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ENT BLUE

神は無意味。本当の神とは、愛。

CLXXX+ 【10.跑道】

Category:  └CLXXX  
剛才發現,到現在為止我還是沒能記住這個blog的url。

因為一直在玩大航海而心虛,連續交了兩篇沒人期待的文這樣(攤手)

真心話是:太好了我又可以坑個幾星期了(慢著)





警告:

以下內容可能誤很大、並以破壞CLXXX本篇形象為樂。

慎入,不然踩到地雷,本人恕不負責。

 

 

 

-跑道-

 

 

「作為處罰,盧德米拉.M.帕夫利琴科今天晚上要負責打掃跑道。」

 

莉涅拿著報告,宣讀米拉因魯莽行動和對上級的挑釁行為而判處的懲罰。

 

「作為教官的艾拉.伊爾瑪塔.尤蒂萊南上尉需履行監督責任,今夜留守學校。」

 

 

那是在追逐戰的一小時後,索穆斯教官以及歐拉西亞魔女被指揮官帶到房間。

 

莉涅只是坐在桌前,手指輕揉著太陽穴,她原本綁著頭髮早就在離開當上少佐時放下了。

 

 

「艾拉小姐,待會去給桑妮亞小姐打個電話吧。」

 

「知-道了-」

 

艾拉不情願地應話,莉涅也懶得糾正對方了就轉向米拉。

 

「米拉,晚飯後就開始打掃了。」

 

「了解。」

 

 

 

 

 

 

 

 

 

 

 

 

 

 

 

 

 

 

 

當晚,盧德米拉很快就將晚餐吃完,將軍服換下,到跑道上打掃。

 

 

跑道好長好長──明明穿上飛行腳劃過它的時候是覺得長度是短得嚴苛。

 

 

 

拿著拖把和水桶,從格納庫門口開始洗,橘黃色的天空不知不覺染成深藍色的夜空…不過,米拉才洗了跑道的二十分之一。

 

 

水很快就用光了,回頭到格納庫提水時她遇到被下令留校的教官。

 

 

 

「光是毅力是不行的啦這個。」艾拉頭裹著毛巾,笑笑說。

「有在過程當中反省就好了,叫你一個人打掃整個跑道根本就是虐待嘛。」

 

 

「但這個是指揮官的命令-」

 

「莉涅那傢伙不會介意啦。」艾拉拍了米拉的肩一下,「啊啊-這不就跟夏莉上尉差不多了嘛…算了,我的命令啦、來陪我坐坐吧。」

 

 

艾拉逕自坐在跑道的旁邊,她拍拍身邊的位置,示意要米拉坐下。

 

 

「真是個隨性的教官…還有你只穿著睡衣出來,這是什麼打扮…」

 

「要知道是託誰的福害我今天要留在學校喔。別顧著抱怨。」艾拉也抱怨起來。

 

 

將拖把和水桶擺好,米拉坐到艾拉旁邊。

 

 

 

 

「為什麼今天會接受我的挑釁?」

 

米拉才剛坐下,這名好強的歐拉西亞少女劈頭問道。

 

 

「坦白說,我在意的不是勝利。」艾拉踢著腳,低頭望著腳下深不見底的大海。

 

「那-?」

 

「我單純想要盡情地飛,難得有個好對手在。」艾拉意有所指的笑了,「況且,我覺得你是贏了,在速度上。」

 

艾拉只是用毛巾擦擦頭髮,對於盧德米拉認真提問只是輕描淡寫地回答,使得對方不滿。

 

 

「我根本就不在意你是怎麼想!」

 

盧德米拉氣得快要哭了,隨著重重的呼吸,細小的肩膀上下起伏著。

 

 

「以前我總是不明白為什麼兩位上級對於亂七八糟的事總是能寬容面對,現在看來,似乎都是很簡單的事。」

 

邊用手撥好凌亂的長髮,艾拉邊說。

 

 

「如果你真的是想要贏過我,那似乎你很需要我說『你贏了』這句話,但顯然你不是。」

 

艾拉半開玩笑的將擦過頭髮的毛巾遞到盧德米拉前,被對方用手拍開。

 

 

 

 

 

「原本我很猶豫要到哪個基地受訓,聽說艾拉.伊爾瑪塔.尤蒂萊南要到這裡執教,馬上遞交申請了。」

 

彼此了沉默好一會兒,歐拉西亞少女開口了。

 

「父親仰慕著魔女,想念著曾身為魔女但已經離世的母親…本以為來到這裡我會能喜歡魔女這個身份…」

 

 

艾拉只是望著遠方一望無際的大海,沒有作聲。

 

 

「我的家就在山下的森林裡,莉涅中佐有提議過可以每天回家,就像教官一樣,不過那樣的家我不想回去。

 

我根本就面對不了被我丟下獨自與父親相處的妹妹,妹妹和我雖然覺得父親很疼愛我們,可是他更喜歡錢。

 

我不願意擁有魔女這個身份,但總是成為班上的優異生,而且更成為這裡的班長…」

 

 

盧德米拉嘆了一口氣。她想要為突然對教官說著沉重的話題而道歉。

 

 

 

 

「我突然──想講一下桑妮亞的事。」艾拉躺了下來。

 

「那時戰爭還沒結束,桑妮亞一直找尋著她的雙親,雙方都不曾放棄地努力,就是那樣地珍惜彼此。想不到戰後平穩下來又會有這樣的問題…

 

一個不留神就會喪命的時代-其實也只是過了幾年嘛,和家人共聚可不是理所當然的事,

 

桑妮亞流過多少眼淚,作過多少個惡夢,走過多少的路才能和她最喜歡的雙親見面呢?」

 

 

聽到艾拉突然難為情地笑了,米拉望向對方。

 

「對於家人,我並沒有什麼特別強烈的感覺,所以當桑妮亞的雙親要招待我的時候我也是受寵若驚,感到了非常強大的壓力…」

 

 

「為什麼?」

 

 

「那時候我和桑妮亞退伍了。」

 

「啊,這個有在報紙上讀過。」

 

 

「一心一意幫助桑妮亞去完成心願,當達成了後,我自己不能再飛…要再獨自一人活下去嗎…幸好最後還是能留在桑妮亞旁邊啦…」

 

「感覺…教官對桑妮亞小姐有點偏執…好痛!

 

艾拉用力敲了米拉的頭。

 

「我啊…」

 

「嗯?」米拉正揉著被打的地方。

 

「只是…沒想到桑妮亞不再在身邊…那種虛無感重新襲來的恐怖…」艾拉別過頭小聲地說。

 

 

 

「虛無感嗎…」米拉仔細咀嚼這個字眼。

 

 

 

「你在天空的時候會不會想到誰?」艾拉坐起來,認真地問。

 

「誰嗎…我只是會想到妹妹…想到她在家裡被父親冷言相向就…」

 

 

「桑妮亞她在天空會想著她父母親的事,可能不一定是每次,但至少她是真的很掛念他們。她是想要守護雙親。」

 

「守護…」

 

「在戰後出現的魔女有點尷尬呢。以前我們有具體的對象能夠攻擊,我們守護的是結結實實的人與物。雖然我也是遇到桑妮亞才有這種感覺啦。」

 

艾拉玩著手上的毛巾,用著漫不經心的語調說著。

 

「我在遇到桑妮亞以前,對於守護國家和攻打異形軍只有不太真實的感覺…好聽一點叫使命感,其實也不過是職責…

 

我幾乎只是為了桑妮亞而戰鬥,但我覺得哪怕只有這麼一個原因,那已經很足夠了…」

 

米拉坐直身體,想要聽更多。

 

「我不會說好聽的話,戰鬥的原因也有夠單純。

 

而今天在天空飛翔,其實我腦袋只想到自己,難得地不用帶著槍枝,那種自由真是棒極了。」

 

 

「喂喂、我可是在你後面追趕著喔…」米拉被艾拉弄得沮喪了。

 

 

「那今天盡興嗎?」

 

「我快被你嚇壞就是了,那種速度往下俯衝…」

 

「有比我更快的人存在喔。不過引擎有點小毛病,所以我下次也盡量不這樣做就是了。」

 

艾拉現在回想到白天飛行腳突然卡一聲冒出了少許黑煙有點心驚膽跳。

 

 

「嗯…」

 

米拉還是苦思著剛才的話,雖然艾拉說了很多很多,但是內容幾乎都是桑妮亞的事,好像沒能消化到多少。

 

 

「米拉,要不要找天來試試夜間飛行?」

 

「夜間飛行?」

 

「對,現在訓練基地還沒有人負責夜間巡邏吧?」

 

「嗯…」

 

 

「要去試試看嗎?雲層上的那個世界很不一樣喔。」艾拉往頭頂的星空伸出了手。

 

「也許你認為要以魔女身份自居是很討厭,但只是單純地喜歡飛翔,有著這小小的任性也不為過吧?」

 

 

 

「要有為其他人去做的理由,先為自己打算比較好。」

 

艾拉站了起來,將毛巾掛到肩上。

 

「那樣的才能,在現在可能有點浪費,既然不能戰鬥,那麼就盡情去飛吧。

 

我也要好好珍惜還能飛行的這段時光呢~

 

晚安嚕~找天來陪你聊聊桑妮亞的事。」

 

 

艾拉頭也不回就離開了。

 

 

 

「什麼叫做『陪你聊』,明明就是你自己想聊嘛。真是有夠亂來。」

 

心情稍為變好,米拉繼續她的懲罰,哼唱著妹妹教她的小調。

 

 

 

 

 

 

 

題目 : STRIKE WITCHES    部落格分类 : 漫畫卡通


Comments

話說連續兩篇看得很開心www
這篇的黑他累....莫名的有股帥氣感(是錯覺還是幻覺?!(爆


然後莉涅就步上了明娜的頭痛之路了(殺毀?!
慢慢坑沒關係wwww
坑多久我都會等的!!!(握
Re: 沒有輸入標題
> 話說連續兩篇看得很開心www
> 這篇的黑他累....莫名的有股帥氣感(是錯覺還是幻覺?!(爆

一定是錯覺啦!不過我也喜歡帥氣的黑他雷啦(炸

> 然後莉涅就步上了明娜的頭痛之路了(殺毀?!

艾拉一個抵三個,超划算(喂)

畢竟艾拉對於學生的態度有點無所謂,與莉涅預期中的情況有點脫軌,會頭痛胃痛也滿正常

你看媽媽也是一路胃痛挨過來的(慢著


> 慢慢坑沒關係wwww
> 坑多久我都會等的!!!(握

咦咦! 這樣我會心虛啊(掩面)


不過謝謝板桑了<(_ _)>

Leave a Comment

Profile

Farly

Author:Farly
============================

自介好麻煩,砍掉吧。
-本站圖文禁止轉載


歡迎交換連結
============================

在此先感謝你們的留言m(_ _)m

(當然廣告除外)

Plurk
看看有幾艘潛水艇
free counters