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ENT BLUE

神は無意味。本当の神とは、愛。

【GVO】所謂的序,是很長很長

Category: 馬鹿船長  

【北歐但澤附近的雪景。小心別看雪看得入迷,會被海盜打就是w】

很久之前就想要整理最近回鍋的航海日誌,心想反正都只有自己會看晚一點也不打緊啦。

一直拖,到前晚跟酒友久久在MSN一聚…

即使隔壁收養第十二位女兒還是很用力地將注意力集中到和酒友的對話裡。
(也不想女兒病過度發作將女兒嚇走就是了(喂))

為了不讓自己忘掉,今天來說點往事。

(希望不嫌內容冗長的朋友也點進來看看,我想要向你們分享他們的事。)







前晚酒友告訴我最近他回去戰服的近況。

他每隔一段時候會上去,我得知的情況是當時一起玩的夥伴,熟的、不太熟的都不在了。

曾經出了車禍,花了好一段時間養病的怪俠將帳號賣了。

那位因為男友不玩就接手來玩,玩到後期出海搶人的明賢,她結婚了,帳號也賣掉的樣子。

沒多久停航的師傅則是跑去玩國軍ONLINE。

其母比宇宙戰艦還要厲害的元帥好像還有在玩?不過改名了,從海軍元帥再升級變成什麼的。

酒友是有空上去觀望,三圍(冒/商/戰)都很高,無奈一直沒動力去練戰(晚上戰服網路很卡)。

以白兵起家,我覺得他簡直是一個神人的搶大師早就在我離開以前先失蹤了…


啊啊、漏說了,那位總是一上線就進入海綿寶寶MODE的飄大姐還持續在玩。還好像結婚了呢。




那是大概四年前的事。

記得第一隻的人物是荷蘭籍。一選下來馬上就後悔了。

因為從來是先打遊戲後看說明書的人,我想跑冒就選了冒險家,一開始還白目到去玩生物…

生物在北歐的任務流程當中既不方便又少,要賺錢又不太會,重點是人超少,從阿姆飄船到對面的倫敦,英國在A服裡是大國,在上面掛攤停留的人超多。


我沒多久就再創一隻英國籍,國旗喜歡、地理位置也不錯,只是沒有阿姆的吊橋…

接下來能發展順利就好了。


我這個白痴,沒看技能說明就亂選商人做為初始職業,想說要賺錢嘛。結果又做錯事了。

沒有操帆,要自己調帆的角度,逆風時根本在海上等死。






當時GVO(大航海)是大宇代理的,月費制。

因為步調慢,遊戲人口年齡大概都是上班族和高中生,來來去去都老臉孔
(所以千萬別做白目,很快就傳開去),只要有個新ID就很顯眼,

當時孤身一人在大海裡亂飄了一晚就有三四個人向我招手了。




其中一個將我撈起的就是元帥。

GVO是個很看重國力的遊戲,

雖然平時互無掛勾,威尼斯人一樣能和西班牙人做好朋友、組隊解任,但是商會以國籍限定招生也是滿常見的事。

因為他們會組織起來有時掀起投資戰、對他國籍海盜的交涉等等以國家利益優先的事情,

如果當中有別國籍的玩家在就無法凝聚攻勢、更別說在西班牙人面前要把他們的港口都投回來(簡稱翻旗)。

當然這些是在我加入英國一個大商會裡面看到的,裡面清一色都是英國人,就算有別國籍也是老會員的小號。


上面說了這麼多,這位元帥當然就是英人。

我後來好不容易有了個西歐的入港證,請到玩家借我冒險的轉職任務,

靠著那一艘要自己調帆(沒有操帆囧)的輕木帆船
(最一開始給你的船,賣出去也才1,2千塊的)

打算在30天內從倫敦航去里斯本。

想當然,ムリダナ。

就算有操帆能保持穩定速度也趕不上,我以超自重的速度在海上飄,這時候組我的就是元帥。

他教我跟隨堤督,他的船好快!而且在他的船面前我的輕木根本就是有如鼻屎一樣渺小。

他讓我進商會,「在自介那裡跟他們說是海軍元帥介紹的」,我就加入了這個大商會。



我這小小的新血似乎很得前輩們的喜愛,也許是出於我表現出好學而禮貌到誇張(某會員評)的態度吧。

(往往新血流入都很快溜掉,我當時同期還有兩位新會員很快就不見了。)

在GVO的人口,最多人從商、再來是戰、然後是很多人不願意花時間練的冒。

雖然是能夠自由轉職,但這個排名還可以套用到常駐的職業狀態。

所以我商會很多前輩都是跑商的,拉名產像是寶石啊、胡椒(中間常常失火燒了一大半)只要他們有空都會帶上我。

雖然有些較為勢利的手段略為看不過眼,但整體來說我依然感謝那短短的時光努力栽培我。

甚至在某次生氣從商會出走,結果被會長找到叫我重新加入。

自問等級不高,財產從不多過1千萬,別說能去投資戰一億又一億的幫搶,連幫忙借技能跑冒險也不行,

當時冒等都有20快30,不能說是完全的新手、商會又不缺人,大可以放我在海上飄到死,所以我回頭了,朋友也說我備受寵愛。



我最記得,天下是個練鑄造的,當時我被商會教去練鑄造存點錢,但是技能卡到不行,天下就借我一把超容易泡壞又珍貴的鎚子練技,不巧的是他後來沒上,在我第一次因事要退出GVO、當時最擔心最放不下的是一直存在銀行的鎚子。

為了還給他,我將鎚子放到免費小號裡(就是練不大純倉庫的),記得將這小號的ID取成「謝謝你的關照」,
將帳密寄給他,待他哪天上來能將這把鎚子拿回去。

我之後回GVO,天下已經回來了,但我總是對不上他的上線時間,有點擔心地將這小號打開,

角色列表裡在「謝謝你的關照」下方多了一個名叫「也感謝你」的角色。


說起鑄造還有大小姐,總是帶著小號跑來跑去,跟她在同一港口練技總受她的照顧。

多虧她我鑄造總算畢業了。


鳳女是花了很大的勁才將300萬還她。她是眾多位商會前輩當中最常關照我的人。

哥本貴金、拉寶或者是提問她都會盡量回答我,為了讓我有啟動資金就借我300萬,我有次存了500萬,她說不用還。

結果我特地追著她跑了熱拿亞、雅典、拿坡里…總算將300萬還她。


還要說到商會中較算少接觸的人,就會想到遙不可及的冒神--洪叔和總是很容易惹事又有點囂張的戰神--結花。

(抱歉,會長真的是一整天睡覺,就除了之前被叫回來加入商會有見過之外真的很難記住他)


商會算是我的後台,當時有個無差別海盜(就是連自國人都搶)叫次郎丸。

有次在同個危險海域,我在拉寶,他則是在我前方迎頭衝來。

結果他就直接衝過我,無視我了。

可能是因為不算肥羊不好吃吧,又或者是如結花所講,次郎丸才不敢動到她的人。

就算被搶,也可以跟結花說,大概都能拿回來。

不過多虧這個後台,我這個超會緊張的新人在當時非洲仍屬好搶點的時代還沒有遭搶劫的經歷。



比起商會,其實朋友們的照顧更是不得了。

--對,終於要講到傳說中這位酒友的事了。



我之所以能跟酒友相遇,就是海軍元帥的緣故。

在我加入商會之後,大概第二天吧,

因為剛加入商會怕生,商會們的前輩怕我半調子一下就不玩,暫時將我放進觀察名單。

所以元帥一上線我就馬上密他打招呼。

他當天又將我帶去里斯本,當時隊裡還有一個叫SH的人,就是酒友了。

我跟酒友可不是一下子就熟起來,說來還滿國中生的。

那天元帥、我、酒友第二次組隊,元帥的媽媽又趕他睡了,所以剩我和酒友。

我們在酒館沒什麼好做,我偶然在查資料問一些問題。他知道的都會回答我。

他突然不知發什麼神經,站起來向我乾杯。

我不甘示弱(?)也用表情回他一杯。

他就突然叫我往吧台去,他馬上就灌我酒,角色都醉了,我們就衝下海再上岸繼續灌,

我想至少來回灌了快半小時吧。

好幾次我們見面都是這樣,每次都能玩到哈哈哈哈的滿白癡,久而久之除了每天打招呼,開始又聊起來。

反而元帥被他媽抓去睡就足足一個月不見人,我和酒友則是成為了朋友。



其實酒友很煩。

常常在我根本沒空的時候噴一大堆話,像是被結花帶去拉寶啊、被前輩們指導這樣…

不過我也經常在他打海戰時吵個不行,但他有空的時候還是回我一大段。

和酒友聊天滿輕鬆的,因為他是那種濫好人。

我指的不是他被叫什麼就會做什麼,而是我認識他的時候,他在一個能叫做一人商會的地方待著。

我記得他說答應了姑蘇(他的會長),他就真的在商會那待著,十多個ID就他一個人上線,

直到商會有天被會長解散了,回復自由身後更拒絕向他招手挖角的幾家大商會。
(包括我的商會,因為他是英人)

一條問題你問他幾次都會回答,大多數還有更詳細的解釋和講解。

當時疑似被商會某人出賣,我只相信酒友。

而且我是個討厭商業、海戰的大笨蛋,單純是個冒癡。在練縫紉的時候有他在身邊聊天實在太好了。


上面提及過我因事要離開,另一件讓我放不下的是,我那次出走我沒能向酒友親自道別。

我留下了EMAIL、說我不知道幾時會回來,叫他要好好加油。



他看到EMAIL很快就給我寄一封,我回他近況後就互加MSN了。

後來他工作有點忙,MSN也不算很常上,但只要他敲我,大概都能從晚上9點聊到半夜2點。

內容啊,還不是戰船嗎?

說著排船哪艘好。最近日版推出了哪艘船。還有問我幾時回來。

這個笨蛋還是會透過我MSN找到我的BLOG,就算明明看不懂還是要看,

我感受到酒友的真心和支持,不過內容實在是太難為情,

BLOG裡面的我完全不像是對酒友那種又恭敬又是死黨的態度。

所以後來沒有將BLOG網址掛到MSN有一部份是因為酒友。



當然我本身早就是GVO中毒者,這樣持續了一年,我終於回去。


回來後、透過酒友,我認識了師傅、搶大師和飄大姐。

酒友叫師傅Y胖,更多的是盧格。

酒友總是忘了他告訴我很多次盧格是太陽神,還是他翻資料看到的,酒友對他取的暱稱還滿得意嘛。

師傅是我縫紉方面的師傅。那時候變更道具價格還沒被官方改動,很多英人跑到加爾各答織布。

他的買賣技能很高,我一口氣能買很多材料來織,也成為師徒(唯一一個)、借他技能織布。

就算我在、他要去睡還是會將人物掛在交易所老闆旁邊借我技能,直到他被擠下線為止。

在加爾我也認識了在織布的飄大姐,我跟她不熟,但人大剌剌的,常常跟酒友吵嘴。

我則是在原地織布,默默看這兩人在聊天室裡打鬧來打發時間,內容滿好笑的。

飄大姐似乎因為是幼稚園教師所以很愛講海綿寶寶,

酒友則是經常揶揄她,結果師傅和酒友也被纏著說一定要看海綿寶寶w


搶大師是他們的共同好友,我們未必能說上是朋友,但在戰場上如果說酒友可靠,

那我得說搶大師根本就是救星。

我、師傅、酒友和搶大師組過隊跑冒。其中有人要解海事任務,結果要擊倒的船卻是又大又多。

當時根本無心海戰的我戰等只有2X,還不願開最喜歡的戰船下去被爆頭爆尾,所以只得在外圍一直修船治船員。


酒友和師傅正攔著其他的雜魚,

只見搶大師的船在敵船間穿梭,白兵(近戰)技能高得誇張的他兩三刀就砍掉一艘船,很快就將敵船消滅。

我整個人在電腦前驚呆了。

因為我知道我絕不可能像他那樣了不起,心裡默默崇拜搶大師。

但解完那次冒險任務後,搶大師就失蹤了,直到我再度離開的那天他仍未回來。


明賢我忘記怎樣認識了。

好像就是酒友將一堆認識的人拉到聊天室裡,就這樣認識她吧。

在最上面就有說,她是拿了男友不玩的帳來玩,聽說我離開後她還當起海盜搶玩家了…






在酒友愛上將聊天室塞得滿滿的時候,我和前任交往了。不過交往沒多久就發生了滿嚴重的事。

我未能將情緒發洩,精神狀況時時刻刻都被推到臨界點。

就算在玩最喜歡的GVO,我還是坐在酒館發呆。


酒友一直說「就去打那個男啊」他比我還要激動,害他一直為我擔心又生氣,真的對不起,也很是感激。

師傅有女朋友,所以他也來關心我。比起酒友一直聊船聊冒險聊海戰聊商路,師傅說話比較成熟。

我們幾乎每天都會在聊天室三人聊天。


那天他們聽我吐苦水,講到的辦法以我的狀況是無法達成。

所以我密了師傅,我告訴他其實我是女來的。

(還有MSN的部份朋友似乎也不知道…因為花灑之前常偷用我的MSN亂搞,

害我上線常常跟朋友講我接不上話題…扯遠了,總之看到、知道了就算了。)

他說他明白了。於是重新提議我另一種方法,也分享他的經驗,叫我不要衝動。

我請師傅對酒友保密。

我不告訴酒友是因為一直想跟他維持死黨、好兄弟互相打鬧耍寶的關係,

總覺得酒友這種又好又單純的人知道了的話都會用另一種態度對我,所以不想他疏遠我。

(酒友如果你真的又跑去查我的家,看到這裡請你裝作沒看見。)


最後因為月費到期,自己未能理清情緒,所以我向酒友和師傅道別。

當時我還欠師傅一百萬(船錢),我告訴他一定會回來。

離開以後我一直在算著自己欠他一百萬。



怎料,大宇宣佈移交代理權,新代理是黑心辣椒,還變成免費。


後來在MSN上的聯絡,酒友提到原本停航的師傅復航了。

當時我滿是猶豫,害怕自己沒時間上,也怕危海滿是一堆白目,

在我離開以前GVO來了一批素質不良的玩家已經惹起很多風波,回去被新代理接棒的遊戲沒問題嗎?



怎知道這個猶豫,這一刻的拒絕,我就不能再跟他們在一起了。




兩年後、也就是數個月前,我打算回來。

原本A服的人大部份都跑到戰服去,戰服人數太多被禁止創造角色,我的舊帳號也被刪了。


這次有朋友陪著一起玩,也收養到兩位女兒。

不過在開船的時候還是會想著以前的事。



我總是在他們身後面,看著他們開船時聊天打鬧,說著莫名其妙的話、說著經濟行情的事。

當然也有關心我、話題圍繞我的時候。

我很喜歡看著他們巨型龐大的船排在前面,多多少少的風雨他們都替我擋過。

心裡一直期望某天能換成我為他們擋下,不再是他們身後那個長不大的新米。





拉寶的時候因為我愛開冒船,我都是拉著師傅和酒友。

由於拉寶多是半夜人齊才去,他們有時候會就這樣睡著。(尤其是師傅)


我說想要試著拉寶,師傅將自己多了的商船送我,但我覺得該說欠他一百萬,他幫我太多。

和酒友一樣,現實的煩惱、困難,還有在遊戲裡滿無厘頭的要求都會試著幫我達成。



就算再跟我多扯一些我沒太有興趣的船艦資料或者是冷笑話也沒關係,因為我回不去了。




沒多久前跟酒友再次聊到MSN,他說他不能來護服,因為重新開始是那樣的困難和費時。

也對呢,當下我心情整個一沉,師傅他們也不在了。

酒友在被鎖的戰服,我在剛起步的護服。


後悔這兩個字我在五年後又深深體會到一次。




我對酒友很明白地說,

我開船的時候仍然想念當時10點浩浩蕩蕩出發、到半夜2點打著呵欠從加勒比回里斯本的晚上。


他無能為力,因為戰服再開的時候我等級應該很高了。


我無法保證我一定會在戰服再次起家,但至少會在那邊創個角色陪他聊天。

那種心意就像那時候從北歐做滿1399個PIZZA開船送到當時在印度錫蘭練戰的酒友如此無力和微薄。







寫這篇的時候我整個腦死、也很混亂,但是我清楚自己想說的是



非常感謝你們。

不論是當天幫過我從GVO或是現實中的困難爬過來的朋友、現在的夥伴

還是看完這篇回憶的人,非常感謝。






小史是我愛用的冒船,以前是、現在也是。

可能因為開著它就能想起很多事情,所以一直都不願換下來。

當然小史的性能很讚啦。



再次感謝。內容凌亂,抱歉傷眼了<(_ _)>




Comments

小史真是永遠的NICE BOAT。
找個時間一起來賽船吧?
Re: 沒有輸入標題
> 小史真是永遠的NICE BOAT。
> 找個時間一起來賽船吧?

喂wwwww我比較想說師傅和酒友的事啦(靠

但賽船就免了(攤手)性能一樣的船會變成誰靠邊走不撞上去而已啊www
可以把路線拉長變數就變多了啊...
比如說特拉布宗到里加這樣(喂
Re: 沒有輸入標題
> 可以把路線拉長變數就變多了啊...
> 比如說特拉布宗到里加這樣(喂

你就這麼喜歡不對焦點嗎...(哭)
即使是线上游戏中的好友也让人安心得不可思议呢ww
↑但其实这个人根本不玩网游的(揍
对大航海的印象只有小学时候玩的单机版,那时候菜得要命又路痴,
常常找不到陆地停靠,没多久船员就大批大批地死亡了......(默
不过看F桑的截图,这游戏场景做的还真美丽w
不过,虽然我不玩网络游戏,也没有师傅酒友什么的,但F桑回忆的这些也都能明白的唷
有那么多人扶持着你,想想都觉得勇气倍增啦,所以遇到困难也请振作喔

辛苦了XD
Re: 沒有輸入標題
> 即使是线上游戏中的好友也让人安心得不可思议呢ww
> ↑但其实这个人根本不玩网游的(揍

雖然有認識他們,不過某程度上也得說不玩網遊比玩來得好

因為會沉迷wwww

> 对大航海的印象只有小学时候玩的单机版,那时候菜得要命又路痴,
> 常常找不到陆地停靠,没多久船员就大批大批地死亡了......(默

船員都被我操死+1 得查地圖啦 撞岸找港才行 但是記物賃什麼的真叫人翻桌www

> 不过看F桑的截图,这游戏场景做的还真美丽w

第一次出海我就被風景煞住了,美得不得了~(明明不是最頂尖的畫面啊!)

> 不过,虽然我不玩网络游戏,也没有师傅酒友什么的,但F桑回忆的这些也都能明白的唷
> 有那么多人扶持着你,想想都觉得勇气倍增啦,所以遇到困难也请振作喔
>
> 辛苦了XD


謝謝7醬\T_T/ 雖然他們都不在身邊了,但只是回想起來真的會有多少勇氣啦,不過隨之而來的就是寂寞OTL

↑我超怕寂寞的人(掩面
留個言
我就是那位商戰的天才,拉寶的神人囂張的結花(笑)

這麽多年了,一切已如海波消去。生活要努力。
Re: 留個言
> 我就是那位商戰的天才,拉寶的神人囂張的結花(笑)
>
> 這麽多年了,一切已如海波消去。生活要努力。

啊啊啊啊啊啊啊是結花!!!!歡迎歡迎Q_Q
話說那個商戰天才wwwwwwwwwwwwwwwww在我腦裡還是戰神>>>商戰(對不起)

最近過得好嗎?

現在戰服好像真的沒剩幾個認識的人在了?好吧,可能是我沒認識很多人吧。

聽你這樣說也停航了?啊...我還是很想念以前的日子,雖然現在就算回去還是有朋友能一起玩,但總覺得還是以前熱鬧多了。

因為你這篇留言我跑回去看內文,覺得還是很難過,然後是鳳女還有結花的內容竟然都寫這麼少XD 明明以前都有不少時間搭便船或是聽你們說風光史,可惡!

不過我是真的很高興你有留言,或者說很高興你有看到這篇回憶文!有種以前發生的事果然不是一場夢的感覺。

謝謝結花!
看到遠遠這篇想起了自己以前打網遊的情況。
那時候住在阿姨家半夜打電動電腦會被沒收,但是我還是無數次偷偷摸摸把電腦搬到地上蓋著被子偷偷趴著玩。每次不小心睡著後醒來都發現隊友們堅持的守在身邊努力幫我補血復活,明明經驗值超難升的也不介意我睡死一兩個小時,從不把我踢出隊伍。
因為選的職業男女外觀幾乎一樣,性質上也幾乎只有男生會去練,我雖然創的是女角但還是被人誤會(說到這個,我今天在公司上廁所時又嚇到女同事了(耶)公會會友們從沒介意過的和我笑鬧。那時候英文不好常常搞不懂別人在說什麼,大家也很耐心。第一次被騙光財產不想玩了,大家也以各自的方式鼓勵我。會長雖然沒錢但說他會幫我把東西都買回來,另一個會員不停勸我留下來,只要再熬一下等公會出頭了到時候我想買什麼都行。還有一個朋友說雖然她窮,但是願意陪我一起去蒐集掉落率有夠低的素材做頭飾。
後來那個公會發生變故彼此間吵了起來,大家都各自投奔其他大公會。
之後因為申請大學的壓力放棄了一段時間,剛好三轉系統開放,我跟一個朋友聊著聊著聊到說等能回去的時候認識的人大概都超過我的等級了,乾脆趁這機會完全脫出。但是他說沒問題包在他身上。結果他雙開他的和我的角色,一路幫我練到了三轉。
那時候我整個中二白目,愚人節的時候想整人卻開了不該開的玩笑,說自己出事。講破是玩笑的時候像大哥一樣的朋友只是笑笑的跟我說『下次別這樣,我剛心臟都快停了』,牧師姊姊則是好像真的哭出來,後來是男朋友來接手回應說他會安撫姊姊。另一個從還是一轉時期就認識的獵人大哥雖然一開始氣到擋我密語,後來寫信過去認真道歉過後他卻不耐煩的說『早就原諒妳啦!倒是我要怎麼把這個擋密語解掉啊!』
現在想想那時候有好多該道謝的時候都錯過了。那時候自己真的是有夠不成熟,現在想好好道歉卻不知道怎樣才能連絡的上了。

出走前將帳號借給頗信賴的一個朋友,但是偶然回去一次卻發現倉庫裡辛苦不外掛攢下來的道具、卡片、裝備、垃圾全部被搬空了。
那次事情讓我下定決心完全脫出,但是至少我還有和朋友們一起的回憶吧。

......是說對不起明明是遠遠的blog我自己講了那麼多自己的事情wwwww(自己掌嘴

現在我覺得網遊最重要的還是朋友啦,練等什麼的倒是其次,但是和各式各樣的人相遇相知,在一起經歷很多事情什麼的才是最珍貴的。
唔,說到這個,我也要跟遠遠道謝。謝謝遠遠從以前到現在都是我的朋友,今後也請妳多多指教啦!
我已經停了好久好久好久的時間
有3年還是4年了吧?

最近? 在忙生活的事.
以前拉寶啊, 商戰啊, 搶劫啊還真瘋狂啊.

好好向末來進發吧! 把敵人都轟飛就對了.

Leave a Comment

Profile

Farly

Author:Farly
============================

自介好麻煩,砍掉吧。
-本站圖文禁止轉載


歡迎交換連結
============================

在此先感謝你們的留言m(_ _)m

(當然廣告除外)

Plurk
看看有幾艘潛水艇
free count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