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ENT BLUE

神は無意味。本当の神とは、愛。

Hyacinthus-another-「喔,就那些很露骨的色情網站呢。」

Category: ACG+雜物庫  
最近一直黑粉大爆發到崩潰,啊啊、我的黑粉重症還沒能凌駕熵…

看來要多多努力了。


這是風信子的分歧點。

算是圓了我後來沒能達成黑粉的怨念吧。

草稿狀態,請多指教。(你好歹也去該一該啊!

可能沒有第二回,所以不標數字了。

另外想不到標題,於是在標題引用白目的對白與黑黃篇區分就是。









要說我這個人的話,實在是毫無特點。

不太會唸書,不太會交朋友,在安心的情況下就很容易得意忘形起來。



「圓,今天洗過澡後就早點休息,到新學校的第一天可不能遲到喔。」媽媽在門外這樣叫著。


泡了好久…是吧?


這樣平靜的環境精神就集中起來。珍惜能平靜想著無聊事的瞬間,感覺一跨出浴缸又會被明天轉校搞得心緒不寧。



我唯一的特別之處是過去曾因家族的遺傳病而住院數年,斷斷續續的,情況一直有改善,但絕對不會想要計算實際的年數。




才不會掛在嘴邊時刻炫耀的特別之處,所以說…沒問題嗎…?




「爸爸晚安,媽媽晚安。」


帶上房門,坐在床上,新簇簇的被鋪有點硬。


這房間有著梯型的大窗子,這是特別要求--退院的禮物是設計自己的房間,雖然也只能提出要大窗子。


誰叫我想像力有限,總是很羨慕設計師有著無限可能性的腦袋。




是星空。


果然跟大城市不一樣。從療養院回來這個城市…





小焰…不知道怎樣了?




聽醫生說她已經退院…當時那種離別實在太差勁了。




她會想念我嗎?還記得我嗎?


那是我唯一的朋友。


特別的。


每天吃過早餐就溜到小焰的房間,早到晚上或是爸爸媽媽來探病。


即使不知道她的現狀,不肯定她會不會再記得我,可是我還是會默默地為妳祈告,不過我不是教徒,祝福的效果可能不這麼有效呢。






今天我也過得很好。明天要轉到新學校。

好久沒和同齡的孩子接觸,自從跟妳相遇之後都沒再有過。

我身體已經完全康復,沒問題吧?

給我勇氣,小焰。



擅自地用小焰鼓舞自己,我真是個笨蛋。


不過我是認真的。啊、心情總算平伏下來了。


來睡覺吧。明天是新的開始。













「我是鹿目圓,請多指教。」

綁著兩條小馬尾的女生在黑板前自我介紹。

轉校生,比我晚兩個月,在這不上不下的時間、半調子的轉進來。


不,問題不在這裡。



是…我認識的小圓嗎?










失禮地打斷了轉校生小圓的介紹,我舉手要求到保健室休息。




「對不起,我心臟很痛。請讓我去保健室。」

這樣說著。是真話喔。

但絕不是那種病,而是刺激過度,躍動的心臟快要從嘴巴吐出來了,這樣下去不行。


「沒事嗎?這樣子光去保健室應該不太行…畢竟曉美同學…」

「沒事。我只是有點頭暈,可能是高血壓吧。」我在說什麼了,小圓正朝這邊看…嗚…太顯眼了…

「是嗎…?」

「是的。」

「保健委員帶曉美同學到保健室休息吧。有什麼事要馬上向老師匯報喔。」

「知道了。」








躺在潔白的保健室床上,腦袋還是很混亂。




她書包上綁著的是我親手做的匙扣。那是住院的時候,好心的社工還是義工到醫院舉行工作坊時做的。

被小圓強行拉去,那時候還能走動。

做得很醜想要丟掉時小圓卻要求交換。



是那個小圓嗎?



看起完全一致。那天真的臉,頭髮有稍微修剪過,可是那種綁法和獨一無二的匙扣絕對是她。


她竟然還留著…這叫我太高興了…不行…這樣就糟塌了這個心臟…






咦…?那是其他人嗎…?




一直以為小圓突然消失是因為她將心臟捐贈給我…也就是死亡…


畢竟醫生在手術後的反應太冷淡,失去了方向那樣的迷茫,問不出答案。




先不管小圓為什麼消失不見,先不管小圓有沒有認出我、或者說記不記得也成問題…



可是,





妳活著實在太好了。








早已乾涸不再流下的眼淚泊泊而下,鼻頭好酸,酸痛。


我應該要笑的,然後在班會結束、轉課的時間上前打招呼。







真的太好了。不知何時空洞的心,再次變得充實。









「小…焰?」

掩著臉的手放開,張開眼。


轉校生擋住了視線,天花板看不見了。



她這麼說。用著我熟悉的語調,總是帶點悠閒氣息的可愛臉孔。


不安而好奇地看著我。



就像那天在病房門外、第一次相遇的時候。





















「                                                   」

「                          」

「                                                                  」

「             」







關於過去的事情,幾乎是每一天,一句不漏的記住了。


可是重遇的那一天,為了確認是她而找藉口溜到保健室的時候,只記得如以前那樣興奮地撲上去。



什麼都記不起了。


啊、有哭了。




因為小焰哭了。所以我也哭了。





記不住的是哭以前所說的話,因為保健老師不在,兩個人盡情地哭,

好像這輩子未哭過一樣、好像初生的孩子本能地哭泣一樣。





直到午休為止,因為兩個人的藉口都誇大了--心臟痛、頭暈作吐…



兩個人這樣的待著。








「哪來這麼多眼淚呢。真是最丟臉的重遇。」


累了。她這樣苦笑說。


她比我高上不少,5 cm嗎?不,可能更多。


眼鏡還是沒戴,但是眼神變得柔和,感覺朝帥氣的方向成長了。



沒由來地,兩個人相視而笑。


好像不需要語言一樣就能夠相處,這樣的人大概只有小焰一個吧。


也因為認識了好久好久,能算得上是兒時玩伴的關係。





擔心她的朋友們來了。小焰為我給她們介紹。

總覺得是各有個性的,爽朗的短髮女孩率先對我打招呼,旁邊的那個不良…雖然很對不起她,但看起來有點像,不過是個大好人,送我一整盒POCKY。




美樹沙耶加還有佐倉杏子…同班的同學。


後來還有巴麻美學姊…放學回家的路上一起走著的學姊。


至於我和小焰的關係,小焰則以「兒時玩伴」來作解釋。






「都是親切的人呢。」我的新家跟小焰的家是同一方向,剩下兩人在走的時候我這麼說。

「都是怪人就是了。怕寂寞的學姊、總是自行崩潰的爽朗同學還有吃貨。」

她有點冷淡,該說是故意冷淡。

「小焰這麼說太過份了。」

很少能夠這樣並肩而行。像燕子尾巴分開一樣的髮尾、抬頭才能對視的身高,流逝的時光遠比想像中遠呢。

「不過是親切的人喔。」

「姆…一開始這麼說不就好了嗎?」

「哈哈…」她笑了。

「總覺得太好了。一切都太好了。啊、」有單車迎面駛來,小焰將我拉到身旁。顯得我安心的說話十分唐突。

「沒事。那是什麼意思?」

「唔…原本轉學的事情叫我很不安。因為之後的療養院是一個人,很害怕久違的校園生活能不能適應這樣…

因為我既沒有特別的才能,也不突出…」


「沒這回事喔。」正想要說下去的時候,小焰打斷我的話。

「當時主動跟我說話的人是小圓妳。撇開這件事,小圓對我來說也是特別的人喔。」

她擺著端正認真的表情,一瞬間地,想要移開視線。

變化太多了,既想要靠近,但更想逃開去。那不是討厭的感覺…該說是害羞。


「嗯…所以能轉到這裡,跟小焰重遇實在太好了。」

「那些怪人一定很願意跟妳做朋友,所以這次,就由我來作妳的嚮導吧。」

「咦…?」什麼意思?

「總之交給我就好了。」

她伸手摸摸我的頭,好像把我當孩子看了。明明是同齡,總覺得有點受傷…不論是身高還是心智方面…


但,也可以將這感覺叫做安心。























「好無聊啊!我們來玩國王遊戲!」

「呃…我們不是為了鹿目同學的進度而聚在一起唸書嗎?」

「休息!適當的休息很需要的!對吧小圓!」

「也…也是啦…哈哈…」


即使有小焰的筆記幫忙,但是一個月的時間還是不夠追上課業而要補考,於是一行人在學姊家舉行讀書會。


可能唸書真的太無聊了,茶點時間、同樣而補考的沙耶加瘋了似的將筆記撥到地上,掏出不知幾時準備好的幾支竹籤。


「哎呀,明明一直在學的美樹同學考的分數是最低,卻第一個挺身而出為了小圓的娛樂值設想,真是個善解人意的好人呢。」

小焰在旁邊啜著紅茶,那是麻美學姊的興趣,一星期至少有一天到她家裡舉行茶會,說來一直招呼才認識一個月的我,為怕不好意思而經常送上父親烤好的餅乾。


雖然小焰說不要這麼客氣,可是禮貌跟見外是兩碼子的事啊小焰。


「我真的是笨蛋嗎…」沙耶華又崩潰了。她很眼淺,正中要害就哭了。

「喂!焰!不要再說沙耶加是笨蛋啦!」

「佐倉杏子,這可是妳的過失,我可沒說過美樹同學是笨蛋呢。」

「嗚哇…杏子妳…」

「曉美同學也太過份了…」


哀號聲此起彼落,雖然知道小焰不是討厭大家才做出這反應,可是小焰幾時變得彆扭起來?

該說,

「小焰妳太過火啦。」

我也忍不住開口勸阻了。


沙耶加哭著,竹籤快要戳到眼睛。杏子剛剛吵鬧噴得滿地蛋糕屑。

學姊收拾地上的筆記,我跟上前幫忙。



「好吧,對不起。」

她微微低頭,獨特的語調令她看起來更成熟。


「唔…沙耶加,我也想休息一下,來玩遊戲吧。」

將筆記放在茶几後方的沙發上,聽到我這樣說的沙耶加像個孩子高興的抬頭歡呼。

「還是小圓最好!」

說回來,除了麻美學姊會叫我的姓氏外,杏子和沙耶加是叫我的名字,不自覺地親暱起來。

一同行動的時候,只要沙耶加和杏子沒有打鬧吵架,加上學姊、我們四人經常地聊天,而小焰則在旁邊默默地傾聽著,

也有發生像剛剛突然落井下石、添油加醋來製造鬧劇等事情。




小焰的表情幾乎都沒鬆懈過,或者她正暗自盤算著什麼,惡作劇這樣、算不上是可愛,可是這卻是她的活潑的方式…欸?

不管怎樣說都很奇怪。

不過和她獨處時,小焰又會變得柔和,即使是晚上通電話卻如此的靠近。




「可是妳們知道國王遊戲是什麼嗎?」焰的話點醒我。

國王遊戲是什麼?

「王室人員扮演遊戲嗎…?」我只能這樣理解。

「小圓妳真是可愛,可是不知道還比較好呢。那種遊戲…」

她又拍拍我的頭…嗚…我又理解錯了嗎?


「總之,我反對讓小圓玩這種下流的遊戲。」

下流?欸?

幾支竹籤能玩什麼啦…該說…為什麼小焰會知道這種事…

「焰說的也是,沙耶加就別主張玩那種遊戲,尤其是在讀書會的時候。」

杏子拿起第二盤蛋糕吃起來。

她吃什麼都露出美味的表情,為人也是直來直往,和沙耶加一樣,但她比沙耶加成熟一點,只是與小焰的又是另一種感覺。


咦,只有我不懂國王遊戲是什麼意思嗎?





「不會啦,不要求過份的事就好了。」

「那個,不好意思…國王遊戲是…?」

「簡單來說,就是勞役與虐待人取得快感的遊戲了。所以我不希望妳參與,這太殘酷了。」

「殘酷的是妳啦!剛剛才不是說圓不知道比較好嗎?」

「好了好了,」學姊苦笑著打圓場。「要是美樹同學想玩的話,那就不要再吵架了。」





於是我們圍坐成一圈。

沙耶加伸出了拳頭,握住了竹籤。


「裡面有王冠的記號,還有寫有1-4的號碼,抽中王冠的人也就是國王可以懲罰其中一人,啊、在唸號碼以前,不能偷看。」

「準備得很充足呢,美樹沙耶加。」

「別這時候裝酷啊!」

「所以說回來懲罰是什麼…?…雖然不想在小事上提到輩份的事,可是太過越軌的事我會禁止喔。」

「咦…?」沙耶加馬上愣住。

「果然還是想要做下流的事嗎?那我一定要阻止妳了。回去寫在日記裡面,『美樹同學是色色的人』這樣。」

「沙耶加妳難道一直用著色瞇瞇的眼神看我嗎…?好害羞…」

「我才沒有!」

氣氛又開始凝重了…


「呃,那不如被抽中的人要講一個秘密吧?號碼和問題由國王決定。」我試著提議。

「不過秘密是大家都能聽嗎?」

「果然不行嗎…?」

「沒有,畢竟是懲罰嘛。那正好,我也想要知道圓的秘密。」

「我不會讓妳得逞的,美樹沙耶加。」

「妳別再叫我全名啦!」

小焰無視沙耶加的吼叫,轉頭對旁邊的我說:

「安心,我會保護妳。」

小焰…謝謝妳…

不過講秘密能怎樣保護啊…


「妳們再在那邊卿卿我我可不能吃第三盤蛋糕喔!」

為什麼會用這四個字來形容這邊的情況…?是我反應過盛嗎?抑或時下的女中學生都愛用這類形容詞?

「明明就只有杏子一個人在吃。」

「好啦好啦、要抽嚕。美樹同學,可別放鬆喔。」






大家從沙耶加手上抽過竹籤,馬上轉身看籤,啊、是四號。


「國王要下命令!」麻美學姊剛才還一臉不願意的,現在她十分興奮…躍躍欲試。


這種反應反而叫抽不中王冠的人緊張啊…



「二號要親四號。」欸!?

「慢著,學姊,不是說要講秘密嗎?」發起人的沙耶加馬上不悅的糾正。

在我看來有種她被禁止的話,麻美學姊做出一樣的行為也要嚴正阻止的模樣…


「對不起、一時忘記了。」

還好有沙耶加糾正,因為我是四號…二號會是誰…?沙耶加嗎?馬上就作出反應的…

現在背對著看不到小焰的表情,不知道抽到幾號?


「那麼,三號,妳會上奇怪的網站嗎?」奇怪的網站是指…

「三號這裡-」杏子舉手了,另一隻手拿著她的第三塊蛋糕。

「喂杏子妳又在吃!」

「我沒有電腦,所以奇怪的網站上不了。」

「嘖,真可惜啊…浪費機會。」「學姊認真起來了吧,才第一局。」

又只有我不懂嗎?我悄悄拉了小焰的衣角,小聲問她。



「喔,就那些很露骨的色情網站呢。」

「喔。明白了,謝謝妳。」…欸?我好像問了不該問的話…

「話說解釋和理解的兩位也很爽直的是怎樣啦。」

杏子突然盯著我們。意味深長的笑了笑。

然後催促進行下一回合。


這…?





「一定要抽到國王啦!!!」

「吵死了沙耶加!」

「愈是想要就愈是不行喔沙耶加同學。」

「妳誰啦!」




抽到之後,馬上轉身。


一號。


不是國王啊。不過就算是國王,也不好意思問出什麼秘密。


真虧我能提出那種建議…當國王的話一定很困擾。


只是有點小期待被點到名,不是太過份的問題我也很願意答就是了。




「抽到了!」我們順著聲音回頭望去,杏子高舉畫有王冠的竹籤。

「四號的,現在喜歡的是誰?快回答。」



「四號這裡-」小焰無表情的舉手。

「不准答沒有-「小圓。」

即答。



咦?

小圓…指的是我嗎…?




除了小焰一臉老神在在的表情,其他人回頭看我。



「呃、曉美同學,我們指的是戀愛方面喔。」學姊補充。


「鹿目圓。」

這次是截釘截鐵。


十分肯定地、


這麼說了。




























「曉美同學…請病假了嗎?」

結果昨天、今天,小焰都沒上學。









「那天她若無其事繼續遊戲…雖然最後大家都沒勁然後溫習啦,可是總覺得…」

午休,沙耶加叼著筷子,困惑著。


畢竟遊戲是她所提議的。

不過作為當事人的小焰,還有我…


在那個黃昏,距離突然變得好遠。


沙耶加和杏子沒精打采,連同麻美學姊神色尷尬。

小焰繞路先走這樣…




「對不起,圓。焰是妳重要的朋友,我卻…」

杏子幾乎要土下座了。


「不會…懲罰是我提議的…況且杏子也不知道號碼和答案…」

我…也不討厭就是了…

「欸?」三人同時抬頭看我。


我的話有這麼奇怪嗎?



「又在這話題打轉了呢…不過要是焰的話,的確知道她的答案沒錯…」

「因為太明顯了嘛,哈哈、沙耶加還要我提醒真是笨蛋呢!」

「咳哼,美樹同學、佐倉同學,這個玩笑待友情危機化解了後再玩吧。」

麻美學姊挪動身子,坐到我的正對面。

「總是不知為何地吵架,可是曉美同學對於我們任何一人都比誰要重視,我想她是在鬧彆扭?能不能以這方面去假設,她只是沒辦法面對突如其來的心情?」

溫柔的麻美學姊總是被小焰稱呼成脂肪塊或是鑽鑽頭呢…


在當時無表情而堅決冰冷地說出我名字的小焰,與突然毒舌挑撥麻美學姊她們的時候是一樣的…


「我大概了解麻美學姊所指的方面,不過也不太懂…小焰她的心情…」

「也許是因為和鹿目同學太過親近了。」


依然是不太明白。可是好羨慕小焰有能夠打鬧又瞭解彼此的朋友。

但我不像是能這樣對待朋友的人呢,吵架功力太弱了。

















不知輾轉多久,睡不著。

聽到媽媽夜歸回家,我爬起來了。







「圓,還沒睡嗎?昨天是呆滯,今天是苦瓜臉,是遇到什麼不愉快的事嗎?」

媽媽倒了酒,坐在餐桌前,爸爸為她留著的沙拉吃光了。

將下樓梯的我喚過去。


「睡不著…能聊幾句嗎?」

「坐吧。」

喝著剛倒的果汁,坐到媽媽的對面。


「關於朋友的事?開學以來都只會笑,沒看過這種表情呢。」

「之前對媽媽說過遇到以前住院時的好朋友吧?」


「嗯,有說過。吵架了嗎?」

「倒不是…該說…被告白了…」


噴!!


滿桌都是媽媽剛喝到嘴裡的酒。



「對不起,我去拿抹布!」

我連忙衝到廚房去,知道這不是能隨便說的話,不過也就只有媽媽能幫忙。

沒有十足把握,卻有這種預感。


「那個是女的嗎…?沒記錯的話…」

「呃、是的…」我愈來愈小聲,低頭盯著桌面,用抹布擦著。

「這樣啊…」

我順著嘆息的聲音看去,慌忙起來。

「畢竟…知道孩子這樣…我…對不起…」


「唔…太早斷定結果了,圓。坐下來。」

媽媽以命令的口吻說著,不顧得桌面的酒沒擦乾。


「那麼,困擾嗎?還是這以外的心情?」


困擾嗎…?


「困擾是沒有…」

可是該怎麼說,在那之後,

「但腦袋完全的空白了…」


「這樣啊…」

媽媽在沉思起來。


於是我告訴她這一個月發生的事。



「那麼,對於小焰,圓有什麼想法?」

「頭腦很好、運動也不錯,是個很好的女孩子,不知幾時走在我的前面了。在她身邊很安心,雖然有時候會說起毒辣的話就是了…」

「唔…是嗎?」

我已經看不出媽媽這是什麼表情。

像是向客戶問取感想嗎?

或者是正客觀地分析嗎?

這是我能力所及、的最大假設了。



「果然不行…對不起媽媽…這種話連自己也搞不清楚就…總之小焰沒惡意的…媽媽不要生氣好嗎…?」

討厭…快哭出來了…

「我沒生氣喔…單純是嚇了一跳。」

「…是嗎…?我完全搞不懂了…」


小焰的那種語氣與欺負學姊她們的時候一樣…


是惡作劇嗎…?

可是為什麼那天以後沒回學校,會是生病嗎?


不…這未免太自欺欺人了…


果然一開始就該打電話…不要怕小焰生氣…這樣…



「小焰對圓來說是很重要嗎?」

「是的。」

「那所說的搞不懂,有包括對這個人的感覺嗎?喜歡是哪種程度的喜歡?這樣。」

「這樣也太直白了啦…」

「先回答我。」

咕…今晚的媽媽好強硬…

果真是生氣了嗎…?


「那個…就是很想一直在一起的那種喜歡…一般來說朋友不是這樣嗎?」

「圓,妳討厭這件事嗎?」

「是不討厭…很突然就是…」

「要是妳的學姊或是那兩位同班同學,妳又有何想法?」

「那…我比較喜歡做朋友…」


欸?


媽媽開心的拍了下手。

「看啦,不就是有答案了嘛。」

「意思是…我也對小焰…」

「對父母來說很可惜,但在我看來是這樣沒錯。」

「呃…對不起…不知不覺地…」

那個人對我來說非常特別…

該說被媽媽提醒的時候也不算有特別強烈的突兀…好像早就預料到一樣,不管是我或是才剛知道的媽媽…



「大概要兩天吧。」

「什麼意思?」

「我要調整心情。之後就好了。」


身為獨生女、曾因遺傳病發而令父母放棄再生孩子的計劃。

如今還喜歡了另一個女孩子…


那已經不是道歉就能解決的事情了…


「對不起…我或者要轉學了。雖然捨不得現在的朋友…」

「笨蛋!」

媽媽跨過餐桌用手指彈我的額頭。

「這樣的話我們才困擾。」

「可是…這不是件錯事嗎…?」


「這個…事情的對錯是看處理的方法和看待態度。妳是認真的話,那以後最可能後悔的是嫌自己未盡最大努力支持妳。」


媽媽…



「或者不算得上是大人,但也是個少女不是嗎?」

把玩著杯子,媽媽竟然悄悄地流眼淚了。

「在我和爸爸看來,圓還是那個剛學會走路的小女孩。妳太多辛苦的事了,失去了太多該有的,順著自己幸福的方向去,不是該有的權利嗎?

不對,該說是義務…沒錯,是義務。相信要是坐在這裡的是妳爸,他也會這樣想著。只是可能會跑回房間哭一下。

但最後我們還是會陪著妳,只要妳希望的話。」







我撲到媽媽的懷裡,有點酒味,但那正是我的媽媽。

在裡面盡情的哭著。感謝、歉意、還有很多不能言喻的心情。



「媽媽…我還是要說對不起…」

「說完這次就夠了。妳還有什麼疑慮嗎?」

「沒有了。我沒有害怕的事情了。」

「是嗎?那就回房間睡個好覺。小焰還不上學就瘋狂轟炸她的電話,她一定是在避開妳。」

「這樣好壞喔。」

「可是妳不是笑了嗎?」

「…謝謝妳。」


























在這個房間。四方型。



特大的窗戶,有一面牆那麼大。




透進來的柔和光輝。隨風飄擺的紗質窗簾,最喜歡的公園就在下面。


綠油油的。那是每一天最開心的時候。





不知孤獨為何物,只知道要開心。



「今天要笑喔。」每個早上父母會來探望,陪吃早餐。

然後留下這句話,拍拍我的頭就出外工作。有時是晚上又來看顧一次,也有忙碌到明天早上才能見面的時候。




我很開心。

即使是患上難治的病。


帶著這心情跑到公園去。








某個升降機故障的一天,改走另一邊。





陌生的走廊。



陌生的空氣、陌生的聲音。




那個女孩子。同年齡吧?



戴著紅色的方框眼鏡,認真的眼神卻有點悲傷…



那樣的顯眼,與我不一樣的人。



想去找她一起玩。







「叫妳小焰可以吧?」

「妳已經在叫了。」

啊、緊皺的眉頭鬆開了。



她笑了。




公園可以不要去了。





因為她更需要我。

我希望她能開心。




在彼此一起的時候,我才發現到原來自己也有那樣大人的一面。

照顧她的、被需要的感覺。




當然,我也很喜歡她。


在病院說什麼永遠在一起的話是不吉利的,


「我永遠會在小焰身邊的。」


可是我說了。





我好害怕。愈是安慰她,我的骨頭就像在寒風裡一樣卡咯卡咯的互碰作響。





「我和小焰的適合性如何?」


極高度的吻合。

醫生說。



化驗的報告出來後我哭了好久。


有了要死的心理準備。反正這種病到了能夠施手術的年紀存活率也很低。




可以幫上小焰…即使是如此的心情,還是哭了幾天。














「圓,妳轉到東京的病院了。這裡的設備一定能活好。400%的信心!」

新的主診醫生說。


我只記得在惡化、要昏迷前,虛弱地對醫生提出要求:




不要告訴小焰我的情況。



搞不好會死。到時候拜托了,我和小焰。










結果,眼前這個潔白只是更加寬闊。




我的存活率是3%,然後這3%就成了我新的人生。








抱著膝頭度日。


得知道小焰病好了。

我的身體也逐漸好轉。


沒有去外面曬太陽的興致。



即使更舒服更廣闊。



可是沒有那個女孩。






那個教會我孤獨的女孩。





想要連絡上。

可是她退院後負責的醫生也退休了。



沒辦法了。




心臟被壓榨一樣。在獨自一人的時候,隨時都要哭出來了。




沒勇氣了…這時候小焰也像當時一樣對著星星許願嗎?














「真的可以嗎?房間能有個大窗戶。」


「嗯,因為這是圓努力多年兼退院禮物,其實可以要求更多,因為還在設計階段…」


「壁紙其他的就交給媽媽決定就可以,我最希望房間有大窗戶。」



希望能夠開朗起來。




這樣想著的我,在過度的準備,卻進入了只需要學會倚靠就可以的局面。









在妳的背後很安心,可是,我也不想只與過去的小焰交好。



現在的、

將來的。

















「下課以後,能去公園嗎?」

我對連續請假三天的小焰發送了訊息。


「好的。」

她答應了。


















到公園以前還是忐忑不安。


不知道小焰為何這樣逃開去。

不知道接下來要講什麼。




現在她就倚著公園門口的石柱,低頭玩手機。







「嘿嘿。小焰,久等了。」

我試著以最開朗的語調叫她,不知道這個笑容會不會太牽強,可是她的確露出笑容。


「午安。」

這樣回應。












「天氣不錯呢。去散步如何?」

太好了,小焰就像平常那樣。

我們沿著湖邊踱步,卻未有交談。







今天可是要解決問題喔。不能逃避。



「那個…小焰生病了嗎?」還是不禁顫抖了…

「沒有喔。只是想要逃避一下。」

小焰的語氣就像是跟媽媽說去一下便利店買冰條那樣的平常。

知道大家在擔心嗎?





「關於那天的事情,對不起。讓妳困擾了。」

「為什麼是這種語氣?就像欺負麻美學姊她們…是惡作劇嗎?」


走在我前頭的小焰轉身,動作洗鍊。


剛才的平靜消失了。



「不,是真心話。所以才會要逃開去。」

「為什麼要逃?大家都很擔心…」


她一動不動,直直的看著我。溫和的臉上掛著微笑。



「因為說了很過份的話,總共說了兩次。於是這數天裡我早已經有最壞打算,要遠離妳。

事到如今還會找我這叫人不舒服的人出來,我真的好開心。」


「小焰…」


「妳知道嗎?雖然這樣說會對救我的那個善心人很過份,但是和妳相處的時候,每每都比被救活過來的那刻還要幸福。

以我的為人,耗上一輩子也不可能向妳表達心意。即使妳會討厭我,我也決定要說。這樣說來也真笨,可是我不後悔。

如前面說的,我已有心理準備,哪怕做只能保護妳卻被厭惡的人也可以。

不知幾時我對妳的感情已經演變到這樣劇烈,不過,妳要相信我還是清醒。」


「走吧。」

她轉身繼續往前走。





那種語調其實是一道牆。我突然了解到。



害怕被討厭,害怕被接觸到,害怕被察覺到真正的心意比表面還有更大波幅。





「小焰,我現在也很幸福!」


我只知道要喊這句話,可是這話早在腦袋有意識要講時已經喊出來了。



她停住了腳步,回頭看我。



「為什麼只是那兩句話,妳就把我們的關係給淡化了?我不會因為這樣而討厭小焰,況、況且…」


語頓了。


最關鍵的一句卻說不出口。我這個沒用的笨蛋。






突然、頭又被什麼蓋著。是她的手。


「是嗎?」

她輕輕揉著我的頭,笑著。

「這樣就夠了。不過,也只能這樣呢。」

「只能這樣是指…?」

因為頭髮會亂,我將她的手挪開。



「當朋友啊。最大限度了。如果我沒猜錯小圓想說的那句話,那我的回答也是這個了。」

咦…?


「呃…我的意思是…若果那天被懲罰的是我…我會說出小焰的名字…」

很間接地講出來了。

好熱。


「謝謝妳。所以,我們做朋友吧。」

「欸、為什麼?」


一般來說,互相喜歡的人不都是交往嗎?

說來交往什麼的,小焰會嫌我年紀太小了?不過我們是同齡吧?






「重要的事不講兩次。又不是那個善忘的鑽頭。」

突然地抱上來,這才發現小焰比我高了不少,被抱住的時候被緊緊的包圍住。



「事實上,我並沒有承受妳消失不見的勇氣。」

她低聲說,吐息噴在我的耳邊,好癢。


「我不會消失不見。呃、那時候只是…」

才剛說就發現不妥當,連忙補上後面的一句。


「不是喔。朋友可以有各方面的包容,要是戀人…分手了就沒有理由在一起了。」


班上的仁美和上條分手就沒再在一起了。


「雖然說出那樣的話,可是比起保護妳的心理準備,要交往的心理準備卻未有…」


「噗、什麼話了這個。」我大笑了。


「還以為是什麼事情,結果…」

「小圓,我是很認真的喔。」

她鬆手,不解的看看我,然後不服的的抱怨上訴。



「嗯。我會等妳。」

這種心情我明白。

無論是未有交往的心理準備還是再次失去的這種事。

「這…這、又不要說等…雖然也不會是馬上的事…那…小圓是答應的意思嗎…?」

剛才帥氣、游刃有餘的小焰不知往哪跑了。

現在的她的音量逐漸收小。



「嗯。在我等妳的同時,也會努力建立形象,不會是那個突然消失不見的鹿目圓。」

「咦、我沒有怪責妳的意思…畢竟是身體不好的緣故要轉院…」


我踮高腳,朝處於混亂無措的、比我高出8cm左右的小焰伸手去,摸摸她的頭。





















「小焰,我回來了,就在這裡。」

「嗯。」她又哭了。


彷如回到那個時候。


妳活著真好。




























「歡迎回來,呼、圓春風滿面呢,進展順利嗎?」

回家是早下班、湊上前八卦的媽媽。

「被甩了。沒有交往。」

「欸?!」



我傻呼呼的笑。









期待明天,和小焰一起上學,還有大家的歡笑聲。


















題目 : 魔法少女まどか☆マギカ    部落格分类 : 漫畫卡通


Comments

Leave a Comment

Profile

Farly

Author:Farly
============================

自介好麻煩,砍掉吧。
-本站圖文禁止轉載


歡迎交換連結
============================

在此先感謝你們的留言m(_ _)m

(當然廣告除外)

Plurk
看看有幾艘潛水艇
free count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