說,要是發現討厭的人在升降機裡,我會借故開溜去查看信箱等下一台…





四樓、五樓…


先說個明天見如何?

難得有同校的學生住在同一棟公寓,該親切的場合卻不親切太沒道理了。

要是爺爺知道我沒打招呼絕對會拿手杖敲我的頭。








叮。


「那、明天見。」

連頭也不回,我是聽到對方有回話。

客氣的禮節嗎?

管她的,有打到招呼就好了。












「捧什麼球隊都輸的話,前輩去捧一下下場的對手如何?」

「妳把我當什麼了!還有飯糰錢!」

我絕不要跟長頸鹿捧同一隊球隊,結果呢?在預賽就被刷下來了。

就在長頸鹿要伸出牠可怕的舌頭、不對,是拳頭的時候,那個同公寓的女生來了。


是來找前輩的嗎?還真受歡迎。


「那我先走了。」

不管怎樣,飯糰錢不用還,謝啦小矮人。


本來還一同目送離開的二人,在我下一次回頭的時候已經聊開了。

那個小女生還努力抬頭看著前輩,嗚哇,好強大的愛。



要是我的話,就絕對辦不到,那種90度直角的仰視。















嘟、嘟嘟-嗶-!

嘟-嗶-!


沒過幾天的回家路上,她又在後面想要追上來。

絕對不是有意要丟下她,可是我有想過是不是趕著回家、要是放慢腳步跟她聊天也太會看場合了。




只是沒想到走進大堂等升降機的時候,她用大門的密碼鎖作曲,

按鍵聲,然後是錯誤的提示聲…


我應該回頭幫她開門嗎?




…要是再兩次不行我就幫忙吧…就這樣回頭她也會感到不好意思就是…



幸運的是,她再試一次就進來了,我也鬆一口氣。


升降機還沒到,先回頭想要打招呼--


「妳、妳好!!!」

超大聲的先發制人。我的錯覺嗎?她好像有點緊張,托了一下眼鏡,很凝重地盯著。

「嗯、妳好。」

還是被討厭嗎?

不過她主動打招呼欸。




一直胡思亂想也不會得出什麼結論。

門開了,我先請她進去。



她進去後,飛快地按下6樓和9樓。


是不想我靠近她按面板嗎…

果然是真的被討厭了…


原因很可能是因為我常常跟她喜歡的前輩聊天…


我跟長頸鹿沒那個意思喔。

我們是兒時玩伴,而且我是回家社,她是籃球隊的,格格不入不是嗎?


可是突然提出來也太奇怪了吧,感覺像是心虛才…


怎麼辦…





「那、那個!」

在回音有點大的密封空間,她這麼大叫。

就算聽著音樂亦被嚇得肩膀縮了一下。


我將耳機拿下來,她接著說:

「失禮一下,我叫彌生,跟妳一樣是二年級的,我可以知道妳的名字嗎?」


就字面上來說,這位叫彌生的矮小女生是很想認識我的樣子。


是因為前輩嗎…?

沒所謂,要是要問前輩的事的話,再多的糗事也可以告訴妳喔。


哈,開玩笑的,我其實不討厭這樣就是。


「彌生嗎…妳好。叫我淺蔥就好了,很怪的名字吧?」

「是很特別的名字就是。」

「同學老是愛拿我的名字開玩笑就是,說要去抓黃色電氣鼠那樣。」

這樣是很爛的笑話,但她也跟著笑了。


不過知道她沒有討厭我,心情也放鬆不少。




叮。

「那明天見吧。」我跟她揮手。

「嗯,明天見。」




交了一個朋友。

就在步出升降機, 好好感受這份好心情的時候,我卻在家門前踢到了牆角。


「咿、好痛!」

其實沒很痛,習慣而已。

不過叫得很大聲,門關上了吧?希望她沒聽到。

不然實在太糗了。





第二天的早上,因為早餐吃太豐盛而晚出門。

下車的時候看到那個小不點從另一邊車廂下車。


前一天有好好的互相介紹過,去打個招呼還算妥當吧?

不過她的確是在趕路,就算我跟在她後面都不好意思叫住她了。

--即使只是說句早安也好。




不如走在她的前面,這樣應該會跟我打招呼吧?

不過要是邊走邊盯著她的臉要她向我打招呼實在很沒禮貌,只好抽出手機邊玩邊越過她。



結果又是莫名其妙的競步,超過她、回到自己的教室去了。




媽媽似乎做西式早餐做上癮了,直到現在早餐還是啃麵包,我還比較愛喝味噌的說。


但這才發現,只要比平常晚一班車,就能遇到她。



在校門前競步的第二天,她乖乖地站在左邊--

正當我要從右邊上去走過跟她打招呼…


不行、

她戴著耳機。




第一天、第二天、第三天…







除了面對面,似乎我們交情未到能夠拍她的肩讓她拿下耳機聊天的程度。






「蠢啊妳。」

「是我的朋友。」

「蠢啊妳的朋友。就不會去對方坐的車廂嗎?」

長頸鹿真不愧是高一年級的!





不過,今天坐她平常坐的、她卻在我原本的車廂裡坐著。

明天則是重新調換過來…更要命的還是下車才發現。






想一想,到別班跑去也不太可能。

因為長頸鹿的關係,比起同年級的,我在三年級的朋友更多…

總不可能突然到壁隔說「午安」就跑走吧?


要不放棄早上,改下課後?

時間會更鬆動,也不怕遲到…


平常是趕在10分的班次,只要走快一點就趕得上…

17分和24分…

好幾天輪流交換坐這兩個班次的車,也是沒碰到。









就這樣過了一個月。






其實還可以拜托長頸鹿,可是這樣不就當電燈泡了嗎?


沒多久我就發現我這個猶豫正式昇格成為煩惱。



要是早個兩天就決定這樣去做就好…

--最近都這樣懊惱。






只是因為看起來很閒,在走廊上發呆而被老師要求幫忙搬運資料、恰巧彌生也被點名幫忙…

正為此高興不已的時候,很恰巧地被理事長招去用升降機,再非常恰巧地有校友來參觀新校舍…


擠到不得了的升降機,我和她被擠到角落去,

身邊都是更高大的大人、燈光被身材高大的他們擋住顯得幽暗,我第一次跟別人的臉只有五厘米的距離。


這下面對面了。臉都快碰到她的眼鏡框的接近了。


--沒能說上什麼話,可是卻發現眼睛完全不敢對上對方,即使她也開始游離不定…





那天忘記了後來的發展,只知道當晚沒能好好的睡,腦海盡是升降機裡的事。










每天都在等待機會…

早上直直走過的話就等下課後的偶遇…


偶遇嗎?


說實話我覺得很不對勁。這是單純想要交朋友的表現嗎?



她不是喜歡長頸鹿嗎?


我這樣可是太過份了,搞不好對方連朋友都不想…

哇…這太受傷了…




只顧得自我消沉,不經意坐上了17分的車,忘記了要等到24分的車才上。




於是,跑回家換衣服,主動要求媽媽讓我跑腿。

這樣就能碰到坐24分車回家的她。

在升降機門口碰到面,「妳好」或者是一句「午安」就可以了。





再一次出門,還特地帶了最近買的背包。




然後



!!





顯示板標示升降機剛上9樓了。





「不會吧!?!?」

我真的痛到不得了了。心。






後來跑腿是照去,腦袋卻是停不了的想著那個小小女生的事。



要是有點交情,虛擬構想跟對方去比較遠的超市,一邊聊天,那叫做幻想


--而現在我這種叫做妄想。














咦、

這是單純想要交朋友的表現吧?













「咦…妳這樣不就是很在意對方嗎?」
「真的嗎?」
「都趕在同一班車、還想要製造偶遇機會…」
「可是…」
「有什麼難言之隱嗎?對方是誰?我認識的人嗎?」
「不認識啦!只是同公寓的人…」
「是嗎…?」
「嗯。」
「那妳打算怎麼做?」
「什麼?」
「還裝無知,幾歲了妳?不是覺得很難受了嗎?」
「可是…」
「什麼?」
「妳能答應我,無論什麼事都好,我們都是朋友嗎?」
「噁心死了!妳要跟我告白嗎?」
「怎可能。」
「那我答應妳。」
「喂。」
「啊啊…最近大家都開始了自己的春天嗎?啊啊-真寂寞」





前輩,對不起。

不管妳們有沒有交往,我都要先說了。






明天,就停下來拍她的肩,在她耳機拿下來的時候說清楚吧。







-完-


Comments

(剛剛看完歐洲盃小組賽B組第二場興奮地睡不著跑來留言w)

我很喜歡這篇喔w
雖然前兩天就看完了,但是意識到作為讀者也有必要增強自己的文學修養呢...否則就會像我這樣出現想說什麽又說不出來說出來又詞不達意的狀況ORZ

我也很喜歡這種從兩面描述同一段事情的手法w
大概從不同的角度拼湊出完整的一面,會比單方面的描述來的豐富吧
又可以對比兩邊當事人的心境 感覺很可愛呢

總的來說,這篇就是一個M喜歡上了另一個M 然後變成了八條(不對

文中的場景我感覺很熟悉啊w
想要搭話又不敢想引起別人注意而故意走在對方前面的行為...我也幹過
思前想後猶疑不決還真是非常天蝎的情感模式呢

曾經在某個描述天蝎座“情感內斂不外露”的文章下看到這樣的評論:

“最煩你們什麽都不說了 你們什麽都不說 我明天死掉了你們說給誰去!”

看到一瞬間就笑出來了www 太可愛
當時就想 寧願說出來被罵也比一輩子爛在肚裡好啊~
好在我也像文中兩人一樣正在轉變w
F桑呢?也是意識到直球的必要性了嗎XD?

啊我好像跑偏太多了.....

彌生同學好可愛www 鼓起勇氣大聲打招呼什麽的 想想都...好可愛啊~~
淺蔥同學的妄想和跟長頸鹿的互動也好有趣www(前輩:別跟著這麼叫##
然後我很喜歡「升降機」這個在兩人生活軌跡中起到一個連結點作用又有些象徵意味的東西w(好拗口

F桑辛苦啦/~






Re: 沒有輸入標題
> (剛剛看完歐洲盃小組賽B組第二場興奮地睡不著跑來留言w)

喂w

> 我很喜歡這篇喔w
> 雖然前兩天就看完了,但是意識到作為讀者也有必要增強自己的文學修養呢...否則就會像我這樣出現想說什麽又說不出來說出來又詞不達意的狀況ORZ

不會啦,你看不到我更沒文學修養嗎(靠夭)

> 我也很喜歡這種從兩面描述同一段事情的手法w
> 大概從不同的角度拼湊出完整的一面,會比單方面的描述來的豐富吧
> 又可以對比兩邊當事人的心境 感覺很可愛呢
>
> 總的來說,這篇就是一個M喜歡上了另一個M 然後變成了八條(不對

變成八條是什麼梗啦wwwwww 不過要說M的話,不如說成是倒楣的傢伙X2比較好www超背的說。

> 文中的場景我感覺很熟悉啊w
> 想要搭話又不敢想引起別人注意而故意走在對方前面的行為...我也幹過
> 思前想後猶疑不決還真是非常天蝎的情感模式呢
>
> 曾經在某個描述天蝎座“情感內斂不外露”的文章下看到這樣的評論:
>
> “最煩你們什麽都不說了 你們什麽都不說 我明天死掉了你們說給誰去!”
>
> 看到一瞬間就笑出來了www 太可愛
> 當時就想 寧願說出來被罵也比一輩子爛在肚裡好啊~
> 好在我也像文中兩人一樣正在轉變w
> F桑呢?也是意識到直球的必要性了嗎XD?

我也幹過

是啊,因為是天蠍座嘛。不過我2012-2013年度印刷的字典還未有直球二字。啊啊…我中二爆了(靠夭


> 啊我好像跑偏太多了.....
>
> 彌生同學好可愛www 鼓起勇氣大聲打招呼什麽的 想想都...好可愛啊~~
> 淺蔥同學的妄想和跟長頸鹿的互動也好有趣www(前輩:別跟著這麼叫##
> 然後我很喜歡「升降機」這個在兩人生活軌跡中起到一個連結點作用又有些象徵意味的東西w(好拗口
>
> F桑辛苦啦/~

謝謝7777777(抱) 原本隨口任性喊一下,結果你真的留了這麼大篇的,謝謝(抱

Leave a Comment

Profile

Farly

Author:Farly
============================

自介好麻煩,砍掉吧。
-本站圖文禁止轉載


歡迎交換連結
============================

在此先感謝你們的留言m(_ _)m

(當然廣告除外)

Plurk
看看有幾艘潛水艇
free count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