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ENT BLUE

神は無意味。本当の神とは、愛。

CLXXX+ 【14.3月14日】

Category:  └CLXXX  
多災多難的下回總算發了(默)

這幾天心情一直被搞得很差很差...

整個人很狂躁啦,覺得做人就算講道理也沒什麼用

因為人家一野蠻起來就完全沒辦法抗衡


好了牢騷完畢,感謝各位<(_ _)>





警告:

以下內容可能誤很大、並以破壞CLXXX本篇形象為樂。

慎入,不然踩到地雷,本人恕不負責。

 

 

接下來的一個月,一如以往的平靜。

 

艾拉也沒有提及過用真槍訓練的事,到底是出於不想桑妮亞擔心還是真的沒有這樣的訓練──只是、桑妮亞不願再知道。

 

這個月她只是埋頭苦幹,趕在一個月之內完成,並且──只能在艾拉不在家的時候進行。

 

總之她完成了,就在三月十四日的早上,她很早就起床,準備早餐,滿心歡喜地期待艾拉的起來。

 

 

 

她將還沒道早安的艾拉趕去梳洗,收拾著平常在早餐後才整理的床舖。

 

 

 

「桑妮亞今天心情很好。最近好像睡不夠的樣子,是考試完結了嗎?」

還穿著睡衣的艾拉咬下吐司,麵包屑掉到木桌上。

「嗯、嗯。」桑妮亞差點就忘記自己以考試為由來迴避艾拉的猜測。

「這樣也好,哪天我們去休假吧。我…」

「有事嗎?」

「唔…我喜歡…看到桑妮亞的笑容…所以…今早桑妮亞在笑…我也很開心…」

艾拉吞吞吐吐,吐司被她捏得有點變形。

 

「艾拉…快點吃完早餐吧。」桑妮亞也感到難為情了。

 

 

 

 

 

-3月14日-

 

 

 

 

 

 

「手伸直。合身嗎?」

今天依然是艾拉的工作日,不過早餐後,桑妮亞將她這一個月努力的成果套在艾拉身上。

 

「這個艾拉就當是遲來的生日禮物吧。」

 

那是和原本軍服一樣顏色的毛衣。

要不是桑妮亞阻止,艾拉大概會當成國旗掛在房子外牆炫耀好幾星期才穿上吧。

 

 

 

 

 

「這個和索穆斯配備的很像,不過桑妮亞親手織的好看多了!」

「艾拉這樣說好嗎?而且是以學校的毛衣來作參考…這裡亂了。」

桑妮亞苦笑著,替對方整理衣擺,艾拉只有僵硬的呆立原地,心裡卻滿是軟綿綿似的感覺。

 

「不過學校可以不穿軍服去嗎?」

「一開始只有襯衫能穿,所以才會穿軍服吧?如果是毛衣的話,或許不需要別上國徽呢。」

艾拉的雙眼閃閃發光,在鏡子前不時轉身,她高興得嘴巴都合不上了。

「那個還是要向莉涅小姐確定呢…」桑妮亞伸手將毛衣裡的襯衣領合拉好,她退後幾步認真地檢視。

「桑妮亞…?」

「雖然不像軍服那樣莊嚴,但也要看起來有像教官的模樣呢。」

桑妮亞看著艾拉的打扮──毛衣、襯衫、白色褲襪…

滿意地點點頭。

 

 

「收到桑妮亞親手編織的毛衣,我很喜歡…我會好好珍惜這件毛衣。」

艾拉輕搔著臉頰說。

二人接下來低頭不語好幾分鐘。

 

「去上班吧。」

「…嗯、嗯。」

 

尷尬得言行都生硬起來。

 

穿著新毛衣的她,離開家門的步伐卻是那樣的輕快。

 

 

 

 

 

 

 

 

 

 

「咳哼。」

艾拉穿著淺藍色的毛衣,惹人注目。

當然、莉涅也批准了這樣的裝束。

莉涅坐在講台旁邊的位置,對於每五句話就在乾咳一聲的艾拉,她只是無奈地對學生搖頭。

 

小魔女們清楚明白自己需要做的是──針對那件毛衣發言。

 

「盧德米拉,站起來。」

「是的!」

學生們飛快交換眼色。

「關於這節課。咳哼-作為班長的你告訴我你的見解。」

 

米拉一瞬間臉有難色,很快又硬擠出笑容。

「空戰的應用講解得滿詳細…我們下課後複習一遍就沒問題了。啊、

她非常生硬且強調地叫了一聲,

「沒仔細留意,教官原來你穿了新毛衣呢!真好看。」

 

「是嗎?!」艾拉興奮得狐耳和尾巴又冒出來了。

等了一個早上,總算有人來稱讚桑妮亞給自己做的毛衣了!

「這件是桑妮亞親手編織的,手工很精美對吧?」

艾拉走到米拉面前,手舞足蹈的展示身上的毛衣。

 

「嗯,對呢,真的很適合。比軍服還適合!」

「再稱讚多一點~!」

「教官以前的軍服尺寸比較大,和教官有點孩子氣的臉有點格格不入,我覺得這件毛衣絕對適合教官-好痛!

「好啦,我們下課了。」

艾拉輕揉著拳頭如此宣佈,其餘五名魔女立即站立敬禮。

 

 

 

「艾拉小姐,待會午飯提早一小時,我們今天要進行訓練呢。」

 

 

 

 

 

 

 

 

「漆彈的話,那我要將毛衣脫下來呢。」

「明明軍服都沒那樣的珍惜啊…」米拉在旁邊幫忙整理槍枝,頭頂的腫包還沒消退。

「意義重大啊。」

「是是是,桑妮亞小姐的愛心毛衣嘛。也對,洛夫娜前陣子送我的護目鏡我都很小心的用著。」

「反而在飛行的時候脫下來會不會本末倒置了啊?」艾拉將脫下來的毛衣摺好。

 

 

「不過,我明白你的心情就是了。」

 

 

將毛衣交到米拉手上,叮囑對方絕對不能弄丟。

 

 

 

 

 

 

 

 

 

 

 

 

 

 

 

 

 

 

「是不是真的老了,我竟然覺得累啊…」

 

空戰的示範過後,艾拉和莉涅一同到浴場洗澡。

 

 

可能是受501時代影響,在學校設施的清單上,浴場幾乎是最先考慮到的。

 

不過就算是最上級的莉涅有和學生們同浴的習慣,但她卻沒強逼艾拉一同參與…

 

 

理由,誰都沒提及過。

 

 

 

艾拉將身體浸到熱水裡面,疲累似乎減輕不少,她露出了滿足的表情,在旁邊的莉涅提醒她不要睡著。

 

 

 

她抬頭望向正在清洗身體的莉涅,她剛才被打中三發,顏料都落在衣服上。

 

 

「真不愧是艾拉小姐,還是打不中。」

 

指揮官苦笑道。

 

剛才好幾發子彈從艾拉身邊擦過,那完美的迴避贏得了學生們的讚嘆,

 

學生們不一定在剛才的訓練中汲取知識和技巧,但肯定的是艾拉的技術獲得了學生們的認可,

 

原本偏離航道的計劃又重新修正,對艾拉毫無教官風範的事──那就算了,可能這才是最好的狀態。

 

 

 

「襯衫依然像新買的那樣潔白喔。」艾拉對她比了個勝利手勢。

 

 

莉涅盯著艾拉沉思了一會,想到自從上個月的實彈訓練後艾拉卻主動要求撤回該項訓練,

 

所以今天才改用漆彈。

 

 

 

「我思考還不夠全面呢。」良久,莉涅小聲說著。

 

「什麼?」

 

「沒,不管是桑妮亞小姐的毛衣,或者是取消那個訓練,我大概懂了。」

 

說著,莉涅留意到牆上有處小裂縫,正盤算維修費用會不會影響這個月的開支。

 

 

 

「毛衣是桑妮亞送我的,能穿著上學實在太好了。至於那個訓練,對還沒能掌握護盾的小鬼們來說太危險吧。」

 

「那些小女孩會很不高興呢,被叫小鬼。」莉涅將水潑到臉上,輕描淡寫的回應。

 

 

「說起來,還是桑拿比較好,索穆斯人要洗桑拿啊~~!」索穆斯教官突然在池中叫囂起來。

 

「沒有預算。我們做點實績來申請更大的資助還好。」

 

「啊啊…為什麼不行呢!這是歧視索穆斯人-咦!認真留意才發現到莉涅又變大了!」

 

艾拉老毛病發作,對方則是馬上退開。

 

「揉一下又沒所謂的。」

 

 

「老家的藍莓好像失收了呢…」

 

!!

 

艾拉的動作僵住。

 

「今年分大家的藍莓要再好好計劃呢~」

 

「對、對不起…」

 

 

艾拉清楚意識到自己早就不在食物鏈的上層了。

 

 

 

 

 

 

 

 

 

將未能動用款項維修浴場的悶氣都趕消,莉涅容光煥發的走在前面,

 

緊接在後面的艾拉則是欲哭無淚,這憔悴很難跟剛才以壓倒性擊倒對方的戰果一同聯想。

 

 

 

 

 

 

 

「咦?我的毛衣不見了。不見了!!」

 

在二人穿好最後一件衣服後,艾拉翻轉了更衣室的所有置物籃,大聲慘叫。

 

「等等!」莉涅連忙追著衝出浴場的艾拉。「艾拉小姐你記得毛衣最後在哪出現嗎?放在辦公室?還是?」

 

「是米拉…」

 

 

一邊沿著校舍搜尋米拉和毛衣的蹤跡,來到了校園門口──

 

 

 

 

 

 

 

 

「艾拉在哪!?」

 

順著熟悉的聲音望去,只見閘門前的桑妮亞抱著毛衣喘氣,身上還穿著圍裙。

 

她看到艾拉卻哭出來了。

 

 

 

名為亞歷山大的小伙子見狀馬上開門,以免再次招惹(他認為)難侍候的艾拉。

 

 

 

 

 

 

「桑妮亞?!發生什麼事?怎麼你拿著…?」

 

連忙上前將哭成淚人的桑妮亞抱住,什麼毛衣的──現在可不是談這種事的時候啊。

 

桑妮亞只是重覆著對方的名字,在她的懷裡放聲大哭。

 

艾拉則是輕輕拍著桑妮亞的背。

 

 

 

「作惡夢嗎?晚餐燒焦了嗎?」

 

索穆斯教官以她最溫柔的語調和眼神安慰她最珍惜的人。

 

不僅是看得揪心的莉涅,守門的亞歷山大都嚇得下巴要掉下來了。

 

「…真的是…艾拉嗎…?」桑妮亞撫著艾拉難過的臉龐。

 

「是啊。我在這裡。」

 

桑妮亞沒有答話,緊緊抱著對方來探求現狀的真實。

 

 

「…嗯…」

 

 

 

 

桑妮亞小姐!!嗄…嗄…」

 

米拉出現在門口,明顯她追著桑妮亞而來,上氣不接下氣。

 

「你跑得真是快…發生什麼事?」

 

 

「這是我問你才對。」

 

「什麼?」

 

艾拉的拳頭已經高舉到她的頭頂上空…

 

 

 

 

 

 

 

 

 

 

 

 

 

 

 

 

 

 

冬天的夜晚很冷。

 

艾拉將毛衣套在桑妮亞的身上。

 

二人無語,只是在森林裡並肩而行。

 

 

森林後來經過某程度的開墾,至少現在常用的道路上不再被並排的樹木遮擋上空。

 

淡淡的月光映照下,艾拉看到桑妮亞跟自己同樣地尷尬,所以她將目光都收回來,盯著地上走著。

 

 

 

 

 

 

「明天要跟米拉道歉呢。」

 

「嗯。」

 

艾拉氣沖沖的拉著桑妮亞回家,現場遺下了愕然的米拉、無奈的莉涅還有不想多事的亞歷山大。

 

到桑妮亞要解釋的時候,她們已經在森林裡頭。

 

回去的話太晚了──艾拉這樣說著,其實除了她們二人之間的處境,莫名其妙揍了對方一拳更是尷尬得無從面對。

 

 

 

 

 

 

 

 

「那件毛衣,艾拉果然很小心地珍惜…」

 

「嗯。」

 

「原本想要用來保護艾拉,更加小心地避開子彈…」

 

「莉涅那傢伙真是了不起呢。她猜對了。」

 

語調卻是那樣的平淡。

 

 

 

接著是好幾下鞋子踩過泥土的聲音,桑妮亞繼續她的說話。

 

 

 

「對我來說,那件毛衣是要保護艾拉的,不能在空中一起飛翔,我選擇這樣的方式去保護艾拉。」

 

──既不會因為太過直接而傷害到你作為軍人的自尊、也能表達自己的心意

 

這是桑妮亞所想的。

 

 

 

 

艾拉只是臉紅,沒有回話。

 

 

 

 

「所以,當從米拉收到艾拉的毛衣,只是想到不好的事…」

 

 

 

 

 

 

 

 

 

 

當時桑妮亞在準備晚餐,米拉氣急敗壞,用力敲門。

 

她滿頭大汗,低頭喘氣。

 

「桑妮亞小姐…這是教官遺下的…她非常地珍惜它…所以我將它交還。」

 

雙手捧著毛衣交到桑妮亞的面前。

 

 

 

 

 

 

 

 

就像是戰死的軍人,家屬收到遺物的感覺吧

 

──艾拉已經猜到桑妮亞的意思,在心裡默唸。

 

 

 

 

 

 

 

 

 

 

 

 

「她中途好像去幫忙送信了,所以她不知道我和莉涅訓練完後到浴場去,所以才將毛衣送到家裡吧。那時候都要到學校的晚飯時間…」

 

「艾拉將毛衣脫下?」

 

「因為改用漆彈了,所以怕弄髒就脫下來交給米拉保管了…」

 

 

感覺到尷尬或是難為情時,艾拉的聲線便會愈講說小。

 

只是,二人依然不敢直視,只靠著語氣來揣摩對方的心情。

 

 

 

 

 

 

 

 

 

 

桑妮亞手捏著毛衣的衣擺,就像她那位年幼天真的學生那樣;

 

艾拉踢著地上的小石頭,右手拿著摺好的白色圍裙。

 

 

 

 

 

 

「我這樣說應該會被說過份吧,不過現在回想桑妮亞因為擔心我而大哭,好像…有一點點安心…明明應該感覺到難過就是。」

 

「因為事情已經過去,倒是大家都因為我胡思亂想和衝動而受到困擾…」

 

「…不是桑妮亞的錯,如果今天桑妮亞的角色換成是我的話,大概…會惹出更大的麻煩呢…哈…哈哈…」

 

艾拉強顏歡笑,因為這的確不是好笑的事。

 

 

 

身旁的桑妮亞更是羞澀,在冬夜的加持下,進而沉默的氛圍使得回家的路更是遙遠。

 

 

 

 

 

 

 

 

 

 

「我-」

 

艾拉抬頭仰望清澈的天空,她並沒有立即邀請桑妮亞一同觀賞天上的繁星。

 

「我…不會再讓桑妮亞那樣的傷心…」

 

 

她緊張得緊閉雙眼,

 

悄悄伸過去的手試探性地觸碰對方的指尖,然後攀到纖弱的掌心,像是玻璃製的工藝品,珍惜地握住,從衣擺上拉下。

 

 

 

 

「…所以不要再拉扯那件毛衣…在以後的日子我都要穿著…」

 

桑妮亞只看得到艾拉紅透了的耳根,她可以想像到艾拉又緊張得想哭了。

 

「艾拉,毛衣會黏上不少細菌,所以一段時期就要替換呢…」

 

「咦?那這…我…還是擺在家裡不穿算了…」

 

「笨蛋…我也會再織啊…」

 

艾拉先是愣住,

 

「真的!?真的真的真的?!

 

「嗯…」

 

她禁不住大聲歡呼,逗得桑妮亞咯咯大笑。

 

 

 

她們邊走邊討論隔天要給無辜被打的盧德米拉準備什麼樣的精美午餐,談得興高采烈。

 

 

 

 

 

 

 

 

 

 

 

 

 

最後送午餐賠罪的計劃因為索穆斯教官只穿襯衫在寒冬的戶外走動快兩小時得了感冒而作罷。

 

 

 

 

 

題目 : STRIKE WITCHES    部落格分类 : 漫畫卡通


Comments

首先說聲Farly辛苦了wwww

這篇好甜阿好治癒阿好好..好...好想要桑妮亞織的毛衣阿(慢著!!
看完這篇我已經死而無憾了(躺下(咦?

莉涅成長的不只有胸部還有黑的部分啊!!!!(高興意味
反倒是這黑他累www算是有點成長了吧(爆

可憐又可愛的米拉www
跟妹妹一起當艾拉家的小孩吧!!(簽字(住手!!

ps女兒控最棒了(喂wwwww
F桑辛苦了~
遇到没法讲道理的人,就用拳头去解决吧wwww(不对
虽然动手是不好的,但是态度也应该要强硬一点,不然让人觉得软弱好欺负喔(个人观点
不过这种人的话也没什么办法呢,尽量不往心上去吧,不然该做的事情都没心情去理会了,经常动怒的话可是会变老的喔~加油~

看上一篇的预告还以为艾拉真的出什么意外了,一开始的毛衣都怀疑是死亡flag,就像...出征前,像这种长得帅(咦)又给人家炫耀老婆的,到最后一定...(慢着在想什么啦XD
不过当然不会出现这种情节嘛!可怜的是米拉又白白挨了一拳啦(打回去吧www(不然让洛夫娜替你)
桑妮亚不要太宠艾拉喔!给这家伙再织毛衣集满七色说不定她会把它们挂阳台当人工彩虹啦!(喂www
这家伙听人夸都嫌不够的呢~~
黑莉涅炼成,这几年怎么从天然呆变化过来的哇真是好奇~~艾拉要不要学学XD?


最后感谢更新^o^,辛苦了(合掌
Re: 沒有輸入標題
> 首先說聲Farly辛苦了wwww

也感謝板桑的留言啦//

> 這篇好甜阿好治癒阿好好..好...好想要桑妮亞織的毛衣阿(慢著!!

咦咦?? 你要先贏過黑他雷的那關才行啊wwww

> 看完這篇我已經死而無憾了(躺下(咦?

別死啊(拉住

> 莉涅成長的不只有胸部還有黑的部分啊!!!!(高興意味

怎麼大家看到艾拉被莉涅S都這麼高興啊ww

> 反倒是這黑他累www算是有點成長了吧(爆

至少有成功碰到對方的手啊 (我的墨鏡啊)

> 可憐又可愛的米拉www
> 跟妹妹一起當艾拉家的小孩吧!!(簽字(住手!!

帶去給爸爸觀禮見證(搞不好一下子出現兩個"孫子"會高興得暴斃www)

> ps女兒控最棒了(喂wwwww

女兒控最高!!!!!!!!!!(夠了
Re: 沒有輸入標題
> F桑辛苦了~

7醬!!!(撲(喂

> 遇到没法讲道理的人,就用拳头去解决吧wwww(不对
> 虽然动手是不好的,但是态度也应该要强硬一点,不然让人觉得软弱好欺负喔(个人观点
> 不过这种人的话也没什么办法呢,尽量不往心上去吧,不然该做的事情都没心情去理会了,经常动怒的话可是会变老的喔~加油~

啊啊~ 我會盡量的了 最近心情的確是超級差 做事也沒有衝勁 真的整個變老了(扶額

重點是我根本不給她很好欺負的形象,只是對方單方面壓下來,還覺得自己盡佔上風就是了

啊,扯遠了w

> 看上一篇的预告还以为艾拉真的出什么意外了,一开始的毛衣都怀疑是死亡flag,就像...出征前,像这种长得帅(咦)又给人家炫耀老婆的,到最后一定...(慢着在想什么啦XD

我後來還是將預告撤下來,看到沒人有反應 心想 靠 是我玩大了嗎! 怎麼7醬原來真的釣到了(炸

不過艾拉雖說是黑他雷本質,只是在能力上可是能迴避死亡FLAG,結果就...艾拉你還有很遠的路要行啊(炸

> 不过当然不会出现这种情节嘛!可怜的是米拉又白白挨了一拳啦(打回去吧www(不然让洛夫娜替你)

洛夫娜一看就不會是被打的人,所以結果都是姐姐在受www

> 桑妮亚不要太宠艾拉喔!给这家伙再织毛衣集满七色说不定她会把它们挂阳台当人工彩虹啦!(喂www

人工彩虹wwwwwwwwwwwwwww

怎麼我會想到這傢伙接下來房子天天像慶祝國慶,掛一大堆東西在房子外飄啊飄的wwwwwwwwwww

我覺得艾拉只要說一聲 或者是撒嬌一下 桑妮亞還是會考量多種情況然後默默地做吧(掩面

> 这家伙听人夸都嫌不够的呢~~

所以這裡很多人說艾拉是國中生wwwwwwww

> 黑莉涅炼成,这几年怎么从天然呆变化过来的哇真是好奇~~艾拉要不要学学XD?

莉涅(黑)「老娘可是有練過的」(喂

再黑都好 回到桑妮亞面前艾拉還真是另一種黑(黑他雷的黑)

沒能壓過莉涅,最後艾拉只好往米拉那邊壓(糟死了

> 最后感谢更新^o^,辛苦了(合掌

謝謝7醬的留言<(_ _)>

Leave a Comment

Profile

Farly

Author:Farly
============================

自介好麻煩,砍掉吧。
-本站圖文禁止轉載


歡迎交換連結
============================

在此先感謝你們的留言m(_ _)m

(當然廣告除外)

Plurk
看看有幾艘潛水艇
free count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