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ENT BLUE

神は無意味。本当の神とは、愛。

CLXXX+ 【12.亞歷山大】

Category:  └CLXXX  
女兒節以後的我幾乎成為人生大贏家好吧我自重。

最近開始想著完結的事了。

除了感謝還是感謝。<(_ _)>





警告:

以下內容可能誤很大、並以破壞CLXXX本篇形象為樂。

慎入,不然踩到地雷,本人恕不負責。

 

-亞歷山大-

 

 

深夜──

 

 

 

 

 

「艾拉你這個笨蛋!」

 

「咦?」

 

「艾拉根本什麼都不懂!」

 

 

 

 

 

伴隨著零碎的爭吵,五分鐘後艾拉簡單打包好行李將門打開。

 

 

 

「桑妮亞願意多花幾分鐘來想想我的心情就實在太好了。」

 

「你要去哪?」

 

「我不想跟桑妮亞再吵架,我需要去冷靜一下,就這樣。」

 

 

門被用力關上,難過得跪在地上的桑妮亞還聽得到艾拉氣沖沖跑走的腳步聲。

 

 

 

 

 

 

 

 

 

 

 

 

在門口站崗的年輕軍人被突然出現的艾拉嚇了一跳,平常那位好像在學校多逗留幾分鐘就會死的艾拉竟然帶著一臉怨憤的表情走到山上。

 

 

閘門兩旁的昏暗燈光使得這張臉更為恐怖,然而、軍人基於職責所在而拒絕不願表明來意的艾拉。

 

對此,艾拉還故意為難這位年輕小伙子,二人擾攘直到莉涅出現准許進入才平息事件。

 

 

 

「所以呢?」

 

「就吵架了啦,吵架。」

 

二人走在安靜的走廊上,腳步聲引來了學生們從房間探頭偷看,已經穿著睡衣的莉涅一臉「不要多事,下場很麻煩喔」苦笑著並用手勢示意各位退回房間。

 

 

 

「門口的傢伙真是多事啊。」艾拉突然轉向埋怨盡責的軍人。

 

「如果艾拉小姐將事情講得明白點我想亞歷山大會願意打開閘門。」

 

「亞歷山大?!」

 

 

亞歷山大…?啊啊…果然…

 

艾拉突然變得不悅,莉涅手指輕揉眉心,嘆了口氣說,

 

 

「好了,我知道艾拉小姐的問題所在,我也不再過問,而且看來你連行李都帶來,大概都不是為了公事對吧。」

 

「那我回房間了。咦?」艾拉早就試圖將預留出來的空房間打開但門鎖上了。

 

「拜託,學生都在看,鎖匙拿好,要在這裡過夜不是不行,但請艾拉小姐早上五點起床,這是住校教職員的規矩。」

 

 

 

要說住校教職員其實也只有莉涅呢。

 

我已經夠煩,不想再搞太多事了。

 

──艾拉心裡默唸數次,像是要催眠自己。

 

 

 

 

 

 

那晚,

 

床早就被她躺得暖暖,

 

但是床單上卻找不到安全感,透過窗邊看到月光,心頭湧上一波又一波的熟悉感。

 

 

 

 

不要哭,艾拉。

 

振作一點。

 

 

整夜艾拉內心與桑妮亞吵架所產生出來的厭惡感抗爭。

 

 

 

 

 

 

 

大清早出現在食堂和學生一同享用早餐的艾拉格外顯眼,六位魔女不約而同望向默默進食的艾拉。

 

 

艾拉沒有抗拒的反應,大家都知道她精神很不好──因為她的黑眼圈又黑又大。

 

 

 

 

 

 

 

 

 

「那邊的,你叫什麼來著,不管了,你腳給我提起!」

 

「別東張西望,給我集中精神飛行!」

 

「動作快一點,你怕什麼!?」

 

 

反常的不僅是艾拉的出現地點和時間,還有是態度突然嚴格起來,雖然這是大家所希望的,但此時卻沒人高興起來。

 

 

 

 

尤其是後來在閘門站崗的軍人報告桑妮亞送午餐到來的時候,艾拉竟然畏縮一下,然後隨便挑一個學生去幫忙領取,

 

「給教官拿了的話會被罵嗎?」

 

「她今天看起來很兇啊…」

 

「聽說是桑妮亞小姐的事?」

 

沒人敢去,最後由自告奮勇的米拉去代領。

 

 

 

 

 

 

 

 

 

 

 

 

 

 

 

艾拉就躺在草地上,米拉將午餐盒放到她的旁邊,然後跟著坐下。

 

 

「真久啊。」艾拉一直望著天空,淡淡的說。

 

 

「結果洛夫娜的事還是桑妮亞小姐對我說呢。」

 

 

艾拉挑眉看了米拉一眼。

 

 

「桑妮亞…她還有說什麼嗎…」

 

聲量非常地小,米拉想了好一會兒才知道艾拉在說什麼。

 

 

「她說洛夫娜是她的學生,告訴我妹妹正等我回覆,我還跟她閒聊了一下。」

 

「…就…就這樣?」此時索穆斯教官的臉上滿是疑惑和焦慮。

 

「嗯!」盧德米拉故意用著爽朗的笑容回答,果不其然,艾拉馬上灰暗起來。

 

 

 

「桑妮亞小姐是沒再說什麼,只是看到我出來代領午餐有點驚訝,離開的時候表情也不是很高興呢。」

 

「你這傢伙耍我很好玩嗎?」艾拉馬上抓住米拉的衣領,她眼角冒出淚珠。

 

 

「抱歉,」米拉從容地將教官的手鬆開。「跟桑妮亞小姐道歉,然後對她說你很喜歡她吧。」

 

 

「事、事情才沒有你這種小鬼想得那樣簡單!」

 

艾拉轉身不讓對方看到自己的表情變化。

 

不過米拉看到艾拉的耳根變得赤紅,也沒有繼續深入話題。

 

 

「對不起,我好管閒事了。不過午餐都要變涼。」

 

「今晚──」

 

「嗯?」

 

米拉想要離開時,艾拉又叫住她。

 

 

「去試試夜間飛行吧,我教你。」

 

 

「了解。」

 

 

 

──其實艾拉只是不希望回到那個房間。

 

 

 

 

 

 

 

 

 

 

 

 

艾拉利用白天的時間製作了一份申請,要求莉涅批准加入夜間飛行的訓練。

 

「雖然這樣說很失禮,但是艾拉小姐難得地認真起來,也沒理由否決呢。」

 

就這樣,莉涅的印章大力地蓋到文件上。

 

 

 

 

 

 

 

 

 

深夜的海平線消失了,除了知道熟悉的人在身邊外,彷彿進入了虛無的世界。

 

 

「什麼都看不到呢。」

 

「這是當然的啊。」

 

艾拉和米拉裝備飛行腳,米拉覺得這時候跑道好像變得好長好長。

 

 

「我們真的要飛上去嗎?」

 

「難道要握住你的手嗎?」

 

艾拉想到了和桑妮亞第一次帶著宮藤進行夜間飛行,那時候宮藤還要求桑妮亞握著她的手來引領她…

 

還有是和桑妮亞小小的秘密因為宮藤的生日而破例分享出去,這些都叫艾拉很不舒服。

 

 

 

 

為了桑妮亞不高興嗎?

 

我果然──

 

 

「艾-拉-教-官。」歐拉西亞少女感到不耐煩了。

 

「抱歉…飛行腳上有小燈,你就這樣跟在我後面,你應該做得到的。」

 

「嗯。」

 

 

 

 

高度提升,穿過雲層的時候艾拉小心不讓米拉跟丟,直到越過雲層後的那一片平靜──

 

 

似是伸手可及的月亮、淡淡的月光照亮了雲層,顯得層次分明、兩個世界的分隔線

 

 

──這些都是艾拉曾經想念過的。

 

 

 

 

 

「很棒對吧。以前我和桑妮亞都是穿過那叫人不舒服的雲層,每次看到這片夜空都覺得剛才的忍耐是值得。」

 

「那個是職責所在吧?」米拉有點無奈。

 

「是這樣沒錯啦。我們先往南方飛一會兒吧。」

 

 

 

 

 

 

 

「不過看到這片天空,有點明白剛才所說的話。聽莉涅指揮官講過,原本負責夜間巡邏的好像只有桑妮亞小姐?」

 

「嗯。」艾拉凝視著月光,彷彿那樣就能夠減輕和桑妮亞吵架的罪惡感。

 

 

「一個人在這片天空巡邏到天亮,很難受吧──既美麗又孤寂。」

 

「也有其他夜戰魔女會互相通訊啊,桑妮亞就是這樣交到筆友了。」

 

米拉意味深長地盯著艾拉。

 

 

 

「什麼啦?」

 

「我看你去進行夜間巡邏也應該是為了陪桑妮亞小姐喔?」

 

盧德米拉壞心眼地笑了。

 

「不想她辛苦而去陪她也是很理所當然吧!」

 

「所以艾拉教官真是溫柔啊。」

 

「…笨蛋!」艾拉突然停下來。

 

「教官…?」

 

 

 

 

「我對桑妮亞做了很過份的事呢…我一點也不溫柔…」

 

艾拉低頭,聲音顫抖。

 

「你…到底幹了什麼事…?」

 

 

 

艾拉緩緩靠近米拉的耳邊,因為她不想被指揮室的莉涅聽到。

 

 

 

誰知,才說到第三句,米拉竟然開始爆笑起來,而且不能自已。

 

 

「喂!有什麼好笑!」一心想要訴苦竟然得到這樣的回應,艾拉生氣地回罵。

 

「對不起…哈哈哈…竟然因為親不到對方而被對方罵笨蛋…這樣吵起來喔…哈哈哈…不好意思…」

 

「你這傢伙-!我回去了!」

 

 

米拉笑到流眼淚了,只見教官不滿地逕自前進。

 

 

「喂喂…這是很小的吵架對吧?別生氣啦…哈-」「可惡,我可是很認真的!」

 

 

艾拉已經想像得到莉涅應該又在按摩太陽穴了。

 

 

「你別將情緒帶回來學校,你難受的話,我相信在地上的桑妮亞小姐也是一樣難受啊。」

 

「回去吧。」艾拉不願多想,她認為米拉不明白,因為現在的她根本沒勇氣能面對桑妮亞。

 

 

 

 

 

 

 

 

 

 

在這個難眠的夜晚,艾拉腦海裡面盡是這兩天的事情。

 

 

因為在意桑妮亞在利特維亞克家的驚人發言,回家後和桑妮亞面對面正坐著商量「這件事」。

 

 

然後──支支吾吾、手腳遲鈍想要去主動親吻桑妮亞。

 

 

 

 

 

但是,過了一小時又一小時,愛睏的桑妮亞也不禁打了無數次的哈欠,

 

 

艾拉的手依然搭在桑妮亞的肩上,

 

然而眼神一接觸又馬上飄離,怎樣用力也縮短不了彼此的距離。

 

 

 

 

 

 

導火線大概就是艾拉好心的一句「不如去睡吧?」

 

 

桑妮亞突然就生氣了。

 

 

 

 

 

 

「誰不知道這是很小的事…真是討厭…」艾拉往枕頭用力的捶幾下,臉埋在枕頭,掙扎了好幾回才睡著。

 

 

 

 

 

 

 

 

才睡了好幾小時,艾拉被敲門聲吵醒。

 

 

 

「艾拉教官。午餐時間都要到了。」

 

米拉推開房門探頭說。

 

在她身後還聽到有幾個女孩在小聲交談,應該是跟著班長到來關心教官。

 

 

不過,被關心的艾拉只是睜開眼,覺得陽光很刺眼,嘴巴在嘟嚷「下次要叫莉涅幫忙裝上窗簾…」

 

用被子蓋頭。

 

 

 

米拉輕嘆一口,慢慢走近床邊。

 

「我說,桑妮亞小姐今天沒來喔。」

 

 

她停頓了一會兒,可是被子裡的教官沒有任何表態。

 

 

「我給洛夫娜寫了信,你有空幫我帶到山下。」

 

然後不等任何回應,盧德米拉就離開房間了。

 

 

當房門關上時,又回復安靜。

 

 

 

她想到,前晚將門關上後,將桑妮亞獨自一人留在房子裡,她也是承受著這樣的孤獨吧。

 

 

可能,她比現在的自己還要難受。

 

 

 

 

 

 

 

今天到底是幾號?

 

開學了嗎?

 

 

一直以來她都是默默走到山上給她送來午餐,見面還不超過五分鐘。

 

──這不是理所當然啊。

 

 

 

前晚的惱羞,艾拉不敢再想像她如何搞垮桑妮亞的心情。

 

雖然有這樣的覺悟,但是她沒有勇氣去猜想桑妮亞沒有出現的原因。

 

 

 

 

 

眼皮愈來愈重,應該是精神層面並沒有好好休息過。

 

當她再睜開眼時,月亮早就掛在漆黑的夜空裡。

 

 

 

莉涅站在床邊,她手上拿著信件,擔憂地看著艾拉。

 

「艾拉小姐,不好了…」

 

「啊?」睡眼惺忪的艾拉還在揉眼睛,完全搞不懂現在的情況。

 

就連莉涅幾時開始站在旁邊也沒想要去推測。

 

 

 

「桑妮亞小姐在家中出了意外…」

 

 

艾拉馬上撥開被子,連忙將軍服換上的她喊著:「莉涅將機庫打開,我要趕回家。」

 

「這個要求我怎能答應你…而且我的車子竟然壞了…啊、信件也麻煩你了,這是米拉給她妹妹的。

 

啊、無線電也戴著,下山的時候小心點。」

 

「麻煩死了,這個時候你還在胡扯什麼!?」

 

艾拉還是從莉涅手上搶過信件,將領口整理好就跑出去了。

 

 

 

 

 

 

 

 

 

「我都在幹什麼了…桑妮亞…」

 

 

 

所以,這時候艾拉正在山道上奔跑。

 

進入森林,

 

微弱的月光根本不足以提供光源探路,在伸手不見五指的環境裡,有好幾次都要摔倒了。

 

 

 

 

 

無線電傳來了聲音,但那不是莉涅,

 

「巡邏開始。」

 

米拉用著毫無起伏的語調報告著。

 

 

 

艾拉抬頭,只見極不自然的強光沿著樹蔭集中往她前方投下。

 

「跑快一點,我的手很酸,而且維持這種速度飛行好累。」

 

 

「我已經盡力了,你有空在上面飛,還不如給我先到鎮上看看桑妮亞!」

 

 

「我可不知道你家在哪啊。」

 

米拉從容的態度叫她怒火,另一方面,她對於只有一人在緊張感到奇怪。

 

 

 

 

 

 

 

 

「你在上面做什麼啊?要來取笑我嗎?」

 

艾拉邊跑邊喊道,感覺到上方的人影正朝自己的方向俯視著。

 

 

「夜間巡邏。」聲音依然平板。

 

 

「你自己一個?莉涅有批准嗎?」

 

「莉涅指揮官正在監督夜間飛行的進展,其他魔女也在校園裡面進行簡單訓練。」

 

「那你呢?」

 

「我進度比較快,所以我能執行巡邏任務。」

 

艾拉有點無奈。

 

「我只是想要確保給洛夫娜的信件有否安全抵達。」

 

「是喔。」艾拉沒再作聲,只是繼續跑。

 

 

 

 

 

 

 

才不是。

 

 

腳踩在鬆軟的泥土上,艾拉有點疲累,她跑出了森林,腳步卻止住。

 

 

 

「怎麼了?」上空的魔女問道。

 

「告訴我,其實桑妮亞根本沒事吧?」

 

幹勁和衝動彷彿隨著體力消逝,風吹過,在空中殘留著麵包的香味。

 

她從進入森林開始已經半信半疑,因為大家的態度是那樣的敷衍,演技是那樣的爛。

 

 

 

 

 

「一切都是為了騙我下來對吧?」

 

 

「回去跟她和好,跟她說對不起,還有對她說-」「知道了知道了…我去就是了!」

 

 

一切的逼迫使得艾拉不悅。

 

她不喜歡大家說她們的爭吵是那樣微小的事,這對於索穆斯的王牌來說,這好比世界末日。

 

 

不過──每次都在想,萬一世界末日真的要到來,

 

她還是會趕到桑妮亞的身邊,就算是改變不了未來,至少都要抱抱桑妮亞,

 

 

 

 

 

 

 

 

 

說句在那時候已經毫無意義的「不要怕」。

 

 

 

 

 

 

 

 

 

 

她來到房子前,

 

客廳和廚房亮了燈。

 

到這為止-

 

艾拉本以為自己內心會有種「我果然還是喜歡桑妮亞」或是「結果我還是回來了」的想法。

 

 

 

結果她腦袋空白,就連說句「我回來了」也做不到。

 

 

 

她只知道得為自己作個開場白,進到房子裡面,好好抱住桑妮亞,道歉,為這場連自己也一頭霧水的鬧劇劃下句號。

 

 

 

 

艾拉很用力吸了一口氣,提起了腳步走進房子裡。

 

 

 

在廚房準備晚餐的桑妮亞看到艾拉回來,露出高興的神情。

 

 

不過艾拉好像沒看到她,直直到餐桌前坐下。

 

連眼都沒眨一下的僵硬。

 

 

 

桑妮亞也沒作聲,默默低頭煮她的晚餐,然後慣性地拿出兩人份的器皿和餐具在桌上擺好。

 

 

 

「那個…」

 

「艾拉…?」

 

 

晚餐開始沒多久,艾拉突然跪到桑妮亞的旁邊。

 

 

 

 

「原本想要抱抱桑妮亞,結果還是老實一點道歉比較好。對不起。」

 

桑妮亞也跟著從餐桌前坐到地上。

 

她神色凝重地盯著艾拉,令對方坐立不安。

 

 

然後她用手捏住艾拉的臉。

 

 

「我也有不對。對不起。」

 

「那這個呢?」艾拉指著臉上的手指。

 

 

 

「教訓。」桑妮亞將手鬆開,

 

突然臉變得好紅好紅,很小聲地說。

 

「艾拉…因為我都有錯…我也給艾拉……好了…」

 

 

 

「啊?」

 

艾拉將這句話消化了好久好久。

 

看到桑妮亞有點曖昧而害羞的眼神,還有那聲線。

 

 

 

當想通了後,艾拉臉頰發燙,馬上別過頭。

 

「…好…嗯…」

 

 

 

 

桑妮亞合上眼,艾拉有點明白,為什麼戀人間要閉上眼做「那件事」。

 

 

 

 

所以,她也閉上眼。

 

 

 

 

慢慢的…

 

…慢慢的…靠近…

 

 

 

 

 

 

 

 

 

 

 

 

 

 

 

 

 

 

 

 

碰-

 

「好痛!」

 

她們的額頭互相碰撞,結果還是失敗。

 

 

 

不過這次,桑妮亞先是忍不住笑了。

 

 

「…笨蛋。」

 

「桑妮亞對不起!我會再努力的。」艾拉都急得要哭了。

 

 

「嗯。我期待著。那-」桑妮亞牽住艾拉的手。

 

「先吃飯吧。」

 

 

 

 

她們留心而珍惜地聆聽和分享這幾天發生的事,就像是已經分隔了好久以後的重逢。

 

 

 

 

 

 

然後當晚的艾拉很努力地想著明天到底要如何回學校跟米拉說她成功了

 

 

──當然那是騙人的。

 

 

 

 

 

 

 

 

 

 

 

記得將信交出去喔。

 

 

 

 

 

 

 


題目 : STRIKE WITCHES    部落格分类 : 漫畫卡通


Comments

亞歷山大....讓我想到狗(爆

這篇...實在是(噴淚
好吧我被文章搞得情緒起伏很大(心臟病發
都不知道該感動還是什麼了wwww

黑他累你這個大笨蛋啊!!!!!!!!!!!!!!!!!!!!!!!!!!!!!!!!!!!!!!!!!!!!!!!!!!!!!!!!!!!!
害我為你們倆擔心好久

一開始感覺超級嚴重的還以為發生什麼事了
結果又是黑他累得沒用病犯了阿(爆
這樣什麼時候才會有小孩啦!!!!!!(慢著!

果然...還是很想衝去賞黑他累兩巴掌 叫他有用一點(冷靜
桑妮亞都等你多久了阿Q_Q
我也罹患了把拔病了嗎?

米拉戲弄艾拉那幾段互動很可愛www

完結阿....雖然會很捨不得 不過辛苦Farly大了
我會期待新篇的(欸www
Re: 沒有輸入標題
> 亞歷山大....讓我想到狗(爆

亞歷山大淚目wwwwww

> 這篇...實在是(噴淚
> 好吧我被文章搞得情緒起伏很大(心臟病發
> 都不知道該感動還是什麼了wwww

好吧,對不起,寫這篇的時候心情極度惡劣,但我絕對沒惡意整你們的意思wwww


> 黑他累你這個大笨蛋啊!!!!!!!!!!!!!!!!!!!!!!!!!!!!!!!!!!!!!!!!!!!!!!!!!!!!!!!!!!!!
> 害我為你們倆擔心好久
>
> 一開始感覺超級嚴重的還以為發生什麼事了
> 結果又是黑他累得沒用病犯了阿(爆

老實說,我總覺得這兩人吵架的原因都是超幼稚、小題大作又可愛的(噴)

所以別擔心啦,這兩小隻的反應只是過度誇張了一點而已wwwww

> 這樣什麼時候才會有小孩啦!!!!!!(慢著!

去遞交領養申請,看她們要不要養米拉吧(咦

> 果然...還是很想衝去賞黑他累兩巴掌 叫他有用一點(冷靜

冷靜,這傢伙你用不著你打她都會自行爆破www

> 桑妮亞都等你多久了阿Q_Q
> 我也罹患了把拔病了嗎?

結果溫柔的桑妮亞都沒打算要「逼」艾拉了(哭)

把拔病很美好的,歡迎你喔(住手

> 米拉戲弄艾拉那幾段互動很可愛www

基本上,宮藤不在的話就只剩米拉可以給艾拉欺負,雖然黑他雷起來的艾拉的確連孩子都能反壓過去就是...w

這兩隻擺在一起不知怎的又是很像兄弟(喂

> 完結阿....雖然會很捨不得 不過辛苦Farly大了

謝謝板桑TAT 我也捨不得,但也得完結啊。

> 我會期待新篇的(欸www

咦!??!?
开头部分让我想到前些天看的《人间喜剧》,里面有一幕是头锹把女朋友行李打包好拿出去,
虽然和这里刚好相反,但是我想桑妮亚跪在地上的心情一定和天爱坐在门外的心情一样。
当然,我想狠揍这两个黑他雷的心情也一样www
不过有的事情看起来很简单很容易,但就是很难做到嘛。
还好莉涅和米拉让她又跨出回去的那一步。
结果.............碰到额头是怎样啦笨蛋XD
~小别胜新婚呐小别胜新婚(喂喂

至于完结嘛...不是说,结束是意味着新的开始吗?
嘛啊人家可不是在催开新篇喔~wwwww

对了,亚历山大这个名字,是什么梗吗XD?
咦好好的 亚历/山大 怎么会变打码啦?
Re: 沒有輸入標題
7醬~~~(撲(喂)

> 开头部分让我想到前些天看的《人间喜剧》,里面有一幕是头锹把女朋友行李打包好拿出去,

咦咦 常常聽別人提起這個 但好看嗎0_0? 有空挖挖看

> 虽然和这里刚好相反,但是我想桑妮亚跪在地上的心情一定和天爱坐在门外的心情一样。
> 当然,我想狠揍这两个黑他雷的心情也一样www

這兩隻笨笨的又可愛 你真的能狠下心來揍嗎wwwww

> 不过有的事情看起来很简单很容易,但就是很难做到嘛。

小事複雜化也是黑他雷的固有魔法之一呢(慢著

不過每件事都要複雜化又踏不出去,老實說艾拉還能牽著桑妮亞的手,桑妮亞的修為也真不是普通的好呢(咦

> 还好莉涅和米拉让她又跨出回去的那一步。
> 结果.............碰到额头是怎样啦笨蛋XD
> ~小别胜新婚呐小别胜新婚(喂喂

安心,隔天黑他雷回學校就會吹牛說自己怎樣跟桑妮亞度個甜蜜之夜(並沒有)

> 至于完结嘛...不是说,结束是意味着新的开始吗?
> 嘛啊人家可不是在催开新篇喔~wwwww

咕挖,我就是想沉澱一下,也不想連載太久出現OOC的問題所以才考慮收尾啊XD

抱歉啦 ( 艸) (?

> 对了,亚历山大这个名字,是什么梗吗XD?

桑妮亞的原名是 Alexandra Vladimirovna Litvyak

Alexandra 唸起來就是跟 Alexander 音近,加上艾拉當時正在抓狂狀態,所以名為亞歷山大的小伙子就(ry



嘛 我看來是沒出現亂碼啦 安心(拍拍


謝謝留言 <(_ _)>

Leave a Comment

Profile

Farly

Author:Farly
============================

自介好麻煩,砍掉吧。
-本站圖文禁止轉載


歡迎交換連結
============================

在此先感謝你們的留言m(_ _)m

(當然廣告除外)

Plurk
看看有幾艘潛水艇
free count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